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晋城市城区迎宾街639号

太行浩气传千古 留得清漳吐血花
2016-04-18 19:5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滕久昕浏览数:15920 

——怀念左权将军

 

2016年5月25日,是左权将军殉国74周年纪念日。不仅使我回忆起当年八路军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岁月。

1942年年关刚过,日军就以3万余兵力“扫荡”晋东南八路军根据地。2月中旬,日军闯入辽县,袭击武军寺八路军驻地,彭德怀率总部人员向黎城方向转移。从4月份开始,敌人散布假消息、假计划,声东击西。先以万余兵力进攻冀东,再以万余兵力“扫荡”冀南。当冀东冀南吃紧时,5月1日,日军以5万余兵力对冀中区实行“铁壁合围”。冈村亲至石家庄坐镇指挥,意在一举摧毁我冀中抗日根据地。当冀中军民和日本侵略军展开生死搏斗之际,错综消息频频涌向武军寺八路军总部。情报表明,从太原向和顺、从邢台向武安、从襄垣到潞城方向,都有日军活动的迹象。

不久,东、西两线日军构成了对窑门口、南艾铺、青塔、偏城地区的合围圈。5月25日,万余日军从四面压缩,对八路军总部、北方局机关及担任掩护的八路军第385旅第769团等部队进行合击。猛烈的炮火和飞机投下的炸弹落在南艾铺山头,步兵紧跟着多次发动冲击。我军被围人员英勇抗击,与敌展开激战,日军伤亡300余人,于黄昏后占领了偏城镇南艾铺。我军大部分被围人员突出重围,向小南山村集结。

这次袭击造成的损失是惨重的。北方局秘书长张友清失踪后被俘,在太原监狱中牺牲,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壮烈牺牲,总部通讯科科长海凤阁牺牲,新华社华北分社社长何云与四十多名记者牺牲,其中一名女记者的丈夫藏在对面山洞里,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和战友被敌人包围,奋勇还击打光子弹后,砸断手枪跳崖殉国,北方局调研室主任张衡宇和全室十余名工作人员牺牲,朝鲜共产党的领导人金白渊亦在突围中不幸牺牲,这是抗日战争以来我军遭受的最大一次损失。左权将军是牺牲在抗日战争战场上我军职务最高的将领。

1942年5月27日,即左权牺牲后的第三天,毛泽东、朱德就得到确切消息。他们手持电报,默然良久。既为彭德怀的突围而庆幸,同时又难以抑制对左权牺牲的悲痛。尤其是朱德,悲痛之余随即挥笔而作一首悼诗:“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后将这首悼诗送给了左权夫人刘志兰。

左权牺牲后,在当时敌情严重、战况激烈之时,八路军总部派出专门人员并由当地民兵协助,将他的遗体收殓入棺,暂厝于十字岭上。左权殉国后,八路军方面没有马上报道这一消息,如果立即如实报道,就会暴露总部被包围的消息,助长敌人的凶焰。而此时日军也不知道在十字岭合击的是八路军总部,以为是合击了第129师师部,据此还在战报上大肆吹嘘了一番。为了迷惑日军,中共中央同意并经彭德怀批准,有关人员在6月2日战报中披露了一则消息称:左权副参谋长在太行军区第六军分区某地指挥伏击敌人的胜利作战中不幸牺牲。此后一段时间,包括延安在内的各地区中共报纸,均据此报道左权的牺牲日期。

左权和数十名战友的牺牲为彭德怀等人带来了巨大的悲痛,到处都能看到有人在抽泣、落泪。5月27日夜,总部和北方局突围人员在小南山村集结。一声集合令,人们马上振作起来,列队聚集到打麦场上。皓月当空,万籁无声,只听到彭德怀那不改的湘音,一字一句,震人心弦:“同志们,让我们擦干眼泪,咬紧牙关,为参谋长报仇!为牺牲的战友报仇!为惨死的同胞报仇!”彭总的话扫除了悲观,除去了阴霾,八路军指战员永远牢记这一天,也记住了彭总那坚定的、愤怒的吼声。

1942年7月7日,延安党政军民各界代表一万余人齐集南郊广场,隆重举行纪念并追悼抗日阵亡将士大会。会场上,各机关、团体、学校、工厂、军队的旗帜凌空飞舞,追悼左权和阵亡将士的数百件挽联、花圈布置在主席台两旁。主席台中央高悬青天白日旗及孙中山遗像,会场两边分别挂着左权、周建屏、范子侠、郭国言四位烈士的彩色遗像,使得现场气氛更加肃穆悲壮。朱德总司令等人发表了激昂有力的讲话,号召全国人民争取抗战的最后胜利!同日下午,八路军总部也在驻地麻田举行“纪念抗战五周年、追悼左权将军及诸死难烈士,庆祝反‘扫荡’胜利大会”,追悼左权将军和其他在5月反“扫荡”中牺牲的烈士。漳河水只剩下潺潺细流,宽阔的河滩当作会场,烈士画像一个接一个,悬挂在岸壁上,“为左权参谋长复仇”、“踏着烈士的血迹前进”的口号声此起彼伏。

1942年10月10日,在当时敌情严重、战况激烈的情况下,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将左权将军的灵柩由十字岭移至涉县石门村太行山麓的莲花山,举行公葬仪式。左权将军陵墓和纪念塔背倚莲花山,面对清漳河,山顶有一棵巨松,由下仰视,犹如凌云欲飞。陵墓以青石筑成,呈长方形,墓碑上刻有“左权将军墓”几个字,底座雕有铁锤、齿轮、铁链、步枪等饰图,显得格外肃穆庄重。

公葬这天,阴云低迷,群山含悲。来自晋冀鲁豫的各界代表及群众5000余人怀着沉痛的心情参加了仪式。仪式由前来接替左权的八路军新任副参谋长滕代远主持,并宣读了“八路军祭文”。滕代远操着浓厚的湘音动情的说:“无论在艰苦危难的战斗中,或者在谈笑游戏的场所,只要有八路军生活的地方,就会有他的影子。二十年来他总是生活在我们之中,直到敌人抢走了他的生命的时候,他的身影还是生活在每个同志的心头。而眼前的画像,不是依然那样年轻,那样勇敢,那样坚忍不拔,那样纯朴可亲吗?然而,染了血色的太行山石,却做了这笔血债的证人了。一堆黄土埋葬了烈士的遗骸,一盘素肴捧献出公祭者满腔的仇恨和决心。”滕参谋长的话,表达了太行山军民对左权将军的热爱和誓为烈士报仇的决心。随后,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主席杨秀峰为左权陵墓盖上最后一块墓石,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太行分局副书记李大章、第129师师长刘伯承、政委邓小平、晋冀鲁豫边区临时参议会正副议长申伯纯、邢肇棠、边区政府民政厅厅长李一清、民众团体代表齐华、朝鲜义勇军代表崔昌益等人手握铁锹为墓地掩盖黄土。与此同时,罗瑞卿激动地举起右手,在墓前有力地号召:“给烈士们行礼并没有完事,今后还要做三件事,第一件是报仇,第二件是报仇,第三件还是报仇!”

将军牺牲三年后的1945年,他和无数国人为之奋斗的抗日战争终于取得了胜利。历时八年的抗战结束,太行山已是峻峰成铁,岩石成钢。1946年3月,晋冀鲁豫边区参议会第一届第二次大会郑重通过决议,在边区机关驻地邯郸市区中心建立晋冀鲁豫烈士陵园,以纪念左权和其他牺牲的晋冀鲁豫烈士。1950年10月21日,亦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年之后,左权将军等烈士的移灵典礼在刚刚落成的河北省邯郸晋冀鲁豫烈士陵园隆重举行。左权陵墓居于烈士陵园的中间位置,整个墓碑由青石建造,雄伟壮观,正面隽刻着左权的半身浮雕像。包括滕代远在内的许多中央领导人都应邀为晋冀鲁豫烈士陵园题词。滕代远的题词是:民族先烈千秋。

资料显示:1952年11月1日14至15时,毛泽东主席在视察黄河后的归途中,特意让火车专列在邯郸停车一小时,时任公安部部长罗瑞卿、铁道部部长滕代远专程陪同主席前往晋冀鲁豫烈士陵园参谒。略知历史的同志应该知道:罗瑞卿、滕代远与左权同时经历了1942年5月那次日军的袭击,也是战斗的参与者。汽车停在陵园门外,毛泽东等人缓慢下车,低声交谈着,徒步进入陵园,沿着烈士纪念塔环绕一周,经“陈列馆”、“人民英雄纪念碑”来到左权将军墓前,脱帽致哀,默立良久。望着陵园的青松翠柏,毛泽东深情地说:“他们应该有一块安息之地呀!”

2011年6月,在左权将军牺牲69周年之际,我应邀前往河北省武安县参加一个活动。结束后特意要车从武安专程前往涉县石门村,吊唁左权将军陵墓。尽管我们知道烈士的灵柩已经移往邯郸,我们还是要去现场感受一下。汽车载着我们一路疾行,驶到村口在一块路牌的指引下拐弯后,继续行驶一段土路之后,停在一片松树林前。下车后,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慢步进入墓区,生怕惊扰了长眠在此的烈士们。那座熟悉的用太行山青石建筑成的左权将军陵墓(因为家里保存有当年举行公葬仪式的几张照片)就呈现在眼前,静静的座落在一大片松树林中,四周安静极了,只能听到山雀远远传来几声鸣叫。看到眼前的陵墓,眼泪不由自主的流出,脑中仿佛出现当年父亲滕代远主持公葬仪式时,宣读“八路军祭文”时熟悉的湘音,以及在场军民誓为左权将军报仇的阵阵口号声。

70多年过去了,斗转星移,沧海巨变。在八路军子女的心目中,对左权将军的缅怀之情却没有改变。魏巍太行山及其老区人民,是我们永远难以割舍的心结和不变的情怀。在那国难当头、民族危亡之际,左权将军所表现出的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党的高尚品格,和无私奉献、不屈不挠、舍生取义的革命精神,将不断激励着后人为实现国家强盛、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而努力奋斗。

为民族而献身的英雄,人民是不会忘记的。

左权将军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位于河北省涉县石门村莲花山的左权将军墓碑


1942年10月10日,滕代远和十八集团军总部全体人员在涉县石门村参加左权等烈士公葬仪式。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