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纪念平江起义90周年
2017-12-22 19: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滕久昕浏览数:5095 

1928年7月22日,彭德怀、滕代远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组织和发动了震惊全国的平江起义,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这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和湘南暴动之后的又一次着名起义。平江起义的成功,红五军的诞生,为创建和发展湘鄂赣苏区,造成红色割据局面,壮大革命力量,建立革命根据地,保卫和巩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和作用。在我党我军的历史上有着及其重要的地位。2018年适逢平江起义90周年,特撰文予以纪念。


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原是军阀唐生智的部队。1928年4月间,该师的一、二、三团驻防在湖南省最富饶的南县、华容、安乡等县,进行“剿共”,与当年六月份才奉命移驻平江县的。师长是刘铏,副师长周磐(经常住在长沙)、李慧根。一团团长彭德怀、二团团长张超、三团团长刘济人。该师在岳阳还有一所随营学校,校长由副师长周磐兼任,负责实际责任的为黄公略(副校长)。黄纯一、贺国中均在随营学校担任教育长、区队长等职。不久,黄公略同志通过活动的结果,而被调任为该师第二团充当第三营营长,随营学校工作就由贺国中同志负责。黄纯一同志已被调任该师第一团第三营第九连连长,实现了直接掌握部队的目的。


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进驻平江的部署和位置:该师师直属单位和彭德怀第一团团部驻在平江城内。第一团第一营驻在平江天岳书院,第二营驻在离平江城50里的思村安定桥一带,第三营驻在平江城北门一带;该师第二团驻在平江东乡长寿街、嘉义、献钟一带,该团第三营(即黄公略同志当营长)住在离平江城60里地嘉义市;该师第三团驻在平江北乡南江桥、梅山一带;该师随营学校尚驻在岳阳。周磐部队进驻平江后,配合平江县政府的反动武装(挨户团)不断的下乡“清剿”,捕杀了不少的革命分子,以及工人、农民等等。反动县政府的监狱里关有政治犯800多人。彭德怀曾向滕代远说过,他为了找地方党的关系,曾多次率领李灿同志这个连,一面应付敌人下乡“清剿”,一面进入农村时先鸣枪,吓跑老百姓,表示清乡军队来了,凡属革命的组织和人员,闻枪声后,便于及时的有所准备。每逢宿营时,则有意遗弃一些子弹,再把部队撤走。暗示地方党知道,这支队伍里有革命的分子,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地方党的组织关系。


1928年上半年,中共湖南省委尚潜在长沙。全省分设:湘西特委、湘南特委(书记杨福焘)、湘赣边特委(书记杨开明)、湘东特委(书记滕代远)以及湘鄂赣边区特委(书记郭亮)。当时湘东特委辖:株洲、安源两个市委,醴陵、萍乡、浏阳三个县委。特委机关设在安源市内。湘鄂赣边区特委机关设在岳阳城内,辖岳阳、临湘、通城、咸宁、平江、修水、铜鼓、万载等县。因特委的军委书记苏先骏叛变,向敌人告密,致使特委机关遭到破坏,特委书记郭亮同志遭到敌人杀害。


1928年6月下旬,湖南省委贺昌、林仲丹(即129师政治部主任张浩)同志,在安源市当面传达省委指示:叫滕代远即日前往湘鄂赣边区,接任郭亮同志牺牲后特委书记的工作,湘东特委书记等工作,移交蒋长卿同志负责(当时蒋因公外出,就交张浩)。他们说:郭亮同志已英勇牺牲,特委机关已被破坏,只能先设法找到各县委的关系,才能逐步恢复和建立特委的领导机关。他们还告诉滕代远:驻防平江城的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第一团团部有党的组织,负责人是邓萍同志,还告诉了和邓萍的联络方法,该团团长彭德怀也是党员,如果需要而又可能的话,可以组织武装起义,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以便与井冈山的红四军互相配合和策应。


滕代远到平江县城时,彭德怀率领李灿(为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第一团第一营第二连连长)这一连“清乡”去了,李光是彭德怀的马弁,张荣生是彭德怀的传令班长,也都随同彭德怀一块“清乡”去了,所以没有晤面。只有邓萍和黄纯一(为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第一团第三营第九连连长)先来我住处谈了谈部队的情况,我也向他们谈了当时的政治形势、党的任务等情况,彼此以同学、同事的关系做掩护,相见的时候显得非常亲热。不两天,彭德怀、李灿等返回平江县城后,立刻都来滕代远住处晤谈。大家表示很高兴,认为已与上级党的组织又接上了关系,解决了两个多月来没有解决的问题。当时就决定以彭德怀团长的名义,为滕代远洗尘。在宴会上,大家相互谈了工作情况,交换了工作的意见,滕代远传达了湖南省委的指示:这次来平江城,专为与部队中的党组织建立联系,和恢复湘鄂赣边区特委的领导机关,以及这次经过浏阳、平江两县委的情况等等。他们反映了平江县反动地主武装和土豪劣绅,天天屠杀革命的分子和工人、农民、学生等等,部队士兵和下级军官很反感。并表示今后有党的领导,能马上与本地的党组织取上联系,一切工作就好做了。这次宴会的参加者计有彭德怀、李灿、黄纯一、邓萍、李光、张荣生、贺夷和滕代远共八人。一面吃饭,喝酒,一面开会,表现得很自然。


不两天,彭德怀来向滕代远说:黄公略在南华安驻防时,发给党组织人员的通行证已被敌人搜获,周磐认为黄公略定是共产党员,已来密电令即逮捕法办,问滕代远怎么处理?事情很为紧急,当即商定召开第二次党的会议,对外则以滕代远的名义请客,答谢彭德怀团长为掩护,参加宴会的人和上次相同。开会时,滕代远先把上述密电的内容告诉大家,做了审慎的分析,大家认为事态紧迫,已来不及请示省委,一致同意滕代远提出组织“平江起义”,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的动议。并决定于1928年7月22日(时为阴历六月六日)为“平江起义”的日期。还有起义的一些准备工作,如标语口号、宣言、以及秘密地加紧进行革命士兵会的活动等等。散会后,大家分工负责的积极展开了工作。


为了便于领导这一伟大的起义行动,在力求安全,力争胜利的基础上,滕代远当天就离开了“镜中天”旅馆,秘密的移居于平江城东郊天岳书院附近的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第一团第一营第二连连长李灿的公馆里,主持领导“平江起义”的一切组织工作。实际上李灿同志的家,已经成为“平江起义”的总指挥部了。


1928年7月22日(即旧历六月六日),是一个和风晴朗的日子。早饭后,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第一团第一营(原营长雷振辉没有要他到场)全部,由李灿同志用第一团全体士兵总代表的名义,把大家集合于天岳书院的广场上。先由李灿同志宣布武装起义的革命政治和军事的意义、目的和计划。然后,由团长彭德怀向大家讲话,大家就都知道了,这次的武装起义除一个营长(雷振辉)没有到场外,其余全到了。这次的起义,是由共产党领导的,是由革命士兵会领导的,是由全团士兵总代表领导的,还有团长也是同意的。彭德怀除首先表示赞成李灿总代表的意见外,随即宣布该营由李灿负责指挥,去执行一次光荣的革命任务。彻底的全部的解决那些屠杀工人和农民的反动县政府、县挨户团武装,县警察局的武装,释放县监狱的800多名政治犯。然后宣布了各连的指挥员和革命纪律,命令人人戴上红布做的臂章,作为战斗中的标志,命令各连全副武装,进城分别向各连预定的目标进攻。坚决消灭城内一切反动机关和反动武装,活捉县长和土豪劣绅。


于是,三连攻打西门,二连攻打伪县政府和挨护团队,一连做预备队。黄纯一则率领第三营第九连同时开进城,解决师直属单位,尤其是第一训练处及一个特务连。当日午时,平江城内各处枪声响成一片,不到两个小时,全部胜利地结束了“平江起义”的战斗。将国民党县党部、县政府、警察局、挨户团队、监狱及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驻在城内的各个单位及特务连,全部解决。共计消灭反动分子2000人以上,缴获步马枪近1000支,弹药及其他军用物资很多。头号叛徒高岑南当日被枭首示众。活捉伪县长刘作柱,清乡委员兼挨户团大队长李铁桓、黄思勤,清乡督察员杨鹏翼等一批反动首恶分子。


当日,还释放了800多名被监押的工农革命分子,并在其中挑选了一批知名的革命分子,成立了宣传队,迅速的进行了挨家挨户的宣传工作,宣传中国共产党政纲,工农兵苏维埃政府的主张,中国工农红军的任务等等。一面张贴革命的标语、口号、宣言、《告人民书》,一面又继续捉到数百名潜藏的地主、豪绅等反动分子。


1928年7月22日,正当全国革命处于低潮的时候,平江起义的枪声如一声惊雷,震撼了湘鄂赣,轰动了全中国。正式宣告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彭德怀任军长,滕代远任党代表。为了支援平江起义,中共浏阳县委书记王首道、中共平江县委负责人胡筠、陈孟根等人立即赶到平江县城与红五军取得联系。滕代远回忆:“当时将缴获平江县挨户团的武器1000多件和从县监狱释放的政治犯800多人,全部交给胡筠代表接管。同时决定当天枪决县国民党书记长、县长、挨户团大队长以上的反动军官20多人,另外还加上几个大叛徒也一同处决,受到工农兵革命群众的热烈拥护”。在地方游击武装的配合下,红军镇压了反动官吏和土豪劣绅,成立了平江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平江县城红旗漫卷,万众欢欣。滕代远讲到:“为加强党的领导,取得地方党委的帮助,以及红军要积极协助地方武装斗争的发展,军委决定:派第二团向浏阳县发展,取得浏阳县委的领导;派第三团向湖北南部发展;由彭德怀率领第一团及军直属部队向平江东乡长寿街地区发展,以免敌军收复平江县城时,发生不应有的战斗,增加伤亡,对我不利。”几天后,敌人从南昌调来第二十团及两个宪兵营从四面八方向平江县城扑来,重兵压境,平江十万火急。红五军决定主动放弃平江县城,东进长寿时,与敌张辉瓒部遭遇,红军因为人少武器差,不能与之硬拼,只能向东乡黄金洞前进,于20日抵达黄金洞继续整训部队,发动群众。不久,彭德怀没有找到湖北当地党的关系,从九宫山返回,正准备集合队伍讲话时,一团团长雷振辉抢过警卫员的手枪企图行刺彭德怀,被警卫员张子久发觉,夺下雷的手枪,子弹击在地面,雷力大个高,又把枪夺回手,幸被连长黄云桥手疾眼快,一枪将其击毙。红五军在黄金洞整训时,接到了中共湖南省委指示,正式批准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及其领导人员,批准红五军军事委员会的组成和活动方针。省委要求红五军“从连起实行党代表制”,“军队应向平、醴一带发展,以与四军朱、毛联结。避免与敌军的主力作战,以为将来实行的发展。”接到指示后,彭德怀、滕代远精神极为振奋,特别是要他们与朱德、毛泽东领导的红四军取得联络,这也是他们久已向往的事情。


认真学习省委的指示后决定:派黄公略率领教导大队留在平江、浏阳一带坚持斗争,彭滕则率红五军主力向浏阳、万载边境发展,相机南下,以便实现与井冈山的红四军取得联络的任务。


平江起义成功地粉碎了当地的反动武装,成立了工农红军第五军和平江工农兵苏维埃政府,这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之后的又一著名起义。平江起义有力地推动了湘鄂赣边界革命斗争的发展,为创建湘鄂赣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基础,也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责任编辑:韩玉芳) 1928年7月22日,彭德怀、滕代远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组织和发动了震惊全国的平江起义,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这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和湘南暴动之后的又一次着名起义。平江起义的成功,红五军的诞生,为创建和发展湘鄂赣苏区,造成红色割据局面,壮大革命力量,建立革命根据地,保卫和巩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和作用。在我党我军的历史上有着及其重要的地位。2018年适逢平江起义90周年,特撰文予以纪念。


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原是军阀唐生智的部队。1928年4月间,该师的一、二、三团驻防在湖南省最富饶的南县、华容、安乡等县,进行“剿共”,与当年六月份才奉命移驻平江县的。师长是刘铏,副师长周磐(经常住在长沙)、李慧根。一团团长彭德怀、二团团长张超、三团团长刘济人。该师在岳阳还有一所随营学校,校长由副师长周磐兼任,负责实际责任的为黄公略(副校长)。黄纯一、贺国中均在随营学校担任教育长、区队长等职。不久,黄公略同志通过活动的结果,而被调任为该师第二团充当第三营营长,随营学校工作就由贺国中同志负责。黄纯一同志已被调任该师第一团第三营第九连连长,实现了直接掌握部队的目的。


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进驻平江的部署和位置:该师师直属单位和彭德怀第一团团部驻在平江城内。第一团第一营驻在平江天岳书院,第二营驻在离平江城50里的思村安定桥一带,第三营驻在平江城北门一带;该师第二团驻在平江东乡长寿街、嘉义、献钟一带,该团第三营(即黄公略同志当营长)住在离平江城60里地嘉义市;该师第三团驻在平江北乡南江桥、梅山一带;该师随营学校尚驻在岳阳。周磐部队进驻平江后,配合平江县政府的反动武装(挨户团)不断的下乡“清剿”,捕杀了不少的革命分子,以及工人、农民等等。反动县政府的监狱里关有政治犯800多人。彭德怀曾向滕代远说过,他为了找地方党的关系,曾多次率领李灿同志这个连,一面应付敌人下乡“清剿”,一面进入农村时先鸣枪,吓跑老百姓,表示清乡军队来了,凡属革命的组织和人员,闻枪声后,便于及时的有所准备。每逢宿营时,则有意遗弃一些子弹,再把部队撤走。暗示地方党知道,这支队伍里有革命的分子,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地方党的组织关系。


1928年上半年,中共湖南省委尚潜在长沙。全省分设:湘西特委、湘南特委(书记杨福焘)、湘赣边特委(书记杨开明)、湘东特委(书记滕代远)以及湘鄂赣边区特委(书记郭亮)。当时湘东特委辖:株洲、安源两个市委,醴陵、萍乡、浏阳三个县委。特委机关设在安源市内。湘鄂赣边区特委机关设在岳阳城内,辖岳阳、临湘、通城、咸宁、平江、修水、铜鼓、万载等县。因特委的军委书记苏先骏叛变,向敌人告密,致使特委机关遭到破坏,特委书记郭亮同志遭到敌人杀害。


1928年6月下旬,湖南省委贺昌、林仲丹(即129师政治部主任张浩)同志,在安源市当面传达省委指示:叫滕代远即日前往湘鄂赣边区,接任郭亮同志牺牲后特委书记的工作,湘东特委书记等工作,移交蒋长卿同志负责(当时蒋因公外出,就交张浩)。他们说:郭亮同志已英勇牺牲,特委机关已被破坏,只能先设法找到各县委的关系,才能逐步恢复和建立特委的领导机关。他们还告诉滕代远:驻防平江城的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第一团团部有党的组织,负责人是邓萍同志,还告诉了和邓萍的联络方法,该团团长彭德怀也是党员,如果需要而又可能的话,可以组织武装起义,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以便与井冈山的红四军互相配合和策应。


滕代远到平江县城时,彭德怀率领李灿(为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第一团第一营第二连连长)这一连“清乡”去了,李光是彭德怀的马弁,张荣生是彭德怀的传令班长,也都随同彭德怀一块“清乡”去了,所以没有晤面。只有邓萍和黄纯一(为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第一团第三营第九连连长)先来我住处谈了谈部队的情况,我也向他们谈了当时的政治形势、党的任务等情况,彼此以同学、同事的关系做掩护,相见的时候显得非常亲热。不两天,彭德怀、李灿等返回平江县城后,立刻都来滕代远住处晤谈。大家表示很高兴,认为已与上级党的组织又接上了关系,解决了两个多月来没有解决的问题。当时就决定以彭德怀团长的名义,为滕代远洗尘。在宴会上,大家相互谈了工作情况,交换了工作的意见,滕代远传达了湖南省委的指示:这次来平江城,专为与部队中的党组织建立联系,和恢复湘鄂赣边区特委的领导机关,以及这次经过浏阳、平江两县委的情况等等。他们反映了平江县反动地主武装和土豪劣绅,天天屠杀革命的分子和工人、农民、学生等等,部队士兵和下级军官很反感。并表示今后有党的领导,能马上与本地的党组织取上联系,一切工作就好做了。这次宴会的参加者计有彭德怀、李灿、黄纯一、邓萍、李光、张荣生、贺夷和滕代远共八人。一面吃饭,喝酒,一面开会,表现得很自然。


不两天,彭德怀来向滕代远说:黄公略在南华安驻防时,发给党组织人员的通行证已被敌人搜获,周磐认为黄公略定是共产党员,已来密电令即逮捕法办,问滕代远怎么处理?事情很为紧急,当即商定召开第二次党的会议,对外则以滕代远的名义请客,答谢彭德怀团长为掩护,参加宴会的人和上次相同。开会时,滕代远先把上述密电的内容告诉大家,做了审慎的分析,大家认为事态紧迫,已来不及请示省委,一致同意滕代远提出组织“平江起义”,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的动议。并决定于1928年7月22日(时为阴历六月六日)为“平江起义”的日期。还有起义的一些准备工作,如标语口号、宣言、以及秘密地加紧进行革命士兵会的活动等等。散会后,大家分工负责的积极展开了工作。


为了便于领导这一伟大的起义行动,在力求安全,力争胜利的基础上,滕代远当天就离开了“镜中天”旅馆,秘密的移居于平江城东郊天岳书院附近的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第一团第一营第二连连长李灿的公馆里,主持领导“平江起义”的一切组织工作。实际上李灿同志的家,已经成为“平江起义”的总指挥部了。


1928年7月22日(即旧历六月六日),是一个和风晴朗的日子。早饭后,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第一团第一营(原营长雷振辉没有要他到场)全部,由李灿同志用第一团全体士兵总代表的名义,把大家集合于天岳书院的广场上。先由李灿同志宣布武装起义的革命政治和军事的意义、目的和计划。然后,由团长彭德怀向大家讲话,大家就都知道了,这次的武装起义除一个营长(雷振辉)没有到场外,其余全到了。这次的起义,是由共产党领导的,是由革命士兵会领导的,是由全团士兵总代表领导的,还有团长也是同意的。彭德怀除首先表示赞成李灿总代表的意见外,随即宣布该营由李灿负责指挥,去执行一次光荣的革命任务。彻底的全部的解决那些屠杀工人和农民的反动县政府、县挨户团武装,县警察局的武装,释放县监狱的800多名政治犯。然后宣布了各连的指挥员和革命纪律,命令人人戴上红布做的臂章,作为战斗中的标志,命令各连全副武装,进城分别向各连预定的目标进攻。坚决消灭城内一切反动机关和反动武装,活捉县长和土豪劣绅。


于是,三连攻打西门,二连攻打伪县政府和挨护团队,一连做预备队。黄纯一则率领第三营第九连同时开进城,解决师直属单位,尤其是第一训练处及一个特务连。当日午时,平江城内各处枪声响成一片,不到两个小时,全部胜利地结束了“平江起义”的战斗。将国民党县党部、县政府、警察局、挨户团队、监狱及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驻在城内的各个单位及特务连,全部解决。共计消灭反动分子2000人以上,缴获步马枪近1000支,弹药及其他军用物资很多。头号叛徒高岑南当日被枭首示众。活捉伪县长刘作柱,清乡委员兼挨户团大队长李铁桓、黄思勤,清乡督察员杨鹏翼等一批反动首恶分子。


当日,还释放了800多名被监押的工农革命分子,并在其中挑选了一批知名的革命分子,成立了宣传队,迅速的进行了挨家挨户的宣传工作,宣传中国共产党政纲,工农兵苏维埃政府的主张,中国工农红军的任务等等。一面张贴革命的标语、口号、宣言、《告人民书》,一面又继续捉到数百名潜藏的地主、豪绅等反动分子。


1928年7月22日,正当全国革命处于低潮的时候,平江起义的枪声如一声惊雷,震撼了湘鄂赣,轰动了全中国。正式宣告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彭德怀任军长,滕代远任党代表。为了支援平江起义,中共浏阳县委书记王首道、中共平江县委负责人胡筠、陈孟根等人立即赶到平江县城与红五军取得联系。滕代远回忆:“当时将缴获平江县挨户团的武器1000多件和从县监狱释放的政治犯800多人,全部交给胡筠代表接管。同时决定当天枪决县国民党书记长、县长、挨户团大队长以上的反动军官20多人,另外还加上几个大叛徒也一同处决,受到工农兵革命群众的热烈拥护”。在地方游击武装的配合下,红军镇压了反动官吏和土豪劣绅,成立了平江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平江县城红旗漫卷,万众欢欣。滕代远讲到:“为加强党的领导,取得地方党委的帮助,以及红军要积极协助地方武装斗争的发展,军委决定:派第二团向浏阳县发展,取得浏阳县委的领导;派第三团向湖北南部发展;由彭德怀率领第一团及军直属部队向平江东乡长寿街地区发展,以免敌军收复平江县城时,发生不应有的战斗,增加伤亡,对我不利。”几天后,敌人从南昌调来第二十团及两个宪兵营从四面八方向平江县城扑来,重兵压境,平江十万火急。红五军决定主动放弃平江县城,东进长寿时,与敌张辉瓒部遭遇,红军因为人少武器差,不能与之硬拼,只能向东乡黄金洞前进,于20日抵达黄金洞继续整训部队,发动群众。不久,彭德怀没有找到湖北当地党的关系,从九宫山返回,正准备集合队伍讲话时,一团团长雷振辉抢过警卫员的手枪企图行刺彭德怀,被警卫员张子久发觉,夺下雷的手枪,子弹击在地面,雷力大个高,又把枪夺回手,幸被连长黄云桥手疾眼快,一枪将其击毙。红五军在黄金洞整训时,接到了中共湖南省委指示,正式批准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及其领导人员,批准红五军军事委员会的组成和活动方针。省委要求红五军“从连起实行党代表制”,“军队应向平、醴一带发展,以与四军朱、毛联结。避免与敌军的主力作战,以为将来实行的发展。”接到指示后,彭德怀、滕代远精神极为振奋,特别是要他们与朱德、毛泽东领导的红四军取得联络,这也是他们久已向往的事情。


认真学习省委的指示后决定:派黄公略率领教导大队留在平江、浏阳一带坚持斗争,彭滕则率红五军主力向浏阳、万载边境发展,相机南下,以便实现与井冈山的红四军取得联络的任务。


平江起义成功地粉碎了当地的反动武装,成立了工农红军第五军和平江工农兵苏维埃政府,这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之后的又一著名起义。平江起义有力地推动了湘鄂赣边界革命斗争的发展,为创建湘鄂赣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基础,也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