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陈士榘—第一个活抓日军俘虏的开国上将
2012-12-29 00:00来源:原创作者:佳火整理浏览数:76 

    这是一张在抗战时期家喻户晓的照片,照片上这名被俘的日本军人名叫加藤辛夫。之所以家喻户晓,那是因为加藤辛夫是抗战以来,八路军抓获的第一名日军战俘。而亲手将他抓获的正是开国上将时任115师343旅参谋长的陈士榘。

    1937年的中国大地上,一场关乎民族危亡的抗日战争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尽管有成千上万的日军战死,却无一被俘。为抓获一名日军俘虏,中国军队的许多官兵为此付出了血的代价。

    据相关资料记载,曾有一位营长为抢救一名日军伤兵,背着他准备送往急救站的途中,这名日军伤兵竟然一口咬掉了营长的一只耳朵;还有一位通信员在收电话线时,发现有一位日军伤员躺在汽车底下,且伤势较重,呻吟不止。谁知当这名通信员掏出急救包准备为他裹伤时,日军伤兵却扬手一刀刺进了通信兵的腹部……这样的记载还有很多,由此可见日军的顽抗程度到了何种地步。正如林彪在战后所作的《平型关战斗经验》中指出那样:“日本兵之所以死也不肯缴枪,一来因日本武士道教育、法西斯教育,同时也因他们对中国军民太残暴,恐怕中国人报复……”

    一点不错,由于深受军国主义思想和武士道精神的毒害,日本军人在身处绝境时,不是拼死顽抗,就是自杀身亡。所以,抗日战争开始后还未曾有过日军士兵被俘的先例,而这一次抓获日军俘虏是创纪录的。因此,如前文所述,这张抗战期间八路军抓获日军战俘的照片不仅在当时成为家喻户晓的头条新闻,而且作为历史的存照,真实地记录下一段抗日战争中发生的真实的故事……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平型关大捷之后,115师一分为二。林彪率主力南下支援娘子关方面的友军,聂荣臻则率领师独立团、骑兵营、343旅的两个连留下开辟晋察冀根据地。当时,日军第20师团已突破晋东门户娘子关,并于11月4日拂晓由平定直扑榆次,企图直下太原,迂回忻口方面的阎锡山、卫立煌主力,以解陷入忻口的坂垣师团之围,结果一头撞进了从五台山南下的115师在昔阳县西广阳地区的伏击圈。这时的115师全部人马只有陈光343旅的两个团(缺6个连)共4000兵力。具体分工是:685团由旅长陈光和团长杨得志带领,负责堵截;686团则由旅参谋长陈士榘指挥负责歼灭伏击圈内的日军。战士们从拂晓一直等到下午3时,待其大部分人马通过后,便对后续辎重部队发起了攻击。陈士榘指挥的686团从两侧的高山上不断地向狭长的谷底投弹射击,日军辎重部队的骡马受惊后则在谷中乱蹦乱跳,将大车拉得东倒西歪。就在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不辨东西的时候,陈士榘果断地命令司号员吹响了冲锋号,早已憋着一股气的八路军指战员们,突如猛虎下山,迅速冲向公路将日军切成数段。刹那间,呐喊声、杀声、刺刀的碰撞声响彻了整个山谷。

    从这些日军的抵抗程度来看,陈士榘参谋长发现,这部分日军远不如在平型关第5师团的表现,于是便产生了抓俘虏的念头。正在这时,有一伙惊慌失措的日军逃到了公路北面的一个洼地。陈士榘立即将警卫排长唤来,指着洼地说:“你带两个排冲下去,给我抓几个俘虏回来!”警卫排长一挥手:“一班、二班跟我上!”说完,就像一支离弦之箭冲了出去。陈士榘参谋长从望远镜里目送警卫排朝洼地扑去,心里暗暗高兴。他非常了解自己的战士,并对他们充满了信心。他知道警卫排的战士都是旅长陈光从全旅一个一个地挑选出来的,不仅体格健壮,而且作战勇敢。但是在一阵激烈的枪声过后,警卫排很快回来了,三八大盖倒是缴获了不少,可是俘虏却没抓住一个。排长气呼呼地说:“他们受武士道精神毒害太深,顽固不化,只好把他们消灭了!”

    当夜幕降临时,广阳伏击战已基本结束。686团共歼敌500余名。这是在旅长陈光和参谋长陈士榘共同指挥下对日军进行的一次有力打击。谁知,当团长李天佑根据参谋长陈士榘的命令刚把指挥所移进广阳镇,却发现镇内还有不少残敌在负隅顽抗,不时有冷枪射出。陈士榘听到的枪声,又一次激起了抓一名日军俘虏的强烈愿望。于是,随着枪声,他来到了一个农家小院的门口,一名被堵在民房内的日本军人仍在不断地向外射击。就在一名战士准备向院子里投掷手榴弹时,陈士榘连忙制止:“慢着!一定要想个办法活抓这名日本军人,一定要抓活的。不能开枪,更不能用手榴弹。你开枪可能把人打伤,你从窗户扔个手榴弹进去,不把他炸死才怪哩,那怎么抓活的?”

    陈士榘说完,便侧身闪进了院内,师部的侦察科长苏静也跟了进去。院子外的战士们眼看着自己的首长进了院子,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突然,又是一声枪响,子弹打在门框上溅起一串火星。陈士榘心想:抓个日军俘虏就这么困难?我还真不信邪!作战一向勇猛的他明知活抓日军俘虏的危险性极大,可他还是决定要亲手活抓这名被困的日军。他猫着腰悄悄摸到窗口下面,然后便用刚刚学会的日语向屋内大声喊道:

    “我不杀你,也不会伤害你。只要你放下武器,我们优待俘虏。你不要再为日本军阀卖命了,顽抗下去,只能白白送死……”

陈士榘耐着性子,又尽量用温和的口气喊了几遍,最后说:“我的话你明白明白的……”

    原来在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即将东渡黄河的时候,在部队内部曾进行过简单的日语会话学习,以便在战场上对付日军。当时许多人学会后,并没觉得有太大用处,很快就忘记了。而陈士榘却偏偏用心记住了这些日语会话,这时正好派上了用场。

    这名日本军人显然听懂了,没有再向窗外放枪,陈士榘一阵惊喜。可是等了老半天仍不见屋子里有任何动静,便忍不住一脚踹开门,闪身屋内,借着枪刺上射出的寒光,伸手就抓住了日军的枪管,随势一拖,夺下了他的枪。明亮的月光从门窗照射进来,照在日本兵苍白的脸上。陈士榘定睛一看,嘿嘿笑了,原来小鬼子站在老百姓的粮筐里,身子被粮筐卡住了,动弹不得。看来他已在筐子里挣扎了好一阵子,累得汗水把军衣都湿透了。就这样,卡在粮筐里的小鬼子,被一米八的陈士榘提小鸡一样的从筐子里提了出来。这时,苏静和战士们也一起冲进屋子,兴奋地大叫起来:

    “陈参谋长抓住日军俘虏了!”

    经审讯,这名日军俘虏名叫加藤辛夫,是日军第20师团79联队辎重兵的一名军曹。

    于是,八路军活抓第一名日军战俘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大江南北的各个抗日战场,成为当时的重磅新闻。陈士榘参谋长也以其智勇双全的表现,再次引得万人瞩目,还专门有记者跑去给这个名叫加藤辛夫的日本战俘拍了照片,并一直保留至今,成为历史的再现。(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