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三十八章    痛击地头蛇
2014-04-01 20:05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57 

春暖花开,草木皆新,一年一度春天又来了,迎春花开得金光闪闪,蝴蝶蜜蜂飞来飞去伴随着飞舞。

河湾村地处在晋、陵、高三县边界,历史上曾有三不管之说,如今成了三争之地。日军经常来扫荡,老百姓提心吊胆,天天黑夜逃出村去躲反;国民党高平县县长姬镇魁领导的反共团,也常来河湾村抢劫,老百姓恨之入骨。八路军抗日政府发动群众自己组织起民兵来搞保卫,老百姓都积极拥护站在了抗日政府这一边。老百姓天天最恨的是姬镇魁,他是高平县晁山头人,本土本乡与陵川晋城为邻,自从他当上了高平县顽县长兼反共团团长之后,没有为老百姓办过一件好事,却骑在人民头上为非作歹干了不少坏事,无恶不作,老百姓都叫他地头蛇。

小日本占了高平后,他带着他的全班人马和反共团都躲在了候庄村。此后,他全是靠抢劫老百姓的粮食财物来维持他的反共团的生活,他三天两头偷鸡摸狗,不是去陵川县周围农村抢劫,就是到晋城的边界农村来抢东西,闹的这一方老百姓不得安宁,都骂他是地头蛇变成了大蟒虫。后来日本警备队把他擒获了,周围村才算平静了一点。鬼子兵把他捉住押进高平城后劝他投降,他死活不从,小日本就给他来了个杀鸡给猴看施加压力,在他的随从人员身上开刀,一天杀死一个人来胁迫他投降。姬镇魁亲眼看着他的随从一个一个地遭到日军的残杀倒在地上,他沉不住气了,承认考虑三天答复日本。这时候,小日本鬼子认为姬镇魁同意了投降,就对他监控看管稍放松了一点,就在这天晚上夜静时分,姬镇魁就偷偷地逃出了高平城。

天明后,小日本鬼子知道姬镇魁逃跑了,一怒之下将活捉到他的随从人员全部杀死了。姬镇魁逃出高平城后又回到了候庄村,把反共团整编为两个中队,一中队的任务重点负责筹积粮食物资,来保证两个中队的生活所需。二中队分工的任务,重点负责搞保卫顽县政府,严防日军和对付八路军。他们明为国民党的下属,实际上和土匪差不多。一中队队长田忠华几乎每一天都带着一支人马去周围农村抢劫,这一段时间活动的更加猖獗,附近的农村老百姓又都担惊受怕起来了。

有一天黑夜,姬镇魁的反共团,由一中队队长田忠华带着来河湾村抢劫来了。进村后见谁家关着大门就撞开,进到屋里见东西就抢,在半夜三更把老百姓都惊醒,吓的老百姓都浑身打颤。村里的民兵大部分都拉出去打游击了,村里只留下少数民兵站岗放哨,这回多亏了区干队发现有情况顶了一阵子。田忠华看到情况不妙,不宜多留,才带着他的土匪部队离开了河湾村。

这段时间,河湾村民兵组织的两支游击队拉出来打游击,就地去遏制日军,鬼子兵扫荡少多了,老百姓的心才刚刚平静下来。没过几天又心不安了,二次又躲开了反。民兵们顾了日军那头,又误了防范高平反共团这一头。这时河湾村民兵不得不面对一切重新改变保卫方法,从派出的两支游击队中又抽调回一部分力量回村搞保卫,一来对付姬镇魁的土匪部队,二来帮助村里锄锄小苗。民兵队长和乙生回来后,先去见了区干队李队长,两人共同研究如何应对眼前的局势,秘密作了准备工作。

一天上午,河湾村召开干部会,面对当前的战乱局面,重点研究了在农忙季节中,如何加强搞好保卫,如何保证锄小苗的顺利进行。农会主席和景田在会上向大家提出了这一问题后,让大家讨论。妇救会主席鲁香香说:“锄小苗不能推,搞保卫工作更得加强,事乱人不乱,各负其责吧?”

“我负责锄小苗,保证军属优先。”村长田东斗自报。

“我负责搞保卫,结合帮助锄小苗。”民兵队长和乙生表态。

“锄小苗很重要,安排不好会闹意见的。”和景田又说。

“你们说怎么办为好?”田东斗又问。

“依我的意见,咱先登门去走访一下军属。”和景田说。

“我看最好先去地里看下,根据苗情再定。”田东斗说。

“先看看苗也好,谁有意见也好答复。”和乙生又说。

“也行,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和景田同意。

这时,干部们一前一后去了地,把全村的一块一块小苗地,全都走到地里去看了一下,生长大小苗情如何。干部们看罢后回在抗日村公所坐下来又进行了研究,本着既不窝工浪费,又结合苗情的大小情况,合情合理地作了安排。凡苗大的一律安排在前锄,苗小的暂排在后点锄,谁先谁后都排了一下顺序。

第二天,河湾村开召了群众大会,村长田东斗在会上把锄小苗工作专门作了布署,他把干部们集体研究的锄小苗方案向大家进行了宣布,还强调了进度和严把质量关,一定要把小苗锄好。在优待给军属锄小苗的前提下,本着每个劳力尽五个义务工,临时又划分了三个小组,做到劳力对军属户一杆子落实到人头上了。和景田、田东斗、和乙生三个主干,各领一个小组,分工负责先给军属锄小苗。

这几天,全村的劳力都出动了,在田间里锄小苗,民兵队长和乙生带着民兵这个小组集体行动,既帮助投入锄小苗,又集中在一片的地里劳动有利于搞保卫。他天天早早地出勤,黑洞洞的才收工,责任心全尽到了。农民们在地里边锄小苗边议论起来,都对和乙生产生了好感,对他的一举一动都很佩服。在村里在地里一片赞扬声,都评价他是一个红脸大汉,说到就能做到。尤其是这几天先给军属锄小苗,他没明没黑领着民兵们参加劳动,天天早出晚归,顶着顶心,踩着脚心,弯着前心,背着后心,握着手心一叠三截吃苦卖力了,忙忙保卫,再忙忙生产,他的举动赢得了全村老百姓的赞扬。

中午收工时,有不少老百姓在回村的路上,碰见了民兵宣传队长林保旦,有人就向他提出民兵队长和乙生给军属锄小苗如此卖力,你就不能好好编个快板表扬一下。当时林保旦没有吭声,可心里很赞同,在路上走着想是该表扬下。他回到家后,一边吃着中午饭,一边拿起笔来就编一个快板,吃罢饭后放下碗就去换黑板报来了。这时有不少人围着看,有说有笑都赞成这一点。

夸夸民兵好队长

民兵队长和乙生,一心为民卖大劲。

带领民兵去支前,立功全凭靠本事。

开展演习布地雷,敌人上当吃了亏。

自己安装手榴弹,保卫家乡有成绩。

解放峰头出了名,为的县区好通行。

组织两支游击队,就地遏制鬼子兵。

敢冒危险炸桥梁,阻止敌人运铁砖。

二次定计引上钩,拦夺铁砖获胜利。

原来民兵无力量,现在实力面貌新。

厂是厂来枪是枪,人是人来兵是兵。

如今锄苗他带领,忙里忙外当先进。

他为咱村谋幸福,一心一意为百姓。

功是功来劳是劳,人是人来情是情。

夸夸民兵好队长,处处留下好美名。

这时,民兵队长和乙生在大街上远远地走来,看见有一群人都围着看黑板报,他也走过来看看热闹。他快走到黑板报跟前时,农民田泽宪笑着说:“快来看看我们的民兵好队长。”和乙生走到跟前一看,黑扳报上写的是他自己,他马上就变了脸,非叫林保旦给他全部擦掉了。林保旦只好听他就去擦掉,群众又都去拦住不让擦,闹的林保旦骑虎难下不知道该听谁说。这时越吵越僵,吵的不可开交,农民田泽宪看事不妙,就速去了农会主席和景田家。他进到家里急忙讲:“快去、快去,出了事!”

“什么事,你慌慌张张?”和景田问。

“我顾不上解释,都吵嚷起来了。”田泽宪说。

“是谁和谁吵嚷?”和景田又问。

“乙生和群众吵嚷呢?”田泽宪又说。

“我不信,乙生不是那号人?”和景田说。

“不信你快去看看?”田泽宪回答。

“他为啥要吵,总得有个理由?”和景田问。

“我和你说不清,你到了那里就知道了。”田泽宪说。

这时田泽宪一边说一边拉上和景田就走,农会主席和景田来在现场后,他看见群众非叫表扬民兵队长和乙生的那股牛劲,又看到和乙生不让表扬他自己的那种情绪,他才向老百姓语重心长地解释,大家冷静点,都是一村人,自己不要与自己伤了感情。群众主张表扬和乙生这是好事,说明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认定民兵队长有成绩,才激发出大家这种精神,我们应该大力支持,绝不能给群众泼凉水。和乙生不让表扬他自己有他的道理,我说到这里大家会说我是和稀泥,两头都不想惹人,两头都想当好人,这个好人也得有人当。我简单告诉给大家吧,我们干部有个约法三章,不准自私自利,享受在前;不准消极工作,贪赃枉法;不准脱离群众,犯主观主义。这三条是我们干部自己定的,没有向群众公布过。大家说说和乙生不让表扬他自己,是他不愿违犯约法三章,受表扬就是享受在前的表现,这能说他不让表扬他自己是不对吗?当然,他今天不应该与群众搞对立,这种粗暴行为是不对的。群众想要求表扬他,咱们今天就破了这个例,提倡群众来评论村干部,愿怎样评论就怎样评论,今天就把这个权利放给大家来监督。农会主席和景田讲罢后,大家热烈鼓起掌来了。这时和乙生与群众一个一个人握手赔礼道歉,便说:我太粗鲁,我方法不对,请大家多加原谅……

锄苗期间,有一天高平县姬镇魁的反共团,由中队长田忠华带了一个连的兵力,又来河湾村抢劫来了。站岗的民兵发现后,急速去向民兵队长和乙生报告了情况。这时,民兵队长和乙生一边在地里锄苗,一边准备对付敌人,他名为锄苗,实为布阵,他早把民兵布署在周围地里边锄苗边待令搞保卫。他有意把姬镇魁的反共团放过去了,等走过去看不见时,民兵们在地里放下农具又拿起武器,迅速集中起来紧紧跟在后边。姬镇魁的反共团快进河湾村时,被区干队埋藏在村边口用轻机枪狠狠地射击起来。田忠华看势不妙带着他的人马就往回返,后边就又被河湾村的民兵卡在路口狠狠打开了。他前进有人拦阻,后退有人截击,就像野豺狼落在了胡芦洞里进退两难。区干队、民兵两支人马合一追击,田忠华带着他的人马狼狈逃走了。

过了几天,六区抗日政府召开会议,在开会前区武委会主任宋庆义讲:今天我先给大家报告一个好消息,上次姬镇魁的反共团来河湾村抢劫,吃了败仗后逃回高平又去团池一带抢劫,被高平县抗日政府组织全县民兵联合起来,将他团团围困在团池的大庙里,当场把中队长田忠华击毙了,为老百姓除了一大害,姬镇魁觉得在高平生存不下去,才带着他的残兵败将逃长治去了。宋庆义宣布了这一消息后,大快人心……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