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参加攻打太原战役(连载七)
2012-12-14 00:00来源:晋城党史作者:曹荣利浏览数:108 

     徐向前统一指挥的太原战役,1948年10月5日打响。曹光琳任政治委员的独七旅(旅长是傅传作)经过晋中战役大兵团作战的锻炼,更有坚强的战斗力。接着投入攻打太原战役。徐向前认为,要攻下太原,必须攻占太原屏障——东山。而牛驼寨、小窰头、倬马和山头,又是阎锡山护卫太原城的“四大要塞”。太原城东是阎锡山设防的“四个要点”防御阵地,距城垣二至十五公里,低于东山主峰二百米,高于太原市区三百米,可直瞰城垣、城北工业区和飞机场,形成北起牛驼寨南至山头长达八公里的防线。而且,各要点既能独立作战,又能相互兵力火力支援。徐向前决定拿下敌人“四大要点”,命令晋绥第七纵队、一兵团第八纵队、第十五纵队和第十三纵队各分头攻打牛驼寨、小窑头、倬马和山头阵地。而第七纵队首长又把打牛驼寨的任务交给了傅传作、曹光琳的独七旅。

    10月16日下午,部队由榆次地区出发,经过一个夜晚的急行军,绕道太原东北上下阳寨集结。17日,完成了战前准备。独七旅决定二十一团为突击团,十九团为二梯队,待二十一团攻占牛驼寨以后,接替该团担任防守牛驼寨阵地任务,十八团为预备队。突击团在黄昏时分,从榆林坪、庄子上之间向前运动,趁天黑向牛驼寨出击。一点三十分,二十一团分两路向敌人展开突如其来的猛烈攻击,拂晓前攻下了除四号碉(庙碉)外,牛驼寨敌人阵地上的全部碉堡均被占领。首次攻占牛驼寨,歼敌三百余人。

    当时,形势大好。接着,独三旅占领了大北尖。独十二旅攻占榆林坪,残敌有的向我军投降,有的仓促夺路逃回太原。友邻部队穿插合攻占领东山主峰辛山。从此太原东山敌人防线全部解体。攻占牛驼寨战斗的胜利,证明了徐帅的作战方针是完全正确的。

    牛驼寨攻占后,小窑头、倬马、山头诸要点阵地相继攻击,对阎锡山孤守太原城直接威胁。而牛驼寨被我军的占领,更给敌人以致命打击。所以,敌人又集中兵力炮火,全力反扑,争夺牛驼寨。独七旅攻占牛驼寨的当天和第二天(19日),阎锡山每天出动一千多的兵力,在数十门火炮的掩护下组织反扑,均被独七旅十九团坚守阵地的部队击退。

   后来,敌人又调来蒋军第三十军及十总队精锐之师,于21日连续向我牛驼寨阵地反扑。在我防守的牛驼寨阵地上,一日落弹万余发,工事全部摧毁,部队伤亡很大。经连日给敌以重大杀伤后,弃守牛驼寨。

   徐向前攻占东山牛驼寨、小窑头、倬马、汕头“四大要点”的决心,坚定不移。命令各部队对“四大要点”在10月26日晚同一个时间发起总攻击。敌我“四大要点”争夺战由此重新展开。

   “四大要点”争夺战是空前的。傅传作、曹光琳统一指挥独七旅部队,参加了牛驼寨阵地的争夺战。我军第七纵队投入兵力四个旅十二个团,参战部队两万人。而且,有些部队为了争夺牛驼寨不只一次登上阵地。独三旅、独十二旅和警备二旅都先后攻打牛驼寨,均被敌人夺占。在最后一次占领牛驼寨主阵地后,敌人则利用四号碉(庙碉)坚固阵地顽抗,我军部队攻击受阻。无奈,纵队又把曹光琳他们独七旅部队调上牛驼寨。傅传作、曹光琳统一指挥二十团和十九团各一部,于11月11日、12日向四号碉(庙碉)轮番进攻,终于攻克。直到1949年4月24日总攻太原,牛驼寨始终控制在七纵部队手里。…….

    曹光琳在回忆率独七旅部队参加解放太原战役时,说:“……在最后总攻太原的战役中,独七旅是依托牛驼寨向太原城发起攻击的。在炮火支援下,独七旅十九团和二十一团突击部队同时登城,从小东门一举攻入太原城。攻城战斗中,俘敌两千余,缴获山炮二十余门,汽车三百余辆,步枪一千余支,以及大批军需物资。




    向都兰进军


    太原解放后,曹光琳调任西北野战军第一军第三师政治委员。1949年9月5日,西宁解放后,经过一年零八个月的剿匪平叛斗争和群众工作,在青海湖以东广大地区建立了人民政府,地方治安工作得到了初步巩固。但是,在青海湖以西的玉树、都兰、柴达木等地大片地区还有残匪活动,政权没有建立,人民群众仍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但是,要是开赴青海以西地区执行剿匪和群众工作,首要任务是修复西宁至玉树、西宁至柴达木盆地两条公路。为此,决定抽调二师和三师兵力修筑公路。当时,二师率领部队担负筑路任务的是副师长王万金,三师是政治委员曹光琳。1951年5月,二师王万金、三师曹光琳,各自率领一个营为先遣部队,乘汽车行进两日至兴海县大河坝集结,并进行了勘探工作。其任务是:二师担负大河坝至棉花湾工程,三师担任花石峡至黄河沿的工程。还有三师后续部队八团两个营,七团一个营来到筑路地点。筑路任务是很艰难的,筑路部队指战员他们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经过半年多的辛勤劳动,战胜了生活物资的缺乏,气候寒冷,高原空气稀薄,缺氧等种种困难,完成了任务,保证了从西宁至黄河沿的通车。

    在筑路工作接近竣工的时候,要曹光琳奉命回到西宁。接受了迎接彭德怀来青海视察工作向都兰进军的任务。

    曹光琳任政治委员的第三师,根据上级的指示和命令,决定抽调八团二营全部兵力和一个骑兵连组建都兰支队。任务是:肃清残匪,开展群众工作,建立人民政权,发展农业生产。同时要求部队认真执行民族政策和各民族搞好团结。

    都兰位于柴达木盆地边沿,地势低,天气热,蚊子特别多。在部队进行各项准备的同时,给进军都兰的每一个人做了一顶蚊帐和一个防蚊罩。西北军区拨款白洋一万元,作为部队修建营房和发展生产的经费。

    部队进军都兰,由师政治委员曹光琳和副师长李书茂统一指挥。部队出发前,召开誓师大会,进行了深入的政治动员。长途跋涉行军四天时间,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曹光琳后来颇有趣味地回忆向都兰进军的那四天:……都兰支队在驻西宁市部队公路两旁夹道欢送,当时锣鼓声、鞭炮声和汽车马达声响成一片,部队在口号声中浩浩荡荡地向都兰进发了。

    第一天,部队经湟源、日月山到达青海湖畔的倒淌河宿营。这里是海拔三千二百米的高原,高山反应较强,说话、呼吸明显地感到气短,气候温差很大,正像人们常说的:早穿棉衣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倒淌河,是南至玉树,西至柴达木盆地,东至西宁市公路的交通中枢,可在当时这里却是人迹罕至,空气稀薄的荒原。

    第二天,部队乘汽车沿青海湖畔继续前进。一条简便公路,因年久失修,汽车行驶十分艰难,所以,部队只好一边铺修马路一边向前开进。中午时分,部队来到江西沟,起灶架锅准备午餐。青海湖里的黄鱼资源十分丰富,在江西沟河里,大群大群的鱼游来游去。战士们好久没有吃鱼了,为了改善一下生活,营长刘月亮向曹光琳提议,甩上几颗手榴弹,搞些鱼给大家吃。过了一会儿,刘营长他们提着用三颗手榴弹炸捞上来的几十条鱼,高高兴兴地回来了。那些鱼大的有七、八斤,小的也有两、三斤。大家美美的吃了一顿。

    饭后,部队继续开进,晚上宿营于黑马河。这里,野驴特别多,一群群的跑来跑去,每群三、四十头,或五、六十不等。部队乘汽车行进至宿营地时,刘营长带了几名枪法好的战士去打野驴,很快他们就回来了,共打了十多头野驴,每头足足有五、六十斤到七、八十斤重,给每个连分了两头,大家又饱餐了一顿。“才食青海鱼,又吃野驴肉”指战员们精神抖擞,一天的急行军,大家欢欢乐乐,忘记了疲劳。

    第三天,部队继续西进来到茶卡盐湖。这里有马步芳过去经营的盐业公司修建的盐库和挖盐工人住的简易土房子。曹光琳站在湖畔高地看到一望无边的、取之不尽的大盐湖,不由得回忆起当年红军在江西苏区时,和苏区人民吃盐困难的情景,不禁感慨万分:如果那时候有这么大的一块盐湖,该多好啊!

    第四天,抵达目的地-----都兰(察汗乌苏)。曹光琳率领都兰支队大部队,终于与早几天到达这里的副师长李书茂带领的先遣队会合了,期待着新的战斗任务。

    柴达木盆地,一个地广人稀的地区。曹光琳率领都兰部队来到这里,剿匪任务是很重的。1951年6月,在柴达木河流域发现了一股残匪,当曹光琳指挥部队追击匪敌到诺木洪时,已近黄昏,部队停下来做饭吃的时候,大群蚊子袭来,叮咬得骑兵的马匹乱蹦乱跳,战士们用树枝去驱赶蚊子也解决不了问题。结果,每匹马的身上都爬满了蚊子,白马变成了黑马,蚊子拼命地吸着马身上的血,把蚊子打死了以后,被蚊子咬过的白马有变成了红马。在蚊群的进攻下,一百多匹马全都跑散了。这时候,部队失去战斗力,敌人乘机逃走了。

    战士们在黑夜里四处寻找自己的马匹,用了一个晚上和大半个白天才把跑散的马找回来。马是都找回来了,可是有三个分散找马的战士失踪了,寻找了两天也没有找到………(责任编辑:馨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