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二十一章    自造一响枪
2013-09-13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85 

夏天的天气日高云淡,刮来一阵风,就觉得身上清凉一点,风一停就像在锅炉里了。

河湾村的民兵熬硝,研制火药,锻石雷,在规划出场地厂房后,很快地就行动起来土法上了马。民兵林得贵白天没空只顾专心负责研制火药,到了晚上他闲下来才一幕一幕在脑子里想村里前段发生的一切,他坐不住了,去找民兵队长和甲生,提了一个建议,以民兵为主办一个土兵工厂,自己动手造一响枪。因为他是个铁匠出身,懂得打铁技术,钢铁虽硬在他手里就等于一块面团,想怎样揉就怎样揉,想做成啥,就做成啥,他自报承担这项任务。和甲生听了他的建议后,感到这不是说话那么容易,对造一响枪心里有点担心:“这是造枪,不是耍儿戏。”

“你放心,我既敢说,我就能完成任务。”

“你能造出枪来当然是好事,有没有把握?”

“只要你点头,我不会丢了你的人。”

“点头容易,我是没个底。”

“我也是人,我也有脸,我就不怕别人骂?”

“你都说到这份上,咱造一响枪吧?”

“要造枪,我就不能负责造火药了。”

“造火药你就别管了,我再想办法。”

民兵队长和甲生同意了他的建议,答应他办土兵工厂。这几天民兵全力以抓熬硝、制造火药、锻石雷,现在又加了一项办土兵工厂更忙活起来了。和甲生把民兵林得贵抽出去办土兵工厂,他自己承担起研制火药的任务,他的负担更重了。

目前河湾村民兵迈的步子有点大了。这几天累的民兵队长和甲生都没顾上洗脸,吃饭也吃不到正经地盘,他把心劲全用在这几件大事上。厂房建好后,硝也熬出来了,火药也研制出来了,就是在锻石雷上出了点问题,费了不少工夫都锻不成功,大都是口大里面小作了废。在这关键时刻不是驴不走,就是磨不快,急的他团团转。今天他专门叫上副村长田东斗上山了,两人去看大家锻石雷去了。两人边走边议,和甲生说:“成一件事真不容易,当前硝有了,火药也成功了,就是锻石雷出了问题。”

“你不是发动多数民兵都去锻石雷?”田东斗说。

“锤钻不听使唤,锻的石雷大多不合格。”和甲生说。

“咱到山上看看再说,技术这行道一窍难得。”田东斗说。

他俩人走着说着上在山上后,在几个石窝里去转了一圈,看到民兵们锻石雷也很用劲,就是硬地拔葱摸不住窍门。这时和甲生也去拿起锤钻锻了一会,重一锤,轻一锤,出了满头大汗,锤钻也是不听他使唤。他用着劲锻也未锻成功。他把锤钻一扔说:“石头、石头,真是石头,一点也不假,真是好人也啃不动石头。”

“别发火,主要是没掌握了技术。”田东斗说。

“咱这臭脾气,看见这一堆废品不由得就烦了。”和甲生说。

“谁都一样,再急也没用,慢慢想办法吧。”田东斗说。

“我发愁锻不出石雷来,要误大事。”和甲生说。

“咱不能以物代替。”田东斗说。

“什么物。”和甲生问。

“小罐小缸代替。”田东斗建议。

“我怎么没想到。”和甲生说。

“办法都是逼出来的。”田东斗又说。

“你真是个土军师。”和甲生夸奖。

“什么军师,瞎蒙的。”田东斗回答。

这时,两人又哈哈大笑起来了。和甲生鼓励了大家,一定要沉住气,要有耐心,铁梁磨绣针,工到自然成。现在我们锻不成是工夫不到,大家万万不敢泄气,失败是成功之母,有失败才有成功。他向大伙打了一阵子气才回村去了。

下午,河湾村民兵临时召开会,民兵队长和甲生在会上讲:我们今天开个紧急会议,发动每个民兵先献两个小缸或两个小罐,用它来代替石头先造出一批地雷来,多者不限。散会后大家回去马上都送来了,民兵文书林保旦负责登记。这么一发动,很快献出不少小缸小罐。当天下午和保生就忙起来安装起地雷来了,和甲生还给他抽了三个民兵打下手。

晚上,负责造一响枪的民兵林得贵来找和甲生,他进门就说:“这是个一响枪的模型,你看看行不行?”

“从外表看挺不错,就这样造吧?”和甲生说。

“咱先造十二支,每个班先发三支。”林得贵说。

“加快步伐,争取每个民兵手里有支一响枪。”和甲生说。

“没问题,我保证完成任务。”林得贵回答。

这时候有个别民兵又向他叨叨起营救和辛生、和福根之事。有人还当着他面不客气的讲,和辛生、和福根怎么办?你是不是忘记了?和甲生他有他的老主意,一个不吭声,大家也没法他。当前他的精力全用在熬硝、制火药、安装地雷、造一响枪上,谁也莫想打动了他的思路。他只等这一切都成功。他才腾出手来考虑营救人的事。他一个人想来想去,心里想到组织民兵夜闯泊村小日本红部去劫狱救人,这个做法太冒险,成功率不大,失败的可能性最大,他左想右想都不能犯这个冒险主义。后又想到搞人质来交易,以人换人比较好,可用什么人作交易才能起到作用,眼下没有对象全属空想一场。最后他想到利用人亲关系来救人为好,这个办法难度比较小,可托谁去才能起作用,他东想下西想下都不顶用。这时,他又忽然想起和明生来,唯有他出面才能起作用。他就在家写了一封信,他写好后又看了一遍,拿着去找田南斗了。

第二天一早,民兵田南斗带着信去陵高县找独立营,到了独立营见到了和明生后,把和甲生写的信给了他,和明生接住信折开一看,抓起头皮来了,感到很作难。他把信看了又看,心里想不用说没时间,就是有空去完这件事也很难。可他又说不出口不管村里的事,他心想村里的事就是自己的事。这时候他看了南斗一眼说:“甲生他们好吧,他还说什么来没有?”

“没说啥,叫你给他个回信。”南斗说。

“眼下有难度,随后我再想办法。”明生回答。

“现在我就回去,其它你不说什么?”南斗又问。

“我想问下我家现在情况如何?”明生说。

“现在你父亲比过去好多了。”南斗如实讲。

“我说过他多少次,有钱帮帮穷人他不听。”明生又说。

“人老了,看问题比较死,可以理解。”南斗回答。

“你给农会讲下,我家的产业有一天我会献出的。”明生表态。

“说真的,村上人都说你是个好人。”南斗当面讲。

“我是不该出生在这个家庭来。”明生又说。

“出生不由己,道路可选择。”南斗安慰。

“我父亲太顽固,把你都能气死了。”明生说气话。

“毕竟他是你的父亲,挤时间回去看看。”南斗劝告。

“我也想回去下,忙忙这段再说吧。”明生又回答。

“等候你,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南斗又说。

“你对甲生说,叫他放心,村里的事我不会不管。”明生说。

田南斗回到村里后,把送信向和甲生作了汇报,和甲生听了后心里很满意,相信和明生说话算数的。既然他敢答应,只要不出意外情况,救和辛生、和福根就有盼望了。这时和甲生说:“如果明生能出了这把力,他就为咱村立了一大功,咱们得好好感谢他。”

“不过我看他的样子有点作难。”田南斗说。

“没事,他是条硬汉,答应了就卷不回舌头。”和甲生说。

“你说这不假,文化人脸很值钱。”田南斗又说。

“他最讲义气,够哥们的。”和甲生说。

“咱暂说到这里吧?”田南斗又说。

“你有事?”和甲生问。

“我还想去找找农会主席说点事。”田南斗说。

“行,你去吧。”和甲生说。

田南斗进到农会主席和景田家里后,把和明生计划献产业一事,作了汇报,和景田听了后夸奖了明生一番,田南斗才回家去了。

这一段河湾村的民兵忙痛了,把全村男女老少都发动起来熬硝,有的烧草木灰,有的拆露天旧厕所的墙砖,有的挖周围的秽土,熬硝首先少不了这些原料。

河湾村民兵和保生这几天也起早抹黑加班赶进度,在小缸小罐里装上小石子、小碗片、小玻璃片,再安装上拉雷管的导火钱,放够量火药,造出了一批地雷,通过试验效果还不错,威力挺大呢。

这几天民兵们锻石雷也成功了,锻的石雷几乎都合标准,大家的情绪都好起来了。林得贵负责造一响枪也成功了,他先造出十二支,民兵队长和甲生收下这十二支一响枪后高兴极了,一支一支拿在手里比比看,便又看了林得贵一眼说;“我当时怕你拿不下这任务,结果成功了。”

“我既敢说,就有把握!”林得贵回话。

“海水不可斗量,当时我还有点担心。”和甲生说。

“我理解,谁也怕劳而无功。”林得贵回答。

“人多见识广,众人知识就是力量。”和甲生又说。

“下一步怎么办?”林得贵又问。

“我不是说过,只要能造出来,人手一支。”和甲生答复。

“我争取完成。”林得贵说。

“抓紧点。”和甲生交待。

下午,河湾村召开民兵会,在会上民兵队长和甲生把近一段情况总结了一番,他表扬了不少民兵,先表扬了和腊生,自熬开硝后没有回过一天家,顿顿饭他妻子送在熬硝房吃。和保生自从安装地雷那天起,起早抹黑加班,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他把眼都熬红了。林得贵功劳更大,他在很短时间就造出这十二支一响枪,真了不起。他还表扬好多民兵都不错,这一段大家吃苦了,都应该受到表扬。今天每个民兵班先发三支一响枪,随后再继续造,保证实现每个民兵人手有一支一响枪。和甲生把一响枪发下后,把大家都高兴极了。和甲生最后说:“不知大家是如何想,我是最满意的。”(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