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晋城市城区迎宾街639号

毛泽东思想在当下给我们社会发展的指导意义
2013-11-17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晋城市沁河拴驴泉水电站    尚建朝浏览数:46 

内容提要: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同中国国情相结合的产物,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毛泽东思想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理论宝库和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是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行动指南,是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建设的智慧源泉,更是鼓舞全党和全国人民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为全面建成小康与富裕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动力之所在。面对今天复杂的国内国外形势,值此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之际,我们很有必要重温和探求毛泽东思想的精髓,以期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梦。


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史,是一部统治阶级对劳动人民残酷剥削与压榨的历史,人民始终处于社会的底层,没有做人的权利和尊严。是毛泽东同志和中国共产党,引领中国人民走上了新民主主义道路,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让几千年来受尽苦难的劳苦大众扬眉吐气成为了国家的主人。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有烽烟滚滚的炮火轰鸣,有石油会战的壮观场面,有高峡平湖的丹青妙手,更有勒紧裤腰带,不惧“一万年太久”也要研制出“两弹一星”的壮志豪情,从而扼住了美苏的“核讹诈”,使中国人民真正意义上从容自信地站起来了。

毛泽东思想与时俱进,经过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的探索开创,总结经验和吸取教训,逐渐完善并在领导中国人民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毛泽东思想和马列主义与中国实际情况相结合,创立了三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即民主革命道路、中国社会主义改造道路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江泽民同志早在十四大报告中就指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理论,是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最新成果,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是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和发展”。

毛泽东思想博大精深,在思想、哲学、政治、经济、文教和科技、军事、统战、外交和党建方面都有着深刻的影响力。“我们的方针是,一切民族、一切国家的长处都要学,政治、经济、科学技术、文学、艺术的一切真正的好东西都要学。但是必须有分析有批判地学,不能盲目地学,不能一切照抄,机械照搬。他们的短处、缺点,当然不要学。”(1)他老人家的一生就是学习、思考、设计和应用的一生。谁也说不清他到底读了多少书,一部《资治通鉴》,他读了十几遍;煌煌《二十四史》,都被他翻破了。惟其如是,他的言论才能石破天惊,他的史识才能发人未发,击中要害,他的思想才能高层建瓴,指导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从一个胜利走向又一个胜利。学习是为了变革,只有学透了,才能在社会变革中结合实际少犯错误轻装快进。这对于我们今人来说,始终具有振聋发聩的教育意义。

毛泽东同志在哲学和政治上对于社会阶层的见解分析十分深刻,往往能一针见血,切中痛点。“必须明白,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这一点,就不能得到起码的知识。”(2)“必须反对官僚主义,反对机构庞大,在一不死人二不废事的条件下,我建议党政机构进行大精简,切掉他三分之二。”(3)毛泽东同志是劳苦人家出身的创业者,他深知人民的疾苦,明白人民才是社会变革的中坚力量和真正的英雄。我们新一届的领导班子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公务员只减不增,严控三公消费,不修政府用的楼堂馆所的英明决策,赢得了广大人民的热烈拥护,让人民看到了小康蓝图的美好愿景。

毛泽东思想十分重视党的建设。他说:“真正的理论在世界上只有一种,就是从客观实际中抽出来又在客观实际中得到了证明的理论,没有任何别的东西可以弥补得起我们的理论。斯大林曾经说过,脱离了实际的理论是空洞的理论”。(4)他要求全党要重视党建工作,反对主观、宗派和党八股;坚持和发扬理论联系实际的作风,坚持和发扬密切联系群众的作风;坚持和发扬批评和自我批评的作风;坚持和发扬艰苦奋斗的作风。可是,因为和平的时期长久了,现在我们的某些党员干部对民生的疾苦麻木了,他们只追求一己之私,于是导致了社会风气的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信仰缺失,道德沦丧。这样下去必然是危险的。所以,我们新一届的领导班子在进行“三讲”、“先进性教育”和“纯洁性教育”的前提下,开始动用猛药重拳出击了,旨在给贪腐分子刘志军们以“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挽救。这些手段是深得民心的。党员干部们走基层、接地气、驻村蹲点、注重实地调研的举措实施,也正是对毛泽东思想相信群众,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细节落实,可它却分明为人民办了实事,做到了惠民于利,这怎能不赢得广大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戴呢!

毛泽东思想很重视践行和实干,与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先师孔子的思想不谋而合。孔子曰:“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要求人们要躬行践履,涵养操行。毛泽东同志的一生就是注重调查研究,理论联系实际,从基层问题入手,从而解决疑难问题的一生。他一生光明磊落,廉洁奉公,于世无求,建树甚丰,著作等身,给我们作出了光辉的榜样。虽然人无完人,他也曾犯过一点激进的错误,但瑕不掩瑜,太阳黑子怎么能遮挡住明媚的阳光呢?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代表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也秉承传统文化和毛泽东思想的要旨精髓,提出了“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庄严口号,把实干作为了我党执政复兴中华民族的重要手段,为全党和全国人民指明了下一阶段的发展方向和实施途径。毛泽东同志的谆谆教导言犹在耳:“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亏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5)不幸被他老人家言中了,我们有些党员干部,忘记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颠覆了“公仆”与“主人”的关系,蜕变成了一些可恶可怜的社会蛀虫,正在糟蹋着我们欣欣向荣的改革事业。他们既然被“糖弹”或者美色“肉弹”打败了,在思想上退了党,那我们就只能举起党纪和法律的利剑来斩妖除怪,清洁自身,以保持党组织和个人的纯洁性。在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和新一届政府的领导下,通过关于改进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和正义之剑下一个个贪污腐化的高官们落马的事实,使我们看到了党和政府在当下时期的厉行节俭,反腐倡廉,推进党风廉政建设的坚定意志和决心。这一切,正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之所在。

毛泽东思想在政治经济等领域蕴含着无限的智慧,能产生巨大的效益。当下谁还在读毛选?盛大的陈天桥,360的周鸿祎,巨人集团的史玉柱,阿里巴巴的马云,他们都是毛泽东的忠实“粉丝”。 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和《中国革命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现在仍然是美军西点军校的教科书……他们说,毛泽东思想无所不包,在你困顿疑惑的时候,读一读毛选,总会有一些灵光给你以佛光一般灿烂提示。结合我们的实际工作环境,跳过我们不是名人没有背景只有背影荒谬的自怨自艾,正视我们身边比自己强的人吧。我们单位有一位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人,通过不懈努力刻苦自学,现在却成了厂子里的自动化台柱。那些好说风凉话的十几名大中专毕业生,现在还是只能或者说只会在一个阴凉里说说小话。我想用这个例子说明的是,人活着必须得有信念、希望和理想,这样才能创造出一个青春励志的美丽故事来,就像马云他们一样。当然,如果你愿意,读一读毛选,觉悟一下毛泽东思想的精妙绝伦,这就再好不过了。同时,为了鼓动一下大家的积极性,我再列举几位名人们的第一份工作与大家共勉,好让大家明白,英雄是不怕出身低的,就像毛泽东、朱德、刘少奇等老一辈革命家一样,争气的泥腿子一样可以创造出一个令人惊讶的奇迹。张艺谋,初中文化,21岁进陕西咸阳第八棉纺织厂当操车工;毛阿敏,早年是上海染化七厂的一位电工学徒;孟非,没有上过大学,第一份工作是浑身臭汗的搬运工;蒋雯丽,技校毕业后,分到了安徽蚌埠自来水厂当工人……

现在正处于改革开放时期,中国的经济取得了前所未有的飞速发展,中国人民终于过上了好日子。但时下,污染严重,雾霾来袭,禽流感肆虐,贪腐盛行,贫富分化严重加剧,黄赌毒大有蔓延之势,又给我们的发展蒙上了挥之不去的阴影。面对今天复杂的国内国外形势,值此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之际,我们很有必要重温和探求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弘扬社会正气,增强社会凝聚力,使我们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能得以发扬,端正党风,改善作风,传播正能量,形成新共识,以期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梦。

改革尚未成功,志士仍需努力。我们只有从毛泽东思想中去汲取营养,再结合实际情况制定出与时俱进的政策和法律来,指导和规范我们的社会行为与秩序,务要使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永远弘扬,联系群众和依靠群众的革命法宝永远不丢,理论联系实际的工作方法永远不改,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的作风永远保持,党的建设和领导地位永远不变……唯有如此,我们才能秉承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并且发扬和创新这种宝贵的思想财富,用它来指导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匡扶我们前进道路上的弯路和坎坷,如此才能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光荣使命,在2020年建成全面小康社会,在2050年让人们梦圆我们现代化国家富裕繁荣富强民主的“中国梦”。

毛泽东思想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理论宝库和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是建设我们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行动指南。毛泽东他老人家离开我们已经37年了,但他的思想依然在不断完善着而且倍增着光彩。我们重温学习、研讨和创新毛泽东思想,就是对他老人家的最好纪念。坚持党的领导,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走共同富裕之路,是我们华夏子孙责无旁贷的责任和义务,也是我们中华民族和共产党人的崇高目标与使命。


参考文献:

(1):《毛泽东著作选读》(下册,第740页)。

(2):《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790页。

(3):《论十大关系》1956年4月25日。

(4):《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817页。

(5):《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438页。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