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惊心动魄的甘泉夺粮
2018-10-28 10:49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吴军雄浏览数:447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蒋介石为抢夺抗战胜利果实,建立蒋家王朝,实行独裁统治,在美国支持下,大耍两面派手法,一面高喊和平谈判,一面调兵遣将,向我党领导的解放区发动猖狂进攻。这个时期的国共摩擦在山西尤为突出,山西军阀阎锡山也积极加入了对我解放区的进攻。为了回击蒋阎势力的挑衅性进攻,策应重庆谈判,我军被迫发起了上党、晋南等战役,歼灭了蒋阎大量有生力量,并解放了多座县城。但蒋介石国民党并不甘心失败,国共双方在山西的斗争从未停止。


1946年6月,内战正式爆发,蒋阎军队卷土重来,我党在山西的大片根据地再次落入敌手。其中,晋南的翼城县于当年秋季遭到蒋军进犯,并预计很快会陷落。而翼城一旦被敌占领,我方在距翼城县城30里的一个村子----甘泉村,存放的200多万斤军粮,如若不及时转移,则将成为敌军的囊中之物。那个时候,打仗打的就是粮食、后勤。如果这批粮食落入蒋军之手,就会给我方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面对如此严峻而紧急的情况,太岳区党委、行署、军区联合发出紧急命令,指定由阳城县迅速组织力量,想尽一切办法,把这批粮食从敌人眼皮子底下抢回来,储藏在可靠地方。而掩护夺粮的任务,则指定由翼城县武装民兵负责。阳城县委、县政府接到命令后,立即以最快的速度,组成以县长张天乙为总指挥的抢运军粮指挥部,同时向各区村下达了抽调民工的通知,要求大村至少出动300人,中等村出动100到150人,小村不能少于50人,全县担粮民工要达到1万人。要求民工自带干粮、口袋和扁担,任务完成后由县里统一给以补贴。还要求各村的民工必须由支部书记或村长亲自带领,各区的民工队伍必须由区委书记或区长亲自带领。


为了保证抢运军粮的任务顺利完成,抢运指挥部规定了严密的组织纪律,对到达时间、装粮顺序、途中行军、安全保卫、回县入库等 ,均作了周密的部署。要求共产党员、青年团员、带队干部,必须以战斗的姿态做出榜样,以模范行动带领队伍,保证无一人掉队,不丢弃一粒粮食,出色完成党交给的抢运军粮任务。


在此同时,阳城县委县政府还按照上级要求,决定将夺回的军粮储藏在本县境内的芹池镇阳凌村。阳凌村处于阳城和沁水的边界处,把新粮库设在这里的优势是,第一,阳陵村在沁水县城的东部边缘,从甘泉村到阳陵村,只需两天多的路程(单程),能够最大限度节省民工体力,缩短抢运时间。第二,1945年4月,阳城军民就将日伪军赶出县城,全县成为解放区。将新的储粮库放在阳陵村,可以确保这批粮食的绝对安全。放到沁水县境内也可以,但沁水与翼城太近。若将新粮库放到沁水,蒋阎军队占领翼城后,很容易将这批粮食重新抢走。所以通过比较,还是认为将新粮库设在阳陵为上策。


9月4日,万余抢运大军扛着扁担,挑着口袋,冒着秋雨,出征甘泉,虎口夺粮。


甘泉村位于翼城县东部,距沁水县城40余公里。而沁水县城距新的存粮地点-----阳城县芹池镇阳陵村又有近60多公里。从直线来看,从甘泉村到阳陵村,总路程大体有100到120公里。但是,由于这一片地段恰恰处于太岳和中条两大山系之间,行经路线群山起伏,重峦叠嶂,地势险要,道路崎岖,不是翻山,就是越岭;不是爬坡,就是过沟,甚至还要涉水。不少路段呈之字型,不能直线而行,需要绕很多弯。还有一些路段或地势险绝,或人迹罕至,极难穿越。这样的地理条件,不要说负重行走,就是空手而行,走完这段路程,也需两天时间。若是再有敌军于路堵截,并有雨雪天气干扰,那就更困难了。


尽管有如此多的不利条件,参加抢运的民兵和民工们却精神抖擞,士气高昂。他们中的大多数,曾是老区的骨干,饱经战争洗礼,战火考验。抗战八年,他们与日本人真刀真枪干过仗。抗战刚胜利,老蒋搞摩擦,他们即参加了上党、晋南等战役。与中外敌人的斗争,锻炼了他们不畏强敌、敢打敢拼的大无畏精神。这次甘泉夺粮,他们也很清楚任务的艰巨性,但是,大家士气都很高,干劲都很足。在县城集中时,不少人就写了表态书,甚至血书,表示了不怕牺牲,誓死完成任务的决心。当出发命令下达后,他们不顾恶劣的气候,以急行军的速度,提前赶到了指定地点甘泉村。进入甘泉储备粮库后,民工们即刻进行快速装袋,然后挑担出库,翻山越岭,朝着新的储存粮库-----芹池镇阳陵村疾奔。


第一趟抢运任务往返用了五天时间,按每人100斤计算,抢回粮食100余万斤,这就等于完成了任务的50%,总体上比较顺利。但第二次进入甘泉时,则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蒋阎军队在这时已抢占了翼城县城,并派出特务四处活动。抢运指挥部下了一道死命令,要求各路运粮民工必须加倍提高警惕,必须注意敌人可能的袭击和阻击,同时要求所有人员发扬吃大苦耐大劳的精神,昼夜兼程,风雨无阻,加速抢运。就在运粮民工第二次赶到甘泉村后,占领县城的敌人派出一股侦察部队,埋伏在附近,伺机对我运粮队伍发起攻击。我运粮队伍沿途不断受到蒋军袭扰,负责掩护的翼城武装民兵则针锋相对进行反击。在武装民兵掩护下,所有民工铆足了劲,快装快运,终于将甘泉库存粮食全部抢出。


返程路上,连绵秋雨下个不停。道路更加泥泞难行,有的地段简直是一步一跤,民工们负重行走,长途跋涉,极度疲累,但形势却不给大家喘息的机会。当天行至翼(城)沁(水)交界村庄宿营。次日返程时,突从翼城方向传来枪炮声,原来是蒋阎部队前来截粮。他们像输红了眼的赌徒,又像一条疯狗,恶狠狠地朝着我方运粮队伍冲杀过来。我方掩护运粮队伍的武装民兵随即奋起反击,压制住敌人的火力,掩护运粮民工安然脱险。


在这次虎口夺粮过程中,阳城民兵、民工表现出了高度的组织性、纪律性和胸怀大局、不怕牺牲的可贵精神。他们中,有的一次挑100多斤,体力稍弱的,也要挑到80多斤。他们挑着这样沉重的担子,每天要翻山越岭,爬坡过沟,行走几十里,有的压肿了肩膀,有的磨破了鞋底,光着脚丫子行走,但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也没有一个人打退堂鼓。在抢运过程中,下了几次雨,道路泥泞,行走艰难,但没有一个掉队的,也没有一个乘机起哄、出难题的。更值得指出的是,在抢运过程中,几次遭到蒋军攻击,但运粮人员没有一个把粮食扔下的,更没有一个临阵脱逃的。这次甘泉夺粮,也使人们看到到了党群、干群关系的亲密无间,和各级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总指挥张天乙不仅亲临现场,守在第一线指挥,而且还深入到担粮民工中问寒问暖,为他们鼓劲加油。他还多次替一些体力不支的民工担过粮,一时被传为佳话,民工们都亲切地称他为“担粮县长”。阳城民工甘泉夺粮的英勇事迹,受到了太岳区党、政、军领导的高度肯定和赞扬。专门发文进行了表彰,区党委机关报《太岳报》辟出专栏,对参加甘泉夺粮的各级干部和民工民兵的英勇事迹,进行了详细报道。


甘泉夺粮堪称一个了不起的奇迹。面对国民党军队的优势兵力,与恶劣的地理及自然条件,我方出动的夺粮队伍全部由各村临时抽调人员所组成,掩护任务全部由当地武装民兵所承担,但却能最终粉碎敌人的反扑,克服崇山峻岭所带来的重重困难。将200万斤军粮圆满抢运到可靠后方,这充分体现了我党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充分说明了革命战争之最深厚的伟力和源泉,存在于人民群众之中,充分印证了“兵民是胜利之本”的论断无比正确,其历史意义具有世纪性。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