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晋城市城区迎宾街639号

滕代远力荐保留铁道兵
2016-06-09 15:21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滕久昕浏览数:118 

1949年1月10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根据中央政治局的决定,发出电令,成立军委铁道部,统一领导各解放区铁路的修建、管理和运输,任命滕代远为军委铁道部部长。

同年5月16日,中央军委命令,将铁道纵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团。由军委铁道部部长滕代远兼任兵团司令员和政治委员,铁道部副部长吕正操兼任兵团副司令员,纵队参谋长李寿轩任兵团参谋长,铁道部政治部主任王鹤峰兼任兵团政治部主任。兵团领导机关设司令部、政治部、工程部。供给、卫生等后勤保障工作由铁道部负责。

铁道兵——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的一个工程技术兵种,包括铁路、隧道、桥梁、建筑、舟桥、通信工程等部队,它担负着工程保障任务。战时,担负战区的铁路抢修、抢建任务,保障军队的机动和作战物资的输送;平时,主要参加国家铁路建设。“野战军打到哪里,就把铁路修到哪里”成为铁道兵部队的口号。从1948年夏到1949年底,铁道部队广大官兵与铁路员工齐心协力,克服重重困难,胜利地完成了抢修任务,全国遭国民党军队破坏的几条主要铁路干线均已通车。据统计,这期间共修复线路1629公里,桥梁976座,车站房屋5898平方米,修复信号232站,为解放军渡江南下,进军西北,解放全中国提供了铁路保障。为战后全国经济恢复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1949年6月1日,将平保筑路工程总队改编为铁道兵团第一工程处。6月15日,将北平和平改编的装甲列车总队第一总队划归兵团建制,改编为兵团铁甲总队。8月1日军委电令,将察哈尔军区预备医院第三分院调归兵团,分配到各支队医疗单位。10月15日将华北军区石家庄医院划归兵团建制,改称铁道兵团直属医院。11月26日,从山东军区接收新兵1.02万人,除补入各支队部分外,暂组三个新兵训练团,在石家庄集训。十二月下旬,铁道部将机械筑路工程总队调归兵团领导。1950年2月15日,遵照军委1月9日电示,将石家庄集训的3个新兵团与装甲总队合编为铁道兵团第六支队(辖3个大队),任命尹诗炎为支队长。

1949年10月1日,举国欢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滕代远被任命为中央人民政府铁道部部长、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政务委员和政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吕正操、武竞天和石志仁同时被任命为铁道部副部长。

1950年,全国转入战后经济恢复时期,战时应急抢修之铁路,已不能适应繁重运输任务的需要,必须进行全面的永久性复旧。1月,全国铁路工程计划联席会议后,铁道兵团全力配合铁路职工参加京汉、粤汉、陇海三大干线及同蒲线北段的永久性复旧工程。

1950年5月26日,铁道兵团在北京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会上由滕代远同志传达了中央财经委员会4月22日向政务院、中央军委提出的将铁道兵团改为工程队,实行企业化建设的报告。“实际上内部对这件事的行动步骤已经基本定了”时任三支队政治委员的徐斌在1987年3月19日上午接受采访时说:“经与会同志讨论,大家反映强烈。认为兵团已经建设成为有相当规模的修建铁路的技术兵种,在当前还有战争的情况下,为了适应战时抢修的需要,兵团不宜削弱。兵改工,转得这么快,工作不好做,而且也会影响到工程质量。”从巩固国防,加强备战出发,与会者一致认为:兵团仍应保留并需加强。  

滕代远深入到各个小组,耐心听取大家意见,没有把上面的意见硬往下压。会后,滕代远主持召开了铁道兵团党委会议,认真研究分析后认为,为减少费用开支和适应全军整编的要求,兵团部队可进行缩编,但要保存主力和技术骨干,以利必要时迅速扩大部队,适应战争需要。会后,兵团党委即向军委建议报告:保留兵团番号,部队缩编,仍归军委建制;工程业务和军费供应由铁道部负责,其他工作统归军委各有关部门领导。滕代远同志建议铁道兵“应成为一个特种兵,成为战斗序列不可缺少的一个兵种”,这个建议受到兵团上下的一致赞同。

1950年6月10日,中央军委批准保留铁道兵团缩编部队的报告。遵照军委关于保存主力,缩编部队的批示,进行了整编。兵团于7月中旬下发整编命令,8月1日开始正式整编。此次整编以国防军战时陆军编制为基础,本着“加强机关,充实连队,减少层次,提高出勤率”的原则,根据全军整编要求,将支队编为师,大队编为团,取消中队(营)一级领导,每师编2个桥梁团、1个线路团。按上述原则,将一、二、三、四、六支队和第一工程处、机械筑路总队、汽车大队、长辛店南厂及兵团直属机关3.8万余人,缩编为3个师、1个直属桥梁团、1个直属汽车团及兵团直属机关等共2.57万余人。原一支队编为第一师,任命刘克为师长,郭延林为政治委员;二支队编为第二师,任命刘震寰为师长,马凤舞为政治委员;四支队和三支队二十七线路大队编为第三师,任命龙桂林为师长,徐斌为政治委员;三支队直属队、第三桥梁大队及二十三线路大队一部编为直属桥梁团;汽车大队编为汽车团。六支队直属队与三十一线路大队编为公安师,和原铁甲总队均隶属公安部建制,暂由兵团领导(1951年1月1日归属铁道公安司令部);第六桥梁大队和三十二线路大队番号撤销;第一工程处及长辛店南厂调归铁道部;机械筑路总队拨归交通部公路总局。为有计划地培养提高干部的政治文化水平,1950年9月,在北京成立铁道兵团干部学校(当年11月6日干部学校移驻河南洛阳)。

在滕代远撰写的《我的回忆》(未发表)中可以看到这段文字:“我亲自出面找军委、总参、总政负责人商定(量),不能取消,应该加强。结果,毛主席的书面批示下达后,才算铁道兵团应该长期存在,要加强政治和技术建设,成为我军一个不可或缺的兵种”。据后来成为铁道兵团参谋长的徐斌回忆:以后滕(部长)还开玩笑地对我们讲“你们胜利了”。

1950年9月18日,中央军委下发通令指出:“为健全铁道兵团的组织领导,走向正规化建设,成为现代国家兵种之一,确定该兵团为军委建制,加强各部门的领导,除工程业务由铁道部直接领导并负责经费外,其他各业务部门的请示报告、会议指示、文件分发,以及干部受练调动等,均与其他直属部队相同,建立领导关系”。这份由毛泽东主席签署的中央军委通令,明确提出了铁道兵团的建设方向,再次明确规定铁道兵团隶属军委建制。原铁路纵队三支队政治委员后任兵团参谋长的徐斌回忆这段往事时说:“滕代远同志当时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对兵团建设起了关键的重要作用。不久朝鲜战争爆发,兵团在援朝作战中发挥了作用,实践说明滕代远同志是有远见的”。

1950年10月9日,铁道兵团奉命进入朝鲜,执行抗美援朝铁路抢修任务。

1950年10月11日,在北京召开铁道兵团党代表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各师、团、直属机关和部队代表62人。会议以总结工作、统一建军思想、检查兵团领导思想和工作作风为中心。会上,兵团副政治委员崔田民同志作了一年来部队工作总结报告。兵团党委书记滕代远同志作了会议总结,检查和批判了兵团党委对贯彻铁道兵团建设方针上的错误和缺点,指出,中央军委对兵团建设方针一直是明确的,如何在工作中贯彻实现军委方针,是兵团党委应解决的首要问题。为统一建军思想,总结中再次强调了毛主席1950年9月18日对铁道兵团建设方针的批示和朱德总司令对“铁道兵团要整编但不能缩小”的指示。总结报告中再次指出铁道兵团的性质和任务。根据侵朝美军不断侵犯我国边境的战争形势,在总结中要求各部队结合整党运动,提高战斗意志,克服斗志松懈、解甲归田思想,切实做好战斗准备。会议于10月22日结束。

1950年11月份,兵团各师召开了党代表会议或代表大会,认真传达贯彻了兵团党代表会议精神,总结了近期工作,统一了思想,坚定了斗志,为加强部队建设和即将入朝执行新的任务,奠定了思想基础。

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初期,中央军委从人民解放军划拨10个师到铁道部,参加修建铁路的工作。根据铁道部部长兼铁道兵团司令员滕代远的意见,这10个师全部编入中国人能解放军铁道兵团,担任抢修、破坏和新建铁路的战略任务。

1953年9月,中央军委决定组建铁道兵领导机关。9月9日,中央军委命令:志愿军在朝鲜的6个铁道工程师,正式划归军委系统,与铁道兵团现有的4个师、1个独立团,统一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从此,铁道兵正式作为一个兵种列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中。

铁道兵为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援越抗美战争和共和国铁路大动脉建设立下的不朽功绩,永远使人难以忘怀。

   (责任编辑:韩玉芳)


1949年7月15日,滕代逺作为铁道兵团司令员兼政委欢送苏联专家回国。


1950年6月,铁道兵团司令员兼政委滕代逺与铁道兵战士在一起。


1950年10月11日,滕代逺在铁道兵团党代会上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