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三十七章    铲除汉奸
2014-03-22 10:11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32 

隆冬三九天地冻三尺如铁,天气越外寒冷,老百姓都在家关着门伸手围着火台过冬了。

河湾村民兵土游击队不怕天寒地冻,不怕寒风刺骨早早地又轮班出发了,游击队新年旧规矩,原先去那里照常不变还是去那里,尽民兵搞保卫的责任。自从改变拉出去搞自卫这一办法后,利用山区的自然环境优势打游击,这本经越练越丰富。巧用的办法是敌来我走化为民,就地拖住鬼子兵,大大转变了原来被动挨打的局面。如今在打游击中掌握了不少战术,敌人来搜索,游击队分散隐藏起来不理睬,鬼子兵不搜索了,游击队就行动起来打他。敌人当成一回事,游击队不当一会事,敌人不当一会事,游击队却要当成一回事,就是用了这种拉皮条战术牵着敌人的鼻子走。全是用打而不见兵,击而无目标,攻而没对手,围而一场空的办法来对付鬼子兵的。这些天河湾村民兵队长和乙生领着两支游击队,天天像星星挪座一样不停地进行流动,都是从实践中学会了打游击,从游击中又学会了用散兵来应对,在埋伏中钻鬼子兵的空子。似打非打,似隐非隐,似露非露,全是用蝴蝶采花腾飞的新战术。在这寒冬天气里民兵们是够吃苦了,一班长和辛生向民兵队长和乙生提议,隔一天歇一天出去打一天游击。

“不行。”和乙生回答:

“为什么?”一班长和辛生问。

“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正是考验我们的时候。”和乙生说。

“天气这样冷,咱如何受得了。”一班长和辛生说。

“鬼子兵我们还不怕,天冷有啥了不起。”和乙生又回答。

“一冬天这样干如何行?”一班长和辛生说。

“把牙关咬紧点,就抗住了。”和乙生又说。

河湾村的民兵天天抵着严寒打游击,铁打的心不动摇。民兵队长和乙生咬紧牙关不管谁提意见,他都有他的老主意,只要是不利于搞保卫他都不采纳。河湾村的民兵一步一步从复杂的环境中走过来,确确实实是经受了不少磨难,从多次摔打碰撞中,才锻炼成长起来的。和乙生不论遇到什么艰险复杂的环境,他从不叫苦叫累,从不恢心丧气,就像一头老黄牛拉着车上坡一样用着韧劲向上爬。

辞旧岁,迎新年,又一个春天来了。这段时间河湾村的民兵抓的更紧了,两支游击队一时一刻都不放松。这时民兵队长和乙生领着大家坐下来总结了一年来打游击的经验与教训,民兵们在总结中一致认为这种打游击搞保卫,有利于发展农业生产,起码是老百姓少受惊怕。民兵们认准了这一点后,才甘心长期坚持打游击。民兵们还在讨论中总结出一套打游击战的规律,分分合合,露露藏藏,打打退退。似分非分,似合非合,似露非露,似藏非藏,似打非打,似退非退的战略战术来对付鬼子兵,从实践中总结出了对敌人斗争不少本领来。

一天,河湾村民兵队长和乙生,亲自来在泊村周围参加游击队活动。他很注重对大家的负责,不论在白天还是在黑夜,一条原则坚持安全第一。而他却几次冒险单人行动去侦察情况,都是捏了一把冷汗,从鬼子兵枪眼儿下脱身回来的。

今天早上天气有点雾,他又是一人偷偷摸到泊村附近去探查情况,被站岗哨兵发现了,就向他打了一枪。和乙生看事不妙转身就跑,鬼子兵有一个排的兵力随后追来。他拼命向东跑过水磨头村时,见地里有一位农民刚走进地里蹲下锄小苗,他急中生智跑进地里叫:“求大叔救救我。”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假胡子插在鼻孔里,又从裤腰上拔出小锄蹲下锄苗。这位老农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好像前天见过你,情况很紧,你快蹲下锄苗,你装哑巴,一切由我应付。”和乙生先用小锄很快挖了一个坑,把自己带的一响枪、五个手榴弹全都埋进土里去,随即锄起小苗来。老农又把自己戴的草帽给和乙生扣在头上。霎时间鬼子兵追到水磨头村东外时,看不见前边路上有人跑,就带着两个宪兵进在地里让他两人站起来,把身上搜查了一遍,什么东西也没搜查出来。王队长问:“你们见有一个人跑过去没有?”

“见来,刚才跑过去了。”

“跑哪了?怎么看不见人影。”

“顺着河道跑去了。”

“有多长时间了?”

“不大一会儿。”

“你敢说瞎话,我毙了你。”

“不信你去问问那块地的人,我哪敢哄你们。”

鬼子兵十分狡猾,又去了另一块地里,去先训了一阵子,那块地里的人都有这方面的经验,他们看见这块地的老汉向东指了指,就知道了其中之意,回答的是一致的。这时鬼子兵在河沟里去追了七、八里路程,不见人影才回泊村去了。

日本宪兵队返回后,和乙生站起来四处看了一下见无其它情况,他便说:“谢谢大叔,今天你救了我一命。”

“别客气,这里常发生这类情况,此地不可久留,你快走吧?”

“我叫和乙生,是河湾村人,等太平了我来感谢你。”

“听说过,小日本还贴有告示,赏一百元大洋买你的人头。”

“不错,有这回事。”

“鬼子兵坏是坏,好多事都是咱中国人当了汉奸坏的事。”

“是不是宪兵队王队长?”

“你知道他?”

“我想除掉他,就是进不去泊村。”

“泊村好进,有条密道。”

“我不知道。”

“只要你有这个胆略,我愿引路。”

“此话当真。”

“为了除害,我愿奉陪。”

“行,今晚群众睡后就行动。”

“我在村背后河边柳树下等候你!”

“好,一言为定。”

这时,和乙生从土里刨出自己刚才埋的手榴弹和一响枪,又摘下假胡子装好后火速离开了。河湾村的民兵游击队隐藏在东北岭背后,半天不见队长回来,把大家都吓坏了,都怀疑准是出了事。大家正在嚷嚷之中,和乙生上气不接下气回来了,和戊生问:“你去哪了,等不回你来,把大家都吓的出了一身冷汗。”

“不说了,差一点丢了命。”和乙生说。

“你是主,今后不敢一人独闯,叫大家担惊受怕。”和戊生劝告。

“没有危险,哪能有收获。”和乙生又说。

“什么收获,说说叫大家都听听?”和戊生又问。

这时,和乙生才一五一十把冒险的情况,从头到尾说给大家听。他把与那位大叔约定的晚上干一件大事,也透露给游击队员们听。大家听了后,又后怕、又高兴,赞声不绝。和戊生说:“你算命大,遇上贵人了。”

“什么命大,咱说正经事,研究下今晚如何行动?”和乙生说。

“你让他引路,他靠得住?这很危险呀?”和戊生问。

“这你放心,靠不住来刚才他就不救我的命。”和乙生又说。

“这到是个理,干冒险事一定得有把握。”和戊生疑虑说。

“这一点你放心,我既然敢行动就有分寸。”和乙生下了决心。

这时,河湾村民兵游击队在泊村的东北岭背后秘密地开起会来,部署起晚上执行任务一事,集中研究了一旦发生意外情况,如何配合进行营救的工作,在这方面想了几套方案。到了晚上,民兵队长和乙生带着游击队按约定的时间出了发,快到泊村时让停下来,他先去与那位大叔在约定的地点接上了头。此后,游击队按研究营救方案都隐藏起来各司其位。老大叔在前引着路,绕过泊村东北大片莱园地,顺着一条小水沟拐了三个弯,才到了泊村正北一座小破房跟前停住了。老大叔低低的告知,这里就能进去,里边有个茅房踩住就下去了。向前走走就是岔道口,向左手拐个弯,走过去那个大庙,再向前走百余步,看见大门口有站岗,就是王队长的住地。和乙生摆了摆手,让老大叔立即离开,这位老大叔很快离开走远了。和乙生等大叔走的看不见后,他才很快扒着墙跟前一株树翻墙进去了。这时候夜都静了,人都入了睡,和乙生神不知鬼不觉,悄悄随着一阵风声箭步到了岗哨跟前隐蔽起来。他等站岗不防之时先把岗哨干掉,又迅速进到宪兵队的大院里。他看见屋里点着灯关着门,听不着有人动静,就用食指沾上唾沫把窗户上糊的棉纸轻轻捅破,向里看了看,桌上放着酒盅酒壶,好像刚喝过酒的场面,他又听了听后,王队长果真喝醉了酒睡着了。这时候他手急眼快悄悄把门撬开,捏脚捏手进到屋里,把王队长的人头呲的一刀取下来了,很快包扎起来,又从口袋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信,放在了王队长的尸体上——你们不是贴出布告高价买我和乙生的人头吗?我今夜亲自来卖我的人头来了。可惜王队长你不争气,只顾睡觉,不愿付钱。所以我就不 等了,我把你的人头取走了。

当民兵队长和乙生从泊村翻墙出来,提着日本宪兵队王队长的人头火速回到北岭上,游击队们也都撤退回来了。和乙生把宪兵队王队长的人头往地下一撂说:“大家快看看,中国的败类分子,今夜我把他的人头取回来了。”

“你也有今日,用你这狗头气气鬼子兵。”和戊生脚踢着说。

“怎么气,给大家说说。”和乙生问。

“我是想叫老百姓看看出出气,叫鬼子兵看看生生气。”和戊生说。

“说说办法?”和乙生又问。

“明天黑夜我去把这个狗头挂在泊村路口树上。”和戊生又说。

“好,就这样定了。”和乙生拍了板。

当天黑夜,泊村日本宪兵队半夜换岗时,发现宪兵队王队长被杀死了,宪兵队立刻报告了日本红部,鬼子兵下令立马组织宪兵队在村里搜查,只发现了一封信。鬼子兵看了后气得恶狠狠地撕了扔在地下。鬼子兵又在全村搜查了一遍,也未搜查出什么东西来。天明后,泊村日本宪兵队分两路人马,又在周围野地里进行了搜查。河湾村民兵游击队发现后,就地化装成老百姓都隐藏起来了,鬼子兵翻山越岭费了好大劲,也未搜查出可疑的东西来。

第二天夜静后,河湾村民兵游击队队长和戊生带着两个游击队员,提着宪兵队王队长的人头向泊村走去了。快到泊村时,他们先停下来听了听没有什么动静,未发现什么情况,就让两人游击队员爬在地下隐藏起来,他火速迈开大步带着人头来到一棵大树跟前,很快爬到树上把宪兵队王队长的人头吊在树上后。三人立即撤退,很快回到了北岭上,向民兵队长和乙生汇报完成的情况。他听后便说:“好,这回咱也气气小日本,中国人也不是好惹的。”

天明后,有的老百姓看见后,嘴上不吭声,都在心里高兴起来,背地骂才算除了一大害。这时,泊村的日本宪兵队发现后,派来了三个宪兵,一个人上在树上摘下王队长的人头,低着头提着王队长的人头灰溜溜的回泊村红部去交差了……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