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二十六章    回归晋东县
2013-11-21 20:08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63 

秋风刮得凉飕飕的,一天比一天渐渐寒起来了,老百姓收罢秋抓紧时间搞空室清野,把粮食都藏起来了。

今天,陵高县抗日第四区政府正式分家,人员一分为二,王政委带着一半人员归了晋东县,暂时就地不动改为晋东县第六区抗日政府,仍在河湾村继续办公。张区长带着一半人员回陵高县了,属高平的农村回了高平,属陵川的农村归了陵川县,分家后只是换换公章,改一下招牌名子,下一步才打算往高都镇搬迁。原来属晋城地盘的一些村庄统统留下来,全划归晋东县抗日第六区政府领导了。

区政府一分家,编制人员出现了短缺,开辟工作严重存在人手不足。王政委根据上级的指示精神,要从农村选拔一批有能力、德才兼备的优秀人员调到区里来工作。他在河湾村办公,对河湾村的村干部比较熟悉,他就叫河湾村农会主席和景田到区上进行了谈话,想抽调他到区里工作。和景田听王政委讲了情况后,他认为自己没文化,两眼黑洞洞的,年纪又过冈了。嘴没嘴腿没腿老腿老胳膊,坐公办室没文化,下乡工作跑不动,是要啥没有啥。他向王政委建议,要是从工作实际出发,最好选调一些青年中有文化的人,既有培养前途,又能抓住顶一个人用。如果非调自己到区上来工作,我只能无条件服从组织的决定,他把心里话都掏给了王政委听。他还提到论入党这一片的党员数他党龄长,但自己入党不是为了当官,而是为了穷人不受压迫翻身得解放。王政委听他讲了这段话后,感到很实在,句句有道理,全是出于公心的。这时,王政委就采纳了他的意见,当面就向他讲:“区里一分家,人员确实短缺,你把谁给我?”

“你需要哪路人材,我再给你选。”和景田问。

“需一个搞武装,一个搞合作社,一个助理。”王政委说。

“我给你推荐三个人包你满意。”和景田表态。

“都是谁,说说名子。”王政委问:

“俺村和甲生、和广生,东庄村郭新孩行不行?”和景田说。

“你愿拿走你的两扇翅膀?”王政委笑了笑问。

“为了革命,我什么也舍得。”和景田回答。

“你真是当代的狄仁杰,精神高尚。”王政委又说。

“我村是挑李满山谷,为革命我愿输送。”和景田接着说。

“工作在即,回去就通知明天来报到。”王政委又说。

“没问题,保证办到。”和景田回答。

王政委对这三个人都很了解,认为和甲生在农村搞民兵队长,有文化,有能力,有一定的工作基础,调到区上来马上抓住就能顶一个人使用;和广生能写会算,脑子又好,最适宜搞经济合作社的工作;东庄村郭新孩人年轻,诚实可靠原则性强,调来搞区助理员最适合了。这时王政委又问:“你村他两人调走,你打算让谁搞村长,谁搞民兵队长?”

“我想请示让田东斗搞村长,和乙生搞队长。”和景田说。

“和乙生不是去支前了?”王政委又问。

“我想让和戊生负责,再补去一个民兵换回他。”和景田说。

“也行,比较合适。”王政委又说。

“我回去就这样安排了?”和景田又问。

“安排了向区委备个案。”王政委说。

“我想求区里给独立营出个信让乙生回来。”和景田又说。

“可以,叫秘书给你开一个证明。”王政委说。

和景田从区上回来后,当天先把和甲生、和广生,东庄村郭新孩三人叫在一块谈了情况,并通知明天一早都到区里去报到,把他三人高兴极了。

第二天,他三人先后都去区里报到了,王政委一个一个正式与他们进行了谈话,都愉快地接受了任务,同意调区上来工作了。

上午,河湾村农会主席和景田把民兵和丁生叫来农会,向他说明了情况,让他去支前顶替回和乙生负责民兵工作,还专门给支前民兵和乙生写了一封信,连区政府给独立营张营长开的证明信一并让他带上起了程。和丁生到了独立营后,见到了和乙生,并把农会给他写的信给了他,简单也说了几句情况。和乙生接住信拆开让和锁生给他念了后,他听了后才知道村里的一切情况。这时他马上拿着区政府给张营长写的信去了营部。张营长接住信拆开看了后,明白了意思,同意和戊生负起支前民兵的责任来,批准他回村了。

晚上,和乙生同村里的支前民兵进行了座谈,他把村里来信告诉了大家,并指定和戊生负责本村的民兵支前工作,一一地作了安排。他又征求了大家的意见,需要给家里说什么、捎什么东西,让大家都准备好。这一夜大家几乎没有休息好,有的给父母亲写信,有的给妻子写信忙活了大半夜。和乙生等大家都写好信后,他才收起来放进了背包里,又一个一个人问看还有什么说的,捎什么东西征求了一番。

天明后,和乙生起程了,一路上像飞一样,他的心早跑到村里了。他在路上想回到村后先办几件紧事,考虑了一路。他回到村后,先去了农会主席和景田家。进到大门里就高声喊叫:“景田叔,在家吗,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和景田在家答应。

“我接到你的信,抓紧安排了下就往回走。”和乙生说。

“你是个急性人,我太清楚你了。”和景田说。

“我在路上想,咱急需要造些手榴弹。”和乙生跟着说。

“回来先歇歇,再考虑工作。”和景田回答。

“咱没有枪就得造手榴弹来搞保卫。”和乙生又说。

“这不是说话,得有技术才行。”和景田说。

“技术没问题,我们这次去支前学会造手榴弹。”和乙生说。

“只要自己会造,农会全力支持。”和景田表态。

“眼下需要大量生铁,先得铸造出手榴弹壳。”和乙生又说。

“这就难了,哪有那么多的生铁。”和景田说。

“我在路上想有的是铁,就看你点不点头?”和乙生又说。

“点头容易,哪里有生铁?”和景田急忙问。

“咱村四个大庙都有大铁钟,你批准就行了。”和乙生说。

“这好办,变废为宝,不过咱得开个会通一通。”和景田说。

和乙生准备起座回家,和景田的妻子鲁香香做成了午饭,和景田拦住和乙生不让走,歪好在这里吃上点,和乙生就只好留下。两人边吃边谈,把民兵支前的情况说了一番,和景田听了很高兴。吃罢饭后,和乙生才回家,他刚走出大门,未婚妻冯麦花听别人讲和乙生回来了,早就悄悄来在农会主席和景田的大门口等候,只等和乙生迈出大门第一步,冯麦花在暗中吓唬他,和乙生没防吓了一跳。他扭回脸一看,才知是心上人,他便问:“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不欢迎?”冯麦花说。

“哪敢,太欢迎了。”和乙生说。

“虚情假意,我不信。”冯麦花接着说。

“快去拿刀把我的肚割开,掏出心你看看。”和乙生又说。

“和你开个玩笑,你就当真。”冯麦花说。

“我是叫你相信我。”和乙生说。

“回来你也不先打个招呼。”冯麦花说。

“来不及了,时间很紧。”和乙生说。

“借口!”冯麦花说。

“我什么时候哄过你。”和乙生说。

“这一点我信。”冯麦花说。

这时,两人说说笑笑,说不来那股甜甜密密劲有多么情热,两人提着东西回家了。

又过了两天,晋东县第六区抗日政府第一次召开大会正式宣布成立了。河湾村农会主席和景田,新村长田东斗,新民兵队长和乙生、妇救会主任鲁香香都去区里参加了会议。王政委主持会议,新来的陈区长与大家是第一次见面。王政委在会上先简单介绍了陈区长的情况,人年轻,有魄力,有才华,人品很好,又有群众观念。这时王政委又把话转回来说:“今天我们召开这个大会,是晋东县第六区正式组建成立大会,也是新班子与大家见面的大会,现在欢迎陈区长讲话。”会场上一派掌声响起来了。

陈区长坐在大会场,他站起来向大家鞠了一个躬,双手向大家打了招呼说:“肃静、肃静,自己人,别客气。”这时,陈区长简单说了几句,先自我介绍了一生,又表了一个态,要和群众打成一片,团结一致,把工作一定搞好。

陈区长讲罢话后,王政委又作了强调:“我们今天开的会,就是号召大家团结起来,一致对外进行抗日。同时要搞好农业生产,继续搞好减租减息,搞好支前工作。当前要以抗日为中心,支前为重点,就必须搞好生产,搞好生产就是最大的支持抗日。我们必须明确这一目标,一切围绕抗日为中心,要服务于这一中心,必须加强领导,充分发动群众,把各项工作都搞上去,直到把小日本从中国赶出去。原陵高县第四区在河湾村布政,就算正式完成了历史的使命,晋东县第六区抗日政府从今天起迈出了第一步。

大会结束后,河湾村民兵宣传队为庆贺晋东县第六区抗日政府诞生,就地进行了宣传演唱,周围人山人海围着看,河湾村民兵宣传队第一节目上演三句半:

《庆 贺》

小铜锣、


响,  农民拥护共产党,今日回归晋东县,庆贺。

四区政府改六区,都是太行解放区,一切行动听指挥,遵令。

当前抗日是中心,全力对付鬼子兵,以弱胜强玩计策,高明。

没有武器造石雷,民兵布下天罗网,专等鬼子来扫荡,听响。

敌来我走化为民,敌走我挠乱其心,不让鬼子来安身,出气。

鬼子用的是洋枪,我们用的是地雷,鬼子次次吃败仗,败兴。

空室清野搞的好,一根毫毛找不到,敌来抢劫无稻草,白跑。

全民皆兵总动员,积极参军上前线,敢与日本拼枪刀,保国。

民兵支前在前线,民工服务紧相连,前方后方一股劲,支前。

各项工作要搞好,农业生产抓在前,多打粮食为抗日,贡献。

三句半表演结束后,紧跟着泽州评书和泽州秧歌剧《小放牛》上演了。一男儿童以放牛为名,实为站岗放哨承担着保卫任务,一时一刻来提高警惕。另一位小姑娘以串亲为名,实为去前线慰问八路军。这位小姑娘头上的两个小辫子,绑着两块红绸布,她挎着篮子高高兴兴,蹦蹦跳跳出村了,就被小放牛娃拦住不让过。这时两人纠缠起来,谁也不愿说实话,产生了一场误会。小放牛娃出于负责的态度,讲明再往前走就是敌战区,子弹没长眼,过去太危险,为了负责才拦住小姑娘不让通行。小姑娘很嘴严,心里不服劲非要过去,她左走左拦,右走右拦纠缠不休。这时放牛娃用手拽住她的毛篮死活不放,才发现毛篮里放有煮熟的鸡蛋和一壶热水,便说:“你说慌,哪有串亲戚提开水?”这时小姑娘见露了马脚,纸里包不住火,才承认是去前线慰问八路军。放牛娃一听去前线慰问高兴万千,他转身看了一下,就把牛拴在树上,帮小姑娘提上毛篮子去慰问八路军了。可是前面有一条小清河,河水哗哗流着,放牛娃二话没说就把小姑娘背过河去了,两人小跑步向前线走去了。

这一天,河湾村的宣传队很用劲,气氛浓浓的,一个接一个演了不少节目……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