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七回    保富遭地雷敌特露凶相    华青遇黑枪内奸藏祸端
2015-05-14 19:47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马栓贵浏览数:112 


买布分清青和蓝,

上山分清狐和獾。

圪闷驴,偷吃料,

不孝儿,穿孝衫。

            ——民兵防奸谣


直接当了清乡队、巡辑队、突击队,跟着日本鬼子出入据点,凭着人熟地熟,怂恿、招领着日军来抓人抢粮的二鬼子,故然遭到人们“刨三代”式的谩骂甚至咀咒,但毕竟他们披着一身黄皮、黑皮,人们很容易认出。但那些仍然穿着补钉衣裳,照样下地干活,或者也当着民兵,甚至已在我们的政权里办事,但却暗地里为敌报信或告密者,却不易被人辨出。

时事严峻。本来普普通通的乡村关系、人际关系变得错综复杂,扑朔迷离。

就说保富吧。拥外村的村长张温德因为汉奸的出卖遭到姬镇魁政工团的突击,遇难了,组织上就派侯庄的程保富到拥万当村长。保富是个响当当的骨干,是个憨实的人,拥万好多人都认识。保富调到拥外后,接住张温德的事干,群众运动,整训民兵。侯庄和拥万不隔多远,保富知道拥万村暗藏的汉奸并不少,于是抬手动脚都是注意的。但有一天,保富却还是吃了家什。

那天,保富从住的地方去找民兵队长,但快到队长家门时突然被脚下一颗地雷炸了起来,当人们听到响声来到这里,他已身首异处。

群众议论纷纷,有的认为是防止日伪扫荡埋下的地雷事后没有处理净,属意外事故;也有的认为是本村人不想让外村人当村长故意害的。

区政府、县委分析此事,却发现了很多蹊跷。

首先,民兵队长就说,最近就没在村里埋过雷。

农会主席分析,不想让外村人当村长咋不埋在保富住那个屋旁边?

民兵三娃说,那天半夜换岗时,在村头瞅见好像是末瓜,鬼鬼祟祟的。这两天地里生活顶紧却不见末瓜,说是去他姨家串亲了。

这事没几天就弄清了。

调查的结果不出所料,既不是防止日伪扫荡埋下的地雷事后没有处理净,也不是不想让外村人当村长故意害的,而真是末瓜埋下的。指使他的人正是在姬镇魁政工团当团副的末瓜他姨夫。他姨夫说:这几天民兵队长太嚣张,给他埋个家伙,刹刹他的气焰。弄成了,叫你到政工团,进来就给你个小队长。末瓜便趁月黑夜深办下了这事,原想取民兵队长的命,结果把抗日村长给毁了。可对末瓜来说,这功劳可就大多了!

还有许多事情:郝庄的郜毓先,平川的张和珍,俩人都在四分区工作,不放心家里的老爹老娘,工作之余请假回来看看。俩人并没有相跟,而且都是便衣回乡。但就这,都被盯梢,一席家常话还未说完就被冲进院的日伪兵绑了起来,同时被杀于北张寨。三区农会干部杜海润在村上工作罢,怕被坏人跟踪,故意睡了一觉,到五更才悄悄往区里走,但就这,都被人在半路被准确地截杀。

谁报的信儿呢?一连串的事,令人恐怖,倒壮了日伪和姬匪的威风。

陵高县要求,针锋相对,不留情地打击这些藏在暗处的汉奸。

三区秘密成立了由马彪牵头的便衣队。便衣队也就10来个人,分两个组。队长马彪带着李鸿喜、李振清、叶全法等主要在沙壁山一带活动,副队长车新斗则领着李满昌、冯龙太、岳参章、毕行太、冯章茱、阚保金等在四明山和平川、礼义一带活动。

姬镇魁在西沙壁秘密设了个“陵高联络站”,安插了好几个秘密情报员,情报员又发展了自己的眼线,专门搜集八路军、区干队、村干部的动向。便衣队这个重要发现引起了陵高县和八分区的重视。通过调查核实,许多情报都出至这里,于是秘密逮捕了站长李根锁。

遭逮捕后,根锁表示愿意交出各个联络点和情报人员名单,愿为我方效力,提供姬部的活动情况,所以当即将他释放。之后,根锁也确实提供了一些情况,比如,中沙壁的情报员秦海燕就是他提供出的,很快被我镇压。他还提供出,在国民党军被日军打垮后,在龙顶山西面的后河村秘密设置了一个特务谍报机构,打着某军军部的招牌,搜集我方情报,破坏抗战。我们组织武装突袭,-举将其包围捣毁,俘虏了数人,包括侯参谋。

但一件事情让我们把注意力又放到了根锁身上。

这几天,八分区的主力部队一直住在寨平村,因有进剿任务,晚上悄悄开拔撤走。谁知第二天,姬镇魁的政工二团就疯狂地窜到寨平抢粮,而且目标非常明确地抢走了三区公所在寨平存放的公粮20多石。

分区部队撤走的事,只有区书记华青和区长巩歧山知道,敌人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呢?两个人琢磨来琢磨去,区长才想起来他下午曾对区公所财粮助理员张红肉安排过,“送头猪给部队,慰问一下”。难道会是红肉泄露了消息?

对张红肉的审查立即悄悄展开。一查,张红肉和李根锁是结拜仁兄弟。根据以往经验,慰问,要么是打了胜仗,要么是即将离开,于是红肉就将部队撤走的消息告诉给李根锁,而李根锁则连夜向姬镇魁报告。

后来细细捋捋发现,李根锁虽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些情报,也还属实,但总是慢半拍,有些只是在我方知道的情报里又多报了一些细节。但对我们的行动却能准确、及时地报告给姬镇魁。一个看上去老实巴脚的人,竟有心计到如此程度。

很快,三区将李根锁和张红肉二人一并捕送县公安局处理。

便衣队神出鬼没,队长马彪胆大勇猛,又窟窿眼多,点穴似的抓了几个暗藏的特务,而且都是姬镇魁的死党,四区副区长冯天庆、龙顶山警备队长牛得山、得力干将孔正祥和刘秃驴,中沙壁陵高联络站的特务情报员秦海燕,都先后被抓,甚至被处决。八路军挖眼割耳这一招,搞得姬镇魁消息不通,信息不灵,被动得很。于是,集中政工二、三两个团的兵力,多次合击上沙壁村,挨户搜查便衣队,查找马彪的踪迹。但几次合击,一无所获。那一天,敌人发现我设置在沙壁山的情报旗未倒,猜测便衣队可能会误入中沙壁,便布下埋伏。探得一队人马即将进村,伏兵立即伏地而起,四面包剿,却未料来的是三区区干队,双方立即枪战起来。听到枪声,八分区武工队在队长李大久的率领下,从兴东村火速增援,姬匪仓惶逃去,但还是有一小班长被捕获缴枪。

姬镇魁非常生气,亲笔手谕“悬赏30石小米捕捉马彪”,并组成了专门捕杀马彪的突击组。这事很快被我八分区侦察员侦悉,并弄清了其突击组成员至少有东靳寨的靳圪记、中沙壁的李百富。于是便衣队来了个“反突击”,未等他们开始行动,很快就将靳圪记抓获。李百富不仅有武器,而且还练就了一套武术,很会三拳两脚,一般人下不了手。但便衣队的李振清却自告奋勇。原来李振清也有一身武功,且高出李百富,在沙壁一带颇有名气。果然,振清一出手,李百富只好乖乖束手就擒。


三区书记华青遇黑枪的事发生在一次反抢粮的战斗中。

那是1945年初,姬部又到南张寨抢粮。华青和区干队恰都住在南张寨村。拂晓,突然响起枪声,通信员跑来报告:沙壁山、北张寨两个方向同时发现敌人。华青立即和副队长廖厚福组织区干队阻击,掩护群众向东转移。待全村群众转移完后,华青和区干队才撤出南张寨。天亮了,区干队在侯庄川集结后,兵分两路,华青带一个班从石末村后上沙壁山迂回,廖厚福带两个班向南张寨正面出击。敌人发现动静后,即向沙壁山逃窜。华青和廖厚福汇合,沿着七珠山追击敌人,一直把敌人赶到第七个山头。与敌人对峙中,因子弹太少,区干队命令部队卧倒,停止追击,并布署如敌人反扑时,则以手榴弹回击,或上刺刀准备肉搏。但就在这时,一颗子弹从华青耳边擦过,嗡的一声,他什么也听不见了。廖厚福是老红军出身,战斗经验丰富,一听枪响,就断定子弹不是敌人打来的,是自己人打的。他立即命令都不许动,叫战士挨个拉开枪栓。当验到小丑时,弹壳从枪膛里弹了出来。廖厚福怒冲冲地向小丑甩了两个耳光,并命令将其绑起来。

后经审查,小丑就是姬镇魁派来潜入区干队的。姬给他的任务是专门刺杀三名区委委员——华青、巩歧山、马彪。后来经审讯,小丑讲出了实情:姬镇魁曾暗见小丑,小丑承诺年底前交一票,但年也过了还没完成,这次终于等了个机会。但刚把良心撕开,准备拿出见姬的礼物时,却被廖队长几个巴掌打蒙了。不知是华书记命硬,还是小丑做亏心事时手软,处心积虑筹划了几个月的事就这么告终了。

在对内部进行审查时,发现区武委会副主任魏金玉是老牌国民党分子,区武委会情报干事宋文基是暗藏的敌特,曾策动郭其昌去石末与姬镇魁的政工二团接头,遭到郭的严辞拒绝。遂对他们进行了审查。在受审查过程中魏金玉逃往云泉,宋文基跑到陵川据点投敌。

七十年后再来翻开这段历史,我们看到了无数敢顶腥风,敢闯血雨的民族英雄、忠义之士,但也看见了不少媚外事敌、苟且偷生的汉奸。

2005年,一个叫林治波的资深记者在日本新华侨报网上写了一篇文章《中国的汉奸现象》,2014年,网名叫南大张长的写了博文《中国历史上的汉奸现象和“汉奸文化”》,同年,网名叫一得斋主的也写了《七•七反省:中国奇特的汉奸现象令人震惊》。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对汉奸这个现象的关注却是高度的一致。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