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四回    破袭击炮火峰西岭    战强敌硝烟马鞍山
2015-04-30 20:02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马栓贵浏览数:73 


月儿尖又尖,星星照满天,

八路军同志整天整夜在前线。

打得鬼子没办法,

保卫咱陵高县。


天是我们们的天哟,地是我们的地,

小日本凭什么侵占我们的大地?

军民一条心,

把你赶出去!

     ——歌曲《保卫咱陵高县》

   

八月二十三,驻在凤山的日伪被八路撵兔似的撵回了陵川城,本就一肚子的不舒服,又遭到了日军上尉、日军指导主任福田的大发雷霆,弄得日军小队长、伪军小队长只顾“嘿”“嘿”“嘿”“嘿”地挨训,郭成印也像吃家常饭似的“享受”了无数的耳光。

不是福田要发火,而是附城据点太重要了。这个点丢了,将会给他们与晋城的联系,他们的兵员运输和后勤补给造成重大威胁,不,干脆就是致命威胁。特别是冒出的这个“陵高县”。如果“陵高”站住脚,占领了这个点,可就不是一个点的问题,而是一大片的问题。这一大片,不仅可以完全将陵川与晋城,而且可以将陵川与高平隔绝,陵川城随时可能变成一座孤立无援的“孤岛”。

这实在是一个想起来就令人不寒而栗的结果!

他们不愿意看到这种可怕的局面,他们的眼里容不下这烫人“陵高”,必须趁它还未站稳脚跟就把它吃掉。这不仅是对大日本占领太行山这个大局的负责,而且是对自己命运的负责。

通过几天的情报搜集和战力分析,精密酝酿的剿灭“陵高”之战出炉了。

这次出发的,有曹明英驻陵川城伪剿共军二师四团、日少尉指导官春山准岩率领的一个日军中队、伪县政府的警备队,还有伪三区郭成印的保安团,一千多人浩浩荡荡开出陵川南门。

发现日伪大队人马朝附城开来,玉泉东岭上的消息树倒了!马鞍山的消息树倒了!不少人家已担筐提篮、携儿带女向山沟躲去。有的直接向城东方向跑去,听说八路军住在那边,想必这些日伪军不敢找打。

一路未见抵抗和阻击,日伪大队汹汹涌涌地开进了附城。

一支先遣队登上凤山,庙里庙外、山前山后地搜查一阵,没发现什么异常,指挥旗向下一甩,大队人马便蜂涌上山。片刻功夫,已被炸残毁的钟鼓楼台上架起了机枪,道院四周设起了岗哨。

日少尉指挥官春山准岩和曹明英的部队住进凤山庙里,如回到了自己家,拉起看庙的老道,让去山上砍柴。与此同时,当铺院、南北院、鸿兴院、关爷庙都住上了军人。顿时,炊烟四起。

附城镇上闯进这一千多人,显得沸沸腾腾。黄狗子、黑狗子满街乱窜。大多商家悄悄地关上了铺门,来不及收摊的小饭铺则被这些兵闯进来倾淘一空。

晚间,整个镇上,没人家敢亮起灯火,黑黝黝的一片。

半夜时光,镇的东面、南面突然响起零星的枪声。紧一阵,慢一阵。凤山上的驻敌慌乱起来,但无奈夜色苍茫,摸不准情况,只能哪有枪声,胡乱地朝哪里回击一阵。

日伪军也算混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不安之夜。

枪声主要来自城东、盖城、庄里一线,根据判断,八路军、陵高县的老巢还在大槲树。

天刚发白,这支队伍便全员整装,出东街向大檞树攻去,决计掏掉陵高县的老巢。兵分为两路:一路直接向东,计划经城东绕岭东形成东半圈,另一路向南通过庄里迂回新庄形成西半圈,然后合围包抄陵高驻地。

本以为行动悄悄的,队伍大大的,擒拿这路宪文一帮垂手可得。但刚走到城东庙旁,却听见后方有枪声响起。正在纳闷,前方峰西村东山头突然响起隆隆炮声,紧接着,步枪、机枪、手榴弹响成一片。

昨晚的枪声,是八路专门派出的流动哨引诱、骚扰日伪的。暗暗隐藏在附城的侦察兵也基本摸清了来敌之兵力,八路和县大队趁夜色布局了这次破袭战。

现在敌人屁股后的枪声是八路派出的小分队绕岭东过来的,专扰其后路。

这日本中队和伪剿共军是蛮有战斗力的。春山准岩和曹明英稍一合计,便兵布半围,机枪、榴弹炮交替掩护,层层推进,向山头发起攻势。伪政府警备队及郭成印所谓三区保安团却只能明智自力地尾随其后,呼呀呼呀地跟着前进或率先后退。

这个山头并不算高,但对于日伪所处的地形相比,则要高很多。山头的八路二团和县大队占了地理优势,一阵枪一阵炮地阻击着攻山的日伪兵。

在阵地前沿,一挺机枪正不懈地吐着火舌,机枪手灵活地操纵着机枪,左扫一把,右打一轮,始终压制着敌人不能靠近。这就是五连的模范机枪班长牛大儿,附城牛家河村人。父亲在去年冬季扫荡中被日本兵刺死,母亲现在还躺在家里由弟弟侍候着。牛大儿说,只要一看到日伪军,劲儿就来了,准头也特别地好,瞄得准。因此,每次战斗,在他的射程范围,总能“扫”出一块净地。

日伪军呼喊着,顶着密集的弹火又一次冲上来,但呼喊声远没有前几次那么高亢带劲。我首长下了冲锋的命令。一阵密集的炮击后,冲锋号在山头响起。

正如曹明英手下一个被捕连长所说:“不怕大炮叫,就怕冲锋号”。 冲锋号,是八路的拼命号。冲锋号,是日伪军最胆寒的号。一场短兵相接,甚至一场血淋淋的肉搏就要来临了。

冲锋号声中,主力部队战士像一只只勇猛的老虎出笼,携风带雨地扑向日伪军。

冲锋号声中,周边村群众拿着红缨枪、砍刀、打场的芒杈,跑到山头助威呐喊,还燃起不少火堆,为八路军、县大队助威声援。

几次攻山,已有不少日伪军被击伤击毙。从南路迂回的,听到枪炮声也未赶来会合增援,估计已吓得返回附城。而后方,又不断有小股部队时不时地射来冷枪。不仅攻山的日伪兵士气已低落得不易再振,就连曹明英和春山准岩也信心大减。看到不会再有什么好的结果了,为了避免损失过大,只得下令撤退,一窝蜂地向附城退回。

我八路军呼喊着,鸣着枪直追不舍,一直撵到附城。这支部队连还击都顾不上,匆忙和南路已退回的队伍会合,灰溜溜地逃往县城。

这次战斗,敌方死伤不少,但我方也有几名战士阵亡牺牲,其中就有五连模范机枪班长牛大儿。牛大儿牺牲了,但他以微笑的方式告诉战友们:勇敢是战胜敌人的最有力武器。


但是,日伪败退不等于放弃,他们绝不会放弃。

当然,对陵高县来讲,也绝不会放弃。敌人怕的,正是我们要做的。保卫陵高县,壮大根据地,粉碎敌人格子网计划,警惕不能松,战斗不会停。

况且,从经济上来讲,陵高县是八分区的主要产粮区,号称八分区的“乌克兰”,是我军粮食供应的主要基地。如果附城被敌人占领,整个八分区的军粮供应也会陷入困境,因此,不仅陵高县盯着附城,八路驻军盯着附城,八分区的领导也死死盯着附城,支持着保卫陵高县。

说话到了1943年临冬,也就隔了一个来月。陵川伪剿共军一个团及各路伪军一千多人又一次向附城发动进攻。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刚踏进佳祥,一场恶战就等着他们。

这天,八路军三团三个连恰恰驻防在佳祥村,陵高县政府也随军活动住在团部。得到敌人要进攻附城的情报后,我军立即抢先占领村北马鞍山,居高临下,等待来敌。

马鞍山,横垣于佳祥村北,由东山头和西山头联成马鞍状。东山头要高些。山下一条大路,是陵川进入附城的必经之道。

当敌人进入我射程内,埋伏在山头的八路军,一声号令,火力齐发,直射山下。

排头的剿共军也立即选择有利地形,一边掩身,-边频频还击。

以我军的策略是给敌人以迎头痛击,阻挡其对附城的进犯,逼其退回陵川老巢。但敌人仗着人多,欺我人少。他们组织一部分就地与我对击,拖住我军,另一部分则加速直插附城,企图占领凤山与我对峙。

敌人的意图被我看透。团长吴思信和县长路宪文心中不免打了个冷颤。看来敌人是死死地盯住了凤山。如果敌人重先占领了凤山,再建据点,则居高临下,易守难攻,负隅顽抗,势必造成长时间的对峙,耗费我军力,甚至,给附城带来新的灾难。

“看来我们得绝了它的望。” 军政首长简单讨论后,立即派一区政委石川、张健等绕道上凤山,火烧凤山大庙,以破灭敌人重占凤山、建立据点的企图。

石川、张健几个人绕小道,拨荆棘,迅速爬上了凤山。看着这雕梁画栋的庙,再看看手中的火苗,真心下不了手。但看看山下,浩浩荡荡的占领军正往凤山涌来,他们似下命令似忏悔地软软地对手下的人说:“烧吧,不得已而为之。等解放后再来恢复吧!我们犯罪了!”

一把不得已的火,映红了石川、张健他们的脸,汗、泪一齐淌下来。

凤山的火,更点起了我军官兵的心头之火,没有小日本的侵略,没有这些剿共军的内斗,没有汉奸对民族的背叛,怎能使我们的山河遭到如此涂炭?

首长下令:炮兵开炮掩护,全体战士正面冲锋!刹时,一队队战士跃出战壕,呼喊着杀向敌群。

本想拖住我阻击部队从而快速占领凤山的伪军,看到凤山上的火光,已失去目标乱了套,慌乱起来,不知进退。正在这时,我军派出的一支部队从小会岭绕到了进攻军背后朝其尾部袭来,日伪军队伍顿时大乱。怕腹背受击,不得不掉头怆慌溃退。我军则借势猛烈追击,一直追过玉泉东岭。

凤山上的火还在燃着,熊熊黑烟冲天而起。这浓浓的烟柱,陵川城的日伪能看到,峰头城的日伪也能看到。对他们来说,这是一把不祥之火呀!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