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三十五章    巧阻日本运铁砖
2014-03-08 16:05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39 

夏天,太阳火辣辣的,就像在火炉边一样,刮一阵风,才觉得一身特别舒服一点。

河湾村的民兵土游击队,天天就像太阳一样,转过来转过去黑夜白天坚持不停的打游击。这一段小日本鬼子兵天天看见共产党的地盘逐渐扩大,根据地越来越巩固,红色政权越来越强大起来,他们就有点着了毛。特别是老二团、老七团天天在太行山上收复地盘,对日军更是大大地不利了。再加上太行山上的民兵都组织联合起来了,一致团结对外进行抗日,鬼子兵真正知道了太行山上人民的利害,光土八路军就够他喝一壶了。

原来小日本刚占领了太行山南麓的几个县城后,八路军几次把日军赶走,后来日军又占了这南五县,老百姓才知道国民党47军李家钰的部队和卫立煌所属的黎民游击队都在晋城扎营,还有44军庞炳勋的骑兵14旅也在阳城、晋城两地所驻。他们不积极抗日是小事,还受蒋介石的旨意对外先对内,与八路军搞摩擦,企图消灭共产党。这时老百姓都骂起蒋介石太独裁,逼的八路军既得应付内又得对付外了。

这一段河湾村的民兵天天把两支土游击队拉出去在敌战区周围打游击,就地遏制敌人,千方百计拖住小日本鬼子兵不让他来根据地进行破坏。就像天兵天将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说有就有说没就没,像马蜂落在小日本头上飞来飞去叫他都没法招架。

河湾村民兵游击队,这几天察觉到鬼子兵有了新动向,天天上午开始在公路上由晋城向高平,再由高平向长治一站转一站,押着苦力向北运送起铁砖来了。沿路上无有八路军来阻止,因为太行太岳是以晋长公路为界线,公路东属太行区管辖,公路西归太岳区管辖,这条公路就自然成了两不管的地方。这时候,鬼子兵钻了这个空子,开始试探着运铁砖来,后来就大肆运起铁砖来了。

河湾村的游击队队长和锁生发现鬼子兵大张旗鼓地把中国的生铁都铸造成铁砖,一站倒一站都运往日本去了,他坐不住了,立刻回村去找民兵队长和乙生,把情况向他作了汇报,和乙生听了后一大会才吭腔:“你先回去歇歇吧,我想想咱再说。”

“现在不能再拖,多误一天就多一天损失。”和锁生着急。

“没有好办法绝不能冒险,强去等于虎口投肉。”和乙生说。

“你的点子多,这事就把你难住了?”和锁生又问。

“凡事都得冷静考虑。”和乙生回答。

这时他两人从民兵房走出来都回了家。晚上,民兵队长和乙生没有合合眼皮,想来想去想不出个办法来。半夜后,妻子冯麦花发现他睡不着觉,猜出他必是心里有事,就直问他想什么?他才把和锁生向他汇报日军运铁砖一事说给妻子听。麦花听了后,便说:“这也是你管的事,你是没事多寻事,听说书替古人眼流泪,瞎担忧呢?”

“我是中国人,这就是我的责任。”和乙生说。

“好,中国这么大,你都去管吧?”麦花又说。

两口子一人一句争了后半夜,第二天,土游击队长和锁生又来在民兵队长和乙生家,他看见和乙生的两只眼都红了,便问:“是不是晚上没有睡好觉,想出了高招没有?”

“火烧眉毛顾眼前,只有一个办法。”和乙生说。

“啥办法。”和锁生问。

“炸桥,阻止鬼子运铁砖。”和乙生说。

“什么时候行动?”和锁生又问。

“现在就准备,今天晚上就去。”和乙生回答。

黑夜里迎面看不见人影,河湾村民兵队长和乙生带着留在村里的民兵出发了。大家轻轻的脚步,鸦鹊的行动,都背着炸药稍拉开了点距离,向晋城至长治交通大道上走去了。快到了一个大桥下他们就都暂时停下来了,和乙生派和锁生向桥根走去,先去摸清桥下有什么情况,然后再准备出手。

这时日军在公路上开着一辆汽车从南到北进行巡逻,和锁生急忙钻在一个土堆后的草窝里,用蒿草挡住了自己的身子。日军开着汽车边走边进行巡查,在车上打着手电筒四周观望,等到了桥跟前把汽车停住了,一部分鬼子兵跳下车,在桥上桥下打着手电筒检查,未发现任何情况。这时候把和锁生吓的一身打颤,心在肚里通通的跳动起来,两只手都按不住。他心里在想能拖则拖,实在拖不过去,一旦被日军发现了自己就先下手为强。开枪打死一个够本了,打死两个有余头,他已作好了牺牲的准备工作。

不大一会,鬼子兵检查罢都上了车,开着汽车向北沿着公路走去了。和锁生等鬼子兵走远后,捏着一把冷汗跑着过来,上气不接下气说快行动!

民兵队长和乙生立刻让民兵们把背的炸药都送到大桥下放好后,最后只留下和锁生和他两人,其他都让撤退了,这时他两人用绳子拉开距离进行爆破,轰的一声把大桥炸塌了。

鬼子兵在公路上巡逻,都快到了高平城时,听见爆炸声响,又立即调回头火速往回返,快到大桥跟前时,发现大桥被炸塌了。鬼子兵立即停住车,都跳下来四处搜查,不见任何情况,又跟着脚印追了三里路也未追上才收兵回去了。

河湾村民兵土游击队炸坏桥回了村,大家在民兵房高兴极了,民兵队长和乙生说:“大家不要高兴的太早了,炸桥只是缓兵之计,日本还会修好桥,过几天还会照样运起铁砖来。”这时大家又争论了一会,才都回家去休息了。

这几天,日军又抓来不少苦力,修一条临时便道绕桥下通行,宪兵队天天押着苦力施工。看见谁劳动稍缓口气,就用鞭子打谁,几乎把抓来的苦力都打遍了,有的被打得七死八活,还抬起来撂一边去,日军把苦力当作牛马来虐待了。

几天过去了,河湾村民兵游击队又发现日军修了一条便道,日军又照常运起铁砖来。把抓来修路的苦力,每人一根扁担两条绳子,用绳子拴着铁砖,小日本宪兵队天天押着苦力,从晋城担上又向高平运送起铁砖来了。和锁生看见后,他又着了急,马上他就爬在野地里写了一信,让游击队员和丁生迅速跑一趟回村报信,把这封信亲手交给队长和乙生。

这时游击队长和锁生亲自又回了河湾村,他先来在民兵房见了民兵队长和乙生,追问送信一事。民兵队长和乙生说:“急不得,我正在想法子呢?”

“等你想出法子,中国的生铁都运日本去了。”和锁生说。

“你不要烦我行不行?”和乙生说。

“咱村的民兵不能全出动去拦劫?”和锁生又说。

“你别鲁莽,性急吃不了热豆腐。”和乙生说。

“那怎么办?”和锁生又问。

“越在这时候,越得冷静。”和乙生又说。

这天晚上,民兵队长和乙生又是一夜没睡觉,也想不出一个好法子来,他把头都想昏了。这天黑夜,他一直想到五更,后听着鸡叫才叫清醒了他的头脑。他就立马坐起来自言自语:“有办法了,鸡就是勾命鬼。”

第二天一早,民兵队长和乙生把自己家里养的五只大母鸡,全逮住拿在大街上喊:“我有急事,需要换成公鸡用,一只母鸡换一只公鸡,我的鸡正在下蛋,谁愿换谁就抓紧来换。”群众们听见这样的好事,做梦也梦不到,一时工夫就给他换完了。和乙生把换的五只公鸡拿回家后,一只一只都宰了。他又把火生大热了一锅开水,一只一只把鸡毛烫后,他又坐在院子里用清水洗得干干净净,把公鸡肚里的五脏六腑全都扒掉了。

昨天下午他的妻子冯麦花去了娘家后,晚上未有回来,一早她去井上给父亲挑水,碰见青年妇女和冬枝也去井上担水,两人见面后,和冬枝问:“你家杀那么多鸡干啥?”

“不知道。”冯麦花回答。

“你不在家?”和冬枝又问。

“我昨天来我父亲家就住下了。”冯麦花说。

“我又多嘴了。”和冬枝又说。

这时,冯麦花挑上水急急忙忙往回走,进门放下水桶后就往婆家走,她老爸问她慌慌张张干啥?她脸都没有扭,只说有急事走出门就回婆家去了。冯麦花紧步慢步跑着回去后,进到院里看见杀的鸡她就恼火了,二话没说把丈夫杀的鸡端起来扔了一地。

“你疯了!”和乙生说。

“你才是疯了,为啥无故杀我的鸡?”冯麦花说。

“我有急事。”和乙生回答。

“啥急事,你给我说清楚?”冯麦花问。

“暂时不能讲。”和乙生又说。

“有啥不能讲,你把我当外人。”冯麦花问。

“我不敢。”和乙生又回答。

“这些鸡有没有我的份,你为啥瞒我?”冯麦花问。

“我宣誓,明天原原本本向妻子大人汇报。”和乙生笑着说。

这时和乙生把妻子冯麦花逗笑了,一场大动干戈又平息下来了。和乙生趁此机会说:我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一位老人叫彭公,他活了八百岁,一辈子办了不少好事,都顾不上向妻子讲,最后临终时,他才对妻子说了四个字——早蚕植麦。

冯麦花接上嘴说:“你做梦吧,你还想和彭祖比功绩。”

下午,民兵队长和乙生把宣传队长林保旦叫在民兵房让他写了一副对联。上联是:“天旱苗不长百姓无主张”,下联是:“龙王显灵神布雨有指望”。横联是:“风调雨顺”。这副对联写好凉干后,和乙生把它卷起来拿回家了。他回到家后又把五只鸡放在一个布袋里,把铁锅、水、调料都准备好了。

晚上,河湾村民兵队长和乙生按计划行动了,他带着土游击队来在晋城通往长治的公路边一个龙王庙里,布下了金鸡勾魂计。他先把对联贴好,专让在公路上行走的人能看见。天亮前,民兵游击队都去埋伏起来。他只留下和锁生,两人化装成有胡老汉,在龙王庙里架起锅把水倒上,把鸡、调料都放进去,然后又把蒙汗药放进锅里去,生着火煮起鸡来了,很快香味就都散出去了,远远的就能闻着扑鼻的香。

天亮了,鬼子兵运铁砖又上了路,途中经过龙王庙前, 忽然闻着香味就站住了,又发现龙王庙贴有对联,就都朝着龙王庙跑去。进到庙院里见两个老头子低着头烧火,就都捞出煮熟的鸡吃起来,不大一会把一大锅鸡吃了个光。霎时间蒙汗药发作后,鬼子兵都东倒西歪倒在了庙院里。和乙生立即发出了信号。隐藏在周围的游击队,一支向公路上运铁砖的人跑去,向担铁砖的苦力说明情况,让大家担着铁砖离开虎口,向河湾村走去。另一支游击队火速来在龙王庙,把鬼子兵的武器统统下了。民兵队长和乙生让和锁生还用木炭写下这么一段话:“当兵人是无辜的,家有父母有妻子,有的人还有了儿女,全家人等着你们团圆,所以不杀你们,你们醒过来好好想想吧?”

河湾村的民兵游击队保护着运铁砖的人回到村后,和乙生说:“我们民兵迟一会回家,先发动群众都叫上民工们去吃点饭,吃了饭就让各自抽绳摸扁担回家吧。咱们民兵现在担上这八十八担铁砖去上交区里。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