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四章   银镯失盗
2014-11-18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陈廷一浏览数:139 

    师徒二人匆匆离开了千年古松,取小路向古庙奔来。

  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回转,一座古庙展现在眼前。小世友那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古庙位于山坳,在夜幕之中是黑压压的一片,并不见轮廓。只有两处灯光像鬼

火一样闪烁。9 年前,高义下山,曾夜宿古庙。那时的古庙,红门绿瓦,殿宇巍峨,好不幽静。

 现在看眼前的古庙,却是残砖碎瓦,断椽焦木,好不凄惨;那巍峨壮观的殿宇,已被大火烧塌,只剩下几堵残墙断壁,黑乎乎地挺立着。庙宇四周,到处是残灰余烬,烤裂了的山石,像一只只脱毛的怪兽,蜷伏在古庙旁边。侧面观来,只有后院,东西厢房还保留着原来的布局。房子虽然年久失修,比较陈旧,但门板窗户倒还完好无损。东厢房里透出微亮的灯光。

  师徒二人来到古庙,秃头守门师傅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安排在较好的西厢房住下。

  “师徒二人还没吃饭吧?”秃头守门人问道。

  “我们师徒二人饿坏了,有什么好吃的,快快端来。”

“还有半铜盆绿豆粥,我这就给端来。”秃头守门人说完出了厢房。不一会儿,挎着个竹篮子,从门外走了进来。篮子里盛着半盆粥、两个海碗和一碟五香豆。秃头守门人把这些东西端出来,摆在八仙桌上,说道:“没有什么好吃的,凑合一顿吧!”

  高义爽声笑道:“穷人吃这些已经蛮不错了。”

  “一会儿,我给你们打壶水,洗洗脚。”

  “好,好!”高义应道,心想深更半夜遇见这个热心人,还算不错。

  须臾,二人吃了饭,洗了脚,插上门闩,上床睡下了。

 疲倦已极的小世友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老僧高义没有合眼,思前想后,辗转反侧,特别是想到晚上在森林里看到的男尸。这深山荒庙,离那儿不远,恐也是山贼夜宿躲身之处,他不能不防!

  “咚咚咚!”半夜时分,果然传来了敲门声。

  高义翻身坐起,唤醒世友,向门口投去警惕的目光。

  “咚咚咚!”又是一阵重叩。

  深更半夜,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高义喝声问道:“谁?干什么?”

  “快开门!不然我就踹开了!”门外答非所问。

  高义一听来人口气很硬,必有所取,一边嘱咐小世友把包袱看好,一边下地开门。

  没容高义走至门口,那屋门“咣当”一声已被来人一脚踢开了。

 屋外漆黑一团,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门前,酒气从那人口中喷出:“今晚俺多喝了点酒,听说客家也是武行出身,不妨出来比试比试,散散心,解解酒。”

  “好汉,我们师徒二人明早还要赶路,眼下深更半夜,不便交手。”高义老僧推辞道。

“我找上门来,你休要客气。”“大鞋僧”有些性急,“你不答应比,那也好办。快把银两宝镯留下,马上滚蛋!”

  高义老僧这才恍然大悟。心想,此人名则比武,实为银镯而来!转而一想:他怎么知道有镯子?老僧想来想去,忽然明了:昨晚古松下世友玩镯子定被贼眼看见。

 这时,床上的世友,也为之一振,知道祸由自己惹起,悔恨莫及。虽然夜黑如墨,看不见对方,但他暗暗发誓:决不让宝镯失落贼手!

  “宝镯本是俺祖传家宝,怎能平白无故给你!”世友争辩。

 “臭小子,你敢教训老子。”“大鞋僧”性起,“来!来!来!请吃我一刀!”说着举刀直朝世友身前的高义老僧头顶劈来。

  “徒儿,注意!”高义老僧边说边来个急闪身。那刀“叭”地一声把床边的八仙桌劈成两半。

 高义老僧一见大汉出手不凡,暗吃一惊。心想:看来此人并非庸手,大概是江湖道上的“滚堂刀神”。这种刀法虽不正规,但变化莫测,不是好对付的。

 高义想把大汉引到屋外,避免伤着孩子。他躬身从床边拎起哨棒,一个“鹞子翻身”,“嗖”一声,捷如飞鸟,破窗而出。那大汉见对方破窗,他也使出“燕雀掠水”功夫,轻身起跳,别看他膀大腰圆,其动作也灵如银燕,破窗追去,落在院内站稳,拉开了八字功步,气沉丹田。

 高义见把大汉引出屋,心中好喜。可是他哪里知道,这样正中了盗贼的下怀。他前脚引出了虎,后脚却闪进了狼。这时,一个黑影子像耗子一样溜进了屋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暗地里跟在“大鞋僧”身后,意劫宝镯的“老猴子”李才。

 高义老僧并没有发现大汉身后还有贼人。老猴子进屋后,一场徒手格斗展开了。先说高义老僧和大汉在屋外的殊死搏斗。这不是庸手之战,而是高手之争。两虎相遇,必有一伤。两人一刀一棍,一来一回,你攻我防,我攻你守,不觉是50个回合过去,来了个平局。

 那大汉性急,见一时难以取胜,顿觉怒火冲天,暗道:“他娘的,今天老子遇到强手,欲取不能,欲放不能,难怪那猴子不敢上阵,若是他,早已做了棍下鬼!”于是,他便使出了自己的刀法绝技。一个“凤凰抖翎”,提气腾身,如同一只扑食的苍鹰,“嗖”一声,躲过老僧的哨棒,跃到高义身后,来了个“飞刀斩将”。那动作连贯和谐,一是跳,二是躲,三是劈。时间就是一眨眼。若是常人,头已落地;若是高手,自有破法。且看老僧高义面无惧色,从容应敌。他看破对方使的是“月牙合锏”,故意卖个破绽,当对方“飞刀斩将”之际,他来了个“拐子合眉齐棍”破之。接着,大汉使出他的看家本领———“老君托锅”,这是他在少林苦练3 年的独创新招,对一般常人,决不轻露。只见他刀法一变,单刀只取对方的心窝。老僧马上来一个“猛虎钻洞”,接着“雁翼舒展”,使大汉刀尖触地。

 大汉连发绝招,均被对方一一破之,不禁开始心慌手乱,头顶冒汗。暗暗嘀咕道:“真他娘的怪事!我这‘月牙合锏’、‘老君托锅’、‘凤龙帅刀’……全是少林绝技,他人难破,怎么这人使的破招却出自我门?另外,这对手奶奶脾气,不急不躁,以柔克刚,动作熟练,滴水不漏。老子走南闯北,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强手!”他越想越觉得心寒,越想越觉得刀抖。

 其实,高义老僧,早已看出了对方的破绽,只不过是没有动手。他也暗想,这大汉使出的招法皆是少林本门,不敢误伤。只因夜黑如墨,看不清对方的模样。老僧几次想近前观看面目,均被对方架刀拦住。

  “你是何人?”高义老僧禁不住地问道。

  “我是你姑爷!”那大汉粗野地骂道。

  高义老僧气得眉毛竖立,喝道:“小子敢在长老面前逞能,不知天高地厚!”

接着,他一个“鹰爪捉鸡”、“鹰嘴啄虫”、“鹰翅扇鼬”,连连进逼,如疾风暴雨,突然间,他又单手破刀,拨掉对方手中的大刀,趁对方立足未稳之际,又是一棍,击中右臂。他没有致人死地之意,只不过这棍下得猛了些,那大汉立即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再说这厢房内的格斗。自从高义老僧跳出窗外,“老猴子”见机溜进屋里。他凶狠地吼道:“秃驴,你师父不在,还不束手被擒,交出宝镯?”

 “你是何人?”小世友问道。

 “少废话,快把宝镯拿出来,否则让你小命归天!”

 小世友知道此人就是劫镯之贼,不觉把包袱紧紧抱在怀里。

 “老猴子”见恐吓不成,便付之武力。只见他眨巴眨巴绿豆眼,向小世友扑去。那世友机灵,一闪到了右墙角。那人又向右墙角扑去,世友一闪又到了左墙角……

 小世友虽没有正式学过少林武功,但也步伐矫健,跳跃如猴。他毕竟是山区中长大的孩子,自幼登崖攀石,上树掏鸟,练就了一双行走如飞的铁脚板和体力。那“老猴子”虽是军人出身,对待小世友也有点吃力。

 一扑一闪,一闪一扑,反复了十几次。小世友毕竟年小力单,渐渐有点气喘,脚步不支,不像先前那样敏捷。“老猴子”功夫虽不好,但是善于见风使舵。他见几次扑闪,都是擦身而过,险些抓住衣襟,于是,便充满了希望。

 这时,小世友被大汉劈开的八仙桌绊倒。“老猴子”乘机扑过去,压在了小世友身上,去夺那红包袱。小世友急忙把手插进包袱,摸出了一只镯子,等他再去摸第二只时,包袱早被“老猴子”抢去了。

 “强盗!强盗!”小世友吼声骂道,又伸手去夺包袱,二人厮打在一起。“老猴子”见世友高喊,忙去掐他的喉咙,小世友憋得瞪直了眼。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高义老僧闻声赶到。

 “住手!”上前一脚踢开了“老猴子”。等老僧第二脚踢去时,那家伙狡猾,深知不是对手,抱起包袱逃走了。

 “哪里跑?”师父追出门外,但他惦记世友,无心远追,立即又折回屋里,去看徒儿世友。

 “徒儿,伤着没有?”

 世友没有答话。

 老僧急了,赶忙点亮灯笼,只见世友只出长气,双目紧闭,脖子上有5 个手指印。师父潸然泪下,若是晚来一步,这孩子就完了。

 老僧心情沉重,忙给小世友作按摩,点“人中”。过了好一会儿,小世友才渐渐地睁开了双眼:“师父,你怎么样?”

 “我好好的。”

 “那强盗呢?”

 “一个被打死,一个逃跑了。”

 小世友面露笑容。

 “徒儿,你感到怎么样?”

 “没什么,只是脖颈有些发痛。”小世友说完,把宝镯拿给高义师父。师父接过宝镯,问道:“怎么,就这一只啦?”

 “那一只俺没有来得及掏出,包袱让他抢走了。”小世友把刚才的经过如实讲给了师父听。

“这都怪我!不过,只要人好好的就好。”师父悔恨交加,遂吟出4 句诗来:

  日有热与寒,月有圆与残,银镯分两散,终归必团圆。

 师父吟完,打起灯笼再去屋外看那倒地而死的歹徒,只见那大汉四腿朝天,手中还紧握着大刀。他满脸铁青,豹眼怒睁,腮边还有颗黑痣。老僧借着灯光细瞧,不禁大吃一惊:“这不是我师弟‘大鞋僧’吗?!”真是大水冲走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识自家人。

 高义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又从头到脚细瞧一遍,一点不差,正是师弟。这时,他禁不住痛苦万分,泪如雨下。他一悔自己出手太猛,二恨师弟不该深夜做贼人!

  小世友看到师父泪水沾襟,十分纳闷,问道:“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师父高义长叹一声,向小世友讲起“大鞋僧”……  (责任编辑:馨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