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爬雪山、过草地(连载三)
2012-12-19 00:00来源:原创作者:曹荣利浏览数:219 

    爬雪山、过草地

    长征路上,曹光琳率领的红十二团收容队比大部队晚一天通过泸定桥,在越过二郎山抵达天全县才归队跟随部队继续前进。6月中旬,从天全出发,红军主力前卫部队一举突破敌人芦山、保兴防线,经过两天急行军,到达了夹金山脚下。

    夹金山,位于保兴县城西北、茂功以南、理县西南,海拔四千多米,终年积雪,没有道路,没有人烟,空气稀薄,气候变幻无常,忽而冰雹骤降,忽而狂风大作。上山下山共七十多里,山下居民说,夹金雪山是神仙山,鸟也飞不过。老乡们看见衣着单薄的红军要跨越夹金山为之惊奇感叹!

   6月12日,红军先头部队开始向夹金山进军,为大部队开道。曹光琳随红十二团部队跟进。曹光琳回忆,“大雪山名不虚传,被雪覆盖一米多厚,山高缺氧,身体差一些的倒下去就起不来了。爬上山顶的时候,狂风大作,大雪纷飞,十分寒冷。肚子饿了没有力气,把带的炒面就着雪吃了起来,这时候,彭德怀军团长骑着马上来了,看见他们在狂风大雪里吃饭就说:“小鬼不要在这里吃饭赶快下山!”很多战友都是在爬雪山的时候牺牲的。曹光琳是红军干部中比较年轻的一个,只有十八岁。要不是因为他的身体结实根本就过不了雪山这一关。

    长征路上艰难困苦,但是红军大学继续开办。曹光琳调入红大干部队学习。干部队分军事、政治两个班。队长是周士第,政治委员是董必武。徐特立、宋时轮、成仿吾等在这里任教。曹光琳在政治班学习,也上军事课,半天学习,半天外出筹备粮食。当时,长征中的生活确实艰苦。外出筹粮中,曹光琳他们班的一个同学在一座喇嘛庙里搞到十多斤盐,每人分了一斤多。不知是谁向队里领导汇报了,曹光琳是班长又是党小组长,董必武政委把他找了去质问:“是不是你们班搞到了盐?”曹光琳不敢说假话,如实地讲出了搞到盐又每人分了一斤多盐的情况。

    董政委命令道:“搞到盐,一定要交出来大家享用。”

   “是!”曹光琳答道,正走的时,董必武叫住他说:“听懂了吗?一定要交公。”

    曹光琳回忆说,红军长征进入川西北山地以来,不要说吃咸盐,根本就见也见不到。吃上一点点(盐)味道好极了。所以,他们班每人分得的盐,简直像得到黄金那样,保存的好好的。只在晚上用缸子泡点盐水喝一点。当时,对本班的人是公开的,对外班是保密的。

    8月下旬,准备过草地。红大和红军其他部队在毛尔盖集结。要求每人准备一件生羊皮背心,五双牛皮草鞋,十斤青稞麦子,三斤炒面,三斤干柴,上级规定准备的粮食私人是不能吃的,个人要是吃掉了是要受处分的。除此之外,私人还得准备二、三斤粮食,这个是可以由个人支配的。这样,再加上一条枪和子弹,过草地每人要背三十斤左右的东西。战争时的情况千变万化,原计划攻占松潘县城,由于国民党军胡宗南的部队重兵防守,攻而无克。这就迫使红军及红大必须通过草地达到北上陕甘的目的。

提起过草地,确实很艰苦,一望无际大草地,人迹罕至,天气变化无常,时而倾盆大雨,时而雪花飘飘。脚下水草污泥,一不小心陷下去就有生命危险。为了尽快通过草地,每天行程是八十至一百里。

    曹光琳记得很清楚,他们是经过六天的日日夜夜才通过了草地。在此期间,五个晚上露营在草甸或灌木林里。地下潮湿,天气寒冷,使人无法入睡。由于饥寒交迫,身体虚弱,许多人倒下了,沿途埋葬了不少同志的尸体……..

 

 

    吴起镇---结束长征

    9月中旬,长征中的红军主力突破由四川通往甘肃的天险腊子口。18日先头部队占领哈达铺,主力跟进,暂时哈达铺集结,进行整编。从这里开始,曹光琳右脚突然红肿,走路都很困难。但仍然得背上大枪和背包,拄着木棍,跟随红军大学的大队人马继续“长征”,每天行军七八十里。为了不掉队,每天大部队出发前,曹光琳先走半小时。队里曾派了一个同学陪伴他行军,边走边给他“打气”走快点。

   “走快点”,这话对曹光琳是鼓励又是打击。曹光琳难为情地对同伴说“我也想走快点,可实在快不了呀!”他性急又为自己腿脚不听使唤,便生气地对那位同学说:“你想要我同你一道走快点,能不能帮我把这支枪扛上?”

   那位同学和曹光琳一同苦笑。实在使人着急,还是“靠自己救自己”,不走不行,走快了更不行。一次,在快涉渡渭河的大川里,国民党军在飞机掩护下追上来了,红军大部队分散成数路纵队,顾不得敌机的狂轰滥炸,低空扫射,跑步转移。就在他非常吃力的一拐一拐的往前走的时候,从红军队伍里走出个人,走到曹光琳跟前:“光琳,你们还在这里?”

   他是早两年参加地方党转入红军的二哥曹光清。亲兄弟这时见面了,倍感亲切。曹光琳说:“我的腿痛,走不了。”说着,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并大声地哭起来。

   曹光琳小小年纪就参加了农民革命运动,十五岁参加红军,从来没哭过。这时候,他却忍耐不住了。一边哭一边对二哥说:“你先走吧,不要管我。”哥哥忍弃弟弟追赶部队,曹光琳和他的同学同伴继续追赶红大的队伍去了。

   10月上旬,曹光琳跟随红军大部队在突破敌人渭河封锁线,翻越六盘山,终于于10月中旬到达陕甘苏区吴起镇。历时一年,纵横十一个省,震惊世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宣告胜利结束。

 

 

    参加红军东征作战

    1935年12月上旬,曹光琳由红大调到军委后方政治部任青年干事。1936年1月中旬,调到红十五军团政治部任青年干事。

    2月中旬,军委决定以彭德怀为总司令,毛泽东兼总政委组成“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队”(下辖红一军团、红十五军团和红二十八军)东渡黄河举行了东征战役。渡河那天晚上,青年干事曹光琳和军团政治部的十几个同志随先头突击团乘四只木船和几个羊皮筏子,以突如其来的行动横渡滔滔黄河,在拂晓前登上黄河东岸,突进团部队登岸时,只遇到敌人轻微的抵抗,在红军突击团部队猛烈攻击下,敌人丢弃守备的碉堡逃之夭夭。红军乘胜追击,一口气追击到石楼以西的义牒镇。

    义牒镇,是阎锡山晋军石楼河防线的后方,这里除了存放着河防部队的武器弹药外,还有一批未发放到部队的夏装,红军东征开战在这里得到补充,装备了部队。

    红军继续追击逃跑的敌人,当天黄昏时分至西楼城下。接着,占领灵石县以西的双池镇。

    阎锡山长期统治下的平原地区,粮食丰产,城镇经济贸易繁荣。红军占领双池镇,红十五军团政治部就派曹光琳处理这个镇子上的一家当铺,把老百姓当的东西无代价的发还给群众。

    在革命斗争中,曹光琳得到了锻炼,他深刻的认识到开当铺者的残酷剥削,不次于地主对农民的剥削。比如,老百姓到当铺当东西,低价当,高利息,到了当期不取的东西就无代价的归当铺老板所有,然后老板以高价拍卖出去,通过这些办法,开当铺的老板就可以大发其财。而曹光琳则通过退当,使老百姓认识到共产党和红军的亲切和伟大。从而扩大了我党我军的影响,使阎锡山对老百姓的欺骗宣传彻底破灭。

    东征战役中,曹光琳参加了孝义兑九峪的战斗。当时,阎锡山在兑九峪集结了三个师,一个炮兵旅共十几个团的兵力,战斗从黎明前打到黄昏,敌我双方相持不下。根据敌我力量对比,敌重我寡,想把敌人全部吃掉是不可能的。彭德怀总司令和毛泽东总政委决定红军撤退。这天晚上,红军的突然撤退,使敌人摸不着头脑,乱了阵脚,不但没敢追击,还慌忙退到汾阳和孝义城,不敢出城一步。

    兑九峪战斗后,红军主力兵分两路,向晋中大举进攻。右路,一军团矛头指向同蒲铁路霍县、赵城、洪洞和临汾一线。左路,十五军团从灵石的边山出发,经过一个晚上一个白天的急行军,绕道过孝义和汾阳城,黄昏前分别到达交城和文水。当晚,对交城和文水两座县城进行了攻城战斗。正好这天下起鹅毛大雪,阎锡山虽然不断轮番派出歼击机,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曹光琳跟随围攻交城部队行动,没有组织攻城战斗,围城两日后,沿交城山区北进,占领了东社镇、古交镇、楼烦镇,进逼太原,使得坐镇太原的阎锡山也手忙脚乱。

    红十五军团的北进行动,同时保证了红一军团在洪洞、赵城地区和同蒲路沿线开展工作。

    此后,曹光琳所在十五军团,又开进到岚县、兴县、临县、方山、离石等地。从晋中到晋西北绕了一大圈,又转回到灵石的大麦郊和双池镇。此次军事行动,在政治上扩大了影响,在经济上和物资上解决了红军部队的补给;动员了兵源,扩大了红军队伍,充实了战斗力。十五军团的部队集结到大麦郊以后,部队召开了干部大会,会上曹光琳聆听了彭德怀总司令所做的红军东征战役的总结报告。(责任编辑:馨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