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晋城市城区迎宾街639号

陈赓率部驻附城休整
2016-05-09 20:12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马栓贵浏览数:91 


1939年9月,平汉、道清铁路沿线开展的破击战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由于“我们的部队半年来几乎是行军作战,尤其是几次冒雨行动,消耗体力过度”,“七七二团病员突然增加,个别的连竟有五十余名之多,至少亦达二十余名,药品全无,无法医治,确是一件最困难的事”( 陈赓语)。在持久艰苦的战斗中,为了保持部队的战斗力,确有稍事休息整理,恢复体力的必要。因此,陈赓于9月9日将此意电示刘伯承。

9月20日,刘伯承电令陈赓率三八六旅七七二团从平汉、道清铁路沿线到陵川附城进行休整一个月。    

9月24日,陈赓率部启程,沿夺火路工小道上山。

长期的战斗和转辗,已使兵力十分匮乏。特别是临行前的21日晩,部队又参加了一二九师组织的平汉、道清线第八次大破坏,而七七二团与补充团又是担任获嘉与大召营段主破坏段任务,破袭工作在敌人的炮火下从晚9点半开始,一直持续到凌晨3点半,通宵工作6个多小时,战士体力大耗,相当疲乏。加上当日秋雨连绵,气候阴凉,山路泥泞,而从豫北而上又是一路峭壁陡山,不少战士落伍。当日行程90里,夜宿陵川夺火。

25日陈赓部到达附城。沿途各村到处贴着花红柳绿的欢迎标语,许多村自卫队、儿童团列队欢迎,高呼欢迎口号,这使战士们精神大振。当日,小小的附城,驻满了军队。当地群众积极为部队腾住房,为战士们燻湿被、换湿衣,照顾伤员、病号。

这里不得不先说说当时陵川和附城的形势。

1938年4月,发生了“陵川事变”: 在阎锡山的指使和支持下,陵川的地主豪绅杨志玉等反动势力,和驻防陵川的河北民军张荫梧反动武装秘密勾接,发动政变,策划秘密逮捕抗日县长王耿人,企图夺取政权,镇压我党领导的抗日民主进步势力,破坏抗日救亡运动。针对突如其来的事变,奉党指示,共产党人县长王耿人迅速撤离。而反动分子师人凤担任了陵川县长。

师人凤一上任,就和土豪劣绅勾结在一起,对县政府进行“大换血”, 同时对区、村抗日政权进行大破坏,竭尽全力挤压我抗日力量,反革命逆流甚嚣尘上,给已经创建起来的抗日救亡体系造成了极大破坏。如附城区,抗日进步区长张国祥被强行撤职,而委任其带来的亲信、反动分子李忠渝担任了区长。但李忠渝到任后,在附城行不动风,使不动令,群众“只听牺盟会的”, 于是便亲自出马到乡下,唆使土豪劣绅制造借口、编造事实诬陷村抗日干部,然后借机大肆逮捕、关押抗日力量。

1939年7月,就在李忠渝逮捕多名农会干部的次日,附城区牺盟会组织农民千余人浩浩荡荡拥向区署,高喊“李忠渝滚出来说理!”“ 立即释放农救会干部!”“李忠渝滚出附城去!”浩大的说理运动吓垮了这个本就心虚的李忠渝,只得偷偷地带了几名爪牙押了被捕人员从后门逃往县府。这也成为后来陵川声势浩大的“驱师运动” 的前奏。“围攻区公所,赶走区长李忠渝” 后,我党立即将这次说理运动、当地群众要求和李忠渝到附城的罪恶,通过牺盟会转达第五专署。八月,专署撤职了李忠渝,委任共产党员张云堂为二区(附城)区长。从此,附城这个本来就抗日救亡运动蓬勃、牺盟会活动活跃、对共产党、八路军有深厚感情的老区,有了更为有利的工作条件和更为巩固的群众基础,也为9月接待陈庚部到此休整创造了条件。

9月26日上午,附城区署、牺盟会、区村农救会、妇救会等,召开了隆重的招待会,招待陈赓将军及其部将。下午,又召开了400余人参加的欢迎大会,并为驻军赠送了许许多多的慰问品。整个附城到处洋溢着军民团结、同心抗战的浓浓气氛。

陈赓对附城区的接情接待,对老百姓积极腾房并热情照顾伤员病号,以及沿途受到的热烈欢迎十分感动。这次休整计划一个月,日需军粮5000斤,一个月下来就需15万斤。尽管师人凤县政府百般阻拦与八路军接触,但附城区署还是顶住巨大压力,在区、村抗日干部和群团组织的协助下,如数筹得了军粮,为此,陈赓更为感动。9月26日,陈赓将军“破天荒”(陈赓语)地举行了一次招待会,盛情招待当地政府及各群众团体领袖,感谢他们在如此困难的政治环境下对八路军给予的物资支持和精神支持。这确实是他第一次举行招待会筹谢地方,乃至于使自己都感到“像有些难为情”( 陈赓语)。

陈赓召集了团级干部会议,制定了一个月的休整工作计划和军事教育计划,并集中几天时间对部队进行了纪律整顿和群众纪律教育,使“部队纪律有了明显进步。小小的附城驻满了军队,但街道上一如平日,见不到我们的军队”(陈赓语)。这也更使当地老百姓对八路军热爱有加,倍加尊崇。

接上级通知,军委(指国民党控制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由蒋介石任委员长)组织巡视团将来二战区(即第二战区,其作战区域主要在山西,司令长官为阎锡山,副司令长官为卫立煌、朱德等)巡视。陈赓同志分析:一、蒋介石鉴于现在情势严重,急需整顿部队,改善军民关系;二、在目前情形之下,KMT (即国民党)死硬派可能利用这一机会反对山西进步势力,并吹毛求疵地寻找八路军某些弱点,加以扩大或诬蔑,以削弱我八路军在全国的威信。但无论该巡视团采取怎样立场,我们必须帮助其整顿友军纪律,协调军民一致,推动其向这一方面着眼。至于我们自己的部队则应借此整顿纪律,加强战斗力,准备应付更艰苦的局面。为此,陈赓电示各团“整肃所部纪律,加强战斗力,准备应付更艰苦的局面”,并对如何盛情欢迎巡视团,提出了一些具体要求,但特别强调:我们共产党人必须坚定自己立场,绝不采取逢迎拍马的办法。

9月28日,刘伯承来电,令陈赓部三八六旅到涉县集结,稍事休整,准备执行新的任务。“在附城休整一个月” 的计划不得不改变。

9月30日,陈赓率旅直一部先行开发平城镇。

10月1日,七七二团出发离开附城。

从9月25日至10月1日离开,陈赓部原定在附城的一月休整期,只住了六天。但这六天,却在附城人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为附城的抗日救亡运动注入了不竭动力;同时,这六天也在陈赓将军心中留下了美好的记忆。陈赓在日记中详细地记载了这段活动,表达了对附城浓浓的恋情和对附城区干部群众团结抗战精神的高度赞赏。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