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八章   打草惊蛇
2013-06-01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62 

   红朗朗的太阳照亮大地,天空无一丝云彩,蓝盈盈的天空像大海一样格外美丽。

   河湾村农会派民兵自卫队和戊生、和辛生两人把闾长车富孩送到陵高县抗日四区政府后,和戊生从身上口袋里掏出农会写的信交给区政委王华民同志,王政委看了信后说:“好,人送到了,你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歇歇喝点水,可以回去了。”

   “天快黑了,没什么事我们就赶路回去。”和戊生说。

   “要走就早点,免得家里人牵挂。”王政委又说。

   这时王政委还把和戊生、和辛生送出大门外,等他们走远后才返回去了。他进到办公室又拿起信看了一遍开始问车富孩:“你叫什么名子?”

   “我叫车富孩。”车富孩低下头回答。

   “多大了?”王政委又问。

   “四十二岁。”车富孩又回话

   “家里有几口人?”王政委继续下问。

   “原有六口,现在只有两口人。我和儿子。”车富孩又回答。

   “那四口人呢?”王政委还在下问。

   “灾荒年妻子和儿媳饿死了,两个姑娘卖屯留去了。”车富孩回话。

   “照你讲你家还很贫穷呢?”王政委说。

   “我是外来户,家底很薄。”车富孩老实地说。

   “你知道今天为啥把你送到区上来?”王政委又问。

   “知道,我不该去泊村给日本报信来。”车富孩如实交待。

   “你知道你犯有多大罪?”王政委又问。

   “天大之罪,我越想越后怕。”车富孩认错。

   “知道就好,你得好好深刻检查。”王政委最后说。

   这天晚上车富孩想了一夜,他未有睡觉,到第二天下午写了一份检查书,交给了王政委。王政委看了后,基本上和农会写的信是一致的,认为车富孩写的检查书还比较深刻,认识了错误。这时王政委耐心地教育了他一番,你是穷人做了糊涂事,好人干了坏事,现在我就放你回去。我们希望你回去要向全村群众把你犯的罪恶事实,好好检查交待清楚,彻底改正错误,悔过自新,重新做人,力求群众对你谅解,会从宽处理你的。车富孩听王政委讲罢后,自己当面口头认错,我有罪,我对不起全村父老兄弟们,我确实该死,我真没脸见全村人。我越想越后怕,幸亏俺村民兵把我捉住了,要去到泊村叫来日本人来,真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头落地,我是罪该万死。王政委又说:“你能这样认识有罪就好,关键是彻底改,交待问题只是一方面,如果嘴一套心一套,你可当心,咱新账老账一起算。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矩从严,立功赎罪’,我们欢迎你觉悟过来重新作人。”这时,车富孩口口声声承认改,他听了王政委的话,宽宏海量对待他,没有治他的罪,还给他指出了一条生路,心里很感到惭愧。所以,他在回河湾村的路上,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全村人,无脸回村见群众,走到河湾村口时,跳井死了。

   河湾村自从有了农会,白眼狼心里也有点害怕,急急忙忙召集全村五大家族掌门人会议,耍他的小聪明来拉大家维护他的利益。可是他这次开会没有开成功,有三大家族掌门人借口有事没有去参加,只有东头门和西头门两大家族掌门人去了,人数不过半,会也没开成,干急不出汗,没有法子。这时,顽村长和佳旺在家里也在想点子对付农会。他左想右想,认为村上有了农会,有了民兵组织对他们大大不利,认为迟早是个麻烦的事。他想方设法要来阻止农会的行动,他才想出和白眼狼勾起手来对付农会了。这时,河湾村农会正在召开会员大会,主要研究解决穷人的吃饭一事,农会主席和景田把区农会主席姬庭祥的意见,变为自己的口气,在会上讲了解决穷人吃饭问题的办法,让农会副主席和红生亲自出面,带上两个民兵作保卫,去白眼狼家借粮,先捅捅马蜂窝。和生红就带着两个民兵去了白眼狼的府上,他以农会集体的名义开口说:“今天我是代表农会来向你借粮的,暂向你先借五十石粮食,不计划出利息,本照数今后还你,只听你说一句话,借还是不借。”白眼狼听和生红的口气很硬,心里火冒三尺!可又看到这般借粮,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便又压下火门说:“我看看仓库里还有多少粮食,过三天后答复行吗?”和生红的口气也很硬,便说:“行,也算一句,我就等你三天后的回话。”别的和生红什么也没说,就是在临走时,他从口袋里讨出农会打好的借粮条,往桌上一放说:“这是借条,你看看收下。”

   和红生把借粮条放下就走了,连头都没有扭回来看一看,就带着两个民兵离去了。白眼狼手拿起借粮条一看,又气又恼,火冒三丈,上边写的是今有事急用,需借粮五十石,凭字据归还,只还本不交利,现在只看你的态度如何?落款是河湾村农会。白眼狼看罢借粮条后,咬着牙关气凶凶地说:“这哪是借条,分明是赖账。”其实,农会这次借粮就是有意去出难题的,专门打了这个奇怪条,作为点火的导火索。借粮条没写年月日时间,也没盖章,不难看出是有意找茬儿的。其实这是用打草惊蛇的策略。这一下捅到了白眼狼的要害处,把他气糊了。他又拿起借条细细看着自言自语地说:“你敢魔高一尺,我就敢道高一丈!你敢赖帐,我敢叫你无账可赖,咱就比试一下谁的本事高。你聪明谁也不憨,你敢玩点子,我就敢耍魔术让你们来看,咱就看看谁把谁套在磨道里转。”

    这时白眼狼为了对付农会,把大管家七寸蛇、大长工地老鼠统统都叫来合计此事。他先让看了农会打的借粮条,气愤地说:“天翻了,这帮穷光蛋吃了豹子胆,翅膀都硬了。他们仗凭现在有八路军给他们撑腰,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咱们得好好想个办法来对付这帮穷光蛋。”七寸蛇接着说:“有的是办法,眼下急需做好两手准备,一是把三当家叫回来,给他们点颜色看。二是火烧眉毛顾眼前,咱今天黑夜就行动,先把仓库里的粮食运出村去,去寄存到亲戚家里,给他们来个眼不见,看他们借上什么?”白眼狼听了大管家这一番话后,认为这两条意见都很好,他当时就叫二儿子和昌生速去永宁寨亲戚家打了招呼。河湾村离永宁寨村只有四里路程,当天晚上就行动了,把家里的三套骡车,两套马车,四辆牛车全套起来往外村运粮了,计划用三黑夜时间把库里的粮食都运出村去,只要仓库里无有粮食,叫农会雷大雨点小,去喝西北风去吧。

   白眼狼打的如意算盘不错,但他错误估计了一切,想的他是最聪明,根本没想到这是一个大圈套,是农会给他摆的一步棋让他走。和生红从白眼狼家回来后,把借粮之事向和景田讲了一遍,把察觉到白眼狼的情况也讲了,和景田听了后很高兴,认为这个开局开的好,这步棋走对了。和景田即时去见区农会主席姬庭祥和武委会主任宋庆义,汇报向白眼狼借粮一事。姬庭祥听了后说:“明天咱就给大家分粮,先解决大家的吃饭问题。”

   “瓮中捉鳖捉定了,只要上了钩,何愁没鱼吃。”宋庆义说。

   “人家三天后答复,你说明天分粮,我都听糊涂了。”和景田说。

   “明天保证兑现,叫你见到粮食。”宋庆义又说。

   “我希望这一点,可我看不到粮食。”和景田又说。

   “别傻了,明天分罢粮,自然你就明白了。”姬庭祥又说。

   “我在做梦,迷不过来。”和景田又说。

   “好好做个梦,明天给你原梦。”姬庭祥开玩笑。

   三个人哈哈又大笑了一阵子,才散场了。

   傍晚,白眼狼的小长工和乙生,偷偷向农会主席和景田透露了白眼狼向外转运粮食的消息。这时和景田才明白了区农会主席姬庭祥与武委会主任宋庆义两同志说的一番话自有道理,这就是采用引蛇出穴之计,让白眼狼自动把粮食送出大门外。这一举措太绝妙,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老百姓的吃饭问题。不过,河湾村从游行那天起,白天暗地放有哨,不让人知道,黑夜民兵悄悄站有岗执勤,主要提防不测之患的发生。既严防日军来扫荡,又提防高平县姬镇魁的土匪队伍来抢劫,还严防村里的恶霸再出乱子。

   这天晚上,家家户户都息灯入睡了,白眼狼的院里有了动静,长工们都在套好车,把布袋里装的粮食抬在车上都拉着出了大门。刚走到村中心的岔道口时,民兵们露了面,副队长和丙生手里拿着红缨抢,朝着第一辆车瞄准说:“站住,把拉的东西全部放下来。”这时农会派人去叫白眼狼到农会办公室里,交待半夜为什么向外运粮一事。在这关键时刻,区农会主席姬庭祥和区武委会主任宋庆义两人公开露面了,他两人提前来在农会办公房,姬庭祥分工负责审讯白眼狼,宋庆义负责保卫。这时候,派民兵和锁生去把白眼狼传来了,他像一只疯狗一样发起狂来,还带着几个狗腿子气凶凶来在农会闹事。姬庭祥开口问:“听说河湾村农会向你借五十石粮食,有这事吗?”

   “有没有与你无干,你管不着?”白眼狼气势汹汹地回答。

   “我管定了,今天非管不可。”姬庭祥把手枪猛往桌上一放。

   “我的事,谁也莫想管。”白眼狼很嚣张。

   “我非管,天王老子我也要管。”姬庭祥高声地说。

   “好,你既管,半夜劫路犯不犯法?”白眼狼质问。

   “不犯法,这粮食是老百姓的血汗。”姬庭祥回答。

   “一派胡言,粮食是我的,怎能说是老百姓的血汗。”白眼狼强辩。

   “是你每年放租剥削老百姓的粮食!”姬庭祥不客气地说。

   “你是谁,敢这样和我讲话。”白眼狼很凶。

   “我是抗日四区农会主席,我叫姬庭祥。”姬庭祥恳切地说。

   “抗日政府也得讲理。”白眼狼又说。

   “告诉你,我就是专来与你算剥削账来的。”姬庭祥回答。

   “有话慢慢说。”白眼狼马上改口让步了。

   这时侯姬庭祥又说:“你该清楚,你仓库里的粮食,都是你每年收的租子,是老百姓的血汗,只是你保管了一下。因为你收了老百姓的租子,河湾村饿死了多少人,你应该负这个责任。我今天就是专来与你算这笔账!今夜就看你聪明不聪明,你好好想想,开仓放粮算是你聪明,其它事咱就放一放。如果不行,我马上把你带走,什么时候算清了你的剥削账,还清了劳动人民的血汗钱,我再放你回来。”

   “谁敢,睁开眼看看马王爷长着几只眼。”七寸蛇狗仗人势。

   “我敢,就是牛魔王,我也不放过他。”宋主任走进门来说。

   “粮我借,都装好了不信你们去看看。”白眼狼说。

   “这就对了,照条借粮多一斗都不借。”姬庭祥说。

   “做人要留点后路,都是中国人要有点良心。”宋主任说。

   “你要知道剥削有罪,改了会给你出路。”姬庭祥主席又说。

   这天晚上的斗争很尖锐激烈,白眼狼看见形势不妙,才退一步委曲求全,采取光棍不吃眼前亏先来保自己了。他心里不服劲,先用缓兵之计,暂时假让步假低头先走开眼前这一步。他回到家后气坏了,七寸蛇很不同意白眼狼借粮,这时白眼狼生气说:“我不傻,你不点头再继续僵下去,当夜把我带走更麻烦了,我也是无奈才改变主意的。”

   河湾村的农会、民兵、妇会主要负责人都参加了这一夜的场面,经过这种面对面针锋相对的激烈斗争,大家既受了教育,又经受了考验,长了不少见识,学会了斗争的本领。从中明白了一个道理,斗则进,不斗则退!区农会主席姬庭祥把下步工作作了安排。大家心里感到才算替穷人出了一口气。(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