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平型关战役中(连载五)
2012-12-17 00:00来源:原创作者:曹荣利     审稿:旭林浏览数:193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日寇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原红十五军团改名为一一五师三四四旅。改编中,所有干部降职使用,曹光琳由团政治委员改任为六八七团一营政治教导员。参加了八路军首战闻名的平型关战役。

    平型关战役是9月24日拂晓打响的。23日晚上,师部在五台山东北集结地---冉庄,召开了营以上的干部会作政治动员。师长林彪讲话:日军在平型关和友军作战,日军企图攻占平型关,还在继续向平型关征兵。现在查明,日军坂垣师团所属的二十一旅团,明天(24日)将从灵邱县沿公路向平型关增援。我们决定在老爷庙地区设埋伏歼灭该敌。我师三四三旅为主攻部队,埋伏在老爷庙公路两侧。三四四旅六八七团(即曹光琳所在团)为预备队,同时占领老爷庙以南的老鸦岭制高点掩护主攻部队的攻击。独立团位于灵邱县以北公路沿线地区,截断敌人的增援部队,保证主力部队的攻击。各部队在明天拂晓前进入战斗的位置。

    副师长聂荣臻动员大家道:这是八路军出征抗战的第一个仗,战斗的意义十分重要,它关系到我军的军威,也关系到国威。所以这次战斗只能打好。旅、团、营各级干部回到部队,立即进行战斗动员。曹光琳领导的一营战斗任务是占领老鸦岭,保证主力部队顺利展开攻击,任务十分艰巨。

    这天晚上偏偏下起了瓢泼大雨,大大小小的河沟都发了水,八路军指战员个个从头到脚淋了个湿透。部队冒雨向预设战场开进,拂晓前三四三旅的六八五团、六八六团部署在平型关下面,老爷庙东西沿铁道的南侧。三四四旅六八八团部署在铁路北侧,任务是切断敌人的后路,曹光琳所在的六八七团部署在老爷庙南侧制高点,为师预备队。

    24日,天已大亮,山中静悄悄的,约七八点钟,由平型关开来的坂垣第五师团,所属的二十一旅团的四千多人马,一百多辆汽车和数十辆马车从灵邱县沿火车路,向平型关开来,正好进入八路军一一五师设下的伏击圈。一声令下,杀声四起,八路军向敌人展开了猛烈的进攻。把敌人压在公路的峡谷里,一刹那,敌人的大队人马和车队乱成一团,受到突如其来的冲击,来不及还击的日本鬼子被八路军英雄部队打的晕头转向。仅仅用了四五个钟头,就把敌人打得死的死伤的伤,但日本鬼子仍然负隅顽抗垂死挣扎,战斗打得十分的惨烈。

    战斗中,曹光琳率领一营,根据指挥部的命令投入了战斗,充分利用有利的地形条件,向敌人的火力点发起重点攻击,一营是一支有光荣历史的部队,大部分指战员都是红军骨干,战斗作风顽强。一连二连从正面向敌人攻击,三四连展开穿插,从敌人背后及侧面进行攻击。经过两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敌人的进攻队形被打乱,火力点遭到歼灭。曹光琳命令对敌喊话,但仍未有敌人主动放下武器。敌人的散兵仍然十分顽强,与我寸土必争。我一连二排长经过日军修筑的临时战壕,被装死躺下的日本兵,突然拦腰抱住,用刺刀扎伤了二排长的大腿,血流如注,两人抱在一起,从山上滚到山沟,直到我军战士上来,才把这个日本兵制服。有的日本兵假装投降,趁我们战士不注意,抱住就咬,把一个战士的耳朵都咬掉了。有个战士看到日本人镶的金牙露在外面,想拔下来,结果被装死的鬼子,张口咬掉了我军战士的手指。战斗十分惨烈,几乎就没有抓住几个俘虏。战斗直到黄昏才结束,缴获了大量的武器装备,平型关大捷打破了日本关东军不可战胜的神话,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战斗志。曹光琳因作战指挥得力,荣获旅团嘉奖,并调往八路军朱德警卫团任政委。



    保卫黄崖洞

     1939年冬天,曹光琳调往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后改名朱德警卫团)任政治委员。团长是李东渤。全团共有两千多人。兵员是从部队中抽调来的优秀战士,老红军占四分之一,共产党员占百分之七十,武器装备精良,每连配备有三挺苏制转盘轻机枪,弹药充足,战斗作风过硬。从1939年冬到1941年的一月间,曹光琳任团政治委员的三年时间里,在八路军总部朱(德)老总、彭(德怀)老总和左权副参谋长直接领导和指挥下,完成了三大任务。

    一、特务团参加建设黄崖洞兵工厂。1940年2月间,团政治委员曹光琳和团长李东渤从团部所在地武乡县西营镇的城底村,到八路军总部驻地王家峪接受创建兵工厂的任务。

    黄崖洞位于太行山武乡县和辽县(今左权县)两县交界处。这里,山高沟深,地势险要,一片荒凉。这是朱总、彭总和左权副参谋长亲自察看地形,在太行山选定黄崖洞建设兵工厂的。左权把特务团政治委员曹光琳和团长李东渤叫来,向他们交待任务说:“为了坚持敌后抗战,争取抗战的胜利,就得想办法解决部队的武器弹药。不能依靠国民党来补充,一定要自立更生,自己动手来解决。”左权恳切地说“所以,总部决定在黄崖洞建设我们八路军自己的兵工厂。”

    左权还强调说:“要办兵工厂,不解决劳动生产就不能开工。”当即指示,要曹光琳和李东渤派部队把襄峘县五阳煤矿的大量锅炉搬到黄崖洞。

    黄崖洞周围深沟山梁,悬崖绝壁,的确相当隐蔽。但是,把动力锅炉这么大而笨重的东西,通过只有狭窄弯曲的人行小道,搬到黄崖洞来确实太困难了。这些问题,左权早就想到了。他对曹光琳和李东渤说:“从五阳到黄崖洞的路程足有一百多公里,没有公路又没有汽车,又要翻山越岭,搬运这么大的东西确实是困难的。你们要从实际情况出发,可以用土办法和笨办法来搬运。具体一点说,把锅炉放在圆木上,前面用人拉,后面人推,一段一段滚着走。古代人就是采取这个办法搬运东西,现在我们为何不能采用这个办法呢?部队虽然苦一点,花时间多一些,还是可以把事情办成的。”

    曹光琳接受任务后,回到团里,传达了总部首长的指示,从一营和三营抽调了四个连的部队,由一营营长钟发生统一指挥。原先,左权限定特务团在二十天时间内完成搬运任务,在搬运中,指战员们发扬了我军艰苦奋斗的精神,不怕山高路险,日夜奋战,只用了十多天的时间,就把锅炉搬到了黄崖洞,保证了兵工厂按时投入生产。

    二、保卫兵工厂。黄崖洞距辽县、武乡、黎城日寇的据点,仅仅一天路程。兵工厂投入生产后,从根据地各地运粮、运煤、运器材等等,每天来往十分繁忙,晚上电灯通明,上下班鸣笛三五里以内可以听到,所以,要想保密不被敌人发现,是很难办到的。

    为了保证兵工厂的生产,避免遭到敌人袭击和破坏,八路军总部采取了保卫工作措施。左权副参谋长亲自带领曹光琳特务团的领导和连以上干部到黄崖洞看地形,部署防守保卫任务。黄崖洞周围纵横五六十里长防线,修筑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工事。于是决定,由特务团抽调一个营的兵力,兵工厂组织一支工人武装自卫队担任工厂本身的保卫任务。同时决定由炮兵团团长吴亭担任防守要塞司令。特务团调来的一营部队和工人自卫队归要塞司令统一指挥。一营部队的防守重点是黄崖洞以东的瓮圪廊和以西的左会哑口。

    特务团调来保卫黄崖洞部队,执行任务是很坚决的。部队进入黄崖洞以后,他们就地取材,打石头,烧石灰,夜以继日修工事,用了三个月的工夫,完成了修筑防御工事任务。

    三、保卫总部首长和总部领导机关。1940年9月间,《百团大战》第三阶段,日军兵分三路向太行抗日根据地中心区,实行大规模的“扫荡”。从辽县出动的一路敌军进攻矛头指向洪水蟠龙;从武乡城出动的一路敌军进攻矛头指向西莞家峪、韩壁和砖壁八路军总部驻地;从黎城出来的一路敌人进攻矛头指向西井地区。然后三路敌人由东西两个方向攻击黄崖洞。情况紧急,曹光琳指挥的警卫团主力配合一二九师三八五旅部队在西营一线顽强抗击敌人,掩护总部领导机关转移。战斗非常激烈,敌人在数架飞机的配合下,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攻占韩壁一线。在翁圪廊敌人的炮兵推进到二三百米以内向八路军阵地射击,摧毁山口两侧的碉堡,我军利用地形继续英勇抗击日军的进攻,敌人始终没有能从两个山口攻进来。

    战斗的第二天,敌人以一部分兵力向黄崖洞东北方向的桃花山进攻。我守备桃花山的一个班的兵力与敌人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抗击,全班战士与阵地共存亡,壮烈牺牲。

   。。。。。。。

 1942年5月间,日本侵略军又一次对以太行山为中心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发动了大扫荡。这次敌人“扫荡”的总兵力是五万人左右,时间大约半个月。反“扫荡”中,八路军总部领导机关在麻田、桐峪以东地区的石灰窑被敌人包围。左权将军在率领部队突围作战中,光荣殉国。



    关家垴战斗中


    关家垴战斗,是百团大战中打得最残酷最激烈的一次战斗。那是1940年的10月中旬,日军集结兵力向我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八路军总部进行“扫荡”战的同时,日军冈崎大队经黎城向黄崖洞兵工厂进攻。“要塞”司令吴亭指挥守护黄崖洞部队与日军作了顽强的抵抗。但由于敌众我寡,日军的冈崎大队和崛田大队以东西两路向黄崖洞合围攻击,对八路军的兵工厂的设备进行了摧毁性的破坏,工厂的房子全被烧光,埋在地下的部分机器设备被敌人挖出来捣毁,动力锅炉用硫酸切割成小块,用毛驴驮走了…….

    前来“扫荡”日军破坏了八路军黄崖洞兵工厂,洋洋得意而去。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召集特务团政委曹光琳、团参谋长陈学道,紧急部署歼灭日本侵略军作战任务时说:“烧掉我们军工厂的敌人想跑,没那么容易,没有我的路条,一个也不许他逃掉!”

    接着,下达命令:“特务团准备参加战斗。”又说:“把在总部担任警卫的第六连也拉上去参加战斗。”看来彭总坚决消灭敌人的决心是下定了,当面指示曹光琳和陈学道:“你们归陈赓统一指挥,我已经告诉他了,你们可以去找他接受战斗任务。”

    曹光琳一面打电话通知部队在石门村集结,一面前去陈赓旅长(三八六旅)指挥所里接受任务。他们来到石门村附近一个小村子里,找到了陈赓的指挥所,一进门就看到陈赓在指挥所里,一面看地图,一面还在吃着苞米棒子哩。

    “报告!”曹光琳的一声“报告”惊动了正聚精会神看军用地图,准备作出歼灭敌人作战部署的陈赓。其实,陈赓正在等待着曹光琳的到来呢。

    曹光琳首先自我介绍说:“我是总部特务团的政治委员曹光琳。”又介绍身旁的陈学道,说:“他是我们团的参谋长。我们是奉彭副司令的命令来接受战斗任务的。”曹光琳又补充说:“部队随后即开来石门村。”

    陈赓见曹光琳、陈学道他们来了,高兴地说:“你们来得好,欢迎!老曹,我跟你老实说,我们(三六八旅)的部队经过一个多月的战斗,伤亡很大,一个连只有三四十个人,你们特务团的部队,兵力充实,装备也好,你们是主力,明天的战斗就由特务团担任主攻任务。…….进攻战斗是在拂晓前打响。”

    曹光琳接受任务后在回部队的路上,一眼望去,见敌人驻地关家垴及其周围每个村子里一片一片的火光,还可以听到人喊马叫的声音。暗自寻思着:千仇万恨这可恶的日本侵略者,不要太狂妄了,你们晚上将处于八路军的包围之中。我八路军一二九师的三八五旅、三八六旅、新一旅、十一旅、决死一、三纵队、总部警卫团等部队,正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向关家垴为中心的地区合围。

     在石门村,特务团连夜召开了连以上干部会议,曹光琳讲话作了战斗动员。同时进行了战斗部署,决定二营为突击营,三营为二梯队。饭后三点钟,部队向关家垴接敌运动,拂晓前战斗打响,并向敌人进攻。曹光琳他们特务团是最先打响和攻上关家垴的部队,和敌人在关家垴的争夺战打了一天一夜,部队战士英勇顽强,打垮了敌人多次反冲锋。战斗打的最紧张的时候,陈赓来到特务团亲自指挥作战。特务团突击营(二营)与敌人展开的争夺战中,寸土必争,战斗非常激烈。日军冈崎大队的一千多人,只剩下一百多人,在不到一平方公里的阵地上敌人的尸体遍布,关家垴成了敌人的坟墓。(责任编辑:馨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