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遵义会议  四渡赤水(连载二)
2012-12-20 00:00来源:原创作者:曹荣利浏览数:229 

    遵义会议  四渡赤水

    1935年1月7日,红军占领遵义。1月15日至17日,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这里举行。这对参加红军长征的曹光琳来说,是永生难忘的。

    遵义会议前,曹光琳出席了红三军团第四师在桂板凳台召开的全师连以上干部大会。彭德怀军团长到会讲话,传达中央“黎平会议”决定,要在黔北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之后,曹光琳带了一个连到八洛水地区做群众工作,并且建立了革命委员会。中央“遵义会议”上,改变原来确定的以黔北为中心创建根据地的计划,中央红军北渡长江,同红四方面军会合,在川西或川西北创建根据地。接着,毛泽东英明指挥,红军四渡赤水,冲破敌兵重围,取得长征决定性的胜利。曹光琳参加了“四渡赤水”的全过程。

    当时,四川军阀在长江一线,阻拦红军渡江。红军主力与川军在土城地区激战一天,曹光琳所在红十一团向川军教导师攻击。战斗中,遭受到敌人机枪射击,子弹在曹光琳的大衣穿了两个洞,险些负伤阵亡。部队中途撤出战斗,没有达到给敌人以歼灭性打击目的。团首长要曹光琳带一个排安置十几个负伤的同志。为伤员换药包扎伤口,轻伤员跟随部队走,重伤员给予妥善处理。根据伤情,每人发给五十至一百元大洋(银元)。伤员哭哭啼啼要求部队把他们带走。曹光琳给伤员做工作说:“部队要长征,要走路,又要打仗,又要抬上伤员跟随部队行走,太难了。”伤员们还是舍不得离开红军。

   曹光琳又耐心地说:“眼下只有依靠老百姓把伤治好后,就地搞革命。能回家的回家去,能归队的再归队……。”

此时的曹光琳是年仅十八岁的政治工作干部,一路上他给长征路上打仗受伤的同志做政治思想工作,但是他也被战友们对红军、对中国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所感动。

土城战斗未取得胜利,北渡长江计划化为泡影,中央灵机改变计划,1月下旬,由土城渡过赤水,向川滇黔三省交界的扎西(现威信)地区转移。正是人们所说的“一渡赤水”。1935年2月中旬“一渡赤水”红军部队抵达扎西,在这里做了短期休整。师的机构撤消,把师团机关人员充实到连队。领导干部降一级任职。三师政治委员钟赤兵,又回到十二团任政委,十三团政治委员苏振华又回到十二团任总支书记。此次整编中,曹光琳由红十一团调回十二团任青年干事。他非常高兴,因为又能在老领导钟赤兵、苏振华等同志领导下工作了。

    此时,云南和四川军阀部队向扎西逼来。于是军委决定,红军主力由西调头向东二渡赤水,重占遵义城,打击贵州军阀王家烈和蒋介石的嫡系薛岳、周浑元纵队(纵队下辖四个师)。

    2月18日至21日,中央红军遵照中央军委命令,由太平渡河二郎滩之间第二次渡过赤水河。这时,贵州军阀王家烈(当时黔军王家烈为第四纵队司令官,下辖五个师)发现红军主力渡过赤水后,就以重兵驻守桐梓和娄山关一线。

    红军占领桐梓县城,敌即向娄山关撤退,妄图娄山关据守。2月26日,红三军团十三团经与敌人激战争夺,在黄昏将娄山关口阵地夺了下来。但是,敌人心里很明白,娄山关是遵义的门户,娄山关失守,则遵义难保。于是,敌人仍在娄山关下利用峡谷有利地势顽抗。黄昏,曹光琳所在红十二团接替了十三团的娄山关阵地,并准备在27日拂晓消灭据守在峡谷里的敌人。当时,红十二团的战斗部署是:先以侦察排为先导,战士以驳壳枪、大刀、手榴弹为短接火力武器。三营为突击营,二营为二梯队,一营为预备队。

    27日拂晓,战斗打响,曹光琳随突击营顺小路冲了下去。敌人火力很猛,并不断向我反扑,突击营一时退了下来。这时,团政委钟赤兵也随部队来到突击营,并在峡谷的火路上指挥部队作战,抗击敌人的反冲锋,同时调来二营增援,与突击营齐向敌人展开猛烈的进攻。敌人拼命抵抗,向红军部队反冲锋而来。钟赤兵沉着地在前沿指挥十二团两个营的部队又反冲锋过去,和敌人展开了肉搏战。

    就在这时,先导侦察排的战士们大部牺牲,团政委钟赤兵大腿中弹,腿骨被打折,他身旁的曹光琳左小腿也中弹负伤,弹头没有穿透腿,“钉”在肌肉上。坚强勇敢的曹光琳眼急手快把“扎”在肌肉里的子弹头拔掉,骂了句“操你奶奶的!”把拔下来子弹头掷了老远。只见鲜血从伤口涌流,染了大片裤腿。但曹光琳认为自己是轻伤,没有退下火线,继续参与指挥,和部队一起追歼王家烈的“双枪”(步枪加烟枪)败兵。

战斗从早晨到黄昏,打了一整天,追歼溃逃之敌直至遵义城下。第二天(28日)拂晓,红军第二次占领遵义。

    部队攻入遵义没有停留,向城南继续追击逃窜的敌人。当红军追击敌人至南门外时,敌人两个师的援兵打来了。红三军团在遵义城南和敌人又一场激战。曹光琳所在红十二团沿公路左翼攻击前进,和兄弟部队打垮了增援之敌,歼敌一部,共俘虏三千余的敌人。

    二攻遵义城的战斗中,有一件事,让曹光琳终身难忘。一个领导同志要他到另一个部队去办事,曹光琳对他诚恳地说:“我有伤痛,去不了。”

    那位领导人却不加思考地说:“你装痛!”

    听了这话,曹光琳有说不出的难过。他没再说第二句话,忍着伤痛去那个部队了。俗话说:“恶语伤人,千年难忘。”曹光琳从参加革命在部队,后又转业国防科研单位担任领导六十二年,每想到这件事,他总是勉励自己,做为一个军队和党的领导干部要时刻关心部属,工作要深入细致。

    三渡赤水,是在三月中旬,红军二次攻占遵义的第二天的早上,蒋介石调其主力吴奇伟纵队向贵阳北援失守遵义、娄山关贵州军阀王家烈。敌人逼近遵义南门外近郊公路两侧,寻求与红军决战。红军主力和敌人交战,激战一昼夜,歼灭敌军一个多师的兵力。这是中央红军长征以来取得的最大的胜利。但是蒋介石是在四川重庆亲自指挥围攻红军的战斗,他对遵义城外与红军作战的失败仍不罢休,继续从各路调集兵力,对红军发起新的围攻,妄图在黔西地区消灭红军的主力。为了摆脱敌人的追击,16日,红军在茅台及其附近三渡赤水,向古蔺、叙永方向前进。

    三渡赤水河那天早上,曹光琳和红十二团首长在渡口附近碰上了伤腿截肢了的老政委钟赤兵。他看到十二团老同志们来了,便要求抬担架的同志把他放下来。这时,曹光琳与团领导走上前去看望他。钟赤兵得知曹光琳加入红军以来虽然调动工作,但他的职务一直是青年干事,却在长征路上做了大量的工作,特别是出色的安置了大量的伤员。钟赤兵在这里遇到曾经并肩战斗过的老同志非常激动,躺在担架上指着那条被截肢了的说:“恶毒的敌人算是把我和大家一块战斗一起长征的‘本钱’彻底给打没了!”说着,眼泪咄咄流出来了,在场的人纷纷落泪。

    这时,钟赤兵双眼紧盯着曹光琳,恳求似的说:“不能把我寄到老百姓家里,如果硬要把我丢下来,我就自杀。”

    团长、新任政委及曹光琳都说:“我们一定想办法把你抬起走!”

    曹光琳晚年还回忆说:“据我所知,为了抬着钟赤兵随部队‘长征’,红十二团前后调派了好几批担架员。”

    中央红军“三渡赤水”,再入川南,蒋介石错误判断红军又要北渡长江,急忙调兵遣将。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当机立断,决定回师东渡赤水,以摆脱敌军重兵围攻。这样,红军主力便以隐蔽、神速的行动,于3月21日晚至22日,由太平渡四渡赤水。接着,经临江场、楠木坝、花苗田(今花茂)挥师南下。

 


    连渡两江、一大河


    红军主力“四渡赤水”后,直指乌江。蒋介石由重庆飞抵贵阳督战,也未能阻止和堵歼红军。3月28日,红军主力由鸭溪、白腊坎之间突破敌人封锁线,冒着狂风暴雨,进入乌江北岸,31日,强渡乌江成功,歼灭守敌和援敌各一个营,巧妙地跳出了敌人的合击圈。

    渡过乌江以后,红军直插贵阳城郊。这时守贵阳的国民党军兵力单薄,使得正在贵阳督战的蒋介石大惊一场,急调兵力快速支援贵阳,并令守城部队赶修城防工事,死守飞机场,还准备了轿子、马匹和向导,随时准备逃跑,哪知红军主力根本不想与蒋军在贵阳恋战,而在龙黑以东通过贵黔之间公路后,直插昆明方向,占领云南的寻甸县城。红军逼近昆明,然后迅速调转矛头指向金沙江。

    长江上游金沙江水,从海拔五千多米的昆仑山南麓、横断山脉东麓奔腾而下,一泻千里,水流湍急,形成了天然屏障,又有国民党军的江岸防守,但未能阻挡红军的脚步,五月上旬曹光琳所在的红三军团主力—红十二团等,由皎平渡先期渡过金沙江。

    过江后,到达会理,还参加了攻打会理城的战斗。攻打会理,是一次实力的较量。因为红军装备武器有限,爆破城墙没有成功,再加上守城敌军将会理城北关民房全部烧毁,红军攻城部队很难接近城墙,从而放弃了攻城战斗,转而向大渡河开进。

    大渡河为岷江最大支流,河水从崇山峻岭中奔泻而下,白浪翻滚、涛声如雷、水声莫测,并有无数险滩和巨大漩涡,素称天险。太平天国名将石达开曾率领数万大军进抵大渡河南岸重要渡口安顺场,北渡未城,遭到清军的重围而全军覆没。红军长征到此,蒋介石曾疯狂叫嚣:“要朱毛成为石达开第二。”

    然而,当时的形势是,红军虽然在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成功,因此处水深流急,不便架设浮桥使大部队通过。无奈,只有顺江而上,飞夺泸定桥。安顺场起步,到泸定桥三百多里,红军部队急行军,每天不分昼夜的赶路,至少要行军百里以上,十分疲劳。掉队和生病的干部战士很多。曹光琳的任务是,带领几名警卫和通信员负责红十二团全团收容工作。他回忆说:三天的急行军中,一共收容掉队人员一百多人,战士中的少数因病实在走不动了的,只好寄到沿途老百姓的家里。由于收容病号和要妥善安排寄放在当地老百姓家里的伤员,曹光琳带领收容队,便掉在了急行军大部队的后面,因此曹光琳他们比大部队晚一天通过泸定桥和二郎山。曹光琳率领的收容队克服重重困难圆满完成任务,受到了军团首长的多次嘉奖和表扬。

    中国工农红军终于创造了历史奇迹。2月6日,中央红军全部由泸定桥胜利地通过了大渡河。蒋介石妄图使红军重蹈石达开的梦想破灭了。(责任编辑:馨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