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晋城市城区迎宾街639号

英雄飞行员王自重
2015-08-14 08:01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赵序林浏览数:873 


王自重同志原系人民海军航空兵某部中尉飞行员。1958年8月,在浙东前线一次反击台湾国民党空军袭扰的空战中,他单机与12架敌机格斗,一举击落美制F—86型敌机两架,不幸被敌机施放的“响尾蛇”导弹击中,壮烈牺牲。王自重烈士的英勇壮举,创造了人民海军航空兵空战史上的一次以单机激战敌机群的成功战例,海军党委给他追记了一等功。


苦难童年

 1927年农历2月28日,王自重出生在晋城县(今泽州县)大东沟镇七干村。村里的老人们也说不清何年何月,村子里的一条街把三十户人家分成南北两部分,街南多半是富户,街北全是终年难得温饱的庄稼人。有两个院子坐落在街北的高坡上,人们习惯把这个地方称为“往上”。由于两院人家同姓“王”,后把“往上”叫写成“王尚”。王尚西边的院子里住着王顺成、赵小末和女儿王能果一家三口人。按乡里的风俗,闺女不算自家的人,全家人一直盼着能有个儿子。如今王家添了一子,孩子的父亲王顺成平时很难见到笑脸的人,如今却从早到晚把笑容挂在脸上。他和全家人商议着给孩子起了个乳名,叫“炳富”。

一晃到了1935年,炳富已是8岁该上学的时候了。王顺成夫妇把儿子炳富送到村里人办的学堂去上学。在学堂的教书先生是本村的赵聚炳,他给小炳富起了个学名叫“自重”。赵聚炳先生对顺成夫妇解释说:“这‘自重’就是自己看重自己的意思。照俺看,咱穷人只有自重才能自强,才能闯出个好光景来,这也算是俺对他的期望吧。”炳富看着爸爸妈妈连连点头称赞并扭头对自己说道:“你可要记住先生的话,‘王自重’三个字,不仅是你的名字,还是先生对你的期望啊!”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向守卫卢沟桥的中国军队发动进攻,中国守军奋起还击,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在民族危亡关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东渡黄河,首战平型关,继而转战山西各地。抗日烽火很快燃烧在晋城大地上,东沟镇有了“牺盟会”,七干村成立了农救会和自卫队,刘勉旺当上了农救会长,陈小苟扛起枪参加了自卫队。只有像王自重、王银河、刘保炉、赵小政、刘满太、陈其章这般大小的孩子,暂时还参加不了什么组织,就到关帝庙,坐在庄户人的后面听“农救会”讲抗日道理、学唱抗日歌曲,扛着高粱杆到庙前跟自卫队学出操。一天,王自重找到农救会问勉旺叔说:“赵先生教育我们抗日救国人人有责,难道•••••••”刘勉旺没等王自重把话说完就告诉他:“村里已经决定成立‘抗日救亡儿童团’啦。你明儿上午和保炉一块把村里的男孩、女孩都召到关帝庙去,开个成立大会。”七干村“抗日救亡儿童团”成立了,刘保炉当选为儿童团长,王自重当选为小教员,负责刷标语,搞宣传,教伙伴们识字。儿童团经常排着整齐队伍,扛着红缨枪,唱着抗战歌曲,精神抖擞地行进在七干村的大街小巷。

1938年初夏,日寇突然进犯晋城,其中一股敌人气势汹汹地朝东沟镇扑来。一天,村外骤然响起了枪声,越响越急,越响越近。巡逻的自卫队和站岗的儿童团员惊慌地跑回来报告:“鬼子从东沟镇朝咱村打来了!”刘勉旺立即对在场的自卫队队员和儿童团员说:“都回家!快通知家里人往东山窝转移!”王自重跑回家,抱起刚满一岁的小弟弟民富(又名自明),领着母亲和姐姐、妹妹向村东边窑脑下的山窝里跑去。

王自重安排好家人,急忙去找刘保炉。他想问问儿童团还有啥任务。两人见了面,刘保炉说:“勉旺叔正和自卫队在窑脑上,瞅着村里的动静呢。他让咱俩查看一下是不是人都跑出来了。”王自重一听,顿时想起了王银河和瞎奶奶,忙问:“你看见银河和他奶奶了吗?”刘保炉打了个愣,反问:“你看见啦?”王自重焦急地说:“走,咱们快去找找。”他们找遍了整个山窝,也没有见到王银河和瞎奶奶。王自重急得抓耳挠腮:“坏了,银河和瞎奶奶没有逃出来,怎么办?”刘保炉也着急得连连跺脚:“不光是他俩,还有好多人都落在村里了。走!上窑脑找勉旺叔去。”

话音刚落,村子里便传来枪声。枪声不断传来,孩子们吓得直哭。妇女们急得直流泪,自卫队队员们气得胸口要炸开似的。人们几次要冲进村和鬼子拼去,都被刘勉旺拦住了。直到东方发亮,鬼子才像一群满足了兽欲的狼,嚎叫着撤去。天大亮后,人们小心翼翼地回到村里。此时,大伙看到处处都是烧焦的梁檩、坍塌的土墙和灰烬里的破布。在一座被烧焦的房屋下,横躺着八具尸体,旁边的石碾上溅满了殷红的鲜血。慈祥的瞎奶奶躺在石碾旁的地上,鲜血染红了缕缕白发,那张没有合上的嘴,仿佛在呼唤着炎黄子孙奋起抗争。小银河侧着脸躺在奶奶身旁,两眼圆睁,伸出的一只手还紧紧攥着一把碎石子•••••••。八位遇难的乡亲虽然姿态不同,但可以看出,他们都反抗到了最后一刻。

七干村一天之内添了八座新坟。王自重跪在瞎奶奶坟前,久久不愿离去。他面向苍天,紧握双拳,泣声说道:“奶奶,银河弟弟,俺一定要给你们报仇!”

1939年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制定了《限制异党活动之办法》,大肆推行“溶共”、“防共”、“限共”政策。同年冬天,国民党顽固派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在这次反共高潮中,阎锡山根据蒋介石积极反共的反动方针,在山西发动了“十二月事变”。在晋城,12月18日夜,县保安团200多人袭击县政府、公安局、牺盟会和决死三纵队晋城独立第三营。晋城中心县委、县政府、农工青妇等抗日群众团体突围转移至土岭村。

消息传到七干村,王自重懵了:不是说阎锡山和国民党军也是抗日的吗?为什么抗日的反打抗日的人?他想找勉旺叔打听打听。当他匆匆跑到勉旺叔家时,只见一把铁锁锁住了门。他转身又去找刘保炉,刘保炉含泪告诉他:勉旺叔跟着游击队转移了,小苟哥也到外乡去啦。他们临走时让咱们儿童团也想法躲一躲。还嘱咐我们要把仇恨记在心里,等着咱八路军打回来。

1943年,随着对日作战和反顽斗争的胜利,太岳抗日根据地逐步扩大。中共晋城党组织度过了艰难时期,积极活动起来。这年秋天,党派西山后半坡村一个姓陈的同志到七干村当村长,暗中恢复农会,组织武装,领导群众开展斗争。这时,东沟镇还驻着日军和汉奸队,村里的农会还不能亮出牌子,一切活动都还是秘密进行着。王自重、刘保炉、刘满太、陈其章这些当年的儿童团积极分子,当时都是十六七岁的小伙子了,成了村里第一批秘密联络的对象。不久,便以他们几个为骨干,成立了秘密民兵组织。

1944年新年刚过的一天晚上,王自重撂下饭碗,就匆匆地走了。没多大工夫,他又回来了,身上还背了支“单打一”的钢枪。全家人一见那明晃晃的钢枪,都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王自重凑到父母跟前悄声说:“爸,妈,俺要去参加打东沟了!”说着转身跑出门去。

王自重和民兵伙伴们在陈村长带领下,伏在东沟镇外的一座黄土岗上,参加外围警戒,任务是捉拿漏网的敌伪分子。拂晓,东沟镇里的枪声渐渐稀疏,战斗接近了尾声。果然,有几个穿便衣的家伙从东沟镇一步三回头地朝这里跑来。陈村长一声令下,带领民兵冲下土岗把他们包围了。这些诡称是跑反的老百姓,却被口袋里的信件戳穿了自己的谎言。陈村长派了两个民兵,把他们押到了俘虏收容所。

东方现出晨光,东沟镇解放了。

几天后,王自重、刘保炉等伙伴们日夜盼望的勉旺叔和小苟哥也回到了村里,勉旺叔当了村农会会长,小苟哥当了村生产主任。

中华民族8年的浴血奋战,终于赢得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到了七干村。于是,整个七干村和全国一样沸腾了,男女老少一起涌到街上,用各自的方式表达着内心的喜悦。


报名参军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反动派发动了全面内战。

随着全国战争形势的发展,晋城响应上级号召,掀起了解放战争时期第一次大规模参军参战的热潮。王自重争先恐后带头报了名。不料,刘勉旺和陈小苟都不同意,他俩想为村里的民兵工作留些骨干,王自重参军的事只好暂时搁下。

1946年6月,国民党撕毁停战协定,大举进攻中原解放区,接着在华北、华东、西北,向各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在国民党军进犯各解放区的同时,胡宗南和阎锡山勾结在了一起,向晋东南解放区发起了大举进攻。

为了粉碎敌人的进攻,保卫胜利果实,解放区开始了第二次扩军。一天下午,陈小苟正在家里和刘勉旺商量扩军的事,王自重闯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勉旺叔,小苟哥,这回你们再不答应,俺就和你们没完!”刘勉旺一听,明白了他的来意,陈小苟也回过神来,含笑说:“自重兄弟,别着急,有话慢慢说。”

王自重缓了缓气,坚定地说:“俺要当兵去!这回扩军,要是再不去,那要等到啥时候?等到白了头发掉了牙,那不就全迟啦?”陈小苟笑了:“好啊!俺们正等你这句话呢。”此时,王自重心想这回当兵十有八九啦,兴奋地往家里跑去。经过刘勉旺、陈小苟征得自重的父亲、母亲和妻子同意后,王自重参军的愿望很快就要实现了。这时,他原想插上翅膀快快飞到部队去,瞬间却又恋起家来。他望着爸爸、妈妈和妻子,一种从未有过的歉疚感涌上心头。一连几天,他真想把十年、二十年的家事农活都干完,里里外外忙个不停。

村里响起了欢送的锣鼓声。王自重肩挎小包裹,深情地环顾了一遍亲人的脸庞,深深吸了一口气,跨出了家门。他与刘保炉等8名伙伴,一次又一次扭头深情地望着亲人们,频频挥手,依依惜别,一起向远方走去••••••

参军后,王自重先是在太岳军区分区独1团,接受了两个多月的训练。晋冀鲁豫军区第八纵队第22旅成立后,王自重被分配在通信排第三班。一天,旅部接到情报,敌人一个团的兵力,护送满载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的300辆大车,从临汾出发,正沿洪洞、霍县北上,向太原进发。王自重参加了这次临(汾)太(原)公路伏击战。战斗中作战勇敢,立了三等功。在旅长査玉升的率领下,王自重接连参加了攻打翼城、侯马、夏县、芮城、平陆以及进军吕梁、乡宁等战斗,并在战火中锤炼了斗志。

1947年秋,王自重所在部队肩负着开辟新区、歼灭土顽、建立豫西根据地的战略任务,于8月23日夜横渡黄河,进军河南。

渡过了黄河,第22旅正式编入了晋冀鲁豫野战队4纵队。11月和12月,王自重参加了22旅奉命奔袭河南登封县城以及平汉路大破击的战斗。战斗中,王自重经受住了种种考验。不仅荣立甲等战功,还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8年7月,王自重参加了在漯河以东展开的一场大规模阻击战,11月,参加了奔袭津浦铁路徐(州)蚌(埠)段夹沟车站的战斗,每次战斗,王自重都表现得机智勇敢、胜利地完成了首长布置的任务,荣立了特等功。

1949年1月淮海战役之后,22旅整编为14军41师。査玉升升任该师师长。王自重随着英雄的部队突破长江天险,挺进浙赣线,千里追歼溃逃的蒋军残部。9月底,部队打进广东后,为庆祝国庆,部队开展了杀敌立功运动。王自重在消灭负隅顽抗的敌人战斗中,又一次荣立甲等功,向刚刚诞生的人民共和国献上了一份厚礼。


蓝天之梦

1950年初春,王自重所在部队响应祖国建设人民空军的号召,选送优秀的战斗骨干转入航校学习。41师选送的骨干王自重、刘保炉等人,经昆明体检很快就要离队到空军报到去了。在即将登上新的征程那一刻,王自重的内心久久难以平静。他的感情是复杂的,既有从参军到过黄河,从登封血战到突破长江以及南下清剿残匪的一幕幕往事回忆,又有对新的战斗岗位的无限向往,更有对战友、对老部队的依恋••••••

査师长来了,王自重赶忙上前敬礼。査师长紧握着王自重的双手,轻轻拍着他的手背。这个说话一贯干脆利落的老首长,一时竟想不出合适的送别话。他觉得有许多话要说,可又不知从何说起。过了许久,査师长深情地望着王自重,语重心长地说:“小王啊,你就要走了,我没有别的送你,只送你一句话‘啥时候都不要忘了自己是一个党员,不管到哪都要做一块好钢。’记住了吗?”王自重郑重地点了点头,热泪夺眶而出。

汽笛长鸣,列车奔驰,开封站到了。王自重先是在空军伞兵部队坦克营工兵连当司务长,一年后,来到河北涿县空军六航校当了飞行学员,实现了梦寐以求的愿望。在航校学习期间,他以惊人的毅力和不折不饶的精神,克服了文化水平低和飞行技术理论难懂、难记的困难,出色地完成了理论学习任务。理科考试中,13门课程,他竟取得了11门5分,两门4分的优异成绩。一个只读过几年私塾的乡村孩子,力排万难、积极进取的精神,使教员和战友们赞叹不已。

1952年7月,王自重完成飞行理论学习来到了初级教练机团。经过一段教员带飞后,放单飞的时刻来到了。放单飞,是对一个飞行学员学习成绩的最后考核,也是能否成为一个飞行员的实际检验。驾着飞机翱翔在蓝天上的每时每刻,王自重都全神贯注地完成着每一个飞行动作,力求敏捷、准确。1953年4月,王自重结束了初教机的训练,转到了中级教练机团。

王自重驾驶中级教练机“雅克---II”,在张晓明教员的带领下跃上了云端••••••他一次次攻克难关,顺利地完成了中教机团的学习,升入了高教机团。半年后,1954年9月,他又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毕业考核,被分配到海军航空兵第2师第5团。进入海上飞行训练中,王自重除参加正常训练科目外,一有空闲时间就独自苦练。他常常跑进空勤教研室里,盯着模拟仪表盘,细细回味着训练时发生错觉的情景,设想着怎样才能做出正确的处理,认真地做着各种虚拟的动作。功夫不负有心人。王自重很快取得了飞行成功,成了一名合格的海军航空兵飞行员,正式编入了海航5团的战斗序列。罗烈达被任命为空勤3大队副大队长,姜延德做他的僚机,王自重被任命为长机,张崇德做他的僚机。他们又以崭新的面貌,投入了空中格斗训练。这时候,5团也从山东半岛转场到了宁波。

1955年9月,王自重被授予中尉军衔,并获得解放奖章。面对祖国和人民给予的荣誉,他在给党支部的决心书中写道:“誓死保卫伟大祖国,为人民值好班、打好仗!”为了履行自己的誓言,他对自己的要求更严,练兵的热情更高。12月,由于他的工作、学习成绩显著,受到“队前嘉奖”的奖励,师政治部特意赠给了他一本红皮黄字的“红星日记”本。王自重在日常训练之余,认真地把当天的飞行心得写在“红星日记”本内,不断总结飞行中的经验教训,使海空飞行技术做到了精益求精。


为国捐躯

1957年12月,部队响应上级号召,决定动员随军家属还乡参加工农业生产,希望党员干部做好家属的思想工作,带头把家属送回乡去。这些天来,动员家属还乡的事,自重的妻子程小蜜也听说了。一天早饭后,两个女儿出去玩耍,妻子趁机问王自重:“家属返乡的事你打算怎么办?”王自重觉得表明自己态度的时候到了,先说了一句不似决定胜似决定的话:“俺是一个共产党员!”此刻,妻子完全知道了丈夫的态度。因为,程小蜜只要听丈夫说“俺是一名共产党员”这句话,就意味着他已下定了最后的决心,不可更改了。多说没有用,倒不如随和着好,免得伤了夫妻感情。但是,妻子还是说出了自己想要说的心里话:“俺从小在村里受苦受累长大,回去日子再苦、活再重,俺也经受得住。可孩子这么小,回去跟着俺过苦日子,你不心疼?”听了妻子的话,王自重心里也非常不是滋味。但他还是以军人的坚强意志对妻子说:“俺知道你和孩子的心。俺也不愿意和你们分开。可俺是革命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坚决执行命令。俺是党员,党员就要响应党的号召。你们回去后,还可以来部队探亲,俺也可以按时探家,咱一家还是可以常团聚啊••••••”

1958年元旦刚过,王自重与妻子和女儿继英、月英踏上了返乡的旅程。

这次送妻女回乡,团首长特意多给了王自重几天假,让他在家乡过个团圆年再回来。然而,正值腊月,春节一天天临近,一天傍晚,邮递员送来了加急电报。王自重从邮递员手里接过电报,“火速归队”四个字使他脸色顿变。弟弟自明走过来,小心翼翼地问:“哥,怎么啦?”王自重回过神来,苦笑一下,说:“部队拍电报,让俺马上回去。”第二天黎明,乡亲们来到村西头的公路旁送王自重归队。他依依不舍地向故乡、向乡亲、向亲人们深深地鞠了一躬,泪水无声地洒在了生他养他的沃土上。

王自重风尘仆仆地赶回驻地没两天,部队就奉命移至地处宁波和温州市中间的路桥机场。接着就是超负荷的训练和高警惕的战备!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歼灭一切来犯之敌。

1958年的夏天,台湾海峡的形势越来越紧张。蒋介石为配合美帝国主义武装侵略中东,不断派出小股海匪和飞机,骚扰我沿海大陆,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杀害我无辜百姓,轰炸扫射我出海渔船。为了打击蒋帮不断加紧的骚扰破坏活动,8月起,人民解放军开始了炮击金门的惩罚性战斗。王自重和战友们被自己肩负的神圣职责激动着,炮击金门的“隆隆”炮声,为他们擂起了催征鼓。

1958年的秋天,台湾海峡的局势更加紧张。战争贩子艾森豪威尔,公开发表好战言论,向我年轻的人民共和国发出了战争挑衅。国民党反动派也趁机叫嚣“反攻复国”,表现得十分嚣张。

9月6日,周恩来总理就目前局势发表声明,毛泽东主席召集第15次最高国务会议发出号召:“全国人民动员起来,反对美帝军事挑衅!”

9月20日,外交部长陈毅在声明中表示:六亿中国人民必将不怕牺牲,在保卫伟大祖国的神圣旗帜下,为反抗侵略而战,为维护祖国的主权领土完整而战,为保卫远东和世界和平而战!

王自重和战友们激情满地遥望着波涛诰淼的大海和风云变幻的海空,预感到海空战随时都有发生的可能。

1958年9月24日,海空战终于开战了!王自重和战友们全副武装来到机场。今天战斗值班的序列是:1号机罗烈达,2号机姜延德,3号机王自重,4号机张崇德。

上午9时零6分,机场上空和外场值班室里同时响起了战斗警报!紧接着一颗绿色信号弹升上晴空,顿时,机场上响起雷鸣般的啸声。随着指挥员的命令,第一批起飞的罗烈达比斯中队,像四道闪电,转眼消失在茫茫云海之中。

9时30分,带队长机罗烈达回头看着机群,按照地面指挥员的命令,左转弯 。王自重紧跟着罗烈达的双机,警惕地搜索着周围的情况,不时关切地往后看着张崇德。

9时33分,指挥室桌上的扩音机里突然传来2号机姜延德的呼叫:“1号,1号,右上方发现4只野狼,高度1万3。”

指挥员把拳头往桌上猛地一击,发出命令:“长江,出击!我是东海!”罗烈达遵照指挥员的命令,坚定、果断地向王自重的双机传达了战斗命令:“3号,投辅油箱,准备铁棍,痛击野狼!”王自重一边回答:“明白!”一边迅速把辅油箱投下,把炮弹上了膛,招呼僚机张崇德“4号,跟上!”4架战鹰如同一道道迅疾的闪电,扶摇直上,冲向敌阵。敌机在我4架战鹰勇猛而突然地冲击下,纷纷打滚下滑,仓惶逃命,气势汹汹的编队立刻变得七零八落,一片混乱。

王自重在混乱的敌机中,很快发现了敌人的带队长机,立即招呼张崇德,勇猛的冲上去。敌人发现被咬住了,打开“加力”,拼命加大速度逃跑。王自重猛地一推驾驶杆,紧紧咬住不放。狡猾的敌机改变了战术,轮番在王自重的飞机前面晃行,妄图扰乱他的视线,向公海方向逃窜。

王自重毫不放松地追着敌人的带队长机。就在张崇德告诉他“放心还击,后面有我”的时候,耳机里突然传来地面指挥员的呼喊:“长江,长江,任务完成,撤出战斗!”因为我军坚持执行不出公海作战的原则,指挥员命令他们右转弯,返回温州上空待命。

9时45分,我军战鹰右转弯改飞后,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由于飞行速度快,王自重的飞机突然失去控制,机翼一歪,倒扣着急速下坠。僚机张崇德大声惊呼:“3号,3号,拉起来,拉起来!跳伞!跳伞!”王自重迅速采取措施,接连做了几个惊险动作,使飞机恢复了平衡。他没有按张崇德的呼唤行动,而是大声对张崇德喊道:“4号,4号,不要管俺,跟上编队,执行命令!”接着他镇静地向地面指挥所和带队长机汇报了自己飞行的工作情况。就在王自重把自己的飞机拉到一定高度,寻找自己的编队追赶战友时,突然,从云海中钻出12架“野狼”朝他扑来。

12比1,情况万分紧急!面对着严峻的局面,王自重无所畏惧,迅速抢占了有利的攻击角度,堵住了敌人的去路,坚决不让敌人偷袭我返航机群的阴谋得逞。这时,地面指挥员“3号,3号,沉着冷静,战友马上支援!”的喊话,使王自重更加增强了敢打必胜的信心。

混战中,一群敌机做弧形转弯,王自重立刻用切半径的斜角截击过去,咬住了一架敌机。后面的敌机虽然也盯上了他,但敌飞行员不敢轻易开炮和发射导弹,生怕误伤了前面的同伙。这时,飞在前面那架敌机突然对着阳光飞去,做着忽上忽下、弯弯曲曲的蛇形摆脱动作,妄想扰乱王自重的视觉,把他甩掉。

王自重识破了敌人的狡猾伎俩,紧咬着敌机的尾巴不放,直线迅速地向敌机扑去。敌人被王自重这种无畏的气概惊呆了,前面的敌机慌张得不知怎么才能甩掉王自重,后面的敌机眼看前面两架飞机就要相撞,吓得仓惶逃散。就在王自重驾驶的飞机眼看要与敌机相撞的一刹那,王自重狠狠地按下了大炮按钮,同时一拉驾驶杆,跃上了高空。在剧烈的爆炸声中,敌机四分五裂地坠下海去。

王自重看了看仪表盘,油量警告灯提醒他油量已经不多了。他想甩开敌人,撤出战斗。可是,被打痛了的敌人发了 疯似地向他扑过来,11架敌机紧紧咬住他,轮番向他攻击。王自重趁一次跃升的机会,利索地驾着战鹰翻了一个筋斗,又紧紧咬住了一架敌机。这个敌机老飞贼,知道情况不妙,立即打着滚儿,躲避着王自重的炮弹。其他敌机惊慌失措,慌忙逃窜。老飞贼妄图利用F—86型飞机良好的性能,超低空逃窜,不顾一切地往下俯冲着。此刻,王自重也不顾一切地往下追去。老飞贼眼看机身就要贴近海面,不敢再往下降,企图拉起逃窜,被我军炮火击中,一头栽进了大海。

王自重把飞机拉起来,蔑视地看了看像瞎眼苍蝇胡碰乱撞的敌机群,又自豪地看了看蓝天白云,顿时感到特别兴奋。他的右前方出现了银色的机群,战友们支援他来了。王自重渴望再次冲入敌机群和战友们并肩作战。可惜,油料耗尽,机身受损,电台击毁,身体受伤,只能艰难地驾着战机,侧斜着身子向祖国怀抱飞来。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躲在乌云里的两架敌机,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丧心病狂地向王自重驾驶的飞机发射了“响尾蛇”导弹••••••

根据烈士生前的遗愿,烈士的遗体安葬在浙江海门镇枫山顶上“解放一江山岛革命烈士陵园”。

杀害烈士的“响尾蛇”导弹残骸,存放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作为美帝国主义侵略和干涉我国领土与主权的铁的罪证。

祖国和人民为王自重同志记了一等战功!

噩耗传到烈士家乡,人们以不同的方式寄托哀思。1958年10月20日,中共晋城县委员会、晋城县人民委员会在王自重烈士的故乡大东沟镇(原晋阳公路峪南村东)立碑纪会。

晋城市烈士陵园整修扩建后,1993年4月5日,烈士生前所在部队和晋城市人民政府共同在陵园内为王自重烈士敬竖芳碑,永存英名。



参考文献:

1、中共晋城市委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晋城历史》;

2、沙子亮、蔡干著《烈马雄鹰—海军航空兵英雄飞行员王自重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