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二章    红都岁月------立三路线    酿造苦果  
2014-11-10 19:42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徐军利    张义民浏览数:72 


1930年3月初,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了常委会议,提出当前党的总政治路线是变军阀战争为国内阶级战争,以推翻国民党的统治,建立苏维埃政权。并提出集中力量积极进攻,争取一省或几省的首先胜利,在战略战术上必须向交通要道和中心城市发展。当时,周恩来已去莫斯科向共产国际汇报工作,总书记向忠发形同虚设,中共中央的大权实质上落在了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宣部部长李立三的手中。

4月初,毛泽东用特制药水给中央写了汇报信。信中说,红4军正在闽粤赣边区开展游击战争,建立地方政权,分配土地,巩固根据地的建设。李立三不以为然,随即起草了一封中央给红4军前委的信,指出:“猛烈地扩大红军与坚决地向中心城市发展,是红军当前最主要的任务。”“你们向大余、信丰进展,与全国革命形势和党的总任务是相背而驰的。”

6月中旬,中央特派员涂振农到长汀传达了中央会议精神,宣读了中央决定,将红4军、红12军等整编为红军第一路军,并命令第一路军迅速夺取南昌、九江,与彭德怀指挥的红三军团会师武汉,饮马长江。在速战速胜的口号下,阎捷三所在的红4军转战湖南、湖北、江西,参加了攻打文家市、长沙市和吉安市的战斗,但仅打下了文家市,略有收获。吉安市攻打了一次,未获成功。长沙市攻打两次均未攻克,消耗很大,最后不得不撤出战斗。

中央命令红4军配合三军团攻打南昌、九江。6月下旬,红4军4个师在长汀会合休整,改编为红一军团。原红4军军长朱德担任一军团司令,毛泽东任党代表,黄公略任红3军军长,林彪任红4军军长,罗炳辉任红12军军长。过去的纵队、大队、支队也分别改称军、师、团。一个军团下辖好几个军。6月底,朱、毛率领红一军团离开福建长汀,赶赴南昌。步行十几天后,到达湖南和江西搭界的万寨,随后到达兴国。7月下旬,红一军团攻占了赣江东岸铁路线上的樟树镇,离南昌只有百里之遥。7月底,进至南昌对岸的牛行车站。

红一军团在牛行车站驻扎下来,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全体干部集合,听朱总司令为红4军连以上干部作报告。阎捷三当时在红4军29团任排长,也有幸聆听了朱总司令的讲话。时值八一南昌起义3周年,朱总司令在报告中简要讲述了南昌的历史典故和南昌起义的情况,随后带他们到牛行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山包上看地形,实地讲解了地形利用与战术运用。朱总司令最后说,大家仔细观察一下地形,提出攻城方案,具体攻城时间和方案待下一次看地形后再定。结果第二天,即8月1日,突然下令不打南昌,改攻长沙。原来,据侦察得知,南昌城及附近守敌数倍于我。而朱总司令前番所作的报告实际是在暗示他们不宜强攻南昌,看完地形后,他们还互相指指点点,筹划攻城方案呢。常言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朱总司令身经百战,功勋卓著,用兵不拘一格,不愧为“红军之父”。此番在南昌虚晃一枪,更使阎捷三明白:作为一个高级指挥员,不能惟命是从,要根据战场上敌我双方的变化灵活机动地调整战略战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当时,红一军团在朱德和毛泽东的率领下,放弃了上级原定的攻打南昌的计划,准备攻打长沙。部队冒着酷暑,向长沙挺进。从福建走到南昌,又从南昌走到长沙,徒步好几个省,一路上经过的都是小县城,未遭遇国民党的主力。偶遇小股敌人,先头部队冲杀一阵就过去了,没打什么大仗,主要是靠两条腿行军。

这次行军路上,部队还贯彻学习了古田会议决议,同时杜绝了赌钱、私吞公物等旧军队的恶习。早在1929年12月底,中国共产党红4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就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村召开,史称古田会议。大会由陈毅主持,毛泽东、朱德分别作了政治和军事报告。大会讨论了中央的来信和毛泽东起草的决议草案,总结了红4军党的“七大”以来的经验教训,统一了认识,改选了前委,一致通过了多种决议案,强调红军必须服从党的领导,树立无产阶级思想,纠正单纯军事观点、极端民主化、绝对平均主义、主观主义、个人主义、流寇思想等错误观念。这个决议是红军建设时期的纲领。行军途中,部队通过在党内、军内深入贯彻古田会议决议,广泛开展教育,不仅加强了部队党组织的建设,确立了党在军队中的绝对领导地位,而且使大家明确认识到:红军决不是单纯地打仗的,除了打仗消灭敌人的军事力量之外,还要负担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群众,建立党的组织,建立革命政权等重大任务。一句话,红军是执行军事和政治双重任务的武装集团。而阎捷三通过亲身体验,初步认识到朱、毛率领的红4军的特点,简而言之,就是支部建在基层,充分发扬民主,作战灵活机动。

这里附录一首当年在中央苏区的红军战士们中传唱的《纪律歌》,籍此说明红军与国民党军的截然不同:红军纪律要严明,行动听指挥,切莫胡乱行。打土豪,要归公,买卖要公平。对人要和气,开口莫骂人。借物要归还,洗澡避女人。军民之间,相亲相爱,胜似一家人。

8月上旬,红一军团从截获敌人的报纸上得知:红三军团曾于7月底乘虚攻占了长沙城,但在以何键为首的国民党主力部队的围攻下,不得不主动退出,转移到平江、长寿街地区。眼下,敌人正分几路追杀红三军团。朱、毛立即率领红一军团各军分别经宜丰、上高等地向赣湘边界前进,准备支援红三军团。几天后,先头部队与红三军团接上头,并得知何键追击部队戴斗垣所率第3纵队4个团已冒进至文家市、孙家渡一线,且与另外两个纵队完全脱离。毛泽东写信给彭德怀,要红三军团南下到文家市一带,准备围歼戴斗垣。8 月中旬的一天傍晚,前哨侦察到文家市戴斗垣的第3纵队正向红一军团运动,敌人已大摇大摆进入红一军团预定作战地点,再等彭德怀南下已来不及,毛泽东口述了进攻文家市的命令,让红一军团3个军兵分三路,迅速向敌人隐蔽包抄,准备向敌发起进攻。敌人正在反击红三军团,根本没有料到红一军团会出现,连营地都未构筑工事。两天后,红一军团3个军在当地赤卫队和萧克新组建的红3纵队的配合下,乘拂晓敌人不备,向戴斗垣的部队发起突然袭击。敌军丝毫没有防备,惊慌失措,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尽管部分顽敌拼死用冲锋枪向红军扫射,终被冲垮。阎捷三所在的29团在途中遇到一小股敌人,一阵冲锋就收拾了对方,尔后急速攻击。萧克带领的红3纵队是新组建的,没有多少枪,大多数战士手里拿着马刀,肩上扛着梭镖。敌人一垮,萧克指挥部队挥舞着马刀梭标冲进敌群,大砍大杀,非常勇敢,缴获了许多武器,他们扔掉了马刀梭镖,扛上了枪,又说又笑,非常高兴。这一仗前前后后仅用了三个多小时,就歼灭了敌军3个团1个营,外加1个机枪连,共毙伤敌千余人,俘虏1000多人,缴获长短枪1500余支、机枪几十挺。敌纵队司令戴斗垣也被29团击毙。当晚,29团进驻文家市,在那儿,阎捷三由29团5连的排长,被提升为副连长。部队随即分散展开,一方面作群众工作,一方面监视敌军动向,防止敌军反扑。

当天下午,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在红一军团指挥部传开了:红三军团与一军团相距只有几十里了。当晚,全军将士奉命到浏阳县和永和市与三军团会合。

8月下旬,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在浏阳县东北的永和市胜利会师。随后,两个军团前委举行联席会议,决定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由朱德任总司令,毛泽东任总政治委员,彭德怀任副总司令,滕代远任副总政治委员,朱云卿任参谋长。下辖第一、第三军团。第一军团总指挥部由方面军总部兼理,朱德兼任总指挥,毛泽东兼任政治委员,下辖5个军;第三军团由彭德怀兼任总指挥,滕代远兼任政治委员,下辖3个军。此时,远在上海的李立三和向忠发又通过地下交通线要求红一方面军再攻长沙。毛泽东和朱德只好共同签发进攻长沙的命令。红一方面军兵分三路,向长沙进军。途中,29团遭到了敌机的狂轰滥炸。8月底,到达长沙外围。红一军团担任主攻手,红4军驻在长沙城外的猴子岭。天气非常炎热,29团的战士们分散隐蔽在树下,等待命令。松树上毛虫很多,地上也爬了不少,一脚踩下去就能踩死七、八条毛虫。敌机不时来轰炸,送饭的炊事员告诉阎捷三,飞机飞得很低,他能清楚地看见驾驶员,驾驶员大概也能看到他切菜。红军原计划在长沙城外消灭敌人,但何键吸取了长沙7月底被攻占的教训,红军一进攻,敌人立即龟缩到长沙城里。红一军团进抵长沙城下,准备强攻。敌人在长沙城外修筑了许多碉堡,挖了又宽又深的壕沟,还密密麻麻拉了好几道铁丝网,守军有10万人之多,红一军团攻打长沙只有3万人。

29团担任东面主攻。一天夜里,阎捷三带领战士们匍匐到壕沟跟前,先剪断铁丝网,然后悄没声响地涉水趟过又宽又深的壕沟,上岸后剪断第二道铁丝网,迅速钻到敌人的鹿砦跟前。然而,一到那儿,就再也无法前进了。敌人的鹿砦修筑得十分坚固,没有得力的工具,徒手根本扒不开。敌军发现红军战士后,在碉堡里拼命向红军扫射,火力封锁得非常严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阎捷三和战士们只得蹲在鹿砦前,等待后续部队支援。结果蹲了一夜,后续部队还没有上来,只好在天快亮时撤下来,撤到长沙东面休息。次日,红一方面军冒雨向守敌发起全面进攻,激战三个多小时,攻城部队只攻破了敌人第一道防线。其中,红3军第1纵队先锋连许多战士还被敌人的电网触死。

隔了一日,29团又强攻了一次,准备的钳子和炸药还是不管用。敌军扫射得更加猛烈,几挺机枪躲在死角专打拿炸药包的战士。没有重武器,前线的人员和弹药又得不到补充,部队伤亡很大,反复冲锋,还是无法攻进去,只得又撤下来。过了几天,有人出主意:另换一个攻击点,用火牛阵冲开敌人的铁丝网。买牛、扎尾,准备了一个礼拜,又说不打了。最后只好把牛杀掉吃肉。围攻长沙十多天后,部队伤亡很大,仍然毫无进展。之后,红一方面军倾全力再次乘夜向长沙外围阵地发起猛烈攻击,激战至次日拂晓,仍未能突破敌军阵地。当天上午,据侦察得知,敌援军3个师已进至湘潭、株洲一线,上级终于下达了撤退命令。29团退下来后,驻扎在长沙附近的一座山上,红4军军长林彪上山来,命令29团掩护大部队撤退,敌人先派飞机轰炸,后派少数人马出城追击。29团阻击了一阵也慢慢撤下来。这次战斗从8月底至9月中旬,历时近半个月,部队损失不小,每个连都伤亡几十人,但缴获甚少,人员也没有补充。撤退时大家都认为这样死打硬拼毫无意义,说我们红军还从没打过这种消耗仗。转移途中部队怨言较多,指导员作了一些思想工作,认真分析了攻不下长沙的原因,这样战士们也就不再说什么了。部队行军到江西赣江边的路口、阜田、土街、清江地区。29团到了赣西南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吉安。打听到吉安守军仅有敌13师,朱、毛命令消灭这个师,补充自己。

10月初的一天夜晚,红4军抢先向吉安守军发起攻击,结果未打下来。第二天晚上,红一军团准备集中3个军再次围攻吉安。当时,阎捷三所在的连负责攻打骡子山,骡子山在江边,进攻是当晚发起的。他带领战士们摸上山去居然没有遭遇抵抗。敌人到哪儿去了?没弄清敌情之前,不敢冒然行动,他派人四处侦察,仍未发现敌情。于是就带领一个排,冲到山下。这时,天快亮了,发现敌人早已乘船逃跑。原来敌人怕遭全歼,在红军总攻之前弃城沿赣江逃走。此役虽未经激烈战斗,却得到了一些物资和弹药。以前红军曾两次攻打吉安,都未攻克,这次解放了吉安市,江西南边的根据地就连成了一片。之后,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和赣西南特委在吉安召开了庆祝大会,宣布成立江西省苏维埃政府,毛泽东、朱德、曾山等50多人被选为执行委员,曾山当选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29团在吉安驻扎下来,作群众工作,建立地方政府,报名参加红军的人很多,有几千人。经过登记审查后,部队又抓紧组织新兵进行训练。扩军后,上级领导看到阎捷三训练部队有经验,便调他任新兵连连长。阎捷三带队在吉安市北的一个农村呆了两个多月,系统训练了几批新兵。

10月中旬,毛泽东与朱德率领红一军团进抵峡江,并在峡江召开了中共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全体会议,对时局进行了估计,并讨论了行动问题、土地问题。在讨论红一方面军的行动方向时,毛泽东指出:不能继续攻打大城市,而应当东渡赣江到革命根据地内关门打狗。会后,毛泽东在与阎捷三所在部队战士闲谈时,虽然没有明确说要纠正李立三的极左路线,但他却讲了许多道理,用事实讲解了极左路线的危害。他说,攻打大城市是盲动的,不是实事求是的,总想到大城市逛逛,现在不具备条件,将来可以。他还说,在湘敌强赣敌弱的情况下,红军应当避实就虚,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打运动战,在赣江东岸的闽、浙、赣边界辽阔的根据地内发动群众参加战争,在战争中壮大自己。听了毛泽东的讲话,阎捷三茅塞顿开,明白了这大半年来转战湖南、湖北、江西诸省,参加了攻打文家、长沙及吉安三市的战斗,除在文家市有所收获外,其它战役大都事倍功半的根本原因。左倾冒险、盲动出击,完全是一厢情愿,它葬送了多少红军战士的生命?断送了多少歼敌的大好时机?

部队渡过赣江,在赣江以东、南昌对面一线摆开。阎捷三加紧新兵训练,此外,一方面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打土豪分田地,把浮财分给老百姓,组织地方政府、妇救会、充实地方武装,教育群众怎样对敌斗争;另一方面严密监视敌人动向,为第一次反“围剿”做准备工作。

10月下旬,敌人开始部署兵力,调集10万大军进攻苏区,开始第一次“围剿”,毛泽东与朱德率领红一方面军后撤,准备诱敌深入根据地,待其疲惫不堪后消灭敌军。

浓烈的战争气氛笼罩在赣南根据地的上空。(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