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五回    遭活埋李忠保死里逃生    送错信常增旺惨遭杀害
2015-04-30 20:05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马栓贵浏览数:163 


地头的蛇,毒牙长。

村口的狼,黑心肠。

             —民谚


刚吃过早饭还没放下碗,独立营的住屋里慌慌张张跑进两个人来,一男一女。男的,也就不足20岁,头发长竖,灰头土脸,目显痴呆,一进门就爬在地上,呜呜大哭起来。赤裸的胳膊,裸露的腰上,许多结了痂的伤口和血印子。女的,比那男娃大个一、两岁,蓬头散发,衣衫褴褛。见男的扑在地下哭,不由得也跌在地上,哇哇地哭起来。

等战士叫来了县长兼营长路宪文,千劝万劝,哭声才略微小下来。那女的说:“我是他姐,他是我兄弟,唤个忠保。我兄弟是个从死人窝里逃出的人,你们可得为我俩作主呀!……”

在抽抽泣泣、时大时小的哭声中,忠保他姐诉说了忠保惨遭活埋、死里逃生的经过。

忠保兄妹是丈河东瑶泉人,父母在民国三十一年就先后饿死,只剩下兄妹二人。村里的村副李克功是个霸头,欺他无有家主,想收了他家的几亩地,于是编造理由说他抗粮不交,并用一幅镯子为代价,收买了原先在二十七军当班长现又当了侦辑队的一个河南人,带了一帮兵丁活埋忠保。村副说:“你死,是定了;你不死,以后谁还听我的话?看在我和你大生前的交情,我就把你埋在你家坟地,权当埋在你大的脚头了,到阴间侍候你大。”说话间坑已挖好,连推带蹬,忠保就被塞进了坑里。他姐哭着喊着往前扑,都被拖了回来。埋过忠保,一群人说说笑笑要回村副家吃“利市”酒。他姐这才扑上去抓土搔地地痛哭起来。村副说:“闺女,人死不能复活,你保重,哪天给你找个美人家。”

他姐不忍忠保就这样被活埋。看那些人回村了,她便双手刨起土来。一边哭,一边刨,一边念叨着“忠保,忠保”。刨了好久,他摸着了弟弟的破衣;赶快再往上刨,他看见了弟的脸,苍白苍白,鼻孔浸着血。姐的手流开了血,但却越刨越急。她轻轻搬起那块土圪垃,抽出了压着的最后那只脚。坑太深,姐实在无力将忠保托到地面,况且,挖去了那么多的土,她实在筋疲力尽。她能做的,是抚摸着、呼喊着弟弟。

弟弟真的活了,但她强压住本该发出的尖叫,依旧在惊恐中慢慢地、稳稳地抚摸着弟弟的胸口。

天快明了,七月的露水洒在树叶、庄稼上。姐姐采了几片带露的桑叶给弟弟湿了湿嘴,互相拉扯着爬出这要命的土坑,遥望一眼他们的村,便钻进庄稼地里朝山沟跑去。

十多天了,他们不敢回家,泉水、山果、还没成熟的庄稼,让他们度过了这十多天。

“那天在石翁沟听说八路军过来了,所以趁天不明,我俩就找上来。你们可得为我俩作主呀!”

他姐双手合十又去作揖,路县长发现了什么,突然攥住了她的手。大家围过来一看,忠保他姐的手,已有六根指头没有了指甲。

忠保浑身发抖。待姐姐说完,也去给路县长作揖:“反正我也不敢回家了,你们收了我吧!我跟你们去打仗!报仇!”

“真是苦大仇深、血海深仇啊!你的事,我定了,就跟我们干。一会儿我和政委通报一下。”说罢,路县长安排手下人在村子里找间房子,安排他姐也住下,并送去些粮米。

没多久,八路军解放了东瑶泉,忠保姐弟俩参加了公诉会。见到了忠保,村上的人才知道忠保没死,全村人强烈要求枪决杀人犯。没过几天,村霸被抓回,一声枪响,见阎王了。

仇恨是一股最强大的力量!忠保进了独立营,遇事总是往头跑,打枪投弹也练得很准,打伏击、搞占领、摸岗哨、抓舌头,处处有忠保的影子,很快提升为排长。1945年,独立营抽调攻打垣曲,忠保领着他的“铁三排”,顶着蘸水棉被裹着的方桌“土坦克”几次冒着弹火冲上去爆破城墙,城墙被炸出了口子,攻城胜利,他却被倒下的城墙掩埋不幸牺牲。一个年青的战士,在短短的二年多中,走过了被敌活埋、重获新生、为人民立功、为民族献身的传奇般的里程。

1961年,陵川梆子剧团冯万胜根据李忠保的传奇故事编写了剧本《再生》,演遍了陵、高、晋。


这几天,正祥正为一件事懊恼不已——增旺被逮了。

这件事说起来也不能纯怨正祥。

那天,县长宪文和吴克写了一封密信让老二悄悄送给川里增旺。增旺是个秘密共产党员。送信的老二,走到附城西街口遭到了小山上碉堡里日伪军枪击受了伤。正发愁这信无法送到,恰同村换粉条的正祥路过。老二问正祥:“认得川里增旺吗?”正祥说认得。老二就掏出信来:“你快去把这封信交给他,密信,县长写的。”正祥将信藏起,急赶川里。川里,离附城也就八里地。正祥以着“换粉条”找到了增旺家,悄悄将信塞给了增旺。但就是这一塞,塞出了大事。

原来,川里有两个增旺,一个常增旺,一个冯增旺。常增旺是老牺盟会员、秘密共产党员,县长的信是送给他的。但正祥却把信送给了冯增旺,而恰恰冯增旺又是一个很坏的人。共产党的县长让送密信,那常增旺肯定是共产党了!冯增旺立即就跑到高平找到了姬镇魁报告了这一消息。发现了这样一个“通共”,而且直接通着共产党县长的人,姬镇魁兴奋极了,立即组织人马,当夜即将川里包围,捉去了常增旺。

陵高县委分析,信上并未谈多少实质性的秘密,而署名也只写了“路、吴”两字,想姬镇魁也未掌握多少实情,于是秘密安排常增旺的父母托人取保。常增旺的父母随托了本村村副杨印福去说合。

托杨印福去,也是无奈。杨印福是村副,脸面大;高平又有亲戚,认得姬镇魁,能说上话。再加上又给他送了点钞票,本村本社的,想必能把增旺保回来。

但谁知这杨印福明去“保状”,但暗地里却去“攻状”,反倒把常增旺当年参加牺盟会、领导斗地主、反恶霸、开仓济贫以及现在和陵高县、八路军联系频繁等事一股脑儿地说给了姬镇魁。为了置增旺于死地,还编造了“常增旺有领着八路军、独立营去攻打你的计划”等莫须有的事情。

民国二十六年,也就是1937年,八路军第一次来,川里成立了农会,斗地主,反恶霸,发动群众,开仓济贫,农民运动搞得轰轰烈烈。那时,地主杨印福就当着村副,但对农会却也能服从,给人的印象不算开明却也不太顽固。“十二月事变”,变了天,杨印福依着伪村副的职位,大肆猖狂退仓、恢复老帐、追勒罚金、反攻倒算。逼迫原农会干部王德荣卖了一头牛,常水泉卖了四亩地,并秘密勾结突击队将其抓走,残害致死。为了对抗八路军的再次到来,杨印福秘密成立了个“十三人组”,并指使常小三造枪十三支,企图暗杀干部群众。现在,正好逮住了增旺这件事,他还会轻易放过吗?

姬镇魁的爪牙借机对常增旺百般拷打,怎耐常增旺是条真汉子。面对酷刑,不仅不招,反而大骂日本汉奸是“日你妈”,大骂姬镇魁是“鸡巴毛”。姬镇魁见榨不出啥油水,便将增旺剌死,弃尸沙壁煤窑圪筒。

知道了增旺牺牲的消息,正祥拍头捶胸地折磨了自己好几天。从此,他不再干换粉条的活儿了,到独立营报了名。

到了1946年,杨印福的“十三人组”遭公安机关侦破,杨印福与他的同伙常永存、常足印、苏虎孩、常法富、秦秋旺,以及汉奸告秘者冯增富六人统统伏法于人民法庭。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