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三十九章    群英会
2014-04-26 09: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54 

月亮弯弯升起的时分,天空无一丝云彩,月光照在窗户上显得格外清晰美好。

晚上,河湾村的干部们在村公所召开会议,农会主席和景田把他去区里开会的精神向大家讲了。区里王政委前段把河湾村的工作情况向县里汇报后,县委书记张居庆听了很满意,决定把全县“群英会”定在河湾村召开,结合推广河湾村的经验。今天开会,主要研究下会场的准备以及打扫下卫生,迎接“群英会”的召开和搞好保卫工作。平常大家都出了力,不要在召开会议期间有什么失误造成不好的影响,保证“群英会”在咱村开好。大家听了后非常高兴,通过充分讨论,具体分了一下工,任务落实到了人,各负其责,各把一关,保证迎接好这次“群英会”的胜利召开。

这几天村里人都忙起来了,扫街的扫街,清理垃圾的清理垃圾,准备会场的准备会场,写宣传标语的写标语,都是一股劲,谁也不愿落了后,谁也不愿给全村人丢脸。

过了几天,晋东县抗日政府在河湾村召开“群英”大会了。这次大会共出席了一百六十余人,其中有百名各路英雄、模范人物参加。“群英会”由县长杨辛克主持,他在大会上讲了这次“群英会”在河湾村召开的内容,一是贯彻太行区党委的会议精神,重点在农村推广组织互助组,搞好农业生产:二是对各路英雄、模范人物进行大表彰。紧跟着县委书记张居庆在会上作了总结动员报告,他首先传达了太行区党委副书记赖若愚的讲话:搞好农业生产多打粮食和改造懒汉的问题,讲话还总结了扑灭蝗虫的经验与成绩。县委书记张居庆在动员报告中强调了认真贯彻落实赖若愚副书记的讲话,各路英雄模范人物一定带好头,英雄再英雄,模范再模范,当好革命的火车头。张书记还在会上号召全县学习河湾村民兵的经验,把抗日与搞好当前农业生产紧密结合起来,多打粮食就是支持了抗日。他报告结束后,向各路英雄模范人物发了荣誉奖状,鼓励大家再接再厉,将抗战进行到底!这次群英会的召开,河湾村民兵队长和乙生也参加了,他在大会上受到了表扬。

散会后,河湾村很快召开了群众大会,贯彻落实县群英会的精神,发动全村农民自觉自愿组织互助组。村长田东斗在会上向大家讲了组织互助组的优越性,人多好干活,组织起来力量大。集体劳动互助又能交流经验,又能提高农业技术,只有人人都掌握了农业技术才能多打粮食。他还讲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种地打粮食是第一行,没有粮食吃哪一行也没有生命力。所以说,农业是大头,农村人口占多数,组织起互助组,互相学习种地经验就能多打粮食。他还说三户组织一个互助组不算少,五户组织一个互助组也不多,在组织互助组上让大家自愿结合就行了。他讲罢后让大家分组进行了酝酿,大家在讨论中进一步提高了思想认识,认为组织起来搞生产好处多。最后进行了登记,全村自愿组合了23个互助组,当时都选出了互助组组长和农业技术员。另外有三户农民怕吃了亏不愿参加,还有两户是懒汉户没人要,全村共有五户未有加入互助组。

河湾村组织起互助组后,多数在第二天就集体去地劳动了,有的互助组还在地头插着小红旗,表示自己组织起来了。大家在地里一边劳动干活,互相学习农业技术,一边说说笑笑,既解了闷,又开了心,大家劳动的一股劲。

今天一早,河湾村村长田东斗去区政府汇报工作,见到陈区长,把贯彻县政府在河湾村召开“群英会”的精神进行了汇报,如何召开会议贯彻,如何发动农民组织互助组。陈区长听了后很满意,提出下一步要加强巩固互助组领导,好好抓抓改造懒汉工作,全面落实好“群英会”的精神。

村长田东斗去区里汇报工作回来后,先摸了一下改造懒汉的底子,全村怕劳动出力有六个人,由于他们好吃懒做老百姓就给他们各送了一个外号:林棠珠叫死桑猪,和兰娇叫睡懒觉,路世贵叫路死鬼,粟泊初叫力怕出,车朝崇叫蛴螬虫,贺普高叫门不出。大家连起叫:死桑猪、睡懒觉,路死鬼、力怕出,蛴螬虫、门不出就成了一个顺口溜。

今天,河湾村的村干部又在村公所开会了,村长田东斗把去区里汇报情况的事向大家讲了,把陈区长提出下一步好好抓抓改造懒汉工作的指示传达给大家听。他也把摸出的懒汉情况讲了下,这时大家具体研究起方法来了。和景田说:“我的意见咱先开个群众大会造下舆论。”

“开会是一方面,关键是对本人去做通思想。”和乙生说。

“最好的办法是干部包对象,面对面去进行教育。”田东斗说。

“有时也得加点压力。”鲁香香说。

“以教育为主,只要方法对头,铁打的心也软三分。”田东斗说。

“就按村长讲的意见办,咱们干部包到人头上。”和景田说。

“你们挑吧,掉下我包。”和乙生表态。

“我包路世贵、林棠珠。”和景田说。

“我包粟泊初、和兰娇。”“田东斗说。

“剩下车朝崇、贺普高我包好了。”和乙生最后说。

笫二天,河湾村召开了群众大会,重申了县“群英会”的精神。村长田东斗在会上讲了再次落实“群英会”的精神,上次开会侧重是抓了组织互助组,今天开会重点是抓改造懒汉工作。他还讲到积极参加劳动是最光荣的,不劳动是可耻的。只有自己参加劳动自食其力,生活才有保证,不劳动坐吃山空是最不光彩的事。今天他向大家讲明抗日政府不允许有懒汉人存在,河湾村更不准有赖汉人。什么叫懒汉?就是坐吃不动弹,过着游手好闲寄生虫的生活。头不剃、脸不洗、天天睡懒觉,家里累的像猪圈一样,不打扫卫生,到处都是垃圾灰尘。身上穿的衣服从来不洗不换,站在人跟前一股臭气味,这种人就是懒汉。过去不劳动就不追究了,今后不劳动,我们就得管一管,要采取强制性措施。村长田东斗讲罢后,农会主席和景田又作了强调才散了会。

当天下午干部们按包的对象分头去做工作了,农会主席和景田去了路世贵家,他好说歹说劝路世贵参加劳动,并向他讲明参加劳动的好处,生活才有保证,不劳动坐吃山空是不光彩的事。他用道理讲明了一切,路世贵听了这番话后说:“人都有一张脸,抗日政府都说了话,咱能不听,我后晌就去地劳动。”

“这就好,人要有点骨气。”和景田鼓励。

“其它咱不行,去地咱还是会劳动的。”路世贵又说。

“说话得算数,什么时间去地劳动。”和景田又问。

“你放心去好了,我下午就去地”路世贵回答。

“也行,我就不多停留了。”和景田最后说。

“真是远亲不如近邻,还劳你费心。”路世贵说。

这时和景田就起座站起来准备要走,路世贵亲自送出大门外后,两人才分手了。

村长田东斗包有和兰娇,他上午先去了她家,进到和兰娇家里后采用了一种策略方法,开玩笑地说:“上级号召要改造懒汉,不讲卫生的人也要划在懒汉范围内,我来看看你是属勤谨的一类,还是属懒劳的一类?”

“你看看我像哪一类?”和兰娇问。

“我看你现在的情况不属勤谨一类。”田东斗回答。

“打扫打扫卫生谁不会”和兰娇马上洒水扫地。

“要保持经常才行。”田东斗说。

“这有啥难,天天扫扫摸摸就行了。”和兰娇又说。

“说话算数,你真这样做了我好好表扬你?”田东斗又说。

“我要做不到,我就不姓和。”和兰娇表态。

村长田东斗包和兰娇做她的思想工作也算见效了,这时他就离开又去了粟泊初家里,动员开导他参加劳动了,耐心地教育了他一番,也算做通了他的思想工作。

下午,路世贵扛着大锄去了地,他在地里锄起苗来了,动弹一会歇一会,他很少去地,劳动了一下午手上就磨上了水泡,他咬着牙坚持锄到天黑才收工了。

晚上,河湾村干部在村公所开了个碰头会,农会主席和景田先说了他包的两个人,路世贵下午就去了地,林棠珠也在家洗起重茬锅重茬碗来了,就都算动弹开了。接着村长田东斗也作了汇报,他包的两个人都做通了,粟泊初答应明天就去地,和兰娇也在家打扫起卫生来了。最后民兵队长和乙生汇报,他包的是车朝崇,贺普高两个人。车朝崇没问题,他答应明天下地劳动,就是贺普高未做通,把和乙生也难住了。不过和乙生表了决心,再难也要拿下这个任务来。贺普高这个人很特殊,一贯游手好闲,头不剃脸不洗一天睡懒觉。把一个屋里累的像猪圈一样,满屋臭气进不去人。

第二天一早,贺普高的父亲来到民兵房找和乙生,他进门就求告:“我听说你分工包的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你快替我管管他,都是我从小把他惯坏了,娇子如杀子确实不假。”

这时和乙生答应了,他第三次又去了贺普高家,进到屋里比上两次口气硬了,便说:“普高,你年轻轻的,叫六十岁的老人劳动养活你,你就不觉得脸上不好看?”

“狗咬老鼠,多管闲事!”贺普高回答。

“这闲事我管定了,是石头我也把它捏成面。”和乙生讲。

“我等着你,我就看你怎么捏?”贺普高翻了脸。

“跑不了你,我就不信白面发不了酵。”和乙生呕气说。

这时两人说僵了,再也说不下去了,民兵队长和乙生回到村公所见到农会主席和景田、村长田东斗说了情况,三个人又重新研究起办法来了,大家共同认为什么锁得下什么钥匙才行,不见效是方法没用对,只要方法用对了不会不见效的。

下午河湾村召开了民兵大会,强制贺普高来参加了会议,在民兵大会上先让路世贵介绍了他自己的改造经过,他说:“劳动是咱的本分之事,抗日政府让农民耕作有其田,自食其力,咱也是个人,别人能做到的事咱为啥做不到,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咱也不能叫别人背后骂咱是懒汉。”他讲到这时朝着贺普高问:“普高,你还小,不能叫当家劳动养活你,咱两人挑个战,要积极参加劳动不当落后,你说行不行?”这时贺普高笑了笑。

“贺普高,你也说说,光笑不行。”和景田插话。

“改造懒汉是政府号召的,一天改造不好不收兵。”田东斗说。

“普高,政府不允许有懒汉,不是我对你过不去。”和乙生说。

“不说了,我明天就去地劳动。”贺普高站起来表态。

这时一阵掌声欢迎起来了。民兵们自发讨论着,靠自己劳动养活自己才最光荣。

又过了数日,贺普高天天去地劳动了,他的父亲就割了一斤猪肉,手里提着来到和乙生家,进门就说:“我来谢谢你,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是大好人。”

“这是我们应做的事,快把肉拿回去。”和乙生说。

“你嫌肉少?少也是我的一点心意。”贺老汉回话。

“好、好、好,情我领了,你回去吧。”和乙生又说。

“谢谢你,那我就走了。”贺老汉说罢就往外走,和乙生跟在后边又把这斤肉给他提出来,扭回去就关了大门。贺老汉忍不下心,就把这一斤肉挂在了和乙生的大门上才走了。和乙生等贺老汉走远后,他才去开开大门一看,这斤肉挂在大门上。这时他就提着肉去到农会主席和景田家后,把情况全讲了,和景田说:“这是一份情,真退回去贺老汉的心是过意不去的。我的意见明天开个坐谈会,把咱村这六个人都请来聊一聊,就说贺普高的父亲请大家的,肉不在多少,情意深远……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