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四十章    宫岭之战
2014-05-03 17:53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79 

春行风、夏行雨,刚过罢老年后,老天爷三天两头刮起大风来,刮的天气都变的寒冷了。

有一天,河湾村的街头上贴了一张布告,早早有一群人都围着看内容,冯老汉远远也走过去看,前边围着很多人挡的他看不见,他就去端了几块半头砖垒起来踩在上边看,才知道是太行区贴的公布,一年来的胜利战果,老区人民看了后,都高兴极了,心情大大鼓舞起来。

如今,晋城周围都成了八路军的地盘,形势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老百姓盼的就是这一天。鬼子兵以前像豺狼一样野心勃勃想吃人,现在又像过街老鼠一样到处有人喊打。他去农村扫荡遭到八路军和民兵的围攻损兵折将,他在周围要道上修的不少碉堡,也常被八路军或民兵炸掉了。最近鬼子兵有点发慌,驻扎在晋城县里的日军大太君田中角荣有点心不安了,他几次发兵去攻打晋东县抗日政府,不是刮大风,就是下大雨都未打成。后来他去青莲寺,珏山大庙敬香许愿,祈求佛主保佐。有一次他在珏山大庙供罢香火后,他站在望月亭朝向东方瞭望,见太阳冉冉升起的时分,观日生情就写下了一首诗:“日出东海是我家,三十八年进中华,今日与尔见一面,知我回家不回家。”随后他又用汉文把这首诗做成了一块大木匾,挂在珏山大庙内,见日思念乡情了。

上午,河湾村接到区抗日政府的通知,让村村组织群众庆祝一年来的伟大胜利战果,经村干部研究后,让民兵宣传队好好排个节目来庆贺。这时,民兵队长和乙生亲自拿着通知去找民兵宣传队林保旦。他走到林保旦家后,让他看了通知,说:“好好编几个节目,咱村开个庆祝会,鼓鼓大家的士气。”

“没问题,咱唱不过金派、银派,咱唱个铜派?”林保旦说。

“什么金派、银派?你把我都说糊涂了。”和乙生问。

“这是行话,你不懂。”林保旦又说。

“你说说咱听听?”和乙生要求。

“在上党戏剧中郭金顺为金派,申银洞为银派,称之流派。”林保旦说。

“是这么回事,说不定以后还要出现铜派呢?”和乙生说。

“咱不说这些,我好好准备好了。”林保旦回应。

和乙生讲罢此事又稍坐了一会儿,妻子冯麦花找他来了,进门就说公公婆婆在家躺在炕上都病着,你成了大闲人,走到哪里就成了铁屁股。和乙生听了后未有还口,跟着妻子回去了。

今天,晋东县抗日政府秘密召开了扩大会议,决定在近期以独立营为主力部队,调动全县民兵紧密配合,集中力量攻打浮山和宫岭这两处日军的碉堡。县委书记张居庆在会上强调,既打必须打胜打赢,若能这次攻打下这两个据点,我们就大有希望,为收复晋城奠定了基础。他为了打胜这一仗,强调了严加保密,决定以训练为名调遣全县民兵大会战,要速战速决尽快收复回浮山和宫岭。他讲罢话后,各区的领导都是争先恐后发言全力以赴支持,要人出人,要物出物,召之必到,一切要为攻打浮山和宫岭来让路。

散会后,六区武委会向各村发出了紧急通知,第二天调遣全区民兵到晋东县集中训练,通知中还强调民兵队长必须亲自带队不准代替。河湾村民兵队长和乙生接到通知后有点作难了,这几天他的父亲母亲年迈生病发高烧,汤水不进,病情十分危急。和乙生东跑西奔请来医生为父母亲治病,吃药也不见效,又换了医生调了药方,吃上还是不顶用。这时,他手里拿着通知在想,按家庭遇到的实情困难应该去请个假,可通知要求民兵队长必须亲自带队,他猜出晋东县既调遣大量民兵,准是有重大任务要执行。如果强去请假会有人说长道短,给自己扣上当逃兵的帽子。若自己带着民兵去参加,父母双亲病的这么重怎么办?养儿防老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如何去向人们解释。他犹豫不决想放下父母不管也不对,去请假不去参加训练更不对,他想到这里决不能在关键时刻打退堂鼓。这时他只好去向妻子冯麦花低头下气了,便说:“晋东县调谴民兵,咱父母都病着,你说我去还是不去?”

“你问我,我去问谁?”妻子说。

“我不是和你商量呢?”和乙生说。

“你和我商量,我去和谁商量。”妻子回答。

“咱俩人不是在商量?”和乙生又说。

“这有啥商量,你去我不管,带上你的父母。”妻子说。

“废话,那哪行。”和乙生笑着说。

“怎不行,谁叫你是他的儿子来。”妻子又说。

“现在是拉不开栓的时候,你不帮我谁帮我?”和乙生求告。

“你是想脱套,是叫我一人来伺侯。”妻子发牢骚。

“咱是俩口子,你说怎么办?”和乙生又问。

“以我说你去安排下,叫别人去带队。”妻子发表意见。

“行,我去安排。”和乙生说罢就走了。

这时,和乙生离开家来到民兵房后,他把民兵们都召集起来开了一个短会进行了安排,三个民兵班只留下一个民兵班值勤,负责村里的保卫任务。其余两个民兵班都让回去准备下,一小时后集中起来出发。就在这时农会主席和景田,村长田东斗都来到民兵房送行,和乙生看见他两人走进门来后,便说:“东斗,我托你去我家办点事。”

“什么事?”田东斗问。

“你去做做麦花的工作,告诉她,我回来好好作检查。”和乙生说。

“她不同意你去?”田东斗又问。

“同意来我还求你。”和乙生回答。

“包在我身上,你放心去。”田东斗表态。

“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和乙生又说。

不大一会,民兵两个班都集合起来了,整整齐齐地站着队,民兵队长和乙生带着出了村。农会主席和景田,村长田东斗跟在民兵们后面送行,送出村后和乙生扭回身先与农会主席和景田握手,后又与村长田东斗握了握手说:“记住那件事。”

田东斗说:“放心走,我忘不了。”

和乙生又说:“我怕你忘了。”

和景田插话:“完不成这事,还敢当干部。”

田东斗又说:“就是、就是。”

这时河湾村抗日村干部们集体把民兵送走后,农会主席和景田返回村回了家,村长田东斗一人去了和乙生家,他进门就说:“听说你公公、婆婆都病了?”

“都躺在炕上发高烧呢?”冯麦花说。

“乙生说他父母病的不轻。”田东斗问。

“你看看这两老人病成了啥样?”冯麦花又说。

“按理讲他不能去,上级通知不准代替。”田东斗回答。

“听你的口气他走了?”冯麦花问。

“他说了,参加训练回来好好向你作检查。”田东斗又说。

“我真没法他,工作起来就忘了家。”冯麦花说。

“没事,家里有啥事咱村里帮忙。”田东斗又说。

“逢上他我是哭不得,笑不得。”冯麦花说恨话。

这时村长田东斗离开了和乙生家,冯麦花亲自送出大门口,田东斗朝着家走了半截又停住了,扭回身又向农会主席和景田家走去了。他进门就说:“我去做了乙生妻子的工作,看来她本人没啥,主要是她的公公、婆婆躺在炕上确实是发愁,咱是不是去给他请个医生看看病,对乙生回来咱也好说一点?”

“这个意见很好,你回去吃早饭吧,我去叫医生。”和景田说。

“我年轻,我去叫吧。”田东斗自报。

“你还没吃早饭呢?”和景田说。

“一半顿饭不吃没事,我现在就去叫。”田东斗又说。

“你去叫,我先去他家看看。”和景田说。

这时,村长田东斗去请医生了,农会主席和景田去了和乙生家,他进门后先走在炕前摸了下两位老人的额部,感到有点汤手。便说:“你不要怪乙生,他是执行公务。”

“成天不扎家,都成了野人。”冯麦花说。

“他也不愿去,这是铁的任务。”和景田说。

“我想不通。”冯麦花又说。

“慢慢想吧,会想通的。”和景田解劝……

这时,村长田东斗去请医生回来了,医生进门后,先上在炕上扣了一下脉,又开了药方,田东斗又随时跟着医生去抓药了。

河湾村民兵队长和乙生带着两个班到了晋东县报到后,当天下午就秘密开起会来,县委书记张居庆同志在会上宣布了这次集中民兵的任务,他授独立营营长杨斌为总指挥,一切服从他领导。紧跟着营长杨斌专门召开了连长与各村民兵队长以上人员会议,他把攻打浮山、攻打宫岭这两处日军碉堡的任务全讲了,来征求大家的意见。这时,有的发言主张下点代价,布署关门阵,把敌人全部包围起来,关住门来全部歼灭掉!有的人提议布拉网阵,把日军包围起来以逸待劳,断其食、绝其水,让不攻自破。河湾村民兵队长和乙生最后建议布开门阵。理由是,关门阵硬拼硬打伤亡太大,拉网阵久拖不决变化反常。开门阵战期短,敌人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要逃命,绝不会有路不逃来垂死挣扎的。

独立营杨斌营长听了大家的共同献计献策后,他认为河湾村民兵队长和乙生的发言很好就采纳了,当场宣布攻打任务。全县民兵编为一个营,每个区为一个连、独立营一连配一区二区民兵攻打浮山日军碉堡,独立营二连配三区四区民兵攻打宫岭日军的碉堡,独立营三连配五区六区民兵,蹲守通往晋城的交通要道两边,严防日军援兵来助阵。各路人马到了目的地后,都先派专人去把日军的电话线统统割断了,谨防敌人联系求援兵。

傍晚,兵分三路出发了,夜静后各路人马都到了目的地,独立营一连这支队伍把浮山日军的碉堡包围了,连长先派人将通往晋城的电话线割断,在山头周围选择地形布下了兵力。独立营二连这支队伍负责攻打宫岭日军碉堡,也团团将宫岭的碉堡包围起来,同样先派人将通往晋城的电话线割断,都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等待下令进行猛攻猛打。独立营三连这支队伍,直接开在通往晋城交通要道的地段时,将兵力全部埋伏在公路两傍山岭上,严防日军援兵来助阵,三支人马都就位后,进入了战备状态。

不大一会儿,总指挥部下了命令,一连先发起了总攻击!很快攻打下浮山了,一个炮台里的日军全部被歼灭。独立营二连接到命令,加大火力,速战速决,很快要结束战斗!宫岭打响后,日军打电话求援兵又联系不上,只好从炮台里突围冲出来,丢盔卸甲向西逃窜了。没想到跑在半路上被埋伏的兵力打的他落花流水。

晋东县收回了浮山、宫岭这两处地盘后。抗日县政府很快走出大山,从柳口搬柳泉村办公了。日军丢了浮山、宫岭这两处据点咽不下这口气,就于1945年2月15日,从晋城出发夜袭晋东县。日军快到了宫岭后,被独立营拦阻前进交战了,这时八路军老七团从陵川火速调来,与日军在宫岭摆开了主战场。两兵交战寸步不让,炮弹、子弹如同下雨,两天两夜战火连天!越打越激烈。黑夜一片火光照亮大地,白天炮火层层烟雾滚滚升上天空。晋东县抗日政府,又火速下令调遣全县的民兵协同大会战。这时,小日本鬼子见晋东县的兵力越来越多,两天两夜的决战未有前进一步,直到笫二天晚上十点钟时分,日军才不得不退兵败阵回晋城了。八路军老七团在宫岭打了胜仗后,部伍乘胜追击压境城关边界。这时晋东县武委会下令,让各区的民兵回去了……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