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朱德名诗《出太行》写作时间地点考
2017-08-27 14:26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 郑天佑浏览数:349 

朱德名诗《出太行》的写作时间和地点,我市党史界说法不一。现依据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的《朱德传》介绍该诗写作的有关情况,与诸君商榷。


一九四0年五月十四日,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兼第二战区付司令长官卫立煌从河南洛阳北上来到山西晋城。表面上是根据蒋介石的命令来部署国民党进攻八路军事宜,实际上是希望同朱德会晤。卫立煌是一个爱国将领,出身贫寒,为人正直。早年追随孙中山从事革命活动,后成为蒋介石的一员得力干将,参加过对苏区的“围剿”。抗战开始后看到只有八路军能打胜仗;尤其是他参加的忻口战役中,八路军为支持友军正面防御,在日军侧后投入作战,起了重大作用,对八路军总司令朱德非常佩服,心仪已久,所以他既是蒋介石的部下,又是朱德的朋友。卫立煌不愿看到国共两党军队同室操戈,又要对蒋介石进攻八路军的命令有所表示,离开洛阳时曾向驻洛阳的八路军办事处负责人表示,希望在晋城同朱总司令或彭付总司令会谈。

     

中共中央书记处接到卫立煌北上的报告后,即致电前方:朱德应立即到晋城同卫立煌会谈,并指示会谈重点为:除重申两党团结,划分作战区域外,还要提出八路军增饷和扩编等要求。在当时的晋东南,由于朱总司令等对国民党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双方大的军事冲突已经停止,但是相邻驻军之间的对立情绪还很严重,依然随时会发生摩擦事件。日本侵略军趁机挑拨国共两党关系,长治城内贴满“中日两国联合起来铲除八路”的标语,并趁机加紧对抗日根据地扫荡。繁忙的军务使朱德一时难以抽身前往晋城同卫立煌会谈。这时晋城亦受到日军攻击,卫立煌不得不返回洛阳。


朱德率领的八路军总部,在一九三八年三月以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几乎一直移动在太行山区的武乡与沁县之间。太行山北起滹沱河,南抵黄河岸边,绵亘在山西、河北、河南之间,地势险峻,东可控制河北、山东两省,西接太岳山脉,北同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为邻。朱德伫马太行,直到一九四0年回延安以前,一直在此坚持和领导华北抗战。


当时中共中央准备尽早召开第七次代表大会,毛泽东等一再致电朱德,希望他早日回到延安。朱德安排好前方工作后准备南下,先到洛阳会见卫立煌,然后回延安,再到重庆。随行的有康克清等人,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抽调出一个战斗力较强的连队,作为朱德此行的卫队。朱德此次南行很快引起了各方瞩目。中共中央希望他同卫立煌会谈成功,不仅能解决划分防区、停止冲突、继续团结抗日,还能解决八路军增饷和扩编等问题。蒋介石希望他在谈判中继续让步,以缩小抗日根据地,给八路军抗战制造更大的困难,并要求他在洛阳会谈后到重庆向他述职(后来未成行)。八路军各部担心总司令此行的安全。日本侵略者则希望国共两党裂痕增大,以有利于其侵略战争。


朱德一行四月二十六日宿营在壶关县龙溪镇,这是八路军一二九师新一旅的驻地,二十七日经过新一旅同国民党二十七军四十六师的交接地带,该军军长范汉杰派人在此接应。二十八日在范汉杰驻地附近宿营。二十九日为探清前进路线并同范汉杰商谈解决了新一旅同范部冲突问题停留一天。三十日,范汉杰加派一个连护送。五月一日,朱德一行抵达四十七军军长李家鈺的司令部,次日因雨又停留一天。朱德利用这个机会向李家钰介绍了晋东南敌情,强调了团结抗日的必要性。三日李家鈺也派一个连步兵护送。


五月四日,朱德一行要通过日军的又一道封锁线,再由第九军派人前来接应。正准备越过封锁线,日军忽然打过来五、六十发炮弹,因此直到黄昏时分才重新上路。当夜大约十时通过博(爱) 晋(城) 晋庙铺的日军封锁线。这里离日军驻地只有五、六里,白天还有二百多日军停留于此。越过封锁线后,由当地群众作向导,走小路西行。一路上高山峻岭,浅溪深谷,羊肠小道,月色昏暗,星光稀微,隐约照人。凌晨时分到达马街,第九军派出的一个营在此迎候。五日抵达河南省济源县,夜宿该县刘坪。这里已是太行山的尽头,到了黄河边上。第二天,朱总司令就要离开这座血战近三年的山脉了,不由地思潮起伏,著名的七绝《 出太行》 就是这时候写的。诗曰:


群峰壁立太行头,

天险黄河一望收。

两岸烽烟红似火,

此行当可慰同仇。


诗前提道:一九四0年五月,经洛阳去重庆谈判,中途返延安。是时抗战紧急,内战又起,国人皆忧。


五月六日,朱德一行离开太行。七日度过黄河,卫立煌派人至码头迎接,下午六时许朱德一行到达洛阳。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