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二十七章    石雷阵显威
2013-12-17 19:59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32 

太阳早早升上天空照在大地上,人们身上觉得不太热了,意识着冬天快来到了。

今天,河湾村农会开会,在会上农会主席和景田简单说了几句,就让新上任的民兵队长和乙生具体讲开会的内容。和乙生想通过今天的会通一件大事,他把他在支前回来路上是怎样想的,没有枪可多造点手榴弹,首先得有保卫的实力,才能搞好保卫工作。他把他心里的话全都掏出来,一心想把村里四个大庙的铁钟摘下来,去铸造成手榴弹壳,多一造些手榴弹,求大家支持通过这件事。大家也听出了他吞吞吐吐的意思,心情是好的。新村长田东斗说:“摘钟容易,能不能造出手榴弹来,若造不出手榴弹来,群众的意见就大了。”

“这大家放心,造不出来我就不敢提。”和乙生说。

“这可不是说话,是要过实的,谁懂技术?”田东斗问。

“我懂,我们去支前有段时间承担造手榴弹任务。”和乙生说。

“只要自己会就行,如果造不成就麻烦了。”田东斗又说

“钟挂着也没用,我的意见摘下先用于搞保卫?”和景田说。

这时,大家一致举手表决通过了,新上任的和乙生高兴极了,他当场向大家表了决心,不辜负大家的希望,不出半月保证造出手榴弹,保证用在保卫上。

第二天上午,新上任的民兵队长和乙生在民兵房,正计划通知召开民兵会,这时,原任民兵队长和甲生回来了,他请了半天假,向新上任的民兵队长交接关手续来了。在移交结束后,和乙生把自己的想法,一心想办的几件事,昨天农会也开会通过了,他说给和甲生听。和甲生听了后很高兴,表示大力支持,他又顺便嘱咐了和乙生几点意见。民兵搞保卫重如泰山,千条万条,必须把保卫放在第一条。凡事都得有个主题,办事有个主见,多考虑周到一点比较好。这时,他帮和乙生分折了当前的形势,他说原来咱村属陵高县管辖,如今划归晋东县了,别看是两字之差,这么一划归会触动了日军,小日本鬼子决不会无动于衷的。因为咱原晋城这块地盘上,日本鬼子兵知道南半山早有了晋沁县抗日政府,原在黄砂底村筹划,后迁西土河村成立,如今在冶底村办公,逐步逼近县城。西有晋北县抗日政府,原在沁水县常庄村办公,后迁郭庄,如今在西大阳村办公。咱们又划归晋东县,意味着要取代晋城,周围已形成农村包围城市的局面,这对日军大大不利。所以小日本绝不会轻易退出晋城的,鬼子兵必会狗急跳墙,垂死挣扎,要先下手为强。我分析很可能在最近就会冲着咱抗日六区政府来一次大规模的袭击!我认为你应该要把精力先放在这方面。宁可叫不发生意外的事,决不能让麻痹大意造成意想不到的大损失。和乙生听了和甲生的一番话后,原计划先造手榴弹,他现在马上变了,改变了主意。便说:“我没考虑到这点上,你分析的完全对,很有道理,闹不好最近都有可能发生。”

“依我的判断,小日本现在正在准备。”和甲生说。

“他明准备,咱暗防备,各施一招。”和乙生说。

“要搞好保密,如何准备你自己定。”和甲生又说。

“看来我得调头作这方面准备了。”和乙生最后说。

和甲生走后,新上任的民兵队长和乙生细细又琢磨了一会儿,他越想越觉得和甲生分折很有道理,他根据当前的形势,如果鬼子兵一旦来侵犯,周围的几处日军据点会联起手来出兵。若在这时候不能痛痛回击他一下,把小日本鬼子的气焰压下去,今后就更有麻烦事了。

当天下午,和乙生把三个民兵班长都叫来民兵房开会,他把他原来造手榴弹壳暂放一放,改为搞一次民兵军训大演习,从今天起就开始抓此项工作。三个民兵班长听了后,都不同意他这样搞,都认为这是纸上谈兵搞形式主义,最不结合现实了。和乙生心里有数,想借演习为名来布阵为对付日军作准备,他又不愿把话挑明,怕泄了密坏了大事,才引起大家争论来。

“昨天讲东,今天讲西,这叫啥做法。”一班长和辛生说。

“我是民兵队长,做错了我负责。”和乙生说。

“说风就是雨,这种搞保卫真正没法。”四班长贺印生说。

“计划赶不上变化,我变有我变的理由。”和乙生说。

“有理讲出口来,叫大家都听。”一班长和辛生说。

“如果这次演习有失误,我情愿辞职。”和乙生又说。

“这可是你说的?”一班长和辛生又说。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和乙生回答。

这时和乙生带着三个民兵班长来在村外的三条主要大道上,实地进行了观看,他根据地型环境,一一作出了布署。并在现场提出发动民兵每人打三个石雷坑,把库房里所有的地雷、石雷统统搬出来埋在路上,来一个七昼夜演习大会战。就这样边走边规划,把村西路、村西南路、村东南路三条主要路线详细地作了安排。在平常搞保卫布有石雷的基础上,又作了全面补充,规划出拉雷区、陷雷区、趟雷区三种爆破防线。在初进入河湾村的地界时为一道防线布下拉雷阵,再进入二百米交界内为二道防线布下陷坑阵。这两道防线非常重要。布的地雷阵不能让鬼子兵发现了,在陷雷区周围的山坡草地里布下趟雷阵。民兵队长和乙生边走边向三个民兵班长讲,我主张这样规划,是根据对方用兵的指挥能力,将计就计采取的应对办法,敌人一旦进入一道防线在拉雷区吃了亏,绝不会轻易收兵,必产生不服劲绕道前进,再走一、二百米入道向前走时,等他进入到二道防线区陷入坑雷时,他自然要向周围的山坡草地里跑去,所以,要在周围山坡草地里布下趟雷,敌人只顾慌张逃躲,却顾不上去发现一切,这才能把鬼子兵逼入葬身之地。此后等鬼子兵退却时,安排隐藏在一道防线的民兵,最后统统把石雷拉响,痛痛回击敌人。三个民兵班长听他讲了后感到有点道理。

“听你讲的不错,这种摆花样演习不现实。”和辛生说。

“咱没有实习经验,一旦有情况怎样应对。”和乙生说。

“已经定了搞演习,就不要再说了。”贺印生说。

“成功了给大家记功,失败了我检查。”和乙生说。

“检查?”和辛生逼问。

“对,我辞职。”和乙生表态。

“知道就好。”和辛生又说。

“一言为定。”和乙生说。

“大家听听,这是他亲口讲的。”和辛生说。

这时候,民兵队长和乙生带着三个民兵班长,还绘出了一张简易图纸。要求按图纸进行布阵,什么路段布拉雷,什么路段布陷雷,什么地方布趟雷,图纸上标的清清楚楚的。

下午,河湾村的民兵即时召开了大会,民兵队长和乙生把这次演习向全体民兵们讲了,用七天的时间,以军事化行动进行一次实地地雷大演习,他从未提到日本鬼子二字,把嘴封得严严的。只强调搞演习的重要性,为了提高战斗力,提高对敌斗争的本领才这样做的。他讲罢后,就以班分任务,民兵一班包村西大路,民兵二班包村西南大路,民兵三班包村东南大路。这时候,民兵中有个别人想不通,认为这是瞎指挥,白误工夫。可是多数民兵服从命令听指挥,领导叫干啥就干啥,少数民兵有看法也只能顺大流了。三个班各包一条大路,每个民兵班又分了三个小组,按三道防线,任务落实到了组。和乙生不停地到三条大道上去指挥,严格把关强调质量,头一天后晌就完成了挖坑的任务。有个别人挖的坑不合格,和乙生看见后,当面提出意见,进行了返工,这才都达到了标准的要求。

第二天一早,民兵在三条大路上,两头设了岗把路封闭了,严禁任何人在路上通行,以防发生意外事故。全体民兵们把库房里现有的二百余颗地雷、石雷全部分到各班里,用了一天的时间,就统统在路上、路边安装完了。这时民兵队长和乙生带着三个民兵班长,一条一条路去进行了验收,绝大部分安装的是合乎标准的,也发现有个民兵安装不到位,安放的石雷不过关,就地进行了返工,才都安装好了。最后又把民兵集中起来开了一个短会,民兵队长和乙生讲,这两天大家出了力值得表扬,但不能松劲,从今天起咱们河湾村的民兵就进入了一级战备大演习。白天黑夜都要进行活动,现在除站岗外,其余民兵就回去吃饭,吃了饭就速到民兵房听从分配任务,一句话要精神起来。

这一夜,河湾村的民兵分三路进行活动,在野地里守了一夜,直至天明,一整夜大家没有合合眼皮,有的民兵就说起怪话来,嚷嚷搞演习是错误的。民兵和福根放冷枪说:“这是叫演习,纯是拆腾人,是坐着不睡吊着睡,自讨苦吃!”

“不要泼凉水,影响不好。”班长贺印生劝说。

“这是拨凉水,我是代表群众意见。”和福根说。

“你是记吃不记打,不接受教训。”班长贺印生又说。

“除非和甲生回来他当队长我服他。”和福根又说。

“我看乙生不错,很有脑子。”班长贺印生说。

“一个放羊的出身一字不识,有啥本事。”和福根说。

这时,民兵队长和乙生听到了种种说法后,他不但没有批评大家,反而他专去接触生气的人,他向大家解释说:“我听到有不少人对这次演习很有气,这七天你们如论如何沉住气,听我指挥了这七天,大家再坐下来好好出出气,有啥意见提啥意见,我诚恳接受,绝不会打击报复。”这时才稳住了全体民兵的思想情绪。

今天,是晋东县抗日六区政府组建起来的第九天,白天区干部忙于正常办公,晚上,区里的干部和老百姓一样,都早早离开了村,去野地里过夜了。

这天晚上,河湾村的民兵照常兵分三路进行夜守待战大演习。到了后半夜时分,不出所料,发现三条路上有了日本鬼子,人很多,直接向河湾村方向凶猛而来。这几天晚上区干队也参与了,把手榴弹枪支全都调在第一线,时刻待命!小日本鬼子快到河湾村的地界时都停下来了,既不前进也没后退。民兵队长和乙生在暗中观察敌人的动向,心里想恐怕是被敌人发现了什么,才停下步来不前进。他正在反复考虑之中,日本鬼子兵发出了信号弹,三路人马统一行动,像猛虎下山一样,拼命地向河湾村奔驰而来,在三条主要大道路上像流河一样滚滚向前。片刻时间先后三处的地雷响了,震憾山谷,日军向哪里跑,哪里就有石雷响,陷入了被动的局面。

这时,河湾村的民兵在两个山头至高点上吹开了冲锋号,鬼子兵在深夜里不知四处情况,立马撤退,民兵们和区干队在两处深沟两岸埋伏着,等鬼子惊惶失措退却时,民兵们动手了,向深沟里扔起手榴弹,小日本吃了一个大败仗。日军撤退后,河湾村的民兵连夜进行了搜索,这次演习炸死炸伤了敌人八十余人,缴获步枪十六支,子弹三百余发。一个村民兵自卫队加区干队的力量,巧用计策,以少胜多,击败了鬼子兵。

河湾村民兵分头进行搜索结束后,民兵队长和乙生把民兵们临时集中起来开了一个短会,他说:咱们布署的七天大演习今天就算完成了任务,到此结束了。这次演习我首先知道我自己犯了一个主观主义大错误,搞这次大演习事先没有和大家讲清楚,才引起好多误会,大家有意见是对的。可我不保密不行,我是怕泄了密出现副作用。现在实实在在告诉大家,这次演习就是为了对付日本鬼子作的准备。大家有什么意见,明天上午咱们还专门开个会,让大家到会上好好提一提,有啥说啥,咱们再进行总结一下经验与教训。这时,和福根紧紧走到民兵队长和乙生跟前拉着他的手说:“我说几句行不行?”和乙生笑了笑说:“今夜大家太累了,让大家休息下,有啥明天再说吧……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