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二十二章    慰问支前
2013-09-24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87 

秋风凉,谷穗黄,一年一度秋收工作将要开始,农民们都忙于磨刀开镰收割庄稼了。

河湾村农会前几天专门开了个会,布署了三秋任务,号召先给军属和支前民兵家收秋种麦。这一年来全村老百姓始终本着先军属后自己的原则,一切优待从先。三秋更要坚持先帮军属和支前民兵秋收秋种,颗粒归仓。民兵们都做好了准备工作,一边收秋,一边抗日,一边加强保卫秋收秋种尽民兵的责任。

河湾村抽出一个民兵班去支前也都快半年多了,如今没有任何消息,究竟在外边是个啥情况,村里人谁也不清楚。民兵们月月等、天天盼连个口信也没有,大家联系不上也有点着急了,就有人还说七道八泼起凉水来,闹的人心慌慌。

支前民兵班长和乙生,他这几天也在想,离开村都快半年了,还没有正正经经上过一次战场,自己亲自去打过一次仗。他也有点坐不住了。虽天天服从命令忙的不闲一会,也曾受到了陵高县独立营张维汉营长的多次夸奖,可支前离村时的愿望一点也不沾边,看不到希望。独立营虽天天分配有任务,不是看守营房搞保卫和押送看管俘虏等工作,就是向前线承担护送子弹、炮弹、手榴弹等军火任务。或是负责抬伤兵,负责做一些杂务活干。每天倒是不闲一会。其实独立营这样安排,完全是出于负责的态度,民兵支前能服从指挥完成这些的任务,就算尽到了最大的责任。

河湾村的民兵来支前想法不同,来支前的目的是想通过上战场缴获武器,来武装村里民兵的,他们承担搞后勤不是心思,也不过瘾。这几天和乙生在想,自己来时在村夸过了海口,如果到了年底落了空,认为自己就无脸回村去,威信扫地。他想了又想,后又想出一个办法来,亲自去找找独立营营长张维汉,说说自己的心里话。到了营部门口时,他又停下步来想,认为自己的理由不充足,缺乏勇气又回去了。他感到军队有军队的纪律,服从命令为天职,不是当老农民为所欲为,他想到这一点又打了退堂鼓。

河湾村在三秋结束后,粮食丰收了,民兵们的情绪也好起来,大家从两次搞到枪,两次丢了枪,一次、二次、三次遭到伤人,连续发生惨案对大家打击的太重了。当时民兵们的情况就像春天的花朵受了酷霜七零八落,像气球跑了气伤了元气。现在办起土兵工厂,又把大家的劲头鼓起来了,精神情绪饱满了。

这时,河湾村民兵队长和甲生又想出一个好主义,当前急需去慰问一下支前民兵,把村里造地雷,造一响枪之事报个喜,互相勾通一下有好处。他想出来后就去找农会主席商量此事了。和景田听了后说:“这个主意很好,咱开个会共同研究下。”

“什么时间开,能不能快点。”甲生问。

“现在咱就临时开个会定一定。”景田表态。

“通知谁,我去叫?”甲生又问。

“叫叫广生、东斗就行了。”景田答复。

“你等等,我去通知他们”甲生又说。

“你别去,叫我的儿子秋生去叫他们。”景田又说。

和景田的妻子鲁香香让他自己的儿子,把村长和广生、副村长田东斗都叫来了。和景田说:“今天在我家临时开个会,让甲生讲下情况,咱们来研究下。”

和甲生接着把自己的意见想法讲了,大家也听明白了,民兵去支前离开村好几个月了,没有功劳有苦劳,没有苦劳有疲劳,是该去慰问一次,鼓励下他们的情绪,在大道理上是说得过去的。村长和广生说:“这个主意很好,我同意去慰问。”

“我更同意,现在正是时候。”田东斗说。

“我想把咱村造地雷和造一响枪的事给他们一个惊喜。”和甲生说。

“既去慰问不能空去,咱带点啥慰问品比较好?”和景田说。

“大家定定,啥合适带啥。”和甲生又说。

“我的意见写两份慰问信,独立营和咱村民兵。”和广生说。

“把造地雷一响枪都写进去来鼓励下大家。”和甲生说。

“最好做十二双布鞋,去慰问比较实惠?”田东斗说。

“这个主意很好,一人一双。”和景田说。

“别看它不值多少钱,情意很深。”田东斗又说。

“它代表着全村人民的一片心,力量无穷的。”和甲生说。

“做鞋妇救会包了,我们妇女保证完成。”鲁香香接着说。

“现在我们造出一响枪,先拿去三支作慰问品。”和甲生又说。

“咱分下工,分头去准备。”和景田最后说。

这时,大家统一了意见,确定十日后去慰问,具体把准备的工作都落实到了人头上分别去准备了。妇救会主席鲁香香负责做慰问鞋,村长和广生负责写慰问信。散会后副村长田东斗帮助妇救会主席鲁香香去在十二个支前民兵家,一个一个把鞋样取回来。他又帮鲁香香抽出三十六个心灵手巧的妇女,专门开了一个会,鲁香香把做鞋的意义向大家讲了,然后三个妇女组成一个小组,负责做一双慰问鞋。当时就把鞋样发下去,要求不大不小按鞋号来做鞋。集体还统一规定每双鞋供应一尺白布,半尺黑布,四两麻一两线。另外每小组还发了三两洋油,用于晚上加班。在具体任务落实到人后,各小组回去当天就行动起来了,谁也怕落了后。

这几天妇女们按要求标准,既保证扎实耐穿,又本着整齐、大方、美观耐心的做起鞋来了。妇救会为了严把质量关,还用三比三看的方法来促使做好鞋。在做成鞋后要进行评比,评为一等的记功一次;评为二等的口头表扬;评为三等的属于合格,不表扬也不批评。如果不上等级的一律退回,除点名批评外,还要加倍赔偿损失。妇救会采用这些办法后,各做鞋小组谁也怕丢了脸,都抓的很紧很紧争当先进。到了第七天后,各小组都完成了做鞋任务,把十二双慰问鞋如数交在了村公所。妇救会主席鲁香香把这十二双鞋都编了号,暗中记下名子来。又专门从村里五十岁以上的妇女中,选出五个针工最巧的能手,组成了评委会,对这十二双慰问鞋,一一进行了评比,评出一等鞋九双,二等鞋三双,无有三等鞋。鲁香香当场表彰了大家,对九双鞋评为一等的人每个妇女各记功一次,对评为二等的当场口头进行了表扬,还用红榜公布出去,让全村男女老少都知道妇女出了力。

这几天村长和广生分工负责写慰问信,他也写好了草稿,拿来通通大家。农会主席和景田听了后说:“需要加一点,把今年咱村的收成写进去,叫他们知道家里人有了粮食吃。”

“家里有粮,人心不慌,写进去最好。”和广生答应。

“我负责叫十二个支前民兵家写信,都写好了。”和甲生说。

“临走前咱再去各家看看,征求下还说什么。”田东斗说。

“这也对,咱们共同去走走,也是一个安慰。”和景田说。

这时,农会主席和景田领着大家一户一户登门去征求意见了,看看有什么要求,需要捎什么东西,不论走到哪一家都是高高兴兴的,提不出任何意见来。

第二天一早,民兵队长和甲生、副村长田东斗两个人带着礼品起程了。刚走出村时,冯麦花就追来,她远远喊道:“等等,等等,给我捎点东西。”这时和甲生、田东斗停住了脚步扭回头一看,是冯麦花在喊叫,他两人等冯麦花紧步慢步、上气不接下气跑过来后说:“给我捎上这些东西”。她还给未婚夫和乙生写了一份情信,封的好好的,还纳了两付鞋垫,烤了两个大干饼,统统让给和乙生带上。副村长田东斗接住后开玩笑地说:“你这样做是叫他黑夜睡觉梦你是不是?”

“别不正经,我是搞安慰,光明正大。”冯麦花说。

“十二个民兵你怎只安慰他一个人?”田东斗说。

“我想安慰谁就安慰谁,这是我的权利。”冯麦花又说。

“你不是安慰,你是拴他的心,怕他飞了。”田东斗逗笑。

“这可是你讲的,知道就好。”冯麦花说罢,让把捎的东西带上扭头回去了。

这一段时间,陵高县独立营在壶关边界抗日,和甲生、田东斗两人到了壶关边界后,一边走一边打听问路,才找到了陵高县独立营的驻地。这一天独立营正在开会,对支前民兵进行半年评比表彰大会。

独立营向营长张维汉知道了这一情况立即派人让他两人先参加授奖大会。他两人来在会场,营长张维汉简单问了下情况,民兵队长和甲生也扼要说明了来意。营长张维汉就让和甲生在会上宣读了这两份慰问信,一份是慰问独立营全体官兵们的慰问信,一份是慰问河湾村支前民兵们的慰问信!和甲生在大会上宣读罢后,才去贴在会场大门口。这时不少人围着观看,也给独立营开表彰评比大会增添了色彩。

散会后,河湾村民兵队长和甲生、副村长田东斗去营里吃了饭。就餐时独立营营长张维汉陪同了他两人,也把河湾村支前民兵负责人和乙生叫在场,张营长先夸奖了河湾村这种行动好得好,还当着和乙生的面表扬了和乙生一番。河湾村支前民兵评为一等奖,奖给两条步枪,和甲生、副村长田东斗高兴坏了,他两人对营长也说了一些客气话。

晚上,和甲生、田东斗来在支前民兵的驻地,先把每个人家里写的信交给了本人,最后才把冯麦花给和乙生写的信、捎的东西交给了和乙生。他一字不识,当场就叫和锁生给他看信,和锁生拆开信先大概看了一眼,有意的添油加醋开玩笑说:“想你、想你、真想你,黑夜睡觉梦着你……”这时引起大家拍手大笑。和乙生一把手夺出信又叫田东斗给他念,田东斗接住信笑了笑说:“锁生念的对呀?就是这样写的”和乙生马上说:“别一个鼻空子里出气了。”就在这逗玩中和明生来了,和乙生又让明生给他念了这封信,他才心肝落肚里了。

这时和甲生说,明生来了咱们说正事吧?他先把村里熬硝、研制火药、锻石雷、造地雷的情况和土法上马自己动手造一响枪的事说给大家听,大家越听越高兴。他又从背包里掏出三支一响枪说:“这是咱们自己造的,先给你们带来三支,大家说好不好?”

“太好了,太及时了!”和乙生接住看着说。

“不简单,咱村还有这能人?”和明生说。

“是谁?”和乙生问。

“你猜猜?”和甲生说。

“猜不出。”和乙生说。

“是林得贵一手造出的。”和甲生回答。

“人不可看貌相,他还有这本事。”和乙生说。

“一辈子也猜不到他头上。”和明生说。

“咱说正事吧,辛生、福根什么时侯救他?”和甲生问。

“我最近请个假,回去再说。”和明生回答。

“也算一句,等候你。”和甲生又说。

这天晚上,一村人在一起聚会说说东,聊聊西,热热火火高兴了大半夜……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