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太行太岳精神是军民共同谱写
2012-12-29 00:00来源:原创作者:讲述人:陈知建     整理人:李广瀚浏览数:87 

    讲述人档案

   陈知建:陈赓之子,原重庆警备区副司令员,少将,北京太岳精神研究会会长。

    “太行太岳精神,是由太行太岳区军民在战争年代共同谱写的。”陈知建说。陈知建为原重庆警备区副司令员、少将、北京太岳精神研究会会长,他是陈赓将军的儿子。

在采访中,陈知建回顾了父亲与太岳军区之间的深厚感情,并谈出了自己对太行太岳精神的理解和继续发扬太行太岳精神的重要意义。

    最崇拜的人就是父亲

    陈赓大将的经历,可以说是从士兵到将军的成长史。对陈知建来说,父亲陈赓是他最崇拜的人,陈知建常说:“要评价父亲,我不够资格。”但是作为陈赓大将的儿子,陈知建也有点体会。陈知建说:“过去我当过一个中级指挥员,从指挥员的角度来看,我认为父亲有一个非常完美的、非常理想的、非常令人羡慕的经历。”

    在陈知建看来,陈赓大将有当士兵的基础,而且是一个有实战经验的士兵,在入党之前,曾经在湘军当过四年兵,由二等兵四年升到了上士,当文书,把士兵的军衔都走了一遍。参加革命以后,又受了党的派遣,到了黄埔军校,接受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基层军官的正规教育。这样的经历在红军指挥员里面是不多的。同时,陈赓自己又具备一定的文化基础,读过私塾,东山学堂上过学,还读过函授的师范,还懂点外文,曾经和毛主席一起上过学。“我认为他是一个有文化、有理想的人。”陈知建说。

    1922年,在毛主席的影响下,陈赓在长沙入党。另外,黄埔军校的学习也很特殊,是一边打仗一边学习,既在课堂上学习战争,又在战斗中学习战争。这个经历让陈赓大将成长很快。陈知建认为,他在军事生涯中能够有所作为,与他的这些经历是分不开的。

    陈知建说:“两党的领袖都喜欢父亲,他当过三年团长,十年师长,五年军长,都是打出来的。他负过六次伤,中过六次毒气。他打过国民党的主力、地方团队,也打过土匪,和日、美、法等外军也打过仗……还有四年的地下斗争工作经验。”

    谈到父亲对自己的教育,陈知建说:“我父亲教育我们不像很多朋友想象的坐在高高的土堆上面听爸爸讲那过去的事情,没有过。他基本上是身教重于言教,有时候实在淘气过火了,我也挨顿揍。”

    在陈知建的记忆中,陈赓一直是在潜移默化地对孩子们进行影响。“因为那会儿我们小,父亲去世时我还不到十六岁,怎么可能和我们谈作战,谈党性,那是不可能的事。”陈知建说。陈知建认为,自己的成长受陈氏宗族家风的影响比较大。从清朝开始算起,到陈知建的儿子这一代,陈家五代从戎,长辈中有清朝的一品武将、二品武将,到陈赓大将这一辈全都是当兵的,到陈知建自己这一代,也都当过兵或者一直当到离退休。

    陈赓大将情系太岳

    在陈知建的记忆中,陈赓将军对太行太岳的感情十分深刻,却始终没有机会再回太岳军区。

陈知建说:“父亲在太岳军区战斗生活了十年之久,对这里的老百姓有着很深的感情。遗憾的是,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种种原因,父亲始终没有机会再回太岳军区。”

    新中国成立时,陈赓正在解放云南的战场上,后又参加了援越抗法作战,接着是抗美援朝,然后又把精力投入了国防现代化建设。“父亲太忙,根本没有时间休息,更别说回太岳军区再看一看了。”陈知建说,“直到最后,由于过度劳累,心脏出了问题。”

    据陈知建回忆,新中国成立后,父亲只有一次有机会重回太岳军区,那也是父亲距离太岳军区最近的一次。当时陈赓到了太原,就想回太岳军区再看看,但他的心脏病已经比较严重了,看到他准备回太岳军区时的激动情绪,病情加重,医生极力制止了他。

    重回太岳,陈赓的情绪为什么会这样激动?陈知建说:“一是生活战斗了十年的感情,还有就是父亲对老区一直怀有愧疚之情。”据陈知建回忆,每次战斗结束,陈赓的心情都不好,因为打仗就意味着要有牺牲,看着战士们倒在战场上,陈赓都会很心痛。躺在病床上,陈赓多次对家人说:“不回去也罢,回去之后如果老太太跟我要儿子,妇女们跟我要丈夫,孩子们跟我要父亲,我该如何面对?”

    太行太岳精神是军民共同谱写

    在陈知建看来,太行太岳精神就是长征精神和山西决死精神的结合,当时在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太行太岳精神得到了充分发扬,这也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取得胜利的根本所在。

    对于太行太岳将帅研究会的成立,陈知建很支持。他认为成立研究会很有必要,而且在山西搞这样的研究会最合适。他说:“这是一块红色的土地,老区人民为革命做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每来一次,我们的灵魂就被清洗一次。产生于这里,由军民共同谱写的太行太岳精神很值得研究和挖掘。”

    陈知建说:“从表面上看,太行太岳精神产生于抗日战争时期,似乎与现阶段中国发展没有关系,但从实质上来讲,对太行太岳精神的研究,是对革命传统的一次总结和提炼,而我们的革命传统就是共产党取得一次又一次胜利的法宝,这个传统同样适合新中国的建设和发展。”

    陈知建认为,通过对太行太岳精神的研究,从中总结出理性的东西,就可以和现在一些消极的风潮做对抗,用正确的声音来和一些“奇谈怪论”对抗。陈知建说:“希望太行太岳将帅研究会少一些形式上的东两,多做点实际工作,把太行太岳精神整理成一些通俗的、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东西,让太行太岳精神更好地传承和发扬。”(责任编辑:崔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