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鲜为人知的松树岭战斗
2014-01-11 09:57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敏 光浏览数:163 

松树岭战斗是町店战斗的一个组成部分,或者说是町店战斗中由于战场形势的变化而发生的延伸战斗,近年来,许多同志在讲述或描述町店战斗时,太多只讲发生在义城、町店、黄崖三个主战场的事情,却很少有人提及松树岭战斗,以至使这场对敌作战逐渐鲜为人知。为此,本着对历史负责的精神,笔者根据自己了解的情况,将这一战斗情形予以简要的回顾。

在町店战斗中,按照指挥部的作战部署,由八路军115师687团一、二营占领町店北侧制高点,伏击围歼进入町店之敌。该团三营在町店以东十里的美泉打援,及断敌退路,688团二营于下黄崖河湾两岸设伏,歼灭敌人的先头部队,该团一、三营分别于上黄崖和东圪堆山口集结,时刻准备阻击自西而来的援兵,必要时给二营以战场支援。八路军129师772团主要在义城,五龙沟一带的河湾设伏,其战斗目标是对行进至此的日军发起突袭。拦腰把敌人砍断,便于各伏击点分割围歼。晋豫边游击队则在黄崖南面山包阻敌打援,对溃逃敌人实施围歼。同时,徐海东等首长还批准栗顺兴,胡锡光等地方武装的请战要求,将他们组成三个特别参战队,栗顺兴所带领的特战队被配属于688团二营,参加黄崖湾的战斗。

688团二营营长叫冯志湘,是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战场经验非常丰富,他深知当地群众和地方武装对于主力部队的极端重要性。因此,指挥部作战会议结束的当晚(七月二日),他就把部队带到作战区域范围内的大宁编村,与村指导员(支部书记)张仲荃、村长郭维帮见了面,共同商量了三个问题:(1)动员200名青壮村民,在公路边挖掘一道深1.8米,宽1.5米的作战工事,并做好伪装。(2)组织一支20—30人的担架队,由部队卫生队派人辅导捆扎担架,进行伤员救护的简单培训,以随队进行抬送伤员,同时确定了伤员救治安置点。(3)组织30人的伙头军,协助部队炊事班做饭、送饭,并组织30人的运输队,做好部队的弹药运送等后勤工作。

七月三日晚上,部队封锁了村子,严禁任何可疑人员出入,以免泄密。

凌晨四时左右,各连队按战前部署进入预设阵地,栗顺兴率大宁村特战队随营部行动。

我方在紧急备战,敌方也在不停地忙碌。

七月三日傍晚,日军进犯芦河的25师团一部开进到沁河岸边。日军先在河头岭架起大炮,向上孔、下孔、八甲口、美泉、葛、蒿峪等村庄猛轰,百姓纷纷外出躲避。接着,日军用船只将汽车、战马等辎重渡过沁河。随后将800余人的战斗部队运送过河。当晚,敌人住宿于群众躲避一空的村庄。

次日凌晨,日军动用飞机在八甲口至町店一带盘旋侦察。接着,又派出一个侦察队沿河向西侦查搜索,直至十时返回。空中、地下的侦察均未发现异常情况。

日军此时还沉醉在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中。他们认为国民党正规部队奈何不了他们,武器装备落后的共产党八路军更不是他们的对手,因此表现得非常狂妄和松懈,全不知一只巨大的死亡之网正在向他们张开。

日军指挥官命令200余人的骑兵队先行,隔一个小时后,又将汽车队分成两拨,分段行进,两拨之间的间隔时间也是一个小时。这样,到下午一时,最先出发骑兵队到达大宁编村下黄崖河湾,第一拨汽车辎重队到达町店南塘口河湾,走在最后的第二拨汽车辎重队到达义城河湾。

此时,是盛夏中最为炎热的时候,日本兵耐不住毒热太阳的炙烤,不约而同的停下来休息。因为是在河边,许多日军急不可耐的扒光衣服跳进河里洗起澡来,其它日军也纷纷效仿。

最佳战斗时刻到来了,随着三颗信号弹打响,著名的町店战斗由上而下不约而同同时展开。

在黄崖湾设伏的688团二营把工事修在距公路200米的地方,可以很清楚地观察到敌人的动静。在敌人全部进入伏击圈后,营首长已知道这是一支骑兵队伍,随即,又观察到敌人全部下马,把马拴在树上,把枪架在一起,然后全体脱衣下河洗澡。营长冯志湘招呼过栗顺兴道:“顺兴同志,看到了吗?现在敌人已人枪分开,给我们创造了难得的歼敌机会。你即刻带人直扑敌人架枪的地方,把所有的武器统统拿走,不给敌人留下一枪一弹。部队则直接攻击河里的敌人,明白吗?”栗顺兴简短地答应了一声:“明白”,把手一挥,带着特战队员隐蔽前进的敌人架枪的地方,冷不防一跃而起,连抱带拖,一人手拿几支,顷刻间把敌人的枪支、弹药全部抢离河岸。看到特战队得手,冯志湘营长命令司号员吹冲锋号,随着嘹亮的号声,从马路边,庄稼地和山间里,顿时涌起一群群身穿灰军服的八路军战士,怒吼着向河槽扑去。日军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手足无措乱作一团,不少人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命丧河中。但他们很快就清醒过来,光着身子,赤手空拳进行抵抗,有几个鬼子冒着弹雨,拼命跑到拴马的树下,解开绳子,骑上就跑,后边的战士边追边射击,还是让他们冲了出去。其它的鬼子也以疯狂的势头徒手反击,敌我双方在河里翻翻滚滚,彼此均有伤亡。完成夺枪任务的栗顺兴见此情形,把眼睛都急红了,立即带着特战队冲进河里加入战团,二营战士得到外援,勇气大增,枪击刀砍,将战场主动权重新控制在手中。

正当战斗激烈进行的关键时刻,一辆汽车疯了一样沿东边公路猛冲而来,原来,这辆车是从被八路军687团设在町店南塘口的埋伏圈中死命冲出来的:车上,三个光着身子的日本兵架着一挺机枪,见人就扫射,转眼来到下黄崖河湾。河中日军看见此车,陡然来了精神,有30余人拼命跑到汽车跟前,连滚带爬上到车里,其余十多人见上车无望,就折向拴马的树边,解开马缰骑上去,一抖缰绳,转身向跟在后面追击的八路军冲去,霎时就将几名战士撂倒在碗口大的马蹄下。然后乘八路军追击势头减弱,掉头向西急驰而去。

战斗即将结束时,上黄崖方向传来激烈的枪声,这是从晋南翼城急速赶来的增援敌军。在遭到688团一、三营和晋豫边游击队的顽强阻击后,敌人凭借武器优势,硬是打破了几道阻击,寻踪而来向他们的同伙靠拢。八路军围歼部队经过几个小时的恶战,战士们体力消耗很大。难以继续进行新的搏击。于是,在迅速打扫战场后,营长冯志湘带着二营和栗顺兴的特战队,有序撤退到下黄崖背后的松树岭。这时,张仲荃、郭维帮带着后勤队,以最快的速度把饭菜送了上来。战士们简单就餐后,又迅速地在半山腰构筑了阻击工事。

松树岭,是大宁编村的一个自然庄,以漫山遍野的松树而得名。这里风景秀美,松涛回响,景色宜人,但因为打仗,老百姓已躲避一空。战士们也无心欣赏这满山的风景,而是打起精神准备着一场新的恶战。

从晋南赶到的增援之敌,会合从男塘口和下黄崖主战场中逃出的残敌,很快就追击而来。爬到半山坡,敌人停下来,用迫击炮朝着松树岭的方向轰炸。霎时间,松树岭前后左右烟雾弥漫,草木折断,松叶乱飞。烟火过后,一群日本兵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呀,呀叫着向山上冲,当他们快接近二营阵地时,掩蔽在工事里的战士们一齐开枪射击,十几名鬼子兵中弹倒下,但鬼子仍不要命的向前冲,阵地上跟着砸下一排手榴弹,又有几个鬼子被炸死炸伤。鬼子见讨不了便宜,转身退了下去。

第一波攻击受挫后,敌人又连着组织了四次攻击,势头十分疯狂,但均被八路军顽强阻击在山坡下。敌人恼羞成怒,就以更猛烈的炮火进行报复。小小的松树岭,钢铁倾泻,沙石横飞,特派员何传洲被敌人枪弹击中当场牺牲,营长冯志湘头部被弹片击伤。部队也出现伤亡。更要命的是,战士的体力,部队的弹药消耗都很大,很难再与敌人进行持久对峙。

栗顺兴看出了部队的困难,他乘战斗空隙跑到冯志湘说:“冯营长,敌人在芦河湾的战斗中损失惨重,所以才出动重兵报复,而且志在必得,我们和他们耗不起,必须改变下一打法。”冯志湘道:“你说吧顺兴同志,听听你的意见。”栗顺兴道:“我认为,敌人的优势在于人数众多,装备精良,这点咱们比不过他们。但敌人也有弱点,他们人地两生,黄崖湾一战又使他们输了胆,我们就利用它这个弱点,不和他正面拼杀,将队伍实行多点布置,让他们找不到决战对象,而我们则以灵活机动方式,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另外,请允许我带本村的参战队员,分别从两侧山沟轮番对敌人袭击。这样造成的局面是,敌人向山上进攻,就会受到两侧牵制,敌人向两侧出击,就会受到山上的攻击,敌人摸不清虚实,又捞不到好处,就会心生退意,撤回老巢。”冯志湘想了想,感到他说得有理,就点头同意了。

冯志湘迅速对守卫阵地的部队进行了新的组合,战士们以班为单位,利用地埂、岩坎、树木作掩护,以交叉火力对付鬼子。栗顺兴则将特战队分为两拨,分别由他本人和分队长刘瑞带领,从松树岭两侧山沟攀援而下,以庄稼树木作掩护,悄无声息接近敌人,敌人向山上进攻时,他们在背后偷袭,敌人向两边追击时,他们以则跳下山沟躲避。这样三番五次的袭扰,使得敌人防不胜防。最后,敌人也来了个笨办法,在两边沟沿上各架几挺机枪,一有动静就开枪。栗顺兴见敌人识破了自己的计策,就带着队伍撤回山上,重新与二营战士并肩作战。恰在此时,结束了町店南塘口战斗的688团三营,在营长蔡家永的带领下,跑步前来增援;稍后,战役总指挥徐海东旅长也来到二营阵地视察并亲自指挥作战。傍晚时分,日军发起了最后一次进攻。他们挡住了栗顺兴特战队的袭击,解除了后顾之忧,想给山上的八路军最后一击,争取在天黑时结束战斗。没料到,当冲到前沿阵地时,迎接他们的,是更加猛烈的回击,只听到机枪、步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间或还有几发迫击炮弹落在头顶,完全不像他们想象的“强弩之末”的样子。日军这才意识到,八路军的援军到了,自己再也讨不到便宜了。只好无奈地结束了战斗,滚回了他们在晋南的老巢。

                                                                           (责任编辑:韩玉芳) 



下一篇:  抗日烽火在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