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一章   苦难幼年
2014-11-21 15:00浏览数:125 

1901年,河南新县大别山一户穷苦人家的媳妇生下了一个黑胖的男婴。小脚的祖母剪断脐带,身上有隐隐的龙纹。孩子落地哭了3 天3 夜,左邻右舍不得安宁,都说许家生了个“哭叫子”是龙胎变的。人们多管这孩子叫“丑伢儿”,学名许仕友。投身革命后,许世友把“仕”官的“仕”改成了士兵的士,决心不做官,做个战士。后来许世友被认命为军长时,经毛主席提议又把士兵的士改成了世界的世。

许家兄妹七人,许世友排行老三,因为贫困,父母险些用他换了两筐带壳的稻谷。终因母亲不忍心又抱了回来。

许世友6 岁开始放牛,被孩子们奉为牛倌的头头。

许世友处处表现了仗义和勇敢。他在河中救过落水的孩子,在狼蛇山制服了碗口粗大的蛇;他和地主的二少爷斗智斗勇,替地主欺侮过的穷孩子出气。后来,家乡成立了“童子团”,聪明伶俐、体力过人的许世友做了“童子团”团长。果真不负众望,许世友带着团员们夺了鬼子的洋刀和一支洋枪。

许世友不满足,他梦想学习一些武术,做一个武林英雄。


 拜师

这天清晨,娘颠着小脚来到丑伢的炕前。娘狠了狠心,硬是揭开了丑伢的被子,唤道:    “伢子,醒醒,快起来到姥姥家借米去。”

走到姥姥家。雪已停了,他在姥姥家吃罢中饭,便又扛着半袋子稻谷,急急忙忙往家赶。当他走到距许家二里远的河铺村时,日头已经偏西。还没进村,就听到村中一阵铜锣声,这声音给他一种莫名的震动,他疾步走进村中,原来是一位卖艺老僧在村中场坪上耍武术。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裹得严严实实。小丑伢个子矮,挤不进去,索性用脚尖蹬着粮袋子,伸着脖探头观看。只见那八十高龄的老僧师,天庭饱满,满脸红光,眉宇中有一红点(僧人号记);他头缠红绫布,身披破旧的和尚袈裟,胸前护心镜大似冰盘,亮如秋水,秋水中有一绽开的芙蓉;脚穿黑尖脸僧鞋,行走如风。

老僧紧了紧腰带,脚尖轻轻一挑,一根五尺长的哨棍“腾”地飞入空中,他跃上一步伸出右手,稳稳接住。霎时间,那哨棒像一条龙,在他身前身后身左身右腾飞起来,顿时满场风涛,拔地而起。人们不得不赶紧后退几步,把场地扩大。只见他功架扎实有力,动作轻盈舒展,如疾风暴雨,似电闪雷鸣。忽而是“金鸡抖翎”,忽而是“天边挂月”,忽而是“大鹏展翅”,忽而是“吴刚献酒”,把观众再次带入忘我之地。

凡是懂得少林武功的人都知道,这是属于上乘的“形意风火棍”。当年少林十三棍僧救唐王,就是用这种棍技打得敌溃不成军,抱头鼠窜。

太阳将要落山,人们纷纷地散去了。

老僧赶忙收拾东西。他躬身要去装箱,瞅见刚才帮他捡钱的孩子站在身边,恭敬地望着自己,眸中闪着几分乞求的目光。

老僧师停下手来,上前抚摸着孩子的头,和蔼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俺叫许仕友,爹娘喊俺丑伢。”

“天都要黑了,快回家去吧!免得你娘惦记,我也该找地方住下来。”

老僧说完好一会,仍不见小丑伢挪动脚步,又问:“小兄弟,你还有何事要说吗?”

一语道破了丑伢的心事。他泪珠噗噜噜地从眼里流下来,说:“师父,见到你,俺真高兴。你不晓得,俺连做梦都想拜师呢!”

小丑伢说着说着便双腿跪了下来:“俺家受人欺辱,有世代冤仇啊!今年又遭灾,连饭都吃不上,请收俺做个徒弟吧!俺不会白吃饭,俺会干活,会打野兔子,会上树掏鸟蛋,还会到河里摸鱼虾。收下俺,耍武卖艺时,俺还会给你打个锣敲个鼓的。”

老僧上前扶起小丑伢,用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打量着这位衣衫褴褛的孩子。个头不高,两腿粗壮、胸肌突出,虎眉豹眼,眉宇中凝着一股英气,目光里透出聪明和机智,的确有些不凡,老僧师很是喜欢。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僧师犹豫了一下把丑伢放下道,

“少林寺院离此甚远,你还年幼,尚未成人,身单力薄,岂能吃得大苦!况且你上有老母,母子连心,恐怕是去不得的。”

聪明的小丑伢听到师父话里有意,眼睛一亮,擦下泪花,马上答道:“只要师父答应,家中俺娘,由俺去说服,俺想她会同意的。”

老僧师见孩子这般天真可爱,又是这般诚心诚意,不免备受感动。爱抚地说道:“孩子,莫耍脾气。你要真心拜我为师,来!把你的拿手好戏都献出来,让老僧也开开眼界。”

“好!师父你站脚慢看。”丑伢听后心中不免大喜。“嗖”一下子甩去了上衣,便把在童子团时跟票玉大叔学来的本事,一一耍将起来。

“够了。从今后,你就是我的徒弟,我就是你的师父。”老僧师虽然语调不高,却是十分坚定。“多谢师父。”丑伢背起那半袋稻谷,一蹦三跳地往家跑去。(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