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三章   深山遇匪
2014-11-19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陈廷一浏览数:157 

    残阳如血,天近黄昏。

  师徒二人又向前行走了约摸百十米,见前面有一棵五人合搂不住的特大古松,横在面前,拦住去路,又好似把路劈成了一左一右,究竟走左走右?师父也拿不定主意了。

  “徒儿,你暂歇一下,待我辨辨方向再走。”

  小世友一听说休息,正合心意,一屁股坐在古松下。人小闲不住,从衣兜里取出母亲送的银镯玩了起来。

  嗬,宝镯!就在这时,四只贼眼盯上了这光闪夺目的“猎物”。小世友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四只贼眼就来自他头顶上空的古松枝上。

  这两个贼人,正是大军阀吴佩孚的部下,在嵩山吃了败仗,流落到这深山僻林,杀了前面古庙中的道人,以此为窝,做起了山林强盗。这两人的名字叫姜龙、姜虎。他们的正头领是“大鞋僧”,副头领是李才,外号叫“老猴子”。

  此时,小世友正在手中抛镯子玩,一不小心,手镯脱手掉在脚头的草地上,他伸手去抓,不但抓到了镯子,同时也抓到一手血迹。

  “师父,这里有血!”小世友惊叫起来。

  小世友看到手上、镯子上全是血迹,再往草地里一瞅,只见地上还有三个被刀削掉的手指头。

  “师父,有人被杀!”他又惊叫起来。

  老僧师高义正在古松后徘徊,忽听到小世友的惊叫声,急忙奔跑过来,双手把小世友楼在胸前:

  “徒儿,休要怕!有老僧在此,纵有十个山林强盗,也不是咱的个儿!”

  小世友两只小眼睛紧张地注视着四周阴森森的密林,生恐那山林强盗从中跳出来!当小世友的眼睛落在身旁古松树干上的时候,他又惊叫了起来:

  “师父,那树上有字!”

  古松树干上被刀刮去一层皮,上面写着四行小字:此地有山虎,望你要记住,小路不能走,过了要杀头!

  “师父,那咱们还是走大路吧?”世友把脸转向老僧,心里咚咚打着鼓。

  “徒儿休怕!待我考虑一下。”此时他已判定九年前下山走的正是这条左边的小路。他不想急于回答孩子的问题,主要是想缓和一下小世友紧张的心情。

  出乎小世友的意料,师父给他讲起了“天狗吞日”的故事。

  相传在很早很早的时候,有十只天狗要吞掉太阳。事情被太阳宫里的两个放牛牧童发现。这天傍晚,两个牧童甩响牧鞭,正要回归,突然间十只天狗个个张着血口,吐着舌头,气势汹汹奔太阳而来。弟弟见了忙扯着哥哥的衣襟:“我怕!”哥说:“不要怕!我去把它打散!”接着哥哥跃身抽鞭去撵那天狗,“叭叭”几声鞭响,震耳欲聋,把天狗打得死的死,逃的逃。最后,一只逃散的天狗跑到弟弟身边,衔走了胆小的弟弟。

  高义讲到这里,问道:“你是学弟弟还是学哥哥?”

  “哥哥好样的。”小世友答道。

  “来,老僧耍上几手,也让你开开眼界,长长见识!”老僧高义名则耍武,实则是给小世友壮胆!

  说话间,他束了束腰带,走至三棵碗口粗的杉松旁。他四平马步站稳,两脚两肩平直。腿平则两膝自然外展,气沉丹田。突然间,他迅速出拳似是击树,悬身起跳,空中转体,使出他练就的“铁腿功”,只听“咔吱”一声,中间那棵杉树断成两截。

  小世友目瞪口呆。

  接着,高义又落地站稳,来了个“双蛇出洞”拳,左出左拳,右出右拳,拳出有形,打之无形,“咔咔”两拳,左右两棵杉树又是应声而倒。

  老僧师行完拳腿后,大气不喘。这不但惊得小世友叫绝,而且也惊得树上的两个歹徒吐出了舌头,佩服老僧的武功高深。

  这时,姜龙向姜虎暗打了个手势,那意思十分明白:此人非同凡人,不可贸然行动。吓得他们猫在树上,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老僧师走到世友面前,问道:“徒儿,你说咱们是走大路还是小路?”

  “师父,你就选吧。走哪儿都可以。”小世友立时胆壮起来。

  “这树上不是有言在先‘小路不能走,过了要杀头’吗,今天,咱们非要闯闯这条小路不可,看他们能奈我们师徒如何?”

  世友点头答应,揩干银镯上的血迹收好,随老僧师沿小路向前走去。

  师徒二人走后,两个歹徒才从古松上跳下来。他们合计了一番,奸滑的姜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快去绕路,报告头领,由他们出面交手,定能得到宝镯。”说完,二人绕道而行,穿林跨涧,匆匆地向古庙里奔去。

  再说他们正副首领“大鞋僧”和“老猴子”正在古庙后院里饮酒作乐,酒过三巡,两人已面红耳赤。“大鞋僧”显然是喝得多了点,说起话来,颠三倒四的。这“大鞋僧”不像“老猴子”圆头滑脑、心计刁钻,他身高约有七尺,腰阔腿粗,面如黄铜。两道浓眉,一双大眼,厚嘴唇,高颧骨。他说话粗野,做事鲁莽,为人正直。单说那“大鞋僧”的绰号,也有一番不寻常的来历哩!

  早年间,他就入寺做了和尚,法名文载。他人高脚大,穿的鞋是少林寺院五百弟子中最大的,也是最特殊的一双僧鞋。鞋长一尺,宽八寸五,鞋内能放下个八斤重的猪娃子。因此大家都叫他“大鞋僧”,连方丈老禅师也不例外。

  由于他脚大手笨,做事不像其他师兄师弟那样灵活,因此,方丈老禅师打发他到厨房里干饭头差事。文载不但自己亲手作炊,还要安排一班人的炊事活计,一天到晚忙于炊管深得方丈禅师的赏识。

  “坐禅习武”是寺院的传统。寺中不拘老和尚,还是小沙弥,或多或少都会耍上几手。文载见师兄师弟们个个武艺高强,十分羡慕,自己也想学些武艺,只是炊管差事太忙,腾不出手来。

  厨房门前放着一个破铜钟,相传是南北朝光启年间铸造的,上面铸有一行字:“重八百斤,声传百里。”北周武帝时,摔掉了钟鼻和一个钟角。文载每逢早晨晚上,饭前饭后,都要抱一抱这个破铜钟。起初,钟连动也不动,可三年后,他不但能抱起来,而且还能围着寺院转三圈,气不喘心不跳。后来在一年一度的寺院比武会上,文载的抱钟功夫被众僧捧为“金箍架”之功。随之“大鞋僧”便小有名气。九年前,少林寺院被火焚烧,他和老僧师高义,都是逃难之僧,云游全国。出于生活所迫,他投奔了吴佩孚的部下当了列兵。在这种军队里,渐渐学会了吃喝嫖赌,偷鸡摸狗。三个月前,吴佩孚的军队吃了败仗后,他便和“老猴子”领着一伙人占山为王,杀了庙主,扯旗当起了土匪黑霸头。他被推选为正山王,“老猴子”心毒手狠,官欲熏心,早就觊觎着这个位置,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干掉“大鞋僧”。今晚,他和“大鞋僧”躲在屋里喝酒,并支出小喽罗去拦路抢财,就是为实现这个不可告人的阴谋。

  “来,咱们对干!”“大鞋僧”把酒碗高高举起,像驴饮清水似的,把酒咕咚咕咚地倒进肚子里。那“老猴子”也喝了一碗,只是这碗不是烈酒而是开水。

  “来,咱们再干一碗!”“老猴子”说完,又各碗添了酒和水,“今日有酒今日醉,咱们一醉方休!”

  那“大鞋僧”喝得满脸通红,也不示弱,又干尽了一碗,接着便倒在了床上。“老猴子”又乘机端过一碗烈酒上前灌下。

  片刻,“大鞋僧”哇哇直吐,醉成烂泥,昏睡过去。这时,“老猴子”开门看看外面,四周漆黑一团,鸦雀无声。接着,他进了屋,插上门闩,从腰间拔出寒光闪亮的匕首,刚要向死猪一般的“大鞋僧”刺去,恰在这时,门外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声音急促。“老猴子”立时敛起匕首,掖在腰间,心咚咚直跳:“莫非有人监视?”

  “咚咚咚!”又是一阵敲门声。“老猴子”作贼心虚,身子不禁打起颤来,话腔里也有几分哆嗦:“谁……呀?”

  “快开门啊,我们有急事禀告!”门外人等不及了。

  “老猴子”听出是心腹姜虎的声音,心情才平静下来。他走至门后,打开门闩,姜龙和姜虎拥进屋里。姜虎瞥了一眼床上的“大鞋僧”,跳到“老猴子”面前,用手比划一个八字(土匪动作),嚷道:“哥儿们,今晚七星高照,发现一条‘王八’(意指武艺高强的人),身藏宝镯,比你那金戒指要强百倍,只是这‘王八’身怀绝技,弟兄们不敢轻取,特来禀告!”

  “这‘王八’在哪?”“老猴子”贼眼一轱辘,小黄牙一龇。

  这“老猴子”人长得虽不怎地,鬼心眼却不少。他长得个矮不说,且又干又瘦。刀子脸,绿豆眼,麻秆身子,腿又短。和“老猴子”这绰号倒很相称。他在吴佩孚部正当列兵的时候,就是一个见风使舵,吹牛拍马的人。此人贪财忘义,见财眼红,见女人走不动。不少和他相处的人,背地里都骂他“花花肠猴百灵”。此时,他听到姜虎提到宝镯,禁不住垂涎三尺。

  姜虎见“老猴子”问“王八”在哪,立时答道:“他和他的小徒弟正往古庙走来。”

  “快去,吩咐把门看守,安排房间,分文不取,留他住下。”然后,又和姜虎耳语了几声。姜虎便俯首听命地跑出了门,向前院奔去。

  “老猴子”转身见姜龙抓吃五香豆,厉声骂道:“老母猪进菜园,顾吃不顾脸。快,给我滚出去,让我清静清静。”

  姜龙没趣地离去。

  不一会儿,姜虎又跑回来禀告:“守门人已经把他们师徒二人安排在西院厢房。”

  “你回去休息吧。”

  姜虎闻令退出。屋内只剩下“老猴子”和“大鞋僧”。“老猴子”踱来踱去:宝镯真令人心馋,可那“王八”武艺高强,自己怎么是他的对手?该怎么办?

  有了!他看到床上的“大鞋僧”,立时心生一计。

  决心已定,说干就干。他取出一碗醋,走至床前,撬开“大鞋僧”的口,咕噜咕噜地灌了进去。“大鞋僧”渐渐酒醒,问道:“什么时候啦?”

  “天已黑了。”“老猴子”立时答道,“大哥,您还用饭吗?”

  “大鞋僧”见“老猴子”这般殷勤,也不推辞:“洒家只感口干舌燥,快弄点小米绿豆粥,外加一盘酱牛肉。”

  “好。好。”“老猴子”的头像鸡啄米似地连连点头应道:“我这就给您端来。”说完旋风般地出了屋。不一会儿,“老猴子”端来“大鞋僧”要的饭,道:“大哥,用饭吧!”

  “大鞋僧”盘腿坐在床上,三下五除二、风扫残云般地吃了个净光。这时,

“老猴子”见机行事,便上前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大哥,今晚有一喜事,不知该讲不该讲?”

  “休要客气,快快讲来。”

  “好,好,小的讲来。”“老猴子”绿豆眼一轱辘,道,“今晚,有一‘王八’,带海多的银两和宝镯,住在了古庙,不知该取不该取?”

  “该取,该取,你就去吧!咱们二一添作五。”

  “可是……”

  “可是什么?你就尽管讲来。”

  “听姜虎说那‘王八’,身高马大,膀扎三匝,武艺高强,我怕不是他的对手。”

  “是这么回事。”“大鞋僧”不但武艺高强,而且性格直率粗鲁。听到这里,眼珠子一暴,略一愣说:“你的意思是让洒家去?”

  “小的有这么个想法,只是不敢惊动大师”。

  “小意思。”“大鞋僧”慷慨激昂,“我去,让他尝尝少林弟子的拳头。”

  “大哥武艺高强。我可是大树底下好乘凉了。”“老猴子”奉承道。

  “就这样定了。”“大鞋僧”双脚立地,去寻他那双能装下八斤重猪娃的大鞋。“老猴子”眼尖,马上弯腰把鞋给他穿上。

  “把刀给我取来。”

  “老猴子”又赶忙跑到墙角,取出大刀,递给“大鞋僧”。

  “他们住在哪里?”

  “西厢房里。”

  “好,你且休息,我去去就来。”说完,“大鞋僧”径直向西厢房走去。  

  “好,我等大哥喜讯。”“老猴子”望着“大鞋僧”踉踉跄跄的背影,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