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接待中外记者参观团(连载六)
2012-12-16 00:00来源:原创作者:曹荣利浏览数:96 

    1944年夏,曹光琳调晋绥军区任八分区政治部主任。9月中旬,中外记者团由延安渡黄河来抗日根据地参观访问。晋绥军区决定记者团来八分区参观访问。为此,曹光琳受命带领二支队到离石、岚县路上迎接中外记者团。但是,迎接记者团的首要任务是必须把离石、岚县公路上的马垴镇敌人据点拔掉。

    马垴据点由伪军一个中队驻守。曹光琳率二支队由天池川连夜赶到马坊川集结。部队经过一天的战斗准备,依照原定作战计划,指挥部队于当晚赶到马坊以东,三分区部队赶到马坊以西。黄昏以后,两个分区部队由东西两个方向向敌人据点展开对攻。彻夜激战,拂晓前攻占了敌人据点,俘虏伪军七十余人,缴获枪支五十余支,军马数匹,粮食万余斤,把敌人的碉堡烧毁,稳稳当当地拿下了马坊敌人据点。

    就在曹光琳指挥二支队、三分区部队协同作战,东西进攻占领马坊镇的当天下午,中外记者在三分区部队护送下,来到刚刚攻占的马坊镇。记者们一落脚,曹光琳便领着在王世英(八路军驻阎锡山吕梁山办事处主任)、翻译柯伯年陪同下的中外记者团,到了还正在冒烟的被我八路军攻占和烧毁据点的山上,参观了战斗过的战场,记者们还询问了被活捉的伪军俘虏。。。。。。

    曹光琳迎接记者团由马坊通过敌人封锁线,进入他们八分区防区——在距马坊十多里的一个村子里住下。晚上,曹光琳代表军分区首长以丰盛的晚餐招待了中外记者参观团。第二天抵达八分区机关驻地——关头村。当天晚上,分区政治委员罗贵波举行了招待会。记者们提出要求到八路军战斗的前线看看与日军战斗的情况。罗贵波当即同意了他们的要求,亲自带领分区前线指挥机关和外国记者团,到东葫芦川和西葫芦川参观了医院和制造地雷、手榴弹的兵工厂。然后,从中西川出发,经过汾阳的一、二、三道川来到汾阳县的边川,让外国记者们亲眼观看分区五、六支队夜袭汾阳协和堡和火烧火柴厂的战斗。一批洋人记者,头一次看到了八路军打仗的场面,听到了八路军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枪炮声和炸药爆炸声,外国记者,美国合众社驻伦敦泰晤士报记者福尔曼连连称赞抗日根据地军民英勇奋战、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民族革命精神,并表示将亲临其境把所看到的艰苦奋斗英雄事迹报道出去。

    中外记者团正在晋绥八分区参观采访的时候,9月22日传来了二支队第二连于智取静乐县利润村敌人碉堡据点的好消息。利润村位于静乐县以东五公里,鬼子的碉堡修建在利润村东南侧的山坡上。这个据点里,驻着十三个日本鬼子兵,其中军官一人,三名技术修理人员,还有一只军犬看守。里面有一名中国人给鬼子做饭。八路军武工队就是利用这位做饭的中国人,里应外合消灭敌人的。二连具体战斗部署:由一排长平本初担任突击队长,带十二名最坚定、最勇敢的战士巧攻敌人碉堡。连的主力以一个排监视碉堡以外利润村的伪军中队,做为攻碉突击队的预备队。战斗发起前,给鬼子做饭的刘师傅,首先笼住那只军犬,然后发出鬼子集中用餐的信号,这时接应八路军十三个勇士冲进敌人碉堡。

    隐蔽在碉堡外面的排长平本初十三勇士,见信号发出,一个冲锋打进了碉堡,首先控制了敌人的枪弹库,然后冲进鬼子进餐的地方,日本鬼子也怕死,对于八路军战士这突如其来的“缴枪不杀!”雷鸣般的喊声,吓得这群鬼子直发抖,乖乖举起双手投降。正当不费一枪一弹,八路军十三勇士,把碉堡里的十三个鬼子押送到八分区司令部。这次战斗缴获八二迫击炮一门,轻机枪一挺,步枪六支,还有一批物资弹药。

    八分区政治委员罗贵波,把这个胜利的消息通告中外记者团后,当时中外记者都感到十分惊讶。

    这还有假吗?罗贵波当即命令:“曹(光琳)主任,带他们去关押日军俘虏的地方去看看。”这一看外国记者们把十三个日本鬼子兵每人都询问了一番。

    娄烦,位于静乐县以南,是日寇伸进山区的据点。其目的是以古交、娄烦、静乐又利用汾河屏障为一道封锁线,把阳曲山区和交城山区割裂开来。中外记者在八分区参观访问活动十几天快要离开这里的时候,罗贵波向中外记者宣布:“我们八路军准备明天把娄烦的敌人据点拿下来,各位中外朋友有兴趣不妨去战斗现场看看。”

    八分区二支队执行攻取娄烦敌人据点的战斗任务,而且已经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9月25日就在中外记者团由分区驻地关头村出发到达娄烦战地当天晚上,部队向娄烦据点发起攻击。中外记者们亲眼看见:八路军先用爆破摧毁敌人的几个碉堡,在炮火机枪掩护下,突击部队攻入娄烦镇,将驻守据点的伪军一百余人全部歼灭,使观战的中外记者无不拍手称快。



   八渡汾河

    1947年底,曹光琳调任晋绥独七旅政治委员,率领部队“八渡汾河”,参加了由徐向前统一指挥的攻克临汾、晋中消灭阎锡山主力的战役。

    1948年4月,正当徐向前临汾前线指挥华北第一兵团主力围攻古城临汾重镇的时候,太原的阎锡山配合北平的傅作义企图攻占石家庄,进而进攻中共党中央军委所在地西柏坡的时候,决定以临汾前线的太岳军区部队和晋绥纵队独三旅和曹光琳指挥的独七旅,在司令员彭绍辉、政治委员罗贵波率领下,“一渡汾河”经太岳解放区,向平遥出击,威胁阎锡山同蒲路一线敌人,拖住敌人的后腿,从而粉碎了阎锡山抽调晋中地区守备兵力东援进攻石家庄计划。当时,阎锡山驻平遥的三十四军的一个师向曹光琳独七旅部队攻来,敌我在平遥边山激战一日,击溃敌人的进攻。

    “二渡汾河”,是晋南临汾重镇攻克后,晋绥纵队(后改为第七纵队)准备北上参加徐向前统一指挥的晋中战役。曹光琳任政治委员的独七旅和独三旅,奉命由平遥以东南下,翻越绵山,由灵石以南“二渡汾河”,到达孝义、汾阳地区集结,引敌主力西调,给敌人制造错觉,为徐向前率一兵团主力从平遥以东山区分两路直驱晋中阎锡山腹地,同时切断同蒲路分割围歼敌人。

    6月11日,曹光琳率领独七旅和独三旅、八分区部队出现在汾阳、孝义以西的高阳镇地区,引敌主力来攻。这是徐向前“调动”敌人军事行动之计策。果然,13日,阎锡山以高倬之兼司令的“闪电兵团”(三十三军、三十四军、六十一军各一部和亲训师附亲训山炮团共十三个团),由三十四军军长高倬之统一指挥,分别由汾阳、孝义、平遥、介休出动,合击出现在高阳地区的我军晋绥部队。曹光琳参与指挥独七旅在高阳镇坚守阵地,坚决抗击敌人,独七旅七团和九团主动出击,打退敌人多次猛烈进攻,给敌人以大力杀伤。

    就在这竭尽全力抗击敌人轮番进攻的时候,我军一兵团主力八纵、十三纵突破敌人晋中以东防线,突然出现在晋中平原。而进攻高阳镇的敌军则惊慌失措转回平遥、介休方向应战。为配合进入晋中地区的我军主力在平遥、介休地区作战,曹光琳独七旅和独三旅奉命“三渡汾河”,由汾阳和孝义之间插入晋中平原。曹光琳率独七旅于6月20日晚进入平遥境内——汾河西岸的徐家镇,当晚在汾河上架设了浮桥。第二天拂晓,旅指挥机关和七、九两团渡过汾河,直插平遥西北方向,阻击平遥敌人增援。一兵团主力在平遥、介休间张兰镇地区歼灭敌人的亲训师和亲训山炮团,残敌妄逃平遥城,中途被独七旅消灭,歼敌五百多人。

    “四渡汾河”,6月22日晚,曹光琳率独七旅西渡汾河,在当地保卫群众麦收,同时准备机动作战。

    “五渡汾河”,是坐镇太原的阎锡山派出山西野战军司令赵承綬、副司令原泉福(日本战犯)率部,寻机与徐向前统一指挥的人民解放军决战。6月23日,赵承綬、原泉福率三十三军和留用日本兵为骨干的第十总队由榆次开来太谷。25日,敌第三十四军高倬之部由平遥北移,第三十三军沈瑞部由祁县南下接应,拟会合于洪善地区与我军作战。此时,徐向前命令并部署主力向预设战场集结,待敌军第三十四军由平遥出动北进至洪善以东十余华里地区,予以围歼之。于是,曹光琳独七旅和独三旅奉命“五渡汾河”,配合主力作战。…….

    后来,由于情况变化,分割围歼敌三十四军计划,未能实现。徐向前运筹帷幄另选战场,谋略策划,前堵后截,终于将阎锡山的主力——赵承绶、原泉福指挥的野战集团军,被徐向前统一指挥的部队团团包围与大常镇、小常村、西范、南庄一带,东西长约二十余华里,南北不足十华里的狭小地区之内,待歼之。这时候,曹光琳率独七旅和独三旅“六渡汾河”,沿汾河西岸北上文水、交城地区打援。独三旅7月5日占领文水的开栅镇。独七旅6日拂晓攻占交城县城。曹光琳又指挥独七旅,在八分区部队配合下,在高白镇歼敌一部。

    独七旅攻占交城后,7日,与独三旅由交城和清源之间“七渡汾河”,汾河东作战,9日拂晓攻占榆次西南的永康镇、怀仁镇、东阳镇,担负打援堵溃任务。独七旅部队堵击歼敌三百多人。

    “八渡汾河”,是阎锡山的赵承绶、原泉福指挥的野战集团军遭到全部被歼灭的命运,阎锡山命令晋中同蒲路各县城之敌和汾河西、汾阳、孝义等县城的守敌,全线向太原撤退。这时候,我军由晋绥参战部队和八纵二十四旅组成“汾西集团”,由晋绥纵队司令员彭绍辉、八纵副司令员张祖谅统一指挥,堵歼溃退北逃之敌。独七旅是“汾西集团”主力之一,曹光琳又率七旅部队经一昼夜的急行军,在清源附近,西渡汾河(即八渡汾河),立即对东于村之敌展开猛攻。七团、九团联合攻击,将敌人分割成几大块,经过一个晚上的战斗,歼敌近万人。仅独七旅就俘虏敌人四千多,击毙五百多。……(责任编辑:馨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