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传承红色基因 保持党的纯洁
2012-12-29 00:00来源:原创作者:李拴纣浏览数:111 

近些年,我们国家正处在进一步深化改革和经济转型的发展时期。而这种改革和转型,不是单指经济层面的转型,同时也是政治、文化、社会层面四位一体的、全方位的转型和深化。而在文化层面,价值观念体系是其核心,信仰又是价值体系的重中之重,是一个国家的灵魂。不可否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确立,使我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作为我党我国人民信仰的马克思主义却被少数人所质疑。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很多,尤其是前苏联和东欧一些国家之变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所谓民主自由的影响,更使一些人对我们国家的主体信仰产生了怀疑。所以,正当我们全身心地投入到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之中时,一切功利化、世俗化倾向也在一些领域和一些人的身上随之产生。在这些因素的合力作用之下,一些人的信仰出现了困惑、迷茫、动摇。其表现是:我们一些党的干部禁不住巨大利益的诱惑,贪污腐败;一些企业家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道德败坏,诚信缺失;一些农民的精神生活受到社会条件和收入条件的制约,导致信仰物化、异化等等。我认为信仰缺失是我们所面临的最严重的现实问题。现在谈信仰好像成了一件十分不合时宜的事情,但信仰又是一个政党乃至一个民族兴盛不可或缺的东西。我们党已经走过了90年的光辉历程,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将帅们正是凭着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带领着全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从此也确立了国家的主体信仰,即共产主义信仰。当前,面对我党在新的历史时期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信仰问题,我们搞党史研究、将帅精神研究就应与时俱进,进一步倡导国家的主体信仰。只有这样,才能促进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的科学信仰真正内化成为人们特别是青年一代自身的价值追求。这也是我们成立晋城市中共党史学会暨太行太岳将帅研究会的初衷。

今年3月份,习近平同志在湖南调研时,曾专程到韶山,瞻仰了毛泽东故居。并说,革命传统资源是我们党的宝贵精神财富,蕴含着丰富的政治智慧和道德滋养。所以革命传统我们不能丢,革命资源我们不能放弃。革命传统是什么?革命传统就是一种责任自觉,行动自觉;就是一种信念。我们党建党90年来,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从来就没有改变过。今天,在社会的转型期,我们尤其需要坚守精神高地的忠诚信念,传递好革命传统的接力棒。在生物学中,基因是遗传的物质基础。基因是通过复制把遗传信息传递给下一代,使后代出现与前代相似的性状。革命传统就是决定我们党“性状”的红色基因。众所周知,在抗日战争时期,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朱德总司令同彭德怀、左权、刘伯承、邓小平、薄一波、杨尚昆、徐向前、陈赓、徐海东、黄克诚、滕代远、李达等一大批八路军的赫赫战将们曾长时期地战斗和生活在我们太行太岳地区,并以伟大的革命实践,指挥着我们太行太岳的抗战,为全世界的反法西斯战争开辟了一个崭新的纪元。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们就是中华民族的金字塔。一个名字就是一座丰碑,一串名字就是一条脊梁。在他们身上集中体现了共产党人的坚强党性和崇高品格,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他们在为党为人民毕生奋斗中表现出来的坚定理想信念、崇高思想品德、高超政治智慧,是极为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的太行太岳就如同瑞金、井冈山、遵义、延安、西柏坡一样,无一例外地因为“红色”而典藏着中华民族发展史上最为辉煌的一段历史。而那融入历史长河中的精神血脉和红色基因,已经成为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和共有的精神瑰宝。所有这些宝贵资源,就典藏在我们这块红色的沃土之中,对其进行挖掘、整理、研究、传播、弘扬,正是我们晋城中共党史学会和太行太岳将帅研究会的优势所在,更是责任与使命所在。

列宁曾经说过,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精神基因的退化和变异,必将导致信仰的偏离,精神的颓废,人格的矮化。在这伟大的变革时代,那些和血与火相伴随,与我们相联系的红色基因,就是我们国家主体信仰的基石,也是我们情感的依附,精神的归属和前行的动力。当然,要让红色基因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让革命传统发扬光大。我们作为研究者,必须紧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程,前面我已经讲过,信仰教育要创新方式方法,在这里我要再强调一下,那就是我们在研究的过程中,必须紧贴社会大众的精神需求,将我们的研究成果不断赋予新的时代内涵,才能吸引人,教育人;才能引导我们整个社会紧紧围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这个主题,去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奇迹,续写我们太行太岳新的辉煌!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在武乡任县委宣传部长期间,曾经接待和陪同过许多当年在太行老区生活和战斗过的老同志故地重游。有总部机关的,一二九师的,北方局的,也有各旅团的。他们重返太行,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看看乡亲们,走走他们曾经战斗和生活的地方。尤其是1982年夏天,离开武乡40多年的彭总夫人蒲安修大姐,重访武乡时的情景,让我记忆犹新。她是和左权将军的夫人刘志兰、女儿左太北偕同到达武乡的。在陪同她们的日子里,听到的,看到的,感觉到的处处都体现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视民如伤的布衣情怀。就是那次,蒲安修大姐将《彭德怀自述》一书的稿费3000元交给了王家峪小学,说是让给孩子们改善一下教学的条件。临走时,她还将武乡县委、县政府《关于要求为武乡东部山老区煤田修建铁路的请示》带回了北京。很快,邓小平同志就作出了批示。这条铁路就像京九铁路绕道湖北红安一样,凭什么?就凭红安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出过100多位将军,就凭红安对共和国的那份特殊贡献。当年邓小平为武乡特批的这条铁路,现在已经成为促进武乡经济发展的一条大动脉。2002年中宣部文明办又给武乡老区八路军曾经生活战斗过的村庄,每户赠送了一台电视机,共计5000台之多。在这里我之所以要说一下我亲身经历和了解到的这几件事,只是要佐证一下,当年那些曾经在太行太岳生活过战斗过的将帅们也好,他们的子女也好,对我们这块红色的沃土来说,一直都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牵挂。他们时时刻刻都在关心着老区的发展。所以,我认为,我们晋城中共党史学会暨太行太岳将帅研究会,一定要发挥好我们自身的优势,在做好搜集革命先辈及将帅们遗物,保护和修缮革命遗址的同时,还要有计划、有针对性地组织外调采访活动,要和将帅们的子女、遗孀常联系,我们这样做不仅可以为课题的研究收集到珍贵的资料,而且可以通过他们广结人脉,为落实党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和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提出的转型发展和跨越发展创造良好环境。大家知道,关系也是一种生产力,而且往往是一种四两拔千斤的生产力。

为了让太行太岳的红色基因代代相传,我愿和大家一起努力,永远保持党的纯洁性,将太行太岳精神这种无形的资产化为不竭的动力,更好地落实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为把晋城建设成为山西乃至中部地区最具发展活力、最有竞争实力、最富人文魅力的宜居之城、活力之城、幸福之城做出应有的贡献!〔责任编辑:崔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