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陵川香铺窑发现八路军抗战兵工厂
2018-10-19 21:14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王晋川整理浏览数:41 

老民兵田发堆指认八路军兵工厂生产刺刀的房间_conew1.jpg

老民兵田发堆指认八路军兵工厂生产刺刀的房间


香铺窑八路军兵工厂制作炸药的石碾_conew2.jpg

香铺窑八路军兵工厂制作炸药的石碾


香铺窑八路军兵工厂诸神观旧址_conew1.jpg

香铺窑八路军兵工厂诸神观旧址


香铺窑八路军兵工厂诸神观旧址外貌_conew1.jpg

香铺窑八路军兵工厂诸神观旧址外貌


之前,零星线索显示,在陵川的附城镇赵河、丈河及夺火乡等地,曾有我党的兵工部队驻过,但人们往往把这一事件和陵川县平城镇解放战争时期的兵工厂看作一回事。为厘清事件线索、还原历史真相,陵川县党史研究室及业余研究者王晋川等在赵永利主任带队下,于8月9日,8月10日在附城镇里进掌村、香铺窑自然村,采访了当年事件亲历者、实地考证了革命旧址和遗迹,进而证实了香铺窑抗战兵工厂的真实性。


太行第八军分区兵工厂进驻香铺窑


香铺窑村位于附城镇丈河一条狭长隐蔽的河谷内,只有二十几户人家。据生于1927年,现已91周岁高龄的老民兵田发堆回忆,手榴弹所是1943年夏从今夺火乡琵琶河南边一个叫北矮柳的小村迁移过来的。田老人谈到一个细节,当年初夏,他随村里人到河南拾麦子,结果下河南后生了病就回来了,下河南时手榴弹所还没来,他从河南回到村,手榴弹所已经在村里住下了。手榴弹所刚来时,有十几个人。第一任所长姓桑,大家叫他桑所长,带有家属,第二任所长叫张福成。手榴弹所就住在村南二进院的诸神观大庙里,外院(已于1958年拆除)支两口大锅,主要是厨房。里院主要是生产、住宿。其中里院的正殿、戏台上下住宿,在东厢房旋手榴弹把,负责的同志姓张,在西厢房往手榴弹、地雷里装炸药,负责装炸药的同志姓耿,是个技术员。


田老人说,手榴弹所刚来头一年时,只能生产手榴弹、地雷。但制作手榴弹壳、地雷壳却不在香铺窑,而是在附城镇的赵河村进行翻砂生产,造好后由兵工厂的三头骡子驮到隐蔽的香铺窑,再完成最后的成品制作,香铺窑的兵工人员主要负责制作炸药、手榴弹把,并进行最后的炸药装填、引发安装等最后几道工序,兵工人员几乎每天都在香铺窑村靠山坡的两盘石碾上按配方的比例碾制炸药。


第二年又来了十几个人,负责枪械修理,但工具非常简陋,把大庙的门板卸下来拧上虎钳,就进行修枪。主要是修理步枪、机枪,枪械修理好后,朝着大庙对面的土崖进行试射,村里可以清晰的听到“哒、哒、哒、哒哒哒……”的打枪声。


兵工厂还生产刺刀,就在田发堆老人所住院的西屋,烧有铁匠炉进行截铁,生产刺刀的原料是八路军从铁路上扒回的铁轨,据田老人讲,一小截铁轨一个边可以生产一把刺刀。


八路军兵工厂人数最多时有四十人左右,他们的物质材料都有专门的供应,很少打扰村上老百姓,就只是在附近打柴火做饭,砍木头做手榴弹把。他们还在几块老百姓送的土地上自己种些萝卜、土豆等蔬菜,供自己吃。只是在感觉情况紧急时,为防止遭到日伪军袭击,叫村上可靠的人员帮忙往隐蔽的地方藏武器,田发堆老人当年十七八岁,就多次帮兵工厂往石窑、埋死人的墓圪廊等隐蔽地藏过武器。据他回忆曾有一次,日伪军刚由陵川出发到老槐树岭一带扫荡抢劫,桑所长就接到情报,为防敌人万一顺着山岭摸到香铺窑一带,桑所长立即来找田发堆帮忙藏武器,当时田发堆正在吃饭,可灾荒年碗里面一粒粮食也没有,就只有些菜汤,桑所长看到后就送了十斤小米给他,帮他们家度过了一段最艰难的时光。


田发堆老人至今不清楚当年这个八路军兵工厂的番号及隶属,但对照我党在陵川的革命斗争史资料分析,这个八路军兵工厂应当属于当时的太行第八军分区。


香铺窑兵工厂武器立大功


香铺窑兵工厂生产的武器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前方,为附近的八路军抗战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尤其在豫北铁路的一次大破袭中发挥了大作用。


据田老人回忆,那次大破袭主力是八路军47团,另外配了一个工兵营,地方部队主要是陵川县、陵高县的民兵和大量民工。队伍浩浩荡荡出发了,出发的时候每人带两个香铺窑生产的手榴弹。在太行山下的宣传口号是“十万大军解放修武”。由于准备工作做得充分,还有内线接应,战斗非常成功,一声号令从大王到修武的四十多里铁路上都燃起了熊熊大火,日伪被八路军的阵势吓住了,龟缩在铁路沿线的一个个炮楼里不敢出来,我工兵部队下足了炸药包、手榴弹、地雷等爆破武器,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就把敌人的炮楼都掀上了天,敌人在哭爹喊娘中灰飞烟灭。城镇里的日伪军看到漫山遍野的火海,听到震天动地的喊杀声、枪炮声、爆炸声,根本不敢出动支援。我民兵和支前民工迅速破坏、拆卸铁路,能搬的铁轨搬走,搬不走的铁轨就用火烧红了,然后用工具把它弄成弯的,叫敌人不能现成的再用了,一夜之间把敌人四十多里铁路给它毁了个净。战斗结束后,还有不少手榴弹没有用完,动用了一百多民工把手榴弹又挑回了太行山。


军民一家亲


香铺窑兵工厂的八路军和当地的老百姓处的非常和谐,不少人还和当地百姓结了亲。其中第二任手榴弹所所长张福成,山东人,在夺火钟家岭娶的亲,建国后分配至三门峡化工厂;红军出身的山东人卜德胜,时任兵工厂大师傅,招亲到香铺窑附近的北望窑村,建国后落户当地;有一个叫王建峰的四川人,兵工厂枪械技术员,在夺火鱼池村娶的亲,建国后在陵川机械厂工作,落户陵川;石家庄人魏天堂,时任兵工厂司务长,招亲到香铺窑一家,建国后落户河南安阳;还有一个人招亲到附城下河一带。


兵工厂的两次生产事故


第一次是负责压手榴弹炸药的耿同志,爬在西厢房的窗沿上给手榴弹压填炸药,突然手榴弹起爆,耿同志迅速趴在窗沿下,没有造成伤亡;


第二次是在碾炸药时发生的。前线部队从太行山下的修武伪军里解放过一个士兵来,叫冯膀宽,刚19岁,修武马坊一带人,是个勤快善良的小伙子,参加了八路军,编入手榴弹所负责碾炸药。他在碾制炸药时,恰好碾上套着的铁钩脱了,由于缺少经验他竟然拿着铁钩在碾盘上捣,结果碰出火星引燃碾上的炸药着了火,冯膀宽本能够安全跑开,但他舍不得丢下旁边包里的硫磺,便去抢硫磺包,结果硫磺爆炸了,冯膀宽被炸的全身脱了一层皮,后火速送往十里外的台北村八路军医院,由于伤势过重不到天黑就牺牲了。后来部队通知了他的家属,将烈士遗体运回并不太远的家乡安葬。这次事故后,兵工厂再碾炸药时十分谨慎,总是早上至日出前和下午太阳落山后碾压,生怕再出事故。


兵工厂的撤离


据田发堆老人讲述,我党领导陵川县、陵高县广大抗日军民从日伪手中解放了陵川和峰头据点后,兵工厂就迁移到各方面条件都较好的附城赵河村了,兵工厂走时把剩下的萝卜、土豆等蔬菜送给了田发堆,还在香铺窑丢下半箱造武器引线用的雄黄,田发堆当年曾亲自到附城赵河去送这半箱雄黄,魏天堂司务长招待他吃了一顿豆角菜捞面条的好饭犒劳他,回来时还送给他两把刺刀,后来上交国家了。


陵川、峰头解放是1945年4月10日、11日的事, 手榴弹所进驻香铺窑村依据田发堆回忆是1943年初夏的事,据此推断,这个抗战兵工厂在香铺窑驻扎时间应该有两年或者两年稍长一些。

香铺窑兵工厂和平城兵工厂的区别主要有以下两点:


1、香铺窑是抗战时期兵工厂,平城兵工厂是解放战争时期的兵工厂;


2、香铺窑兵工厂规模较小,人员最多时才四五十人,而平城兵工厂有好几百人;香铺窑兵工厂工具简陋,只能生产手榴弹、地雷、刺刀,并进行步枪、机枪修理,而平城兵工厂光机器就一二百台,并且能造迫击炮炮弹等,两者在档次上的差别是很大的。


通过比较我们不难发现,香铺窑兵工厂和平城兵工厂根本不是一回事,同时我们也可看出八路军抗战时期武器装备及修造上的艰难和抗战前后我党在南太行地区兵工生产的巨大变化。


注:本资料据田发堆老人回忆整理,和陵川已有历史资料在相关时间上有所出入,但差别不大,为尊重当事人回忆,未轻易改动。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