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四十五章    严打还乡团
2014-06-29 18:01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135 

鸡才叫了三遍,天就渐渐发亮了,不大一会太阳就从东方升起来,今天又是一个好天了。

河湾村的老百姓都知道庄稼一技花,全靠肥当家。在鸡叫三遍后,老农民们都起了床赶着牛车向地里送起粪来,早动手忙备耕,先把农家肥运到地里,多上点肥料,才能多打点粮食。这一农业知识谁也不需要告知谁,都是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肥多肥少长的庄稼是两个样。

中共晋城县委、县政府领导群众闹罢春节元宵后,分头都下了乡抓生产促抗战了。前两天县委书记郑思远骑着马下乡去了大阳,他主要去看看发展炼铁生产怎样,因为去年冬天向那里几家个体户发放了无息贷款,今天他专门去检查下恢复的生产如何?他到了大阳实地看了后,大都过罢年开了炉,生产形势开局还不错。今天他又骑着马下乡去在犁川七区西沟村犁铧厂,看看过了年后生产的犁铧数量如何。他到了犁铧厂后先看了一下,便说:“马上解冻就要犁地了,你们在生产犁铧上有没有困难,有啥困难可提提,我们帮助解决?”

“说实话,我们在资金上有点转不开。”董厂长说。

“没事,需要资金我们从无息贷款中帮助下。”郑书记回答。

“谢谢郑书记的关心。”董厂长说。

“不要谢,这是我们应做的工作。”郑书记回答。

“先给我们贷点?”董厂长又说。

“需多少,你们写个请示。”郑书记又说。

“我们明天带上请示进城?”董厂长又问。

“行,我回去向县长讲下,你找他就行了。”郑书记交待。

这时,县委书记郑思远骑着马又去了犁川七区政府,他在区上又听了区里汇报了春耕生产发动的情况后,下午他才骑着马回城里去了。

第二天上午,晋城县两大班子在办公室开会,共同研究一件事,大家听说太岳区的部队去解放洛阳了,想乘正月去前线慰问下太岳区的部队。县委书记郑思远说:“今后把慰问形成一种制度,今天正式定下来。”

“行,咱们研究下。”杨辛克说。

“一年慰问几次。”农会主席原鲁问。

“我看两次就行了。”县委书记郑思远说。

“具体研究下慰问品。”杨辛克县长说。

“以军鞋为主,搭配其它。”县委书记郑思远又说。

“数量?”农会主席原鲁问。

“每次有千双军鞋就行了。”县委书记郑思远说。

“再按季节带点土特产品。”农会主席原鲁说。

“每次去写份慰问信。”办公室主住贾云龙说。

“好,鼓励下部队的士气。”县委书记郑思远又说。

这时,太岳区陈赓司令员领着部队已开到洛阳城郊外了,晋城县县长杨辛克和县武委会主任蒲志奋亲自带队,去洛阳慰问太岳部队走去了,受到了部队的热烈欢迎,陈赓司令员在百忙中抽出时间亲自接待了他们。陈司令员说:“欢迎老区人民对我们部队如此关心。我们在打上党战役时,晋城、晋东县都去慰问过我们的部队,我代表部队向老区人民感谢,致敬!”

“那时我代表晋东县,这次来代表晋城县。”杨辛克说。

“咱们是鱼水关系,军民如一家。”陈赓接着说。

“我们这次来带有千双军鞋,若干土特产,不成敬意。”杨辛克说。

“礼轻仁义重,人情重泰山!”陈赓浪漫地说。

“礼品多少,这是我们老区人民的一片心意。”蒲志奋说。

“说得好,我也向老区人民问好。”陈赓又说。

这时,县长杨辛克和县武委会主任蒲志奋去洛阳慰问部队回来了,他两人把慰问的情况向县委书记郑思远作了汇报,也算完成了一件大事。

又过了几天,在巴公第二区政府门口一早聚集了很多人,都围着看一具尸体,来来往往议论说法不一。这时二区区长候冠儒来在现场向大家解释,这是一个奇怪案,说白了是有坏人搞破坏,嫁祸二区政府,我们会查清楚的,会对群众有一个交待。大家说东说西我们不反对,不过大家好好想想,都动动脑筋,区政府决不会干这种卑鄙的事。我敢向大家打保票,定是有坏人给二区政府栽赃陷害的。他把大家动员离开后,又去区政府拿了一条苇席盖住尸体,还专派了两个助理员互相看管,这时,他才骑着马进城去县公安局报案了。他到了县公安局见到局长张荃同志,张荃立刻带着法医,骑着马跟着二区区长去巴公破案。法医到了现场后,将死者全身衣服脱了个光,一丝不留进行验尸。发现肛门上有血迹,又发现腹内有活动之处,这时更加引起法医的怀疑,马上用棚布围起来不让人看,就地开腹解剖验尸,发现肚里有一条小蛇,他当时就用瓶子装起来了。又细细查验了一会,法医说:“我敢认定这条蛇是用竹杆筒从肛门放进肚里去的。”

“必须找到作案器具,才能证实此事。”局长张荃说。

“作此案不会远,我们去周围找一找。”法医说。

“我陪你们去。”区长侯冠儒说。

这时,区长侯冠儒陪同张荃局长他们在区政府周围查了一遍,未发现任何线索。后又向晋长公路上走去,沿着公路两边仔细搜查起来,不一会在路边一块地里找到了竹杆筒,县公安局局长张荃走进地里拾起来一看,上边一头沾满了血迹,他顺手给了法医看。法医接住细细看后说;“是它,这就是作案证据。”

“拿上咱回去再说。”张荃又说。

“这纯是栽赃陷害我们二区政府的。”侯冠儒走着说。

“这就是特务搞破坏的手段。”张荃又说。

“此案得抓紧点破,不明真相的人说是政府干的。”侯冠儒说。

“早迟有一天会还你们个清白的。”张荃答复。

三个人说着话回到区上后,张荃局长答复了尸体的处理意见,下午他回县了。晚上,张荃局长来在县委、县政府进行汇报。他说:“我分析这是一起蓄谋案,是特务专门搞破坏的,专门制造事端,企图扰乱人心。”

县委书记郑思远说:世上没有无怨无故的结仇,我们发生这起案件和最近高平、陵川发生的几起案件有类似之处,准是国民党特务分子专门搞破坏。”

张荃说:“据我们当前掌握的情况看,这起案与高平顽县长姬镇魁有关。据了解他前时逃窜在新乡不甘心失败,专门组织了一支特务上了太行山。”

县长杨辛克说:“你掌握的情况比较准确,我也有所察觉此事。”

张荃又说:“我计划明天再去巴公,尽快破获此案。”

县委书记郑思远表态:“这样吧,咱一方面向上级汇报,一方面派人去速破此案。面临当前发生的几起案件,准是有特务分子专门搞破坏,我们必须重视起来。由县政府出个布告,在全县戒严,布下天罗地网,充分发动群众搜捕坏人。”

郑思远书记提出这个意见后大家一致通过了。此后县政府出台了戒严公告,村村张贴。县公安局牵头专门召开会议进行了布署,充分依靠群众广泛揭发检举坏人。

今天,河湾村民兵队长和乙生根据县公安局作的统一部署意见,专门召集民兵开会,结合县政府戒严公告,布置了此项工作。从今天起开始戒严,晚上十点后禁街,一律不准有人出门,不准在路上街头行走。凡白天有事需要出村的,一律凭村里开的路条才可通行。上级要求村村设岗,白天儿童执勤,晚上民兵站岗,严防坏人进村破坏。同时还要求逐家逐户进行来人登记不留死角,凡有人的地方统统要进行检查,核定情况,凡能藏身的地方统统进行搜查,如野庙、野窑、野坟、野山洞,全都列入搜捕清查范围。县里还成立了戒严指挥部。在上级统一领导下,大力发动群众,广泛开展了揭发举报坏人。他讲罢后随时又把民兵以班划分为三个小组,以小组进行活动。天天不停地对野庙、野窑、野坟、野山洞进行了大搜查。同时还对卖吃卖喝的地方也统统列入搜捕重点,一旦发现可疑对象全力抓获。还对可疑户派专人日夜暗中守候观其动向。

这次戒严特别慎重,上级要求晚上实行来人登记制度,谁不进行登记一律不准过夜。就是出门的姑娘也不行,公告上讲的明明确确,一定照章款办事。

河湾村民兵宣传队天天用土喇叭广播,向全村群众广泛进行宣传,这次戒严是全县大行动,彻底催毁蒋介石、阎锡山潜伏下来的反革命特务组织,请广大群众积极踊跃检举揭发坏人坏事,对投案自首者,从宽处理,对顽固不化抗拒死不悔改的要从严惩办。民兵宣传队把一切政策向群众宣传的明明白白,做到了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全县通过这次大戒严、大行动,真正把群众都发动起来了,到处有人巡逻,对反革命组织布下了天罗地网,无有藏身之地,统统陷入了葬身之地。全民总动员声势浩大,有不少干了坏事的人,才主动去当地政府投案自首了,也有一部分人是被群众揭发检举出来搜捕归案了。

经县公安局局长张荃亲自坐阵进行了审讯,他先向主动投案和搜捕的人员讲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赎罪”的政策,用政治攻心的办法来感化挽救他们,不少人才老老实实交待了自己的犯罪事实。从中才彻底查清了一些情况。特别是巴公这起惨案他们都招供出来了,并交待出全部谋害过程,纯属是栽赃陷害二区政府的。从中还查清了这支特务组织的底细,揭露了高平顽县长姬镇魁兼反共团团长干的一切坏事。他从高平跑到长治,又从长治逃到新乡后,不甘心失败,企图东山再起,就在新乡秘密开会,把他带去的百余随从人员组织了三支特务组织。一支叫还乡团,一支叫西北通讯社,一支叫军统军官队。这三支特务组织分别潜回晋城、高平、陵川三县搞破坏话动。二区这起案件就是军统军官队干的。

这次全县大戒严,彻底摧垮了姬镇魁组织的反革命组织,自首的自首,落网的落网,搜捕的搜捕,逃走的逃走,全县戒严就算胜利结束了。最后县公局对查清核准的人员,对未有搜捕归案的几个重点对象,专门作了安排暗察提防监控起来了。

今天,河湾村民兵队长和乙生去区里开会回来后,专门又开了民兵会,他在会上讲:“区里开了会,戒严就算结束了。”

“这好呀,咱们才算能歇一歇。”和辛生说。

“告诉大家,咱村不行。”和乙生说。

“为什么?”和辛生就问。

“咱村和群生是个头头,这次搜捕他逃窜了。”和乙生点透。

“你怎么不知道?”和锁生说

“这次县公安局审讯,其它人供出的。”和乙生回答。

“他跑了可对咱村不利呀?”贺印生说。

“大家要保密,上级指示咱村暗中监控起来。”和乙生说。

这一段时间,河湾村的民兵仍然坚持天天有人站岗,白天儿童放哨,黑夜民兵执勤,时刻提高警惕,严防黑夜和群生偷偷回村进行破坏活动。民兵们把一切注意力都集中在保卫生产、保卫安全、保卫翻身果实上。

就在这时候,河湾村第一任民兵队长和甲生从九区调县公安局去了,他分管挡案工作,他从县公安局缴获国民党敌伪挡案中发现和群生是国民党,入党的申请书上还贴着他本人的照片、填有姓名、年龄、性别、籍贯、简历是一清二楚的,铁证如山。这次他回村后先向农会主席和景田透露了这一情况,两人才醒悟了,怪不得村里过去出现那么多的惊怕事,原来还把他当作民兵积极份子使用,万万没想到他是身边卧了一只恶猛虎。幸亏早发现了他,不然迟一点来不知道要有多少悲剧发生……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