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四十六章    民兵办三坊
2014-07-17 20:5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82 

阵阵春风刮得沿河两岸的杨柳树,飘来飘去摆动如舞,丹河水哗哗地流腾着,好似竹笛吹曲悦耳中听,好一派春景。

河湾村村长田东斗早早起了床吃了点饭,带了点干粮去高都九区政府开会了。这次会议主要是关心民生,发动群众搞好备耕生产,还统一布署了恢复一切手艺行,工艺行的生产。只要是能服务于社会的工匠,都要大力支持发展,尽快恢复起来为老百姓服务。有条件的村庄还提倡发展小工业,小煤窑、小炼铁厂、小型翻沙厂。大会还提出让村村办粉坊、开油坊,做豆腐坊和织布行业,面向群众生活需求服务。这次会议是抓农业促副业会,政策放得很宽,不论集体办厂也好,私人办坊也罢一律免税三年,发放无息贷款优先扶持。区政府还让各村自报了办什么厂,开什么坊,恢复什么工艺行业,都在大会上进行了登记。

这次会议去参加的人员都很高兴,都知道办厂办坊是结合农村的实情,对农民生活生产最有利,是实实在在地从农民利益出发,为老百姓办的实事。田东斗在会上报了今年年底办起油坊、粉坊、织布坊,解决群众生活的急需。他在会上向区政府立下了军令状,到年底办不起三坊就不当村长了,甘愿辞职。

散会后,民兵队长和乙生听说区里开会,村长田东斗在会上报了办三坊的消息,他就主动去找农会主席和景田。他来在农会主席家提出以民兵牵头办三坊,来解决老百姓的吃油、吃小粉,吃粉条和穿衣用布的困难。和景田说:“办三坊是件好事,民兵牵头办三坊恐怕有点对不上号,纺花织布是妇女做的事。”

“男人除了生孩,其它的事难不住。”和乙生说。

“这不是说话,办粉坊咱村有人,其它呢?”和景田说。

“谁生下来就会,不会咱可学?”和乙生又说。

“民兵还有支前任务,人只两只手。”和景田说。

“这你就不要考虑,我会安排妥当的。”和乙生又说。

“离行莫干,没人懂技术,我也替你发愁。”和景田说。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和乙生表决心。

“你这驴脾气,说你个啥?”和景田说。

“只要你点头,办法我来想。”和乙生又说。

这时村长田东斗也来了,他走进大门在院子里听见屋里有人说话,他就稍站了站听出了意思,他才走进屋里去站在一边说,你们的消息灵通呀,我还没和你们讲就都知道了。他接着就把在区上开会的情况,农村办三坊如何立军令状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他还说办三坊是围绕着改善群众生活需要才办的,条件成熟一个办一个,什么时候具备了条件就办,不成熟暂不办,一条原则不干赔本的买卖。他讲罢后和乙生说:“我想以民兵办三坊,你看行不行?”

“也行也不行。”田东斗回答。

“你说这话是啥意思?”和乙生问。

“这简单,一人只有两只手。”田东斗又回答。

“你是怕我顾此失彼?”和乙生又问。

“对,床上不能反卧了孩。”田东斗答复。

“你是怕民兵支前一走出现虎头蛇尾对不对?”和乙生接着问。

“正是,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田东斗回答。

这时,和乙生的驴脾气劲又起来了,他认为完全可以民兵办三坊,他强辨说,小日本投降了,姬镇魁的土匪部队赶跑了,如今咱这里成了大后方,虽民兵有支前任务,但不会全部都走了,他找了好多理由来证明他有实力。农会主席和景田看了村长田东斗一眼说:“不要争了,乙生他有这个积极性,就让他办吧,你说呢?”

“只要你点头我没意见。”田东斗说。

“我既敢承担就不会落了空。”和乙生说。

“只要你愿费心搞好,我当然拥护。”田东斗又说。

“事情都是逼出来的,我有我的打算。”和乙生接着说。

“好,就这样定了,让民兵办三坊吧。”和景田拍了板。

这时和乙生提出了一个合理化建议,当务之急在春天急需要发动群众种好棉花,只要有了棉花,就成功了一半。他讲到对纺线不会可以学,一次纺不好两次,两次纺不好三次,只要用心学总有一天会纺好棉线的。至于织布问题,我们有的是时间,现在就先派人出去学习,等秋后有了棉花我们也把织布技术学习回来了。现在只要两手准备,两头都不误,到了秋后我们人是人,棉花是棉花,技术是枝术,何愁全村老百姓无衣穿。村长田东斗听了这一番建议后,感到种棉花确实得好好抓一抓,有了棉花就好说多了。

第二天河湾村召开了群众大会,村长田东斗在会上把在区里召开的农业春耕生产动员大会精神讲罢后。他又把办三坊为老百姓解决吃油、吃小粉、吃粉条和穿衣问题向大家都讲了。老百姓听了后都很高兴,都认为这才是为群众办好事的。这时他接着强调了种棉花,要求老百姓在保证种好粮田外,每人平均种好二分地棉花,解决穿衣的问题。村长讲罢后,大家自动地讨论起来了,都同意办好三坊,都同情种棉花。不过在会上有人提出了一个问题,过去都没种过棉花,不懂种棉花的技术。当场村长田东斗向大家表态说,技术他负责,请大家放心种棉花好了,就这么一句给农民起到了壮胆种棉花的作用。

散会后,群众对种棉花的劲头不小,都去忙活棉花种籽了。有一天村长田东斗先在他自己的棉花地摆了一个耙耢保墒样板,让大家都去参观了。田东斗站在地头介绍了种棉花地要平,土壤要绵和,才宜保墒作苗。他让大家都回去抓紧时间耙耢保墒先整好地,等地温升上来再开下种会,大家看了听了后跟样学样回去都去耙耢保墒了。

民兵队长和乙生看见群众种棉花的劲头起来了,他又抓紧召开了全体民兵会议,他在会上布置以民兵牵头办三坊讲了好多好处,他讲罢后没一人啃声。这时他问大家:“是不是对民兵承担办三坊大家有意见,有啥看法可以提一提?”

“民兵任务是搞保卫,哪能脚踩两只船。”和辛生说。

“咱民兵的任务是支前,能分成两瓣?”和锁生说。

“这着棋绝对不能走。”贺印生说。

“你是躺着不睡站着睡。”和辛生又说。

“民兵要有主次,办三坊也是咱的事?”和锁生又说。

“民兵该承担的决不推诿,这件事趁早交了差。”和辛生说。

“队长的脸值钱,他愿卷回舌头?”贺印生讽刺。

“夸过海口,不愿收回,是不是?”和辛生又问。

“我和大家意见不同,办三坊我支持。”田南斗说。

“有一人支持我就冒冒险,失败了我负责。”和乙生说。

这时民兵队长和乙生让全体民兵举手表决,以一票超过半数通过了。他又接着向大家讲想要办成一件好事,没有担风险是不行的。如果东也怕,西也怕,永远办不成一件事,天上不会掉下人民币。当时他就分了任务,民兵一班承办粉坊,民兵二班承办织布坊,民兵四班承办油坊。同时对办三坊的地点也具体落实了。他让各班自己安排,该派谁出去学习技术就去学习,该早动手就早动手。

散会后,民兵一班先去看了承担办粉坊的地方,笫二天就拉开石头垒起猪圈来了,干的一股劲。民兵二班派出和有生、和小旺去陵川学织布了,民兵四班派周二锅去高平县永宁寨村油房学打油技术了。民兵们对办三坊意见是意见,行动是行动。

春暖花开,马上就要下种了,村长田东斗又先在他自己的地里摆了一个下种棉花的样板,他把全村种棉花户都集中在他的棉田地里,开了一个棉花下种现场会,他传授了下种棉花的工序,让大家听懂学会种棉花技术。此时,农民们回去都去种棉花了。在棉花出土时,村长田东斗又用土喇叭在街头向群众广播,抓紧时间破土加温锄棉花,然后进行疏苗,在棉花吐出了真叶时正式定苗。他一步一步地传授种棉花的管理技术。

棉花进入中期管理时,村长田东斗又在他的棉花地里召开了五打整枝技术传授会,只要把好五打整枝关:脱裤、打顶、打傍顶、打油条,打强叶,就能保证棉花增产。他嘴上说手上教,把技术都教会了大家,按五道工序去掌握,大家才都回去自己的棉花地五打整枝了。

到了秋天,各家的棉田开的白花花的,就像下了一场雪一样,一派丰收景色。农民们都在地里摘棉花,农会主席和景田摘满篮提着回家时,经过村长田东斗的棉花地边他站在地边说:“原来咱都没种过棉花,担心种不好,没想到今年棉花长溢了。”

“说实话我也没底,也怕失败了。”村长田东斗说。

“你是从哪学会种棉花技术的?”和景田问。

“黄麓坡,他们村落户林县人多,都会种棉花。”田东斗说。

“今年棉花丰收了,多亏了你。”和景田夸讲。

“当时我也是给大家壮胆,技术我包了。”田东斗又说。

“这个胆壮的好,壮的今年棉花丰收了。”和景田高兴的说。

秋收后,家家户户做开纺花车和织布机,一时在村上都成了风,都把周围村的木匠师傅请光了,一家一户都把木匠师傅排了队。民兵二班负责织布坊去学习的人也回来了,这几天他们都在东阁下收拾织布坊,把两部织布机都放在窗根前。村长田东斗也在阁下帮忙收拾家,这时妇救会主席鲁香香来找村长田东斗,她说:“我和你提那件事你忘了?”

“忘不了,没赶上开会研究。”田东斗说。

“现在都快开业了,你到啥时才研究?”鲁香香问。

“今天下午开会。”田东斗回答。

“也算一句,我等你的消息。”鲁香香又说。

下午河湾村干部召开会议,村长田东斗说:“今天咱开个会,解决一个遗留问题,鲁香香她多次向我提出过妇女参与织布,我认为她的建议很合理,纺花织布就是妇女的事,我答应她到秋后再说,现在咱们研究下,是不是叫妇女参与最好?”

“不要研究了,我愿把织布坊让出去。”和乙生说。

“你同意,今天就得敲了音。”田东斗说。

“我知道我的脚步迈大了,麦花都骂我独栽。”和乙生说。

“这个退堂鼓可是你敲的。”田东斗又说。

“不要多说了,现在看民兵留下谁?”和景田说。

这时,通过开会正式研究决定,民兵只留四个人,两个师傅,一个保管,一个负责人,其余全部配成了妇女。又过了几天织布坊正式开业了。门上贴着红对联,两个师傅坐在机上开始织起布来了,周围站着不少群众来看热闹。入冬后家家户户都在家里纺起棉线来,有一天冯麦花拿着自己纺的线去织布坊换布,先给丈夫和乙生做身新衣穿。她到了织布坊看见大家查情况,才知织布坊昨夜失盗了。村长田长斗和几个人看了现场,紧跟着追查落实到保管和锁怀头上,他和刘一美有不正当的关系,他全承认了是从和小旺的织布机上剪去了一丈二尺小布给了她。这时,除追回布之外,又让他作了检查换了他当保管。

河湾村办三坊,一步一步都走过来,就算都成功了。今年一季度粉坊开业,二季度办起油坊打出了油,中秋节大家都吃上了自己打的油。秋后织布坊又开业了,全村人都高兴起来了,吃、喝、穿全都解决了。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