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二章   山沟小村
2013-02-04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327 

   太阳早早升起,照在太行山上,茫茫大地,如同海洋,一目千里,好一派锦绣河山。公路东紧挨就是丹河,丹河东岸边有一村,叫河湾村,村不大典故不少。

   河湾村坐北朝南,背风朝阳,气候条件很好,周围村称此村为小济源。这个村有近百户人家,四百余口人,虽村子不大姓可不少,有姓和、有姓田、有姓林、有姓车,扳着指头数就有二十多姓,是一个地地道道多姓的村庄。这个村起初是和家建的,村东头有老头门,老二门,老三门,村西头有老头门,老二门,这五大家族占了统治地位,其它姓都是后迁居河湾村落户的。

   河湾村村南村东守着两条河流,一条叫丹河,一条叫蒲河。丹河发源于高平丹珠岭,河水从西北向东南弯弯曲曲在河湾村前面流过。蒲河发源于陵川县夺火一带,流入到河湾村时归入丹河。所以,河湾村有山有河,有沟有岭,三个大河湾加上四个河岸,有六百余亩好地,老农民称之刮金板。俗话说,家有二亩沙,天阴下雨不在家,买牛还是肚底花,种地还是土搅沙,是千真万确的。

河湾村号称小济源,名不虚传,主要是河湾地土质好含水分,耐旱又保墒。有了这些优越的好条件,不论种什么庄稼都长得很好,种五谷杂粮就丰收,种花生红薯就增产。由于河湾村条件好,才引来不少外来户都愿选择在河湾村落户了。

   河湾村南边有百余亩水浇园地,祖祖辈辈靠丹河水灌溉种蔬菜,成为祖宗的传统种植业。全村人一年四季有活干,夏天卖小葱、韭菜、北瓜、豆角忙一夏;冬季卖白莱、大葱,芫荽,红萝卜又忙一冬。虽人忙了一点,手里不缺零化钱。周围十里八庄的老百姓,都很羡慕河湾村,说什么河湾村,真日能,小葱韭莱渡半生。河湾村后来变样了,到了清末民国初期,变成了驴粪蛋,外光里毛茬。在村上出现了穷富差别太大,富家仓库里的粮食生了虫,穷人锅里没米下。特别是在清末年间村里冒出了一个暴发户,他叫和崇德,靠做生意经营粮食行,发放高利贷发了家。丰收年他屯积粮食,遭旱年他放租子。光绪三年大旱,地里颗粒无收成,他二斗小米买一亩地,五升小米买一间楼房,和崇德就在村里买下了200余亩好地,一下子成了全村的大财主。他有了土地,就有了资本,年年春天向外租地秋后收租子,收回来的租子在第二年开春又放出去,他全靠向外租地放粮剥削穷人发了家。他家在外有两处生意,近处在巴公小镇开有粮行,远处在河南周口开有丝绸货栈,方园十里八庄,也算数一数二的大户了。

   他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叫和凤斌,他把家业全交给长子掌管了;二儿子叫和凤文,常年带着妻子在河南周口做生意;小儿子叫和凤武,从小顽皮捣蛋怕读书,长大后当了兵,在国民党二十七军里混了个小营长。他全家共有二十余口人,家大业大从来未有分过家。自从和凤斌掌了家权后,比老掌柜还心狠手辣,办事不留一点后路,把事都做得绝绝的。他凭着有钱就有了资本,在村上压迫得穷人都抬不起头,人们给他送了个外号叫白眼狼。白眼狼娶有三个老婆,大老婆比他大三岁,名叫刘如花,外号仓里鼠,是从小父母主的婚,门当户对娶进门来了。在农村娶媳妇很讲究妻大富贵来,说什么妻大一岁荣华富贵,妻大两岁祖祖辈辈,妻大三岁金银成堆。可白眼狼和大老婆刘如花没有好过一天,自从小小娶进门来,入洞房那一夜起就未有脱过裤。后来刘如花经常哭哭啼啼,被老掌柜和崇德发现后,才硬逼大儿子白眼狼与大老婆刘如花同了一次房。此后,白眼狼再没有和刘如花挨过身,把刘如花当作摆设放在一边了。只是在生活上不缺她吃,不缺她穿,不缺她花,所以人们叫她仓里鼠。仓里鼠也算走运,只同了一次房,就怀孕生了一男。她从此过着孤雁的生活,只好天天在家里烧香念佛,三百六十天如一日。她天天四门不出,手拿着小木锤敲铃,嘴里念着阿弥陀佛经,拜供佛祖了。二老婆叫苏豆芽,外号紫兰花。因为她长有一双水灵灵勾人的眼睛,一双蚕姑眉,紫堂颜色,瓜籽把脸型,身材长的秀丽,很讨人喜爰。白眼狼从小就暗中相遇上她了,生米做成了一锅粥,只是门庭不对号,其父亲和崇德死活不同意,未有如愿娶进和家大门来。后来白眼狼只好装病卧床不起吓唬老掌柜。老掌柜这才知道儿子白眼狼害的是什么病,只好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把紫兰花以收养奴仆为名,招进和家大门来,当作小菜一盘,来调剂大儿子白眼狼的胃口了。

几年后,白眼狼的母亲去世了。未过三年老掌柜和崇德也去世了。这时,白眼狼为父母双亲合葬大办丧事,搭有丧棚,搭有路棚,糊有纸杂,请有礼宾,写有祭文,大操大办了三天。还请来十八位和尚,号称十八罗汉,为父母双亲合葬入土念经大祭奠。方园十里八庄没有一户比他办的丧葬最隆重、最阔气、最排场了。

   紫兰花虽爱梳妆打扮美化自己,可年龄不绕人,年纪一过冈,脸蛋上都有了鸡皮肉,再涂脂抹粉也俊俏不起来。当初的小鲜瓜如今变成了老南瓜,又灰、又硬、又不好看,再用指节使劲切,也切不出一点水分来。后来白眼狼又纳了一小妾叫贾英兰,她一表人才,外号叫毛螟虫。她比白眼狼小了二十岁,一说话就流神,两只水彩眼珠,就像一块吸铁石一样,把白眼狼勾引的神魂颠倒。毛螟虫很有一套手腕,既会玩老头子,又会玩山猫野狗,滴水不漏。只要她看中那位青年小伙子顺了她的眼,就十拿九准如狸猫捕耗子一样,不会落了空。她既会说,又会看眼行事,只要她的两只眼一眯缝,就像发出了信号弹、麻醉药注射一样,百发百中。俗话说,流氓蛋有流氓的手腕,女靠眼,男靠手,母猪发圈靠圪揉,故人们叫她毛螟虫。村里人就给白眼狼的三个老婆编了一个顺口溜:白眼狼、仓里鼠、紫兰花、毛螟虫;狼吃人、鼠坐监、紫花朽、虫遮天。穷苦老百姓当作开心来取笑,时没时好念道一下发发气。白眼狼有两个儿子,长子叫和明生,是大老婆生的,二儿子叫和昌生,是二老婆的私生子。他兄弟俩虽生在一个门庭下,性格决然不像。和明生爱读书,一头塞在书箱里。和昌生爱贪玩,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他还有一个野心勃勃的小毛病,常打小妈妈毛螟虫的主意,有几次都失去理性也未得了手。

   和明生从小在本村里念书时,每次上学书包里都要多背点干粮,他到了书房分给小伙伴们共同吃。从此,他在村里结了不少小朋友,彼此一心,十分融洽。他长大后去晋城濩泽中学读书,学了满腹三字经思想,以善为本,以德作人,善待一切。他在获泽中学上学期间,参加过获泽中学学生驱逐顽固校长祁鲁斋的学潮,也算是一员小闯将。他完成学业后回了村,在家里看不惯父亲白眼狼的所作所为,他有心去改变其父亲的做法,又无法插手。有一次他劝父亲发点善心,广开一面,留点后路,遭到了父亲的大骂:“小鸡娃还未退了黄毛,你懂得个狗屁?无毒不丈夫,心软必受穷!”明生劝父,没有劝通,还碰了一鼻子灰,父子俩从此闹僵了。

   这时候,国民党晋城党部正在党内清洗中国共产党,中共晋城特委委员时逸之逃来河湾村,来找同窗学友和明生,想到他家暂住数日避避风头。两人在大街上见了面,时逸之看了看周围没有耳目,把声音压的很低说了情况。和明生心里在考虑与父亲白眼狼刚刚闹僵之事,骑虎难下,无法向时逸之进行解释,又怕引回家父亲白眼狼泄了密坏了大事,他也一大会未有回声。这时,时逸之看出和明生有很难处,便直言说:“我不连累你,我马上就走。”

   “你放心,我是考虑你安全,不敢再出事”。和明生纠住时逸之的胳膊。

   “到你家就行吗?”时逸之说。

   “不行,你不知道我家的情况,坐下来再说。”和明生回答。

   “客随主便,一切听你安排。”时逸之点了点头。

   “我们这地方叫三不管之地,最安全。”和明生又回答。

   这时,和明生把同学时逸之引在看庙田泽宪家住下了。因为田泽宪的父亲过去给和明生家放过羊,有这一层关系,和明生才将时逸之安排在庙上去住了。时逸之在河湾村住了几天后,心里有事,坐立不安,也睡不好觉。田泽宪把时逸之藏在楼上,一天三吨饭送在楼上让他吃,不让他露面怕有不测。时逸之更觉得憋闷坐的都快要发疯了。他在心里想,宁当枪头鸟,不当笼中鸡。又过了几天,他给和明生留下一信,让田泽宪转交给明生,他半夜偷偷去了陵川。后又去了高平、长治、屯留等县。他去联络失散的共产党员,设法恢复党的组织。他千辛万苦奔走联络回来后,又返在河湾村住下,向中共山西省委写了一份报告,省委看了后,指派他主持成立晋城新特委,尽快恢复失散的中共党员关系。

   当时,他根据中共山西省委的指示精神,又悄悄回到县里在省委派出的联洛员东谷洞张神武家开了会,秘密成立了中共晋东南新特委,简称晋城新特委,共六人组成,时逸之为书记,张茂甫、田运财、常子善、王福裕、陈荣先为委员,具体分工负责组织、宣传、农工、青工等工作。中共晋城新特委,还秘密在晋城驿后街协和成布店设为联络点,联系人“夏贵之”。从此,中共晋城的党组织又恢复组建起来,秘密地开展党的工作。

   不久,中共山西省委在霍州召开省委扩大会议,党组织决定时逸之同志出席会议。时逸之为了方便工作,就带常文郁同志一道向霍州去参加会议了。因为当时白色恐怖,形势紧迫,路途遥远,会议提前结束了。时逸之同志带着常文郁去开会因未赶到霍州,没有赶上参加会议,由省委宣传部长王鸿钧在洪洞给时逸之,常文郁两同志传达了会议内容。时逸之与常文郁从洪洞返回晋城后,两人分了一下工,马不停蹄地分别到高平、长治、屯留、陵川、阳城、沁水等地方去传达霍州扩大会议的精神,布置今后党的工作任务。在贯彻结束后,时逸之同志将贯彻霍州省委扩大会议的情况,即时向省委写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恰恰就落到了国民党人的手里,而晋城新特委负责人的名单,也都落到了国民党人的手中。这时,省委派在晋城党的联洛员张神武同志得知这一消息后,知道省委出了叛徒,立刻派人去通知时逸之、张茂甫、田运财、王福裕、陈荣先等同志,可这些人已被国民党逮捕了。这时,晋城的党组织又遭到了一次大破坏,有11名骨干党员被捕了,先后在太原判了刑,押送进山西第一监狱坐牢受刑了。

   和明生得知时逸之等同学蹲了监狱后,念在同学情意上,准备了一下,带了一些书藉,去山西第一监狱探监。他在路上一边走一边想,到了监狱后一定鼓励时逸之沉住气,留着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路上走了七天,才到了山西第一监狱门口,站岗的警察不让他进去,他就在门口坐了一夜。第二天他写了探监申报,经监狱长签了字,和明生才进到了监狱里,见到了时逸之他们。只说了几句话,值班警察就打断了他的话头,把和明生推出了监狱。和明生说:“我还没说正经事。”

   警察责备地说:“这是监狱,不是接客厅,你不懂规矩?”

   和明生听话听音,忙从口袋里掏出二块现洋向值班警察的口袋里装,这位警察看了看周围没人,顺手掏出来口吹了一下,在耳旁听了听说:“去吧,这就是规矩。”

   和明生返进监狱后,时逸之问:“怎么,你又进来了”?和明生又一五一十说了情况。和明生探监走后,时逸之咽不下这口气,就找常文郁共同研究商量作出决定,带动监狱里的政治犯向狱方当局进行请愿,提出了三项要求:一是改善伙食,要吃馒头;二是能随时接见外面来探监的人;三是要看社会上公开出版的书、刊、报纸。这一行动以绝食方法开展斗争进行了七天。当时,时逸之他们事先还做通了看守所一些人的工作,利用他们互相争权夺利,勾心斗角的机会,乘机行事进行了名为请愿,实为是一次反监斗争的活动。并在请愿前,还和新闻界取到了联系,把监狱中的腐败情况在报纸上进行了登载。这时,监狱当局慑于社会舆论的压力,虽没有公开答复,但以上三项要求,基本上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满足。这次绝食斗争,时逸之和常文郁同志表现的最积极,最勇敢……(责任编辑:馨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