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晋城市城区迎宾街639号

岩山监狱浩气扬
2017-05-06 18:4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成欣太浏览数:79 

驻阳国民党投日的反动军队,在十二月事变的血腥镇压中,抓捕了一大批共产党员、牺盟会骨干和积极抗日的干部。阎锡山派驻阳城的镇压抗日军民的嫡系军政头目孙楚,将抓捕到的抗日骨干中的一部分中坚分子,押到他的驻扎地阳城南山的岩山村,关进了专门设置的监狱。

监狱是孙楚关押“政治犯”的地方,同时更是革命者以爱国家、爱人民,抗战到底的坚强意志和浩然正气同反革命会子手作斗争的战场。

岩山村历史遗留下来的仁和泰、崇盛号、下衙门三个“名牌”大院,在孙楚一帮刽子手的“包装”下,改变了原有的历史品位,赋予了时代的刀光剑影。“仁和泰”大院,本来就没有“仁和”的往事和影子,此时,更剩下原有伪装 ,更多了残暴的的狰狞;“崇盛号”大院,告别了曾经多年被冷落的日子,“崇盛”起了反动气焰;“下衙门”大院变成名符其实的衙门了。这是因为这三个大院都摇身成了孙楚的特设监狱,关押着十二月事变从全县各地抓捕的重要“人犯”。他们是王永盛、江涛、刘忠权、白慕轩、刘小焕、武之诚(浮山县牺盟抗日县长)等70余名共产党员、牺盟会骨干等抗日军政要员,这批人在这里“服刑”、受压、“过堂”,由孙楚亲派嫡系官兵严密看管着。

然而,这批被监禁的抗日、反顽勇士们,对孙楚之流施行的残酷手段,坚持进行着不屈不挠的斗争。孙楚下令守监牢士兵把每个牢房的窗户堵死,迫使多个人不分男女住在阴暗、潮湿的牢房;时至数九寒天不让监牢生火;睡在地铺只垫稀薄谷草;多数人患病不给治疗;每顿饭每人一碗玉米面稀食或是杂糠饭。就这样,还得承受轮番的逼供和酷刑。阳城河头村共产党员原志尧在此非人的生活虐待和严刑拷打下被活活折磨而死。被关押的难友们义愤添鹰,在狱中振臂高呼抗议暴行。在禁闭的人员中大多是地下共产党员,虽说大家来自四面八方,有的互不相识,但是共同的理想、信念、共同的命运和面对,把大家联结在了一起。通过知情者、共事者、公开者共识,组成临时秘密党支部,秘密联络党员,千方百计对大家通风报信,进行鼓舞和支持,相互配合,顽强地对顽敌开展不同形式的斗争。

关押在“崇盛号”的革命同志们,因环境条件非常恶劣大都身患重病。患了严重疥疮的王永盛、江涛等人以顽强的毅力,带领大家唱抗日战歌。《我们在太行山上》、《义勇军进行曲》等高昂的声浪回荡在牢房,传扬在大院,鼓舞同志们的革命斗志,震撼敌阵营的军心。孙楚怒斥下属定以武力镇压。在守狱敌持枪刀加怒吼并以杀头威胁进行制止中,抗日志士们更加群起激愤,高昂地喊着口号:“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抗日必胜、投日必惩!”滚滚声浪回击着反动暴行。“崇盛号”“盛”起的革命气焰,带动起其他各院牢房普遍掀起了反击浪潮。使孙楚始料不及的是,被监禁的人员中,竞无一人叛变革命,没有一个出卖同志,表现出革命者的崇高气节和英雄气慨。

孙楚指使其手下在女“囚犯”身上寻找突破,妄图分化瓦解这个“囚犯”群体,以扑灭这团火焰。对二区的妇救会委员刘小焕,牺盟干部江涛等女犯软硬兼施,屡屡遭到碰壁后,谋尽计穷的凶手们便采取了色情、诱婚等卑劣伎俩。他们先后对刘小焕进行调戏、许婚,都遭唾骂和还击。暴徒狠劲揪昝了刘小焕的头发,用烙铁烙烂她的乳房,不给吃饭喝水,惨忍至极无以复加。但是,女英雄们始终坚贞不屈,顽强斗争。

被关押在下衙门大院牢房里的江涛,是个家住吉林省延吉县朝阳川村的农村姑娘。她年少时就胸怀大志,奔赴北京投身爱国革命运动,1934年入党。抗战爆发后,她被派往山西辗转多处发展工人牺盟组织和工人武装,又从长治牺盟中心调阳城任县牺盟特派员。在对敌斗争中被敌抓捕,这在她的革命生涯中已是第三次落入敌人魔掌了。在岩山监狱,她尽管承受着孙楚一伙暴徒们的逼供、酷刑、虐待和因过去坐牢残留下的癫廨病等多方面的折磨,但她始终坚强不屈。她想方设法鼓励难友坚持党的理想信念,互相支持,团结斗争。她联系各牢房难友,以共唱革命歌曲,高喊战斗口号,声讨抗日反动派,以革命浩气对驻地敌军施加压力的同时,注射分化剂。孙楚一伙对江涛这样一批共党硬骨头啃不动了,就转脸换出了一幅新面孔。

孙楚指使他的秘书翟品三,利用其与江涛相识的关系劝降。翟品三说他是瞒着孙楚以熟人关系私下关心江涛的,经过几次接触后,才用花言功语劝江涛要为自己找活路。江涛一开始就对翟品三警惕,到最终看透他的庐山真面目。江涛不但誓死不降,而且做起翟的策反工作。翟品三被江涛火热的爱国激情和视死如归的革命决心所感动,点头佩服。此后,翟品三偷偷为江涛传递联络密件,把江涛给丈夫做的“永别鞋”秘传出去。

孙楚对其秘书无能而不悦,又派他的白副官献“美男”策。白副官粉饰俏姿、献媚取宠说:“江小姐英姿苗条,闯荡江湖,单身匹马,更受尽魔难,若肯嫁给我,我定保你命,保你福……”江涛打断他的话,斩钉截铁地回答:“我们革命者要保国家命运,追求劳苦大众幸福,不为个人得失……”“可是杀了你,你不就一切都完了”?“革命者是杀不完的”,一切都完了的将是你们这伙卖国求荣的反动派!你滚回去,我江涛不怕死!”江涛对敌斗争的浩然正气,传遍了牢房,产生了极大的鼓舞力量。

孙楚又拿新招,差使其部下曾与决死纵队交往过的人,在郭峪兵变中捕押的决死三纵七团政工干部身上打主意,劝他们反戈归队。这些政工干部们纷纷义正词严地告诫说:我们从来就都不是你们队列中的人,根本就不存在归队的问题,我们操戈打仗是为了抗日救国,不象你们投日卖国,反戈的应当是你们而不是我们,不然的话,你们就成了国家的罪人,民族的败类,绝对没有好下场!敌人乘被关禁的决七团连指导员王悦患伤寒发高烧之危,轮番审讯,施加压力,逼其带头投降。王悦不仅不顺从,还揭露孙楚派人与张济相互勾结挑起郭峪兵变的罪行。王悦在敌顽的逼讯和重刑下,在离开人世时都不屈服。决七团四连指导员李发先,在给难友们传递密信坚持斗争时被顽军发现,被揪去“下衙门”过堂,打手们把他打得遍体鳞伤,但他仍不屈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举起拳头高喊:“打倒日本侵略者!打倒汉奸卖国贼!”打手们对他又是一顿毒打,使他晕倒在湿地上,接着把他拖到大院示众。

囚禁在牢笼中的抗日干部们,在坚持狱中斗争的同时,还不断对看守人员中的下层官兵做宣传、瓦解和争取工作,唤起他们的觉悟,使牢内牢外牵上密线。岩山村地下共产党员发动进步群众上官英魁等人,瞒过看守向牢房送饭送水;通过被顽军裹胁到岩山的原决七团、决八团同情抗日的低层官兵,悄悄给牢中传送生活用品;甚至还冒着生命危险,创造机会,寻找借口,秘密放走了几个被监禁的抗日干部。

1940年4月下旬,侵阳日军向县城西南山区扩进,在距岩山不远的桐凹岭上向岩山方向的南山不断炮轰。驻岩山的孙楚三行署和第八集团军司令部及其敌伪组织,受到了极大威胁。孙楚被迫带领其军政人员,由其宪兵队解押着监狱中的抗日干部,冒着日军的炮火,丢魂失魄,夹着尾巴怆忙向南部深山撤逃。

孙楚集团沿析城山沟壑山坡,攀登上析城山顶部的牛心凹村后,在此残喘休整。被捆绑押带的我党抗日干部,沿途坚持斗争,设想争脱;在中心凹村住下后更是斗争激烈。孙楚杀心大发,令刽子手将嫌疑策划暴动越逃的“要犯”中共党员县牺盟特派员王永胜、瓜底村抗日村长白孟轩等施行了枪杀,并将尸体仍下山沟。

5月1日到2日,孙楚之流继续行进逃亡,途经杨柏乡的大山深沟,令其刽子手们分别在秋川河、西门圪台山中,残酷杀害了解押人员中的24位抗日勇士。这次为国殉难的烈士有:决三纵队(179旅)政治部主任张凤阁、七总队组织干事王贵廷、七总队一大队(一营)大队长卢正维、二大队(二营)指导员王恩俊和大队文书李青华、三大队(三营)指导员何希圣和三营四连指导员李发先、六连指导员宁翔高、九中队(九连)指导员仇星彩、分队长(排长)袁钊、七总队二中队指导员武学义、九总队(决九团)政治部主任郝廷光、团政治部组织干事杨凤鸣、决三纵队前哨剧团团长杜智遇;地方干部有牺盟会特派员江涛、张觉,浮山县抗日县长武之诚,二区妇救会委员刘小焕,三区牺盟会秘书刘中权等。

这些共产党员、抗日战士,在临危关头仍誓死不屈。难友们挽着手、并着肩、连着心,昂首健步走入刊场,面对暴徒们的枪口,江涛带头高呼“抗日必胜!蒋阎必败!”、“共产党万岁!”等口号,在敌人的枪口下,一个个倒在了血泊之中,为党、为国、为人民献出了宝贵的鲜血和生命!

英雄的呼唤,烈士的壮行,罪恶的枪声,回荡在山谷,告知着人们……

风骨浩然撼天地,英雄气慨贯长虹。当地群众来到现场目睹悲壮场面,既为我党失去一批忠勇志士痛惜落泪,又被烈士们的英雄斗争精神所鼓舞,纷纷自觉地收殓、掩埋了烈士们的遗体。地下党员们引导愤慨不已的干部和群众,化悲痛为力量,组织游击队、自卫队打击孙楚所率反动军,使之被迫撤离阳城境地。

从岩山监狱带出来的其余在押人员,由孙楚部下警察队长蔡子纯带武装宪兵经绳池、西安等地,一路押送到了阎锡山的秋林集中营。在那里朱尚华、靳子忠等13位抗日干部,仍坚持誓死不降,信念不改,而被残遭折磨,迫害致死。

为纪念为国英勇牺牲的革命烈士,继承和发扬他们坚定信念、坚强不屈、不怕牺牲、忠于党的事业的革命精神,原杨柏乡秋川河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们,于1991年7月1日,特立江涛烈士纪念碑。


杨柏乡秋川河江涛烈士纪念碑


江涛(女)吉林省延吉县朝阳川人,生于1915年2月4日,“九一八事变”后流亡到北京,进实业中学读书,并加入共青团。1934年1月党派她到北平地下市委印刷厂工作,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6月因叛徒出卖被捕,1937年1月经党营救出狱,后派到山西太原市第四区牺盟会工作。1939年9月末,党调她到阳城任牺盟会工作“特派员”,这年冬天国民党反动派掀起“十二月事变”,她在疏散中被捕,关押在闫第三行署驻地、阳城岩山村。在狱中她与难友们经受了恶劣的环境和敌人的严厉拷打,她坚贞不屈。1940年4月下旬,闫军第三行署撤离岩山,向河南济源逃窜,行至杨柏乡秋川河,闫匪行署长官孙楚密令杀害这批革命者。1940年5月1日上午,凶残的闫匪在这里分批残杀了江涛等24位革命同志。这时江涛年仅25岁。江涛烈士在此殉难,烈士永垂不朽!

                  杨柏乡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

                   公元一九九一年七月一日立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