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晋城市城区迎宾街639号

朱总司令过太行
2016-05-08 16:33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苏金松浏览数:132 


1940年太行山春暖花开时节, 4月26日,斜阳西垂时,八路军一支小部队走进陵川县平城镇南坡村,中间高头大马上坐着一位宽脸膛,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神采奕奕的老军人,他就是八路军总司令朱德,旁边马上骑的是她的夫人康克清,随行的有冀察分区副主任委员王葆真等同志。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后,日军大举侵华,华北、华中等地相继沦入敌手。国共再度合作,拉开了抗日战争的序幕。此前两年里,朱总司令转战山西太行,与副司令彭德怀开辟抗日根据地,在武乡和沁县之间建立了华北敌后抗战指挥中心,领导八路军和人民神出鬼没狠狠打击了日本鬼子的多次“扫荡”,粉碎了“大皇军”不可抗拒的神话。而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顽固派却化友为敌猖狂反共,制造摩擦,围攻我根据地,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去年,山西军阀“土皇帝”阎锡山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十二月事变”,逮捕屠杀我“牺盟会”同志,我后方遭到很大破坏。今年春天,蒋介石又命令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兼河南省主席的卫立煌坐阵洛阳,调动军队准备向太行山八路军发起进攻。一时间,战争风云滚滚。

这时,倾心于共产党的国民党参政员兼冀察战地党政分会副主任王葆真正在华北赈灾,他激于正义,利用自己和卫立煌的特殊关系,不辞辛劳亲自到武乡18集团军所在地,会见八路军朱德总司令,提议朱总司令到洛阳与卫立煌会谈,希望化干戈为玉帛,达到国共团结共同抗日的目的。朱总司令深以为然,切盼会晤,并将谈判一事电告延安毛泽东同志。很快,延安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复电,请总司令下太行到洛阳,会见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进行谈判,然后回返延安。

朱总司令一行人大前天从武乡县八路军总部王家峪村出发,过平顺、壶关,今天一早从郭家坨八路军新一旅驻地到达这里。

朱总司令是以不公开身份出行。那天,南坡村干部接到指示接待八路军首长,很是高兴。他们让富户王保令将较好的“七裹三”院房腾出,打扫干净,烧好汤水,准备了最好的铺盖和饭菜。总司令一行人走进住所,就感受到了南太行人民对共产党八路军的深情厚谊。那天晚上大家都睡了个好觉,只有总司令住房的灯光亮了半夜。

当时,国共双方虽已兵戎相见,但国民党还是打着“统一战线”“合作抗日”的招牌欺骗舆论。所以,驻陵川县城的国民党27军对朱德的到来采取了礼遇态度。27日上午,27军军长范汉杰率部分文武官员到城北十里的杨寨村,将朱德一行人迎接入城,中午设宴接风洗尘。

进城后,朱总司令一行人住在南关段家巷段板孩的四合头院及南岭上的汤王庙内。总司令尽管是路过陵川,他总是以民族利益为重,为抗日大计夜以继日工作着。期间,总司令几次同范汉杰为首的国民党上层官员进行会晤,语重心长重申了共产党的抗战政策,劝告国方同八路军加强团结,对付日本侵略者。他还到崇安寺国民党举办的五县党政训练班,给干部学员作国共合作抗日救国的讲话,在太清宫接见群众。总司令每到一地,即大力宣传我党抗日救国的十一项主张,指出只有坚持统一战线,团结御侮,中华民族才有光明和前途。他振奋人心的演讲,使在场的干部群众受到深刻感染;他举手投足如同铁塔般的形象,振奋起大家的精神,给了力量。总司令还对在“太南撤军”时遭受国民党逮捕的我八路军干部群众十分关心,正面就问题和国民党陵川党部进行交涉,从监狱中营救出被关押的干部战士十多人。

朱总司令在陵川县城住了7天,他的生活,住所的卫生,由政府派的警察冯小山负责,冯小山殷勤地打扫着总司令厅房内外,每顿伙食,小山在政府的灶房用食盒盛饭菜送到总司令的住地。总司令和康大姐对这位勤恳老实的警察很满意,亲切问长问短,叫什么名字,那里人,家庭有哪些亲人,识字不,小山此时木纳地一一告知。总司令和蔼可亲的音容笑貌,在冯小山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事后很久,他得知自己招待过的八路军首长竟是朱德总司令时,激动得流下了眼泪,逢人就夸,他把走近总司令的经历视作一生中最大的荣幸。

5月3日,朱总司令告别陵川,经晋城、济源等县,中旬到达洛阳。当他们走出大山,总司令站在黄河边上,持缰临风,望着巍巍太行群山,滔滔母亲河阔水,心中无限感慨,他以高昂的革命激情,吟出了《出太行》壮丽诗篇:


群峰壁立太行头,天险黄河一望收。

两岸烽烟红似火,此行可当慰同仇。


诗意充分表现出一位无产阶级革命家胸襟坦荡,时以民族利益为重,矢志不渝为国为民去争取斗争胜利的英雄气概。

总司令在洛阳会晤卫立煌期间,表明了共产党、八路军同友军长期合作抗日的真诚愿望,并和其就双方停战,在一些地区的防区划分上达成协议。谈判结束后,总司令到西安会晤了陕西省政府主席蒋鼎文,第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胡忠南等,之后回到延安。在延安一直工作到抗战胜利。

朱总司令洛阳谈判,使晋东南长时间出现了和平局面,使我党我军力量在太行山得到空前发展,为我们夺取抗战胜利赢得了时间和空间。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