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晋城市城区迎宾街639号

毛泽东抗战时期的战略谨慎
2013-11-17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陵川县附城镇中学    王晋川浏览数:67 

内容摘要: 文章通过详细剖析毛泽东抗战时期提出的“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原则及为前方抗战将士谋划退路两大板块,简述了毛泽东抗战时期在战略战术上的谨慎,从一个新角度验证毛泽东作为一代伟人高超的军事智慧。

正文:研究抗战时期中共高层的战略指向,我们发现,作为中共当家人的毛泽东,在战略上是十分谨慎的,这种谨慎有时甚至和其他领导人的战略认识相去甚远,这除了反映出毛泽东作为一代伟人的远见卓识外,更充分地体现了他作为当家人特有的忧患意识和责任意识。

一、“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体现的谨慎。

1937年8月22日,中共中央在陕北洛川冯家村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即著名的洛川会议,会上,毛泽东为即将出征山西抗战前线的红军高级将领们确定了这样的战略方针:开展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包括在有利条件下消灭敌人兵团和平原发展游击战争。〔1〕

毛泽东指出:独立自主是在统一战线下的相对独立自主的指挥,游击战争的作战原则是分散以发动群众,集中以消灭敌人,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并特别指出,共产党在统一战线中必须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对国民党要保持高度的阶级警觉性。〔2〕

“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是毛泽东站在当时的军事、政治形势下,总结敌、我特点深思熟虑后提出的战略方针,是很谨慎且符合当时实际的。

其中,“独立自主”是针对国民党而言的。全面抗战爆发后,全民族的抗日统一战线形成,国共两党也达成了合作抗战的共识,但实际上都有各自打算,共产党想在抗日的大形势下壮大自己的队伍,以改变长征以来形成的不利局面,而蒋介石则想以统一战线联合抗日之名,借日本人之手消灭共产党的队伍。

在国共两党联合抗日的旗帜下,八路军接受国民政府的改编,并服从当时国民党最高当局的指挥。但此时若盲目的一味听从蒋介石的阴谋调遣,那共产党的这点家底迟早会被消灭掉,所以对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保持高度的警觉性是非常必要的,共产党在自己队伍的指挥上必须做到独立自主。

因此,“独立自主”的领导原则是决定共产党及其队伍生死攸关的一条红线,尽管“独立自主”只是在统一战线下的相对独立自主,但唯此才能确保共产党不被国民党反动派的黑手消灭掉。

“山地游击战”是依据我军特点,针对军事上占优势的日军提出的。抗战时期,装备低劣的八路军在日军面前毫无优势可言,说的不客气点,若不依靠有利地形,八路军基本上不可能和日军发动一场强硬的战役。凭借八路军当时实力,除留守陕北的部队外,全部出动也只有三万人,甚至无力聚歼日军一个师团。〔3〕

而依托有利的山地开展游击战,既是八路军的强项,又是当时条件下唯一可选择的。

山地游击战毫无疑问是一种弱者思维,但却是当时共产党的生存法则。毛泽东进一步提出,放手以发动群众,集中以消灭敌人,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面对强大的敌人,只有坚持“山地游击战”,共产党才有可能生存下去、发展下去,才有未来可言。

令毛泽东苦恼的是,在洛川会议上,绝大部分将领都对他提的这一方针激烈争论且保留看法,并未形成统一意见,只有中共中央总负责人张闻天支持他。但后来的战争实践却把“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推到了八路军战略指导方针的地位上。这充分的证明了毛泽东在深思熟虑基础上提出的这个“指导思想是符合当时客观实际的,是完全正确的。”〔4〕

洛川会议没有形成统一的战略指导思想,这令毛泽东极不放心,此后,一封一封的电报从延安的窑洞飞向八路军总部。1937年9月12日,毛泽东给彭德怀发出了“对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基本原则的解释”,相隔不到10天,于9月21日,又给彭德怀发出一封“坚持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原则”的电报,又相距不到10天,于9月29日给周恩来、朱德、彭德怀、任弼时发出了“在华北局势危急情况下应坚持游击战争方针”的电报。〔5〕

如此的不厌其烦,表明了毛泽东对坚持什么样的战略方针这个问题的极度重视,体现了他在关系我党发展战略上的谨慎,同时表明了长征后的毛泽东在思想上的成熟,面对来之不易的战略发展机遇,毛泽东慎之又慎,他深知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二、随时准备预防战争不测。

从抗战时期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和前方的八路军总部之间的电报往来不难看出,毛泽东随时都为前方出征的将士考虑着退路,尤其是在日寇强势入侵和反动派阴谋破坏之时,更是如此。

1938年2月28日,日军攻占临汾,并继续向山西的黄河沿线渡口附近进攻,威胁延安边区,党中央与山西八路军的联系有被隔断的可能。

同日,毛泽东、任弼时致朱德、彭德怀电〔6〕:……望即令一二〇师……在同蒲线猛力活动,张宗逊旅积极向吴城镇军渡之间击敌侧背,并截断其后面交通,阻敌西渡……

同年3月2日,毛致朱、彭等电〔7〕:……猛力发动群众,巩固北段河防之一切未失渡口,保障后路……

同年3月3日致朱、彭电〔8〕:……八路军留晋击敌后路,必须在黄河、汾河不被隔断的条件下,否则对于整个抗战及国共关系是非常不利的。尤其你们二人必须回来,即使留一人指挥,亦只宜留在不被隔之点……

同年3月9日致朱、彭等电〔9〕:……在不被日军根本隔断条件下,我军均应在敌后配合友军坚决作战,……无论如何也不要说全部长期在华北的话,“并请注意蒋之命令是双关的,一面包含战略需要之积极意义,一面又难免不包含恶意在内。”

1939年8月12日致朱、彭等电〔10〕:……绥德反动派则要求高桂滋师调陕北,均以增援河防为名,实为反共部署。为破坏国民党上述计划,巩固边区与河防并准备将来万一起见,我兵力应有一部调动。……

同年12月9日致总部等电〔11〕:……晋西南、晋西北两区为华北与西北间之枢纽,必须掌握在抗战派手里……

同年12月31日致总部等电〔12〕:……阎锡山准备隔断华北与边区以及华北各个区域的联系……保持山西抗战根据地在我手中,保持华北与西北的联系,这是目前中心问题。并对此作出具体军事部署。

1940年1月26日致朱、彭等电〔13〕:……晋西北必须全部控制在我手。决死第二纵队及陈士榘支队仍应准备回吕梁山,维持晋东南与此间之交通。

同年2月5日致朱、彭等电〔14〕:……抽五千人组成三个团,以休整部队与增援河防两项目的,即向葭县、吴堡一带开进。每五至六个月为一期,更番休整。如此于前方与后方,于对付外敌与对付反共部队之作战与休整均能兼顾。

……

通过以上电报的分析,我们发现,身处延安后方的毛泽东无时不刻在为前方将士谋划着发展,计划着退路,随时准备迎接可能发生的不测,甚至比前方将领的顾虑要多的多,这固然体现了毛泽东作为中共当家人的艰难,但更多的反映了他的谨慎。

“坚持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和随时为前方预防种种不测均体现了毛泽东在战略战术上的谨慎,也都充分的体现了毛泽东高超的军事和政治智慧,毛泽东不愧为站在高山之巅的一代巨人。

引文说明

〔1〕、〔5〕分别见湖南人民出版社2005年7月第2版,刘泰著《八路军129师征战实录(上)》第5页、第36页。

〔2〕、〔3〕见《特别关注》2010年3月刊,柳建伟的《毛泽东远见无人察》,原文摘自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红太阳白太阳》

〔4〕见解放军出版社出版发行1989年4月第一版《黄克诚回忆录上》第261页

〔6〕、〔7〕、〔8〕、〔9〕、〔10〕、〔11〕、〔12〕、〔13〕、〔14〕分别见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11月第一版、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朱德年谱》(新编本、中)第760、761、764、769、903、923、928、933、938等页。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