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晋城市城区迎宾街639号

第二章  战湘南上井冈壮志终不移
2012-09-14 00:00来源:原创作者:黄克诚研究室浏览数:76 

  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  
  无数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倒在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屠刀之下。  
  1927 年8 月1 日,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  
  8 月7 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从而结束了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在中央的统治,确立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总方针。  
  9 月9 日,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爆发。不久,起义队伍奔赴井冈山地区,开创了工农武装割据的新局面。  
  12 月11 日.广州起义爆发。  
  全国各地武装起义风起云涌..  
  1927 年秋。新谷刚刚登场。  
  黄克诚步履匆匆,回到了家乡永兴县油麻圩下青村。故乡的山山水水已经近在眼前,久违了的稻谷香味不知不觉扑入鼻孔,黄克诚内心深处不禁生出一股浓浓的思念之情。自从踏上革命征程的那天起,他已经将整个身心交给了党,交给了所有的劳苦大众。革命活动的繁多,北伐战场上的拼杀,使他很少有机会静下心来想家,想念家中的老父老母、兄嫂小弟。如今,看到母亲那瘦削的身影,那喜极而位的表情,看到父亲虽一言未语,但眉宇间掩藏不住的关切与探询,看到兄嫂、小弟笑逐颜开的样子,黄克诚的眼睛湿润了,他心里感到是那么的歉疚与不安。  
  一切很快安顿下来。农村的生活是平淡而又清苦的。  
  亲情纵然让人感伤难忘,但是黄克诚并没有忘记回来的初衷:寻找当地党组织,设法与上级党组织取得联系。  
  因此,短暂的休息之后,黄克诚井没有沉迷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静生活里,他开始频频出没于县城、村落间,一边详细了解家乡党组织的情况,一边设法联系一些大革命时期的共产党员、青年团员和革命积极分子,以期与上级党组织取得联系后,迅速开展革命活动。  
  白色恐怖也笼罩着永兴这座偏远小城。  
  黄克诚的好友,永兴县共产党的创始人、县农民协会委员长黄庭芳就是在这里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并残酷杀害的。  
  县农民自卫军负责人尹子韶,这位黄克诚读高小时的老师,则被冠以“暴徒头子”,正遭敌通缉。  
  永兴县党组织受到了严重破坏。  
  很多在外地读书的青年学生,其中不乏共产党员、青年团员、革命积极分子,但苦于无法与党组织联系,都暂时躲藏在家乡。  
  黄克诚了解到这些具体情况后,首先与外地返乡的学生刘申、邝振兴、李卜成、刘木等七人建立了联系。说来也巧,他们曾是“永兴旅衡学友互助社”的成员,与黄克诚早就相识相知了。  
  接着,黄克诚又与尹子韶联系上了。  
  但是,到哪里去找党组织呢?  
  就在黄克诚等人积极寻找党组织时,党组织并没有忘记永兴。湘南特委专门派遣向大复来到永兴,主持开展永兴县的工作。  
  黄克诚得到消息,便约刘申、邝振兴等五人进城。在一家照相馆里,他们终于找到了以照相为掩护的向大复。  
  黄克诚就用省委介绍信与向大复接上了组织关系,同时,他又将李卜成、尹子韶、刘木等人介绍入党。  
  这样,黄克诚终于在党组织的直接领导之下,开展地下革命活动了。  
  月高风清之夜。  
  永兴城北,白头狮宝塔里,正在秘密召开中共永兴特别支部扩大会议。  
  特支书记向大复主持会议。  
  向大复心里非常高兴。他刚来到永兴不久,苦于联络的人少,无法迅速开展活动。黄克诚主动带领尹子韶、邝振兴等人前来联系,还介绍几个人入党,无疑壮大了队伍。要知道,与会的十几个人里,大多数是黄克诚带来的人。  
  向大复满怀激情地传达了不久前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决议精神。这个决议是由瞿秋白主持通过的,它在分析了当前形势之后,提出反对军阀战争,反对帝国主义,号召全党组织工农武装暴动,夺取政权,建立工农革命军,实行土地革命。  
  这些主张指明了今后的革命方向,鼓舞了士气,因而博得了与会同志的拥护。  
  但是,黄克诚在赞成和拥护之余,又似乎感觉出一点不妥。因为决议提及在工农武装暴动中,对豪绅工贼反革命、对店东、商人等上层小资产阶级要毫不犹豫地实行革命的专政,而且对群众过激的革命行为,不许加以阻止..特别是向大复在传达决议中,反复提出:“杀!杀!杀尽豪绅反革命。  
  烧!烧!烧尽他们的巢穴。”这些都使黄克诚觉得有些太过激。  
  或许是决议鼓舞了人心。决议刚传达完,立刻有人站了起来,情绪激昂:  
  “我同意这个决议!我们应该组织农民暴动,为死难同志报仇!”  
  话音刚落,邝振兴立刻补充道:“我认为应该立即组织农民暴动,以实际行动贯彻中央决议!”  
  听完他的话,大多数同志也群情激昂,大家七嘴八舌,表示同意邝振兴的主张。  
  黄克诚注视着黑暗中一张张激动的面孔,心中却有另一番盘算。  
  沉思良久,黄克诚终于站了出来,郑重他说道:“同志们,我赞成组织农民暴动的计划,但是,”他话锋一转,“我不赞同立即暴动。我认为应该先做群众工作,积聚革命力量,为暴动准备条件,然后待机而动。”  
  黄克诚的一番话如异峰突起,与会同志都静了下来。  

上一页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