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町店抗日浴血战—— 纪念著名的町店抗日战役79周年
2017-03-25 16:02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成欣太浏览数:2351 

在阳城县町店镇崦山脚边的芦苇河畔,抗战初期,爆发了一场由徐海东和黄克诚领导的军民联合抗击侵华日军的浴血奋战。


芦苇河距阳城县城5公里,河流蜿转贯穿町店镇全境数十华里。山壑之间,滔滔河水,川流不息,河流两侧山峰叠起如锯齿,林木密布似绿堡。芦苇河通道东联太行山、西接中条山,是一条重要的战略通道,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相传,战国时期的长平之战,秦国强兵攻打趙国时途经这里;南宋期间,梁山好汉曾在该镇的义城村梁山古寨聚义军抗金;明朝末年,李自成农民起义军在这一带冲官府济贫民;抗日战争中,日军多次争夺此地。


全面抗日战争爆发的1938年春,侵华日军沿同蒲路南侵,先后攻占了沿线的晋南和豫北的部分城镇。当年夏,第二占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率领部队同戎五胜率领的山西决死三纵队,在侯马、曲沃一带共同抗日,从日军手中夺回了一些城市,把余部日军打得钻进了曲沃城内后,受到抗日部队的围困。


被受围困日军嗷嗷呼救。日军华北总部获知后,于6月下旬紧急从豫北纠集6000多兵力调头北上晋南,被抗日部队击败。接着,日军改变策略与路线,调动侵驻豫北的25师团,从东北方向绕晋城经阳城町店芦苇河战略通道西进晋南,欲往解救被我抗日军围困在曲沃的日军。


我八路军获得日军这一军事情报后,马上作出对策,决定在町店芦苇河通道打一场阻击战,截断日军通往曲沃救援的通道,强力就地歼灭日军,以支援候马战区友军作战,有利于歼灭敌军。


于是,立即派出八路军115师344旅旅长徐海东、政委黄克诚,率687团、688团、129师722团和新兵营加强队,从太行区南下,长驱町店地区芦苇河谷道一带待机迎战。为抢先占领阵地,八路军将士不顾炎热酷暑,昼夜兼程,争分夺秒,于7月1日飞速奔驰,于7月|日赶到了预定目的地。同时,驻阳城境内深山里的八路军晋豫边游击队唐天际司令员,也奉命带两个大队兵力赶到了八路军阵地,待命配合作战。


抗日部队得到阳城县委、町店地区抗日组织和群众的热情欢迎与支持。县委派出组织部长胡晓琴、县牺盟会王世清、县人民武装自卫队朱生荣等带领的特别支前队,协同当地牺盟会,向徐海东、黄克诚介绍了当地的山河形势和群众思想,表示说:“我们保证全力支持人民军队作战,以军民团结打败侵略军!”徐海东、黄克诚审视地图后,交换了意见,满怀信心地说:“有地方党组织和广大群众的支持,有町店河谷的地理优势,加上我军的英勇奋战,这场阻击战胜利在望!”他最后确定了部队驻扎待命的地点为:苏家岭、前岭、孔家沟、北庄、柏圪堆、增村等地,指挥部扎在苏家岭。驻地定了后,县特别支前队的领导分头带队深入各村,协同各村牺盟会发动群众,积极主动腾房子、盘火炉、送柴禾、送粮食、送水,帮助部队很快解决了住处和生活安排问题。接着,以各村牺盟会、自卫队为骨干,组织担架队、运输队、医疗队等战地服务组织,准备支援前线。


7月2日,在指挥部驻地苏家岭召开了战前动员和作战部署大会。344旅所属营以上干部,晋豫边游击队司令员唐天际和方升普、李景良、李声炎,阳城县委组织部长、特别支前队负责人胡晓琴等领导,从各自驻地和备战地纷至踏来。会上,黄克诚政委讲道:“侵华日军进入华北后,在山西晋南遭到抗日军民重大打击。这次调豫北25师团从此通过,是要增援晋南被困日军并扩大占领区。我军的任务就是在町店地区大打阻击战,切断敌军联络线,歼灭敌军,支援晋南候马战区友军抗日作战,这一仗必须打胜!待徐旅长作军事部署后,火速进入阵地,并要层层作好作战动员,构筑有利工事,保证万无一失。要打出八路军的抗日威风,要大灭日军的侵略气焰!”接着,徐海东作军亊布局,按团、队、营部署为三个战场和两个防区。三个战区,从东到西为:义城战场、町店战场、黄岩战场,把敌军分割在三处截击。两个防区:一是东面的沁河渡口防区,防敌军败溃东退之路和来自东路的援军;二是西面的芹池防区,防敌败兵西进救援和西路来敌接应。要事前把兵力埋伏在作战区河岸的村庄、沟壑、山坡、密林中待命出击。崦山的东、南、西山坡和密林,当然成了我军隐蔽和出击的阵地。这样,町店境内数十华里的河槽,被我抗日军民合围成了一个歼敌的口袋式的大伏击圈。


随着部队向作战主阵地转移的行动,县特别支前队领导胡晓琴、王世清、朱生荣等分头带队到村庄,把运输队、担架队、医疗队分布到主阵地。对距作战主阵地近的村庄群众,有组织地转移上山。崦山的密林和寺庙、殿、院都是群众隐蔽和支前物资筹备的集散阵地。在组织转移的同时,还责成村级牺盟会发动组织人员向作战部队送干粮和送饮水,全力做好战地服务和后援服务。崦山白岩寺和白龙庙的和尚积极为转移群众提供食宿方便,主动把八卦池中的“圣水”担上,送给就近的黄岩战地的八路军,还在寺里庙里烧香祈祷,求神灵保佑八路军打败惨无人道、烧杀抢掠的日本侵略军。


7月2日初夜,日军25师团的500余人、50多辆汽车,从晋城驰入阳城,到达河头村沁河边被河水挡住了进路。日军怕受袭击使用炮火向周围放射,以作掩护,同时用汽艇渉水渡过了沁河,进入了芦苇河畔。当晚在芦苇河入沁河囗一带的八甲口、下孔等村落抢掠了一场。为了不打草惊蛇,不过早地暴露我八路军的军事行动和力量,对还未进入主阵地而施抢掠的日军没有给他颜色看。


7月3日拂晓,敌机沿芦苇河上空飞于町店一带上空盘旋侦察,未发现情况即调头东返。随后,敌两辆汽车顺河岸由东向西进行火力侦探,午时许也回转东返原地。日军官见空中和地面侦察均无军事动静,便命令部队缓慢向义城村一带前进。行进到义城后仍未遇到阻力,便分出兵力朝町店村一带方向推进。到町店后仍安然无恙,又命一支200余人的骑兵向黄岩村一带奔进,并在此落下了脚。至此,日军已全部落入我军事先设下的伏击圈内。


此时,徐海东看了看表,时值当午。有人急着提议要求徐海东下令全面攻击,而徐海东仍不急于下令,仍在观察等待敌之动向。


盛夏酷暑,烈日当头,地面灼热,火棘火棘。日军在道路上、在沙滩里守候待命,被烤得忍受不了。芦苇河的清澈流水展示着极大的吸引力诱惑力。队列中的日军急得交头接耳:“眼下,就是爹亲娘亲也不如拥抱河水亲呀!河水的伸着双臂招呼咱们的啊!”“拥抱河水比拥抱花姑娘的更过瘾的。”“长官的能不能放放手?”日军官也望着河水唾液欲滴。于是,派出侦察员四下探视,见无任何动静后,便纷纷架起武器,御蹬拴马,离开路面,赤身跃水,尽情洗浴。


静候在町店战场高地的徐海东,得到各战区的情报,认为到了瓮中捉鳖的良机了,将拳头向下一掷,下令“打!”话报机电速将命令传到了各个战区。倾刻间,芦苇河两岸枪炮声震天,杀声四起,敌军被分割包围在义城、町店、黄岩三个战场,展开了短兵相搏的浴血奋战。


在义城、乌龙沟战场,隐蔽在山沟、树林的722团指战员,飞出工事冲往河岸。八连连长黄学诚、指导员郑加平带领全连边打边跑,首当其冲直面敌阵。水中之敌吓得如惊弓之鸟,一部分被打死在水中,尸体随血红的河流而逝;一部分慌忙上岸抢枪对抗。在激烈的贴身战中,双方在河流中扑斗,在公路中摔打,在河滩上拼杀,在山坡间滚打,追逃,枪击……一个青年战士追杀逃敌而被敌围击身负重伤后,仍忍着痛与敌搏斗,一举杀死3个鬼子,却被敌在身后射击而英勇牺牲。在义城战地围歼中,缴获了日军架放在河边的大部武器,歼敌近百人。


在町店战场,687团团长田守尧指令一营二营官兵下山降魔。当我军神不知鬼不觉穿村露相突袭时,日军才发现军情急速出水上岸应战,在较广阔的河滩上展开了恶战。敌我双方互攻互退,以退为守,以守为攻,互不相让。在敌军的炮火中,尖刀排排长丁西云带队冲入敌阵,一股作气刺死了3个鬼子打开进攻通道。营长殷秋生乘机带兵冲上去,连发几弹射死两敌,接着同冲上来的顽敌拼刺刀,不幸身后中弹而阵亡。一名通讯兵一枪击中一敌使其脑袋开了花,面对向他围攻上来的敌群,他拉开手榴弹扑进敌群,在手榴弹轰炸声中,他与群敌同归于尽。日军节节溃败后,以旗为号,召引组织残部,边战边退,意欲集结于河南岸边的南唐沟顽抗,伺机觅路而逃。此时,战场已缩小,目标较集中,我军以团、营、连指战员骨干为主力,在炮火掩护下追杀不舍。重炮轰击敌之退路,枪刀逼杀掉队散敌,集中围击结队之敌,经过一阵血与火交织的激战,终将日敌全歼。町店战场共歼敌百余人。


在黄岩一带战场,潜伏于崦山附近密林和山谷里的688团一个营指战员,侦察到日军骑兵队进入黄岩村休息的情报后,团长根据事先掌握的地理情况、路线和敌军兵力装备等,对营、连长授予玄机。把埋伏于崦山山坡林中的兵力,秘密转移下山,逐步隐藏于距敌较近的青纱账中,只等令下努张箭发,获取猎物。个个发急的指战员终于得到了出击指令。隐身现法的我军突如天降。一支部队冲向敌战马,一支部队杀向河内泡水之敌。马群被惊得乱蹦、乱跳、乱叫。我军一边围阻乱阵的马群,强力驱赶它们进入山沟牵制收容起来,一边收拾脱群奔跑的散马,实在不服降的马将其击毙。速恋在清水河中的敌军惊惶失措,听到日军官的吼声:“向八路的开战”,方才醒悟上岸。毕竟还是措手不及的敌军,在八路军炮火中不少人葬身于水中,河水被染成了红流。收集在一起的敌群,一部分与我军顽抗,我军为了减少伤亡,采取边打边退,与敌群拉开距离。接着,用机枪扫射,用山炮猛轰,最终将敌歼灭。一部分被我军冲杀散的抢夺散跑开的战马,跃马朝西逃命。战前布防在芦苇河上游刘村、芹池一带防区截阻敌军西逃或西路来援的788团一部指战员,围歼了西逃之敌。


三个战场两个防区的浴血奋战告捷。八路军指战员、阳城参战人员和广大群众,欢呼胜利,欣喜若狂。


徐海东、黄克诚二人在一起碰头时,徐海东问:“这场阻击战就这么结束了吗?”黄克诚笑着摇摇头说:“这还用问吗?敌人肯定不会如此善罢甘休,还会派兵西进去救援。所以这不是我们最后的胜利。”于是二人研究后,作出了新的作战部署。命令迅速发动和组织群众配合部队以最短时间打扫战场,收拾战利品,战后安置工作交由地方组织办理,一切保持战前的平静状态,各战地指导员迅速进行队伍整序和继续作战准备,迎接新的战斗。从前线撤下来的县特别支前队和町店当地的牺盟会、自卫队、担架队、运输队等组织,抓时间抢速度,转移安置牺牲烈士、伤病员及战利物资,清理打扫战场,很快恢复了战前的“平静”。


树欲静而风不止,人欲安而兽不宁。


7月4日凌晨,日军25师团数百名兵力和一个机械化联队由东进发到河头村沁河边。前两天驻守在此截击东退之敌的八路军藏身不理。日军官见侦察兵回报未有军情后,便仰天放声:“这真是上帝的恩赐罗!”日军顺利渡过沁河,进入芦苇河通道后停下来等待。随着从日军身后飞过几架飞杨,沿芦苇河向西飞,狂轰滥炸,致使民房倒塌,树林躺地,河水飞溅,而敌机却一无所获。接着,两辆汽车顺河岸试探前进。日军这种公式化的侦察、探路和行军,对八路军来说简直是不屑一顾。日军经过几番试探,大部队才缓慢挪动,照例是边前进边向两岸村庄开炮侦察。八路军侦察队几次向徐海东报告敌情,徐海东一直不下作战令,为的是以静制动,诱敌深入重点伏击圈。


近午时。日军进入黄岩一带。事先料定日军不会轻易放弃西进救援晋南路线,早已在此设下埋伏的八路军688团,受命从崦山南坡重炮猛轰,晋豫边游击队在芦苇河南岸急弛河套,阻击敌军南逃和西进,同时打退了西路弛来增援的敌军。埋伏在崦山脚下的688团二营营长冯志湘,事先率部队移动在隐蔽区等候。乘我军重炮轰击敌军混乱之机,快速带队冲向敌军。机关枪、手榴弹、排子枪、剌刀等各显其能。以阵地战集中猛射,弹头饮血,敌阵尸横,以追击战分散搏杀,刀光闪耀,敌首滚滚。战地血染,河水葬敌,汽车冒火......又一场激战以我军胜利而日军惨败而告终。


战斗结束后,地方自卫队、担架队、战地运输队,迅速将抢救的百余名我军伤员运送到后方医院治疗;牺盟会发动群众对日军轰炸、掠夺受到重灾的户进行帮助。


7月4日夜,八路军作战指挥部在指挥部驻地苏家岭召开了总结庆功大会。八路军参战全体指战员、晋豫边唐支队、阳城特别支前队、町店地区各支前服务组织和群众参加了大会。旅长徐海东、政委黄克诚分别讲话。黄克诚首先对在这次阻击战中英勇杀敌、为国捐躯的八路军指战员殷秋生、刘永辉、丁西云、宋哲、何传州、庄大贵、孙常青、古家旺、刘玉祥、陈玉华等和晋豫边游击中队长王科等,共40多位烈士,表示崇高的敬意和哀悼!对在作战中有功的集体和个人初步作了表扬。徐海东总结通报了战果:这次战斗击毙日军80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40多挺、步枪近千条,各种炮140余门、各类屠刀200多把、战马130余匹,烧毁击毁汽车30多辆,还有一批其他军用物资。八路军将部分战利品分给晋豫边游击队唐支队、阳城特别支前队和町店地区自卫队、运输队等。徐海东放开嗓门宏亮地说:“町店阻击战是一场浴血战,我们胜利了!我们的胜利大长了抗日军民的志气,大灭了日军不可战胜的威风,是值得庆贺的!同时,军民团结抗战,军队英勇战斗,是值得发扬的!让我们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高举爱国抗日的旗帜,为夺取最后胜利奋勇前进!”


大会结束后,八路军参加这次战斗的主力部队撤离阳城,继续转战太行。町店芦苇河畔的村庄边、道路旁,百姓簇拥,依依不舍,热泪盈眶,送别子弟兵。这真是:芦苇亲水伴泪水,惜别亲人八路军;崦山上下柏常青,千古不朽伴英灵!

1938年7月15日,重庆《新华日报》以“町店浴血战”为题,对这场抗日阻击战作了全面报道,国民党中央通迅社也编发了町店战斗的消息。


町店阻击战,是我国抗日战争史上的一个著名的和成功的战役,同平型关战役一样永载史册。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