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二十三章    三闯虎潭
2013-10-11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45 

天大明了,太阳冉冉从东方升上天空,照在大地上灿烂辉煌,一片红光的景色,格外美丽。

河湾村民兵队长和甲生与副村长田东斗去慰问支前民兵回来后,专门召开了民兵会,把情况向大家作了汇报,大家高兴极了。外边的支前民兵当英雄,村里的民兵搞保卫逞好汉,里里外外民兵们都很争气。开罢会后,两人分了一下工,分头去给支前民兵家里送信了。田东斗拿着和乙生给未婚妻冯麦花写的信,亲自去送,冯麦花接住信拆开认不得字,当面就求田东斗给她念念信,田东斗故意说:“这是情书别人不能看,最好自己打开看比较好。”

“这算我求着你了,你就翘尾巴。”冯麦花说。

“情书、情书,香油加醋,里面有秘密话。”田东斗说。

“越说你越扭开麻花,我要识字来还求你?”冯麦花说。

“这是对你负责,不愿给你泄密。”田东斗回答。

“我还怕,你打上锣去街上宣传。”冯麦花说气话。

这时把冯麦花急坏了,田东斗就又把她给和乙生写的信,和锁生是怎样念的传给冯麦花听,冯麦花听了后笑着说:“你们这些人吃上饭没事干,尽是出洋相呢?”最后田东斗才给她念了信,她才心肝跌肚里了。

和明生在陵高县独立营忙过这一阵子后,评比表彰总结会也都结束了,这一段任务稍松了一点,他拿着河湾村民兵队长和甲生给他写的信,去向张营长请假了。他见了张营长后说了他请假的理由,并把信递给了张营长。张营长看了信后说:“你还和泊村宪兵队王队长是同学,通过你的关系,劝他归降行不行?”

“可以试试。”

“试什么,想法子去完成任务。”

“你不知道他,这个人难说话,头难剃。”

“杀猪杀屁股,把刀磨快点就行?”

“村上想到我名下,我想请个假回去先帮这个忙。”

“正好一兼二,你可以多误几天。”

“我想请半月假。”

“可以,写个请假条?”

这时,和明生写了请假条,张营长签了字,他回到宿舍后,先收拾了一下带的东西,第二天早早起程回家了。他在回老家路上想,张营长叫一兼二,救人和劝降这是两码事,劝人归降是需要有一个过程的,一个人的思想转变,不是一早一晚一句话就能解决了问题。他又想到家有千件事,先仅紧的办,他才拿定主意先以救人为主了。

和明生回到河湾村后,先去见了民兵队长和甲生,他把张营长批准他回来之事向和甲生讲了。这时和甲生又详详细细把发生事情的前前后后,又从头到尾向和明生讲了一遍。和明生听罢后认为和辛生的心意是好的,他是不懂对敌斗争的方法,考虑的不周道才吃了这个大亏。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怪他也没用了,只有尽力想办法去救他们才行。和甲生也知道明生事多身忙,也是想不出门路,才给他添的麻烦,把希望全都寄托在明生身上了。和明生这个人比较诚实老练,他谈罢情况表态说,明天我就去泊村,是个啥情况回来再说。这时,和甲生把和明生送出门外两人才分手了。

和明生回到家后,见父亲生病躺在炕上少气无力,瘦的一把干骨头不成一个人样了。白眼狼看见儿子明生回来站在自己身边,马上两眼框泪水掉下来,便说,“你再不回来,恐怕就见不上我了。”

“人吃五谷生百病,请医生吃点药就好了。”儿子明生说。

“医生请了不少,药也吃的不少,都不顶用。”白眼狼说。

“怕药不对症,再换换医生调调方会见效的。”儿子明生又说。

“方圆的名医都请遍了,钱也花了不顶用。”白眼狼又说。

“钱算啥?命是大事,不要心疼钱。”儿子明生劝道。

“一朝一代人,谁不愿给后代留份厚产业。”白眼狼又说。

“儿女有福儿女福,不给儿女盖瓦屋!”儿子明生说。

“人都是个迷,轮到自己就不行。”白眼狼又说。

“一代刚强,一代窝囊,遇上败子,挑个精光。”儿明生说。

白眼狼听了这句话摇了摇头,掉下了两眼泪。和明生借此机会又比长比短,有意谈开家务事,把思路转移到其弟弟昌生身上,一天起来不干正事,漂游浪荡,不是赌博,就是吸大烟串姑娘,你再给他留下多少产业能够他一挑。这时,白眼狼摆了摆手,长长出了一口气,意味着也管不了哪么多了。

和明生看罢父亲后,又向后院去看母亲去了。其母亲还是老样子,天天烧香念经,求佛祖保佑全家平安。和明生见了母亲后,也没多少话可说,安慰了母亲一番就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和明生穿上原来在城里获泽中学上学那身衣服,匆匆忙忙向泊村走去了。他到了水磨头村西后,远远看见泊村口宪兵队站有岗,他就停下步来从头上摘下帽子摆了摆打招呼,我是你们宪兵队王队长的好朋友,我叫和明生,请转告我来看望他来了。站岗的宪兵也回了话,请稍等候不准前进一步。

这时和明生只好坐在一块石头上等。霎时工夫,宪兵队王队长来了,他远远看见是和明生在那里坐着就喊道,我的好仁兄呀,哪阵风把你刮来了。俩人一见如故,手拉着手进了村。到了营房后相互先问候了双方家父家母的情况。此后又闲聊谈起往事来,和明生无意地回忆起当年在晋城获泽中学上学的背景。那时候王队长个子不高嘴狂不饶人,有时好耍个小聪明出个风头,经常引起众学生的不服气。有一天他去打饭时,同学站着队不让他往人群里插队,专门来刁难他,有意刹刹他的锐气,还有的同学故意讽刺他投机钻空。耳不听、肚不恼,听到肚里着不了,他就咽不下这口气,顺手一碗砸去同学。这时大家一哄而上把他推翻在地,拳打脚踢起来。和明生看见后站出来说:“大家住手,咱们是学校不是武馆,都是有文化人,不是土匪响马,如此刁蛮,还像不像一个读书人。”他三言两语就解了围。从此王队长对和明生才有了好感。晚上,两人在一个屋子里休息,和明生有意在晚上等夜静后,这个时候暗中点明:“老弟,说心里话,你现在还是这么粗鲁。”

“我现在细多了,不象在获泽中学那时候。”王队长说。

“江山好移,禀性难改,我清楚你。”明生又讲。

“小弟不明,哪点不对请指教。”王队长尊敬问。

“不说了,多说了又要惹你不高兴。”明生又说。

“不分是谁,你的话我爱听。”王队长尊重地说。

“我问你,上次去河湾村扫荡你去来没有?”明生问。

“去来,还捉了两个共匪分子,正在审讯。”王队长回答。

“打狗来也看看主家。”明生有意说。

“他是谁,和咱是亲戚,还是本家?”王队长问。

“不粘什么来,谁管这事。”明生又回答。

“不说了,包在我身上过一段放人。”王队长很干脆。

“这才够朋友。”明生笑了笑说。

“不分是谁,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王队长很慷慨。

“什么时候放人。”明生又问。

这时,王队长答应了,承认找个机会放人,最迟在十天后,不会远了。和明生这次去泊村闯虎穴也把劲全都用上了,虽没当天把人领回来,起码有天数就有了盼头。

第二天,和明生回了河湾村,他把去泊村的情况向民兵队长和甲生讲了。这几天,村里的人都数着指头过天等人,结果十天过去了,未见人回来。这时丢了和明生的脸,还有人说风凉话,更把和明生气坏了。他第二次又去了泊村,一路上他越走越气,越气越走的快,恨不得一步到了泊村宪兵队。他很快就到泊村见到了宪兵队王队长,劈头盖脑地说:“人五人六说话算不算数,够不够个朋友,你把我当谁了?”

“我还要问你,你说是亲戚,结果你骗我。”王队长说。

“他家里求我,我不这样说你会放他?”和明生说。

“咱是啥关系,你为啥把我当外人说瞎话。”王队长说。

“我算瞎了眼,结了你这个朋友。”和明生又说:

“你还知道是朋友?”王队长回答。

“放,还是不放,说上一句?”和明生直问。

“你走吧,咱这朋友到头了。”王队长摆了摆手说。

这时和明生睹着气离开了虎狼窝,他走出泊村后没回村,直接去了王家庄找王队长的父亲去了。和明生在县城获泽中学上学时,常去王队长府上去玩耍,王大伯对他很有好感。和明生到了王家庄见到了王大伯后,就把两次去泊村的情况都讲了,求王大伯帮帮这个忙。王大伯当场摇了摇头说:“这事太难了,我哪辈子作了孽,逢了这个败家子。”

“王大伯,你别生气,有一天他会觉悟过来的。”和明生说。

“救人办法只一个,唯有拿我作人质。”王大伯说。

“不行,这不公道,对你是个大耻辱。”和明生说。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唯我才能牵住他。”王大伯又说。

“这是《苦肉计》,咱不能去演。”和明生说。

“不能演,也得演,为了救人。”王大伯表态。

“没别的办法。”和明生问。

“没有。”王大伯又说。

“再想想。”和明生说。

“别想了。”王大伯说。

这时,和明生和王大伯说成一句话后,他当天就返回了河湾村,就把第二次去泊村日军宪兵队的情况又向民兵队长和甲生全讲了一遍,侧重讲了王大伯的意见。和甲生同意了这个办法,晚上就组织民兵出了发。他们到了王家庄村附近后,都暗地隐藏起来,等村里的老百姓入睡后,和明生一人悄悄去了王大伯家,先把他接出村外,让王大伯骑上大红马偷偷接河湾村上路了。然后和甲生穿上王大伯的衣服,让民兵们用绳绑着从王大伯家拖拉走出来,故意呐喊假造了声势让人听。

第二天一早王家庄村在街头议论起此事来了,群众都同情抓的好,对王队长很有气。王家当时派人去泊村报了信,宪兵队王队长听了后,为了救父亲不得不作出让步。他自己亲笔给老同学和明生写了一信,求他出面解救父亲。并保证三日内要放人,信中还写到大人不记小人过,小弟礼貌不周务求仁兄谅解。和明生接到信看罢后,第三次又去了泊村,王队长好酒好茶招待了明生,咋说咋行,还道了一番歉。两人协商好后,当天和明生就离开了这是非之地,果真第三天把和辛生、和小福放回来了,

第四天和明生一人用大红马,把王大伯亲自去送回了王家庄村。这时宪兵队王队长带着宪兵队埋伏在村周围,趁此想扣河湾村的民兵报仇。结果是和明生去送王大伯了,王队长白费劲布的阵全落了空。王大伯回村后,有不少人去看望他,他就向大家夸八路军的政策好,不打人,不骂人,不虐待人。他无形就成了八路军的宣传员。王队长回家来看父亲时,正赶上他父亲向群众夸奖八路军,他没头没尾插上话说:“大家不要听我父亲瞎说,他脑子不够用。”这时王大伯恼火了,拿起火柱砸去,并说:“我是瞎说,总比你当汉奸好,王家哪辈没有行了好,出了你这个败家子。”王队长看事不妙就溜走了……(责任编辑:崔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