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造访英雄之子时停战
2018-11-07 18:47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姬宽仁浏览数:420 

2016年7月,晋城市党史馆开馆,展出建国前的党史人物照片,有近百余张,其大都作古,健在的屈指可数。前些日子,市委办一位朋友说,时来亮健在,山河镇碾槽洼村人,90多岁,现住南昌市干休所。此人1946年参军,参加过100多次战斗战役,获特等功两次、大功8次,全国战斗英雄,3次作为英模代表赴京观礼,受到毛主席亲切接见。


慕英雄盛名。9月22日下午,我驾车和家人前去碾槽洼村,无多奢求,只想目睹老英雄住过的老房子,绵情慰籍吧。


车刚进村,遇一同乡。他问我来的目的,听我回答后,他进一步说,时来亮的长子现住村中,叫时停战,70多岁。我听后惊叫“想不到,一定见见!”


我和时停战不熟悉,去见他,算是意外造访了。


他住在一个四合院的东屋,竹帘卷着,木门敞着,正和女婿在家里忙乎着。村里一位大婶领我走进院子,高呼“来人了”,时停战忙跨出门槛,站在檐下,不等他开腔,我主动报出姓名,说明来由。他边招呼,边示意女婿搬来靠背小椅,让我和家人坐下。


时停战面色古铜,头发已白,羊毛衫里套着一件厚秋衣,一条黑裤显得圆滚臃肿,显然里穿了棉裤。秋凉了,人老了,冬穿的衣裤提前上身了。


见不到全国战斗英雄时来亮,能见到他的儿子也是一种荣耀。坐好后,我让妻子拍了我和他的双人照。面对我这个市里来的干部,时停战显得很不好意思,连说“算了,算了,我是一个种地的。”


“种几年地了?”我以为这样名气大的家庭,时停战是工作退休后,赋闲在家才开始种地的,所以问了一句。


“一辈子。”


“一辈子?随父随军,应在城市生活,咋回农了?”


“60年代,父亲响应国家号召,硬是要我离开城市,回村务农。”


“一辈子窝在碾槽洼,亏了。”我半开玩笑说。


“不亏,我既为村里种了地,还替父照看了奶奶。”时停战笑呵呵的说,看不出一点不乐观的样子。


这不是一举两得吗?我是搞党史工作的,瞬间想到一位开国将军,大名鼎鼎的许世友,许世友的长子许光,当年在部队工作,有文化,前程似锦。为照顾多病的母亲,许世友忍痛压子,许光只好回到老家河南新县。自古忠孝难两全,两难抉择忠为先。父在外为国尽忠,儿守家替父行孝。原来将军和英雄唱了同一出啊!


聊到时停战的名字,他说,他是1946年生的,1945年小日本投降,不打仗了,停战了,故取名“停战”,很有时代印迹。可没想到,过了百天,母亲和他到姥姥家住了一段时间,一天父亲急匆匆地接回母子,说停不了战,他要当兵上前线,和老蒋开战,错过了“二亩地一头牛,孩子老婆热炕头”的好日子,第二天就离家了。那一年,不但没继续停战,反而开战了。


“你父亲上前线时,怎没给你换个名字?”


“换个啥名字?”停战问。


“开战啊!”一句话说得满院哄笑。


“不会换的。”时停战摆摆手接着说。


“为啥?”


“父亲说一不二,家教严吧。”院子里再一次笑起来。


话题扯到家教上,时停战说,记事起,父亲有一句口头禅,“英雄家庭要严管,英雄美誉不谋私,”从小到大父亲要求甚严,回家务农的前一天晚上,父亲警告他“安心种地,当好农民,侍奉奶奶,遵纪守法。”时停战是英雄之子,小时候粗茶淡饭补丁衣,长大了掉地的米粒捡起吃,没有神气高扬,不会盛气凌人,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青石圪台种芝麻,自己跌倒自己爬。“英雄家庭只能这样做,英雄家庭不这样做就非英雄之子。”


其实啊,说到家教严,我曾采访过无产阶级革命家孔祥桢(巴公镇北堆村人,1925年入党参加革命,解放后曾任中纪委常委、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委)的侄孙。他说他曾到北京找爷爷孔祥桢安排工作,遭到拒绝。他又求爷爷写个二指条,回地方谋个事做,也遭拒绝。但爷爷答应他来北京读书考大学,靠本事为国效力。有个亲戚在单位干保管,盘库时亏欠,后到北京找孔祥桢说情,孔祥桢听后,大发脾气,让那亲戚砸锅卖铁给公家补上,若补不齐,孔祥桢说把自己老家的堂屋卖掉,替他补。


时来亮家教严,孔祥桢家教严,他们都是建国前从晋城县走出去的共产党员,为何一个标杆的家教严呢?那一代人啊!吃过苦,受过罪,腥风血雨,战火硝烟,抗着红旗,揣着信念,深一脚浅一脚,摸爬滚打,从战场到天安门广场,一路拼来,知道什么是宁静幸福,怎样才能苦难辉煌,懂得今天倍加珍惜。刻骨铭心地经历才会刻骨铭心地拥有,拥有方启传承,忘记意味背叛,家教严就是拥有的传承吧。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谈到家庭家风家教,非小题大作,非闲话阔谈,意义深远啊。


夕阳泛红,造访结束。离开时,时停战送我们出了大门,又送至自家房背后。我发现他腿不好使,走路有点簸。他说父亲今年90多岁,腿脚灵动,胜过自己。我顿生祈念:时来亮胸有大志,为国尽瘁,时停战与土为伴,人生豁达,愿父子健康幸福!


车驶出村口,我忽然想到,下次来,该叫拜望了。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