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在父亲最后殉国地点左权县麻田十字岭的思念
2012-12-29 00:00浏览数:80 

    左权烈士生平简介

    左权(1905年—1942年)湖南省醴陵县人,中共党员。1924年入黄埔军校学习。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赴苏联学习。1930年回国后,到中央苏区工作,先后任中国工农红军学校第一分校教育长、新十二军军长、红五军团十五军军长兼政委、中革军委一局局长、红一军团参谋长等职,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作战。1934年10月参加长征,并参与指挥强渡大渡河范战斗”。

    在父亲最后殉国的地点左权县麻田十字岭,我站在高高的山顶上,俯瞰太行群山,那悲壮惨烈的最后一仗仿佛电影画面般在我脑海闪现。

    1942年5月,在太行山扫荡多次,一直没有找到八路军总部的日军,抽出精兵,经过特殊训练,组成专门刺杀总部首长、捣乱我首脑机关的“特别挺进杀人队”,化装成八路军,夜行晓宿,偷袭我总部驻地。这次日军集结了三万多兵力,采取“铁壁合围”战术。父亲和彭副总司令慎重商量后,决定八路军主力立即转移到外线,准备“反扫荡”作战。转移中,被日军飞机发现,情况十分危急。彭副总司令、总部和北方局及党校由父亲率领向西北方向突围。父亲一边命令部队凭借有利地形坚决阻击敌人,一边让警卫部队掩护彭总突围,自己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继续指挥总部机关人员转移。

    当大部分人冲过山口,他检查队伍时发现搬运机要文件箱的同志没有跟上,立即命令身边警卫员转回去找,保证文件安全运出。警卫连长一再恳请父亲尽快离开,他镇定地说:“我不能离开战斗岗位,硝烟激战中的十字岭不能没有我。”就在几千人即将转危为安的时刻,一颗炮弹袭来,父亲高声呼喊着:“同志们,卧倒!”八路军总部突围成功,使日军费尽心机策划的作战计划落空,“铁壁合围”的战术破产了,父亲却倒在了还有几步即可翻过的山梁上。

    初夏的十字岭,漫山遍野盛开着的全都是白色的野山花,我摘了一大捧白花,恭恭敬敬地献在父亲纪念亭的石碑前,表示对父亲最崇高的敬意和深深的缅怀。

    这是浸透了父亲鲜血的土地,我在山顶独自漫步,仿佛父亲就在我身边。他与太行山融为一体,化成一座捍卫祖国河山的铁壁铜墙。(责任编辑:崔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