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王树声大将的警卫员是咱阳城人
2012-12-29 00:00来源:原创作者:闫书广浏览数:130 

    笔者搜寻将帅们在太行太岳活动的行踪时,不仅发现王树声大将抗日战争时期曾经经中条山赴豫西抗战,而且发现王树声有一位警卫员竟是咱阳城人。

    1944年中秋节后,王树声同志被毛泽东主席请到自己住的窑洞,毛主席对他畅谈了全国的抗战形势。认为现在已经到了抗日战争决定性的转折关头,我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已经由内线反攻转入外线反攻了。已陷入穷途末路的日本侵略者为挽救它太平洋战争的失利,又从河南发动了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可蒋介石政府玩弄观战避战的手腕,驻守河南的汤恩伯的几十万大军,毫无斗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真把河南人民害苦了。为此,党中央研究,想派徐向前、王树声、戴季英、刘子久等同志,速往中原,与原在那儿活动的皮定钧、徐子荣等部会合,组织河南军区,把汤恩伯丢的那些枪支收捡起来,发动群众,建设根据地,抗战到底。不巧的是,徐向前同志骑马受了伤,一时去不了,这个帅就只有王树声来挂啦!

    从毛主席那里出来,王树声去看望了受伤的徐向前同志。徐老总给了他诸多的教诲和勉励,还把自己身边最机灵的小鬼李树林,推荐给他当警卫员。徐老总说:“王司令员是我的老部下,老战友。他叫树声,你叫树林,真像亲兄弟呢。”

同年初冬的一天,一支部队由延安浩浩荡荡出发了。这支队伍,跨太岳,绕太行,日夜兼程。由于所过之处多是老解放区,一路受到抗日民主政府和老百姓的热忱接待。每逢过铁路和封锁线时,本地驻军和民兵,都抢先带路,打掩护……这一切,都给王树声和他的部属们增添了前进的力量。

    过了黄河,当王树声来到吕梁山的一个村镇时,恰遇原先的一名老部下,时任太行军区“老二团”的团长,率连队护送首长由延安转回,还在镇上歇息。老战友相逢,分外欣喜。王树声下马与“老二团”团长散步的当儿,忽见两个青年战士正在打闹着玩,其中一个小点的,个头不高,却虎虎势势的,三拳两脚就把那个大点的撂倒了。那个小点的正得意,冷不防又被对方反扑过来,俩人全倒在地上滚成一团,逗得围观者拍手叫好。

    王树声看罢也笑了,俯身拉起二人,随口问那小不点:

    “叫什么呀?”

    “白金泉。”小白一边回答,一边用眼睛瞄了瞄拉自己的人。很陌生,看样子像个首长。

    “多大啦?”

    “17。”

    “什么时候参军的?”

    “1938年!”说时,小白胸膛一挺,好不神气。

    “嗬!”王树声不由地拍拍他的脑瓜赞叹道,“没看出,你还是一个小老革命呢。跟我南下好不好?”

    原本对答如流的“小老革命”,一下子愣住了。

    王树声笑着,转过身来对“老二团”团长说:“喂,老伙计,要你这小老虎给不给?”

    “给!”团长回答得很干脆。

    小老革命一听,心理很不是滋味,便大着胆子说:“我是四连的人,还没有通过我们连队呢!”

团长为难了。他理解自己的战士,小白嘴上虽那么讲,心里却实在是恋着英雄的“老二团”呀!这个团的老底子是红军团,当年经过长征,现今又威震太行。白金泉从小参军就在这个团,已经6年了,怎轻易舍得离开呢?可老上级王树声又偏偏点了这员“小将”,也不能推脱。于是,只好又哄又劝地说:“小白,他们也是野战部队。刚才点你的这位首长,是我的老首长王树声司令员呀!他正由党中央、毛主席派遣带部队南下到抗日前线,那里有大仗好打呢。”

    白金泉一听“王树声”三个字,如雷贯耳,不禁肃然起敬,再仔细端详这位久闻大名的人物,神态和蔼可亲,举止自然大方。同时,想到自己在山西已待了多年,也该到外地闯荡闯荡,开开眼界了,就点头答应了。

这下,王树声又多了个警卫员“小老虎”,李树林又加了个伙伴“小兄弟”。

    队伍日夜兼行,不日进入了阳城县境内。队伍正行进着,王树声把白金泉叫到跟前,温声地说:“小白,你就是这阳城县董封人吗?赶快回家看看吧!”

    小白听了鼻子一酸,心里不由地自语道:首长啊,你白天黑夜为抗战大事操劳,居然还挂念着一个小战士的家事!过去,总觉得您有点“威严”,情感上与您有点“生分”,真对不起您呀。好首长,我怎能在这关键的时刻离队呢。因而他脱口而出的却只是几句平常的话:

    “谢谢首长的关心,我不回去了,怕掉了队!”

    “也好。”王树声勒马停步,摘下望远镜,递给白金泉:“那就远远看看家乡吧,过了黄河,可就看不到喽。”

    小白端起望远镜,细细眺望故乡那熟悉的田野、河流、村庄、树木以及星星点点活动的乡亲们,内心里翻滚着难以描摹的感情。看着、看着,镜头里忽然出现了日本鬼子的膏药旗在20多里外的东坡头方向蠕动,就急忙报告:

    “首长,有敌情!”

    王树声接过望远镜,观察了一会儿,沉静、幽默地说:

    “嗯哼!鬼子还挺积极,怕赶不上欢送我们过黄河哩。”

    “首长,咱们狠狠揍这狗杂种一顿吧!”白金泉、李树林等战士们异口同声地请战。

    “不能误了大事哟!”王树声浓眉一皱,马鞭一挥:“前进!”

    大队人马一路急行军,来到了中条山下。途中收到电报,说黄河封冻,要乘机快渡。所以,指战员们就马不停蹄地翻跃中条山。

    只见这中条山,巉岩嶙峋,突兀峥嵘,煞是巍峨。怪不得早有传闻,日本侵略军和国民党部队,曾在这里会过一战,把蒋军打得大败……

    黄昏时分登山,上到山顶已是昏天黑地了,天空飘洒起雪花。战士们心想“可该歇歇脚了”,可司令员却挥手:“下山”。

    “上山容易下山难”,更何况是冰天雪地呢?厚厚的雪被千军万马一踩,磨得镜光,别说骑马,就是步行也难平稳。战士们跌倒爬起,爬起再走,终于,天亮前,全军翻越了中条山,来到了黄河岸边。可黄河并不像电报中说的已经封冻,还能听到它流动的声音,与冰块撞击的声响。

    王树声司令员在向导的带领下,带领八路军踏着冰块奇迹般地在过了黄河,来到了河南省的渑池县境内。

沿途老百姓奔走相告,传得神乎其神:“自古到今,黄河只冰封过两次,一次是刘秀过河,走的就是这冰道,过罢,冰就开了。再一次,就是王树声率领的八路军。真是‘天顺人心’啊!”

    从此,白金泉跟着王树声司令员开辟豫西根据地,解放登封。豫西的大片国土,乌云消散,重放光明……(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