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二十九章    巧计除害
2014-01-11 10:42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46 

太阳从东方早早升出山后,一块乌云遮住了太阳,天空越阴越暗,雾气沉沉,觉得没有一点光线了。

这几天,河湾村的民兵稍缓过一口气来,老百姓就都在街头回想起村里前段时间连续发生的几起命案来,议论不休,都在街头说气话,抱怨上次逮住三王庄小日本宪兵队李二铁不该放了他来。民兵队长和乙生这几天也听到了群众说的不少呕气话,尽管都是发牢骚,心意都是好的,他很理解大家的呼声。他就暗暗想怎样才能除掉这个大害虫,如果一天不解决了这件事,村里的人们就安不下心来。群众有气他肚里更有气,只能说他嘴严,不去群众中参搅着说气话。

有一天和乙生去民兵房,他走在街上就被和印堂老汉带着一群老百姓拦住了,当面质问他:“咱村农会副主席和生红的死,民兵副队长和丙生的死你到底管不管?这个仇是不是不报了,如果不报这个仇群众的意见可大呢?”

“我也想报,只是没有想出好办法。”和乙生说。

“主要不是你家的人,如果稍沾点边来早报了。”和印堂说。

“你是不知,我的心比你还着急。”和乙生说。

“光着急有啥用,不见行动抵个屁。”和印堂说。

“能不能说话文明点?”和乙生又说。

“咱没念过书,不会说书本上的话。”和印堂呕气说。

“别呕气了,三条命案我心里记着呢?”和乙生又说。

“两条命案清清楚楚,铁证如山。”和印堂又说。

这时民兵队长和乙生长长出了口气作解释,如今全村人纷纷抱怨我都听到了,当初我费了登天之力才捉住了他,大家是清楚的,我要愿放他,我就不去冒那个险。董玉枝把他放了有她的想法,咱们大家都清楚,当时我也想不通,后来我才慢慢想通了。谁知他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如今遇上了这麻烦事,咱再慢慢想办法吧。他这么一解释,群众的气小了,大家又七言八语地说:“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过分善良迟早会吃大亏的。”

和乙生来到民兵房暗暗想,一定要出这口恶气,要为村上发生的几条命案讨回一个公道,从此他又把这件事挂在心上,天天忧念起来。

一天下午,河湾村专门召开了民兵班长会议,和乙生在会上把他听到老百姓的呼声,讲给三个班长听,让大家都来讨论发表意见,如何来为群众出这口气。民兵一班长和辛生说:“你的点子多,你拿主意吧,我们都是执行者。”

“我也是想不出好办法,才把你们请来。”和乙生说。

“你要没法我们就不说了,自己知道水有多深。”贺印生说。

“想要出这口气,非你的斧不行?”田南斗说。

“你要拿不出办法,这个仇就只能放一放。”和辛生说。

“叫你们来替我想办法,怎么尽说泄气话。”和乙生又说。

“谁叫明知放虎不对,偏要放虎归山。”贺印生说。

其实,三个民兵班长都是带着气说话,因为头上顶着“班长”的帽子,不能和群众那样随随便便瞎放炮。和乙生与三个班长的心情都是一样的,他向班长们又解释说:“群众说气话本意是好心,我们都应该理解,吃一堑、长一智,吃一架势、学一本事,这就是教训。”班长们听了他解释后,都想争这口气,劲头又转回起来。

“下旨吧,只要帅旗摆,不愁兵不来。”一班长和辛生说。

“大家等待你下命令!”田南斗说。

和乙生看到班长们的精神又都抖擞起来了,马上就说我是想了个不成熟的办法,今天晚上咱去试一试,就走走这步棋。这时,他从每个班点名抽出四个人,共抽出十二个民兵来。让三个班长都去通知指定的民兵来开会。

不大一会,十二个民兵都来了,民兵队长和乙生说:“咱们现在开个会,具体研究一件事,明天就是初一了,初一这天没有月亮,咱们想利用今天晚上去三王庄办一件大事,简单讲就是借刀除害!我们到三王庄村后,有意在周围无岗哨的地方写一些标语,以假乱真造一下声势,叫小日本在内部对宪兵队产生怀疑,让他们狗咬狗,替我们来除掉李二铁这只疯狗。本来我们不应该用这种办法,可对他这种没良心的人,还非用这办法不行。我们写的内容大体是,中国人就是中国人快立大功吧;我们热烈欢迎你们反戈一击立功赎罪!类似这样的标语多写点,主要让小日本与宪兵队发生冲突,让他们自行残杀!另外需要做的事我作准备,咱们到了三王庄村后大家在外边等候,我进村去办事,等我出来开始写标语,能完成这任务报仇就差不多了,现在分头去准备吧。

晚上,河湾村民兵队长和乙生亲自带领着民兵出发了,一路上非常小心谨慎,到了三王庄村附近后大伙停下来,和乙生让大家都暗藏起来了。他趁漆黑之夜一人带着一封信偷偷地翻墙进到了三王庄村里,把这封信压在宪兵队常去方便的厕所茅墙上。用半头砖压了一多半,露了少一半专让人容易发现。他刚压好后正准备脱身,发现巡夜的宪兵队打着手电筒走来了,他火速转身进了一个破屋里,直等巡夜宪兵队走过去后,他才立刻离开。

和乙生完成送信的任务翻墙出来后,接着他就指挥大家一齐动手,有的写标语,有的贴标语,有的放哨观察情况,忙活了一阵子。这时他又指挥十二个民兵分成四路,布署在三王庄村周围,统一时间每个民兵向村里扔进一颗手榴弹就火速离开了。

这一夜,三王庄的小日本鬼子兵听到手榴弹响声后,受到惊动立马集合起来,连夜向四处无目的地放了几枪,见外边没有任何动静。鬼子兵在漆黑的夜间吓的也不敢出村,怕中了埋伏。

天明后,鬼子兵去厕所方便,有一鬼子兵未拿手纸,抬起头发现茅房墙上一块砖头下压有纸片,他就顺手取下来用于擦屁股。他掏出信一看吓的他不敢擦屁股了,几个鬼子兵立即拿着这封信去见日本太君了。太君看了是一封通共密信,就大发起雷霆来,马上把宪兵队集合起来痛训斥了一顿。并让宪兵队长林春法看了信后,限他三日内查出此人来。

宪兵队长林春法回到宿舍后,马上又把宪兵队成员集合起来,队长林春发又把这封信读了一遍,让大家主动交待投案。他训了半天无一人承认此事。李二铁是刚提升为宪兵队副队长的,他爱出个风头,便说,“我保证我原来带这个排绝对没问题,要出问题就看其它排,不管出在哪个排,天王老子我也不让他,非把他剁成肉泥不可!”这时宪兵队长林春发好说歹说,把嘴皮都说破了,也无一点效果。最后他又发了一阵脾气还是不顶用。就在这无人吭声时候他发起愁来了。心里想不去追查交待不了太君,去追问吧又无一点线索,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进行搜查了,查一查有没有新的发现。他指定一排负责搜查二排,二排负责搜查三排,三排负责搜查一排。并禁令在未搜查前不准有人回本宿舍。

就这样搜查开始了,一排在第二排住舍里,从李二铁的衣服里又搜查出同样类似一封信,一排排长悄悄火速去交给宪兵队队长林春发了,他接住信看了后出了一头大汗,心里打颤地想,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出在李二铁身上,幸亏查到了证据,不然的话又要冤枉多少人。不大一会去搜查的人都回来了,李二铁向宪兵队长林春发报告说,我们什么也没查到。宪兵队长林春发心里有了数,为了防一手,他下令现在全部把枪给我卸下,一排排长心里有底,带头先卸下枪交了,宪兵队长的警卫员把大家的枪都去卸下来后,这时宪兵队队长林春发怒说:“给李二铁上了手铐。”

“我无罪,我冤枉,为啥给我上手铐?”李二铁说。

“死到临头了,你喊什么冤枉!”宪兵队长林春发说。

“你有什么证据,不能无辜冤枉人。”李二铁又说。

“当然有证据,你不要装洋蒜了。”队长林春发说。

“拿出证据我看看?”李二铁强硬地要求说。

“不行,先反省吧,到时自然会让你看的。”队长林春发说。

这时把李二铁禁闭起来了,关进一个黑房里让他好好去反省了。

第二天上午,小日本设了公堂,对李二铁进行审讯。李二铁什么也不承认,顶得硬棒棒的。鬼子兵又说:“现在你要老实交待,或许还能从宽处理你,如果不承认定要以军法制裁你!。”

“我无罪,我是忠心耿耿效劳大皇军的。”李二铁说。

“我再给你十分钟时间,若拿出证据就晚了。”鬼子兵说。

“我不怕,真有证据我全认输。”李二铁又说。

“你不后悔?”鬼子兵又问。

“绝不后悔。”李二铁回答。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鬼子兵说。

“我是好汉做事好汉当。”李二铁又回答。

“你可考虑清楚。再让你三思。”鬼子兵又说。

“我早想好了,我没罪,不必考虑。”李二铁又说。

“好,我给你宣布证据,”鬼子兵说。

这时鬼子兵把昨天从李二铁的衣服口袋里搜出那封通共的密信念了一遍给他听。”

李二铁说:“这信绝对不是从我口袋里搜出的,纯粹是陷害我。”

鬼子兵问:“一排长,这封信究竟是从何处搜查出来的?”

一排长回答:“是昨天从李副队长的衣服口袋里搜出来的。”

李二铁气呼呼地说:“你血口喷人,你对大皇军没功劳,你嫉妒我,陷害我。”

鬼子兵敲了一惊锤问:“这封信究竞是从何处搜来的?”

一排的兵异口同声说:“是昨天从李二铁宿舍他的衣服口袋里搜出来的。”

李二铁知道大事不好了,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他就狗急跳墙咬起来。一口咬定一排长是共党分子,说是他派自己去联络的,计划起义投降八路军。现在他舍卒保车,我就是死也死个明白,要揭发他是共党分子,要死一起死。

鬼子兵听了这番话后,拿起东洋刀朝着李二铁的胸部刺去,连刺了三刀,李二铁倒下了。太君又转过身子看了一排长一眼,一刀刺去,两人都躺倒在地血溅了满刑堂。

河湾村的老百姓听到李二铁死了,有的就放起鞭炮来,高兴除了一大害。村里人很快传开了,都知道是民兵队长和乙生出了这把力,巧用计策让狗咬狗替老百姓出了这口气。才算替和生红,和丙生两人的死报了仇!

这时民兵队长和乙生才把从李二铁口袋里搜出那封信,说出了内幕的秘密,是他早有准备做了工作,人托人才托到宪兵队内部事先做了手脚,才起到了作用。这一计顺从了民意,如今村里人都夸和乙生真真行。

这几天村里不少人又嚷嚷着另一件事,都认为和乙生没明没黑为村上忙事,家中男女当家都上了年岁,跟前离不开人伺候,都想叫他早点与冯麦花完了婚,早点办了这桩喜事才能安住心位。这时,有不少人亲自去找农会主席和景田谈此事,他听了后很同情大家的建议。他就先找和乙生谈了话,把群众关心他的意见向他讲了,先做通了他的工作。后又去到和乙生家向他的父亲、母亲讲了,紧跟着又去做冯麦花的思想工作。在取得双方都同意下,又让他两人去区上领了结婚证,简简单单地举行了一个婚礼。只用了一盘花生,一杯茶水,贴了一副对联,高高兴兴地为他两人如如愿愿办了喜事……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