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1953年晋城县铲除邪教组织“一心天道”的斗争
2017-10-04 16:01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吴文庆浏览数:217 

新中国成立之初,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各种反动邪教、会道门,怀着对新生人民政权的刻骨仇恨,大肆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成为危害社会的另类毒瘤。“一心天道”就是这些反动邪教、会道门中的突出典型。


“一心天道”全称为“一心天道龙华圣教会”,产生于民国初年的山东省长山县(现在的邹平县境内),后逐渐发展到东北、华北、西北、江南等地区,成为民国时期影响很大、独具特色的会道门。此教曾自名为一心堂、大灵山佛教会、大灵山一心天道、大灵山道、一真道、一真圣教、大东亚佛教联合会等14个名称;另外,教外人士还称其为净地会、倾家会、吃干会、赔钱道、长发道等。


一心天道龙华圣教会初名为“大灵山一心堂”,创始人是山东省长山县人马士维。在民国建立后近20年的时间里,军阀混战不休,匪患四起,灾荒连年不断,民不聊生,确似有大劫将来之兆。民众渴望得到拯救,迁居一片乐土。在这样的环境中,一心堂的宣传兼威吓利诱,打动了许多苦难民众的心。他们把宝押在一心堂上,拜师入道,捐钱捐物。其中许多人变卖了所有家产,率父母妻小入道,最后落个倾家荡产的结局。“大灵山一心堂”是军阀统治下农民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面临巨大压力的产物。


1934年5月间,经蒋记内政部和天津市政府批准备案,取消“一心堂”名称,改组为“一心天道龙华圣教会”。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该会办理“慈善”,拉拢人心。他们在天津南市施赈,在南京大舞台设收容所,收容难民。日本占领军发给一心天道龙华圣教会大米五十包,供该会搞“慈善”。该会见有机可乘,遂投靠日本侵略者,一方面办“慈善”活动,一方面靠拢日本。为迎合日本侵略者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侵略意图,该会设立“大东亚佛教联合会”,聘请日本警察署署长山野为顾问,吸收日本人入会。该会在日本侵略者卵翼下,大肆活动,“敌日僧俗官民出入该会者极多。”为讨好日本侵略者,该会头子不惜背叛民族利益,下令道徒捐铜,然后以该会名义捐献给日本侵略者,供其制造枪炮屠杀中国人民。此外,还向日军捐送了一批慰问袋,内装日用品。该会的卖国之举,获得日寇欢心。在日本侵略者扶持之下,一心天道龙华圣教会很快发展起来。该教会在抗日战争期间的卖国投日之举,臭名远扬,民愤极大。


新中国成立后,该教会于1950年12月被人民政府取缔。但其头目并不甘心就此偃旗息鼓,退出历史舞台,而是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进行精心策划,密谋卷土重来。1952年前后,一心天道已呈现死灰复燃之势。当时保卫部门有一个内部通报,“一心天道”在全国设立了七个总口,有大小头目100多人.。在晋城地区 ,“一心天道”的活动也非常猖獗,可以说达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负责头目有卢保玉(男,高平人)、原振华(男,晋城人)等,次要头目有张天兰(女,晋城金村人)等。他们公然在大十字街西边一个叫“一心店”的旅社内,设立了“三关口”。所谓“口”,实际上就是活动聚会基地。他们在这个地方布置了一个所谓的“金殿”。为了恐吓和威慑信教群众,他们把“金殿”布置得阴森恐怖。一进门,就是两条大金龙,张牙舞爪,似要向人扑来。两条龙中间供着神像,面目狰狞可怖。神像前置一铜质大香炉,里边插着大把的香烛,烟雾缭绕。透着神秘。墙壁四周均垂挂着长长的黄绸布条,上面用朱砂画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符号。整个环境不似仙境,倒像鬼窟,让人一进去就头皮发麻。这个地方不光是让晋城的信徒聚会,还要辐射到阳城、沁水、乃至晋南和豫北地区。原振华和卢宝玉还在高都村一个大院的楼上,布置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金殿”,用来吸引高平、陵川、长治、以及河北西部一带的信众。


随着信教群众的增多,规模的扩大,“一心天道”反动头目的野心也逐渐膨胀起来。原振华、卢宝玉认为自己人多势众,实力大增,可以向共产党公开叫板了。他们的一些反革命活动也逐步从隐蔽到公开。1952年夏天,卢宝玉、原振华、张天兰公然到北京,向国务院上书,不知天高地厚地要求共产党下台,毛泽东退位,让一心天道上台执政。由于当时这个案件还不透明,为了稳住这些人,接待人员一边让这几个人回去等消息,一边将情况迅速向有关领导和部门做了反馈。卢、原等头目从北京回来后,进一步加快了反革命步伐。他们策划于1953年正月初五至初十,在晋城组织一万人的暴动,拟定的口号就是“共产党下台”、“毛泽东退位”、“一心天道上台执政”,并把这些口号用朱砂写在黄绸布上,悬挂在大十字街的“三关口”和高都“金殿”。


“一心天道”的反革命活动,早已引起公安部门的注意。特别是卢宝玉、原振华等人公开到北京示威后,国家公安部就迅速将案情向各级公安部门做了通报。晋城地区作为 “一心天道”活动的重灾区,更是受到上级特别关注。为了时刻掌握“一心天道”的动向,晋城公安局在“一心天道”密谋暴乱之前,就派出情报人员打进其内部,刺探消息,充当内应。比如,让铺头村支部书记丁生民,假装信道,参加进去;让担任副县长的民主人士孙兴根出面,送其妻参加“一心天道”,实为安插特情人员。这样,“一心天道”的一举一动,都在我公安部门的监控之中。


在掌握了“一心天道”准备于正月初十左右起事的确切时间后,在上级协调下,立即采取了这样几条紧急措施:


一是成立了大案侦破指挥部,由晋城县公安局局长王岩任总指挥。长治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学会任具体负责人。下设两个侦破组,一个叫“三关口侦破组”, 组长原江林,主要负责城内“一心天道”案情的侦破,一个叫“高都金殿侦破组”,组长王治国,主要负责高都“一心天道”案情的侦破。从各县公检法系统抽调了若干人。我当时任晋城县检察院检察员,也被抽调到侦破指挥部。


二是由时任省军区司令员(姓名不记得了)亲自带一个团的部队,赶赴晋城,准备以军事手段解决邪教暴乱问题。同时,根据省军区命令,晋东南地区南五县的武装部也抽调基干民兵,携带武器向晋城集结。在很短的时间内,晋城县就集中了正规部队、基干武装民兵约一个师的兵力。军队方面由靳宏远(该同志现仍健在,93岁)具体指挥,分工负责城关一片;参战民兵由晋城县武装部琚部长(名字忘记了)具体指挥,分工负责高都一片,并抽出部分民兵配合正规部队执行任务。


三是分兵把口,严防邪教分子特别是骨干成员逃窜。在具体部署上,着重把守三个关口,即往河北方向的涧坪岭吴庄小道关口,往河南方向的晋庙铺、柳口关口,往晋南方向的西凹岭关口。

“一心天道”本计划于正月初五至初十在大十字街召开信徒大会,然后发动暴乱。但由于我方准备充分,在暴乱前三天,就对这个野心勃勃的反动组织发起了雷霆攻击。正月初三一过,省军区部队就把城里包围,武装民兵则把高都村包围。战斗打响后,许多被“一心天道”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群众,也手持菜刀、扁担、锄头,锹镐,跟在部队后面助威。那些原来胆气很壮、大言不惭的反动头目,在代表着真理和正义的强大军队与潮水般的人民群众面前,就像风中茅草,不堪一击。许多人丑态百出,四处躲藏,没有一点干大事的样子,证明这些人只不过是一些跳梁小丑。他们策划的阴谋还未来得及实施,就在顷刻间灰飞烟灭,胎死腹中。事后统计,围城部队在大十字街“一心店”内,共抓获大小头目200余人,经过甄别,筛选出100余个骨干,均为全国各地来晋城参加暴乱的“一心天道”重要头目。还有一些如约到晋城赴会的头目,走到几个关口面前,看到有武装人员把守检查,吓得转身就跑,侥幸逃出法网。


在省里有关专家指导下,晋城县公检法抽调十多个人,组成几个审讯组,逐个进行审讯甄别,对罪大恶极、事实确凿者,即行逮捕:情节较轻、能够认罪者,经批评教育、具结悔过后,予以释放。在此同时,还要求各村动员误入歧途的道众进行自首、退道,打掉了“一心天道”的群众基础。正月十四,参战部队和民兵,在晋城县广场举行阅兵。一万多名参战人员以整齐的军容,高昂的斗志,接受上级首长的检阅,然后,在县城各主要街道进行了武装大游行,从而使人民群众受到鼓舞,使邪教分子受到震慑。从正月十五开始,在大十字街的天主教堂内,举行了一个为期10天的展览大会,展品从都是“三关口”和高都“金殿”搜集的实物,按原样展出。各村均组织村民前往观看,累计参观者达到10多万人,使大家进一步看清了“一心天道”装神弄鬼、欺骗、愚弄乃至残害百姓、不择手段搜刮民财、反社会、反人类的反动本质


1953年10月,晋城县公检法经过半年的艰苦工作,查清了“一心天道”主要骨干的罪行,并据此作出判决:原振华,卢宝玉两名主犯利用“一心天道”这一反动邪教组织,愚弄人民大众,进行各种破坏活动,并且妄图推翻人民政权,罪行累累,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据此判处两犯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案犯张天兰,助纣为虐,积极参与邪教活动,犯下严重罪行。但该犯尚未完全泯灭良知,没有造成大的罪恶后果,并能认罪悔过,据此判处3年有期徒刑。其余骨干分子也根据罪行大小,分别判处了5年、1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判决结果出来后,晋城县公安局分别在高都镇和高平县召开了宣判大会,高都镇宣判的是主犯原振华,由我代表检察院宣读了起诉书。高平县宣判的是主犯卢宝玉,由王治国代表检察院宣读了起诉书。两地按事先安排,将死刑犯五花大绑,戴着手铐和脚镣,进行了游街示众,然后由法警将其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这段历史风云虽然过去了60多年,但在我的心中却始终难以忘怀。回忆这段往事,我深深感到,邪教组织永远是人类的大敌,是世界性公害。从我国来说,50年代的邪教不只有“一心天道”,还有“一贯道”等众多邪教。20世纪后期,世界已进入高度文明时代,还会出现“法轮功”那样的邪教,可见其根深蒂固。现在,仍然有许多五花八门打着各种宗教招牌实为邪教的组织,在不停地蛊惑人们,破坏着社会的安定,甚至威胁到国家政权的稳定。这将是一场长期的斗争,什么时候都不能松懈,更不能停顿,否则,就会酿成灾难性后果。这是我作为一个老党员,老战士,向当代社会提出的真诚告诫。


(吴文庆,阳城县町店镇大宁村人。现年89岁。抗战中历任阳北县青救会主席、阳城五高管理员等职,后入长治专区干部学校深造。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起任晋城县检察院检察员、山西晋东南检察分院助理检察员。1978年起,先后任晋城县、晋城市(县级)检察院副检察长,1983年离休。)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