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十四章    减租减息
2013-07-24 00:00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黄根喜浏览数:52 

大雁北飞,排成一字、人字在天空。春暖花开,蝴蝶伴舞春色浓,沿河两岸杨柳树都吐出了绿芽,春天来到了。

河湾村的老百姓依照皇历过了闰月年,走马就种田,不违农时就要忙下种了。庄稼人心里就是装了种地这本经,春天盼的是全苗出土,见苗三分收;夏季盼的是三伏天有雨水,庄稼吐出穗;秋天盼的是动镰刀,有一个好收成。老百姓都知道“一年之计在于春,一生之计在于勤。”可眼下就要春忙了,有不少户还没有土地种,都在一边叨叨这件事。农会听到群众的呼声后,抓紧召开了会议,认为群众嚷嚷的事,就是农会急需解决的事。农会把群众的意见提交在农会会议上进行讨论,大家纷纷都提出前年遭大旱,地里无收成,去年村上有不少户吃有刘冠孺的租子,第二年又是连续遭受大旱地里不见收,把土地把房都抵了债,今如刘冠儒也悄悄溜走了,这些地究竟该归谁种,急需要有人来敲响这音了。农会听了大家的意见后,考虑是该为穷人作这个主,先来解决农民有地种,只有把这件事处理好,才能安住农民的心,当务之急这就是大事。农会认为刘冠孺在河湾村避难躲日军时,放了不少租子,管押了不少土地,如今他一走不露面了,农会也不能撒手不管,急需结合减租减息把这一事重点落实好,给老百姓一个满意的答复。这时,村长和广生问:“刘冠孺人家不在,咱朝谁说这件事?”

“不在更好,咱谁也不朝,是谁家的地归谁家种。”和景田说。

“我听人说,刘冠孺托给管家林泉水管起来了。”和甲生说。

“你怎么知道了。”和景田问。

“我听别人讲的,不一定是事实。”和甲生回答。

“我也听说现在他向外计划租地。”和乙生说。

“真有此事,咱们农会必须阻拦。”和景田又说。

“就是,农会就得为农民作主。”和乙生接着说

“完全可以,大家研究下。”和景田表了态。

这时,农会具体分析了全部情况,刘冠孺在河湾村放租子,就是经他的管家林泉水一手办理的,从放租子立抵押字据,到管押土地插牌子都是他一手操办的。如今林泉水敢流露出向外出租地,必定是受了刘冠孺的委托,所以他才敢使用这个权利。和景田听了大家分析后说:“这样吧,季节不等人,种地再不能往后拖了。耳听为假,眼见为真,咱们今天以农会的名义叫来林泉水,和他具体落实一下,没有这回事就算了,如果有这回事,我们就正式通知他,他无权向外租地。我们的原则是谁家的地,现在就叫谁家种,他向外租出的地一律不算数。”农会主席和景田拍板后,大家都同意他的意见。农会一方面派民兵队长和甲生带着民兵去了地,将所有插的管押地牌角,一律统统拔回来,一方面派民兵副队长和丙生去叫林泉水。他走到林泉水家后,一进门见林泉水正在家里记账,桌面上放着算盘、账薄、毛笔等。和丙生走到跟前后看了一眼,账簿上记有地名、人名、亩数等等,好像计划是向外出租土地的样子。这时,林泉水怕别人看见马上把账簿合住了,他抬起头来说:“来吧,有什么事请坐下讲?”

“你真负责,太下功夫了。”和丙生故意说。

“这都是钱,这就是责任。”林泉水回答。

“是,无利谁肯起早。”和丙生有意的说。

“咱也是替人家出力的。”林泉水又说。

“人无利谁愿卖力。”和丙生又讲。

“这是次要,有啥事请讲吧。”林泉水问。

“请你到农会去一趟。”和丙生说。

“今天我有事,明天去吧?”林泉水推诿。

“不行,现在就得去。”和丙生又说。

“都是一村人,怎么没个商量头?”林泉水说。

“今天有急事,走吧?”和丙生很干脆。

这时,林泉水嘴里低低嘟噜着,他把毛笔套上笔帽,把账簿放进柜里,又上了锁后,才跟着和丙生走出了家门。农会主席和景田等了一大阵子,都等急了,都有点不耐烦了。这时和丙生把林泉水叫来后,和景田看见林泉水有点发火了,不留情地说:“好大架子,农会都请不动你?”

“哪敢,我是有事,稍来迟了点。”林泉水笑着说。

“听说刘冠孺把权利下放给你了,有这回事?”和景田问。

“有,咱也是丫环拿钥匙,当家不主事。”林泉水回答。

“知道是丫环就行,你知道今天为啥叫你?”和景田又问。

“不知道。”林泉水回答。

“你是放着痛快不痛快,寻着屁股上搭擂台。”和景田说。

“我也不想管,人家叫你管真没法……”林泉水说。

和景田打断他的话头说:“你就别解释了,今天农会叫你来,正式通知你,你无权向外租地,农会今天开会正式作出了决定。关于刘冠孺依仗权势贪污国粮,在咱们村大量放租子,把老百姓的土地、房屋大都管押了,你是清清楚楚知道的。今天我以农会的名义正式与你谈话,你为刘冠孺管押老百姓的房也好,地也罢,现在不追究你的责任,你是无辜的,是好人替坏人做了一些错事,这我们都可以理解。但现在管押的土地和房屋要全部退还给大家,是谁家的地归谁家种,是谁家的房还归谁家住。你不是说你是丫环拿钥匙,当家不主事吗?你说得很好,今天就把这钥匙废掉了。现在请你转告刘冠孺一下,最好叫他出出面,抽个空来河湾村走一趟,农会直接向他个人讲此事。如果你敢负责,咱们现在就朝你说一说,咱们村饿死了多少人,这笔血泪账永远得清算一下,总得作个了结,向群众有个交待。”

“咱是替人家管了管账,还落了不少是非。”林泉水说。

“正因为我们对你了解,才正确对待的。”和景田讲。

“咱一辈从来没有干过不冒烟的事。”林泉水又说。

“这我们都清楚,你是好人做了错事。”和景田做善后工作。

“泉水,抽绳摸扁担多好呢?”和丙生说。

“我一切听农会。”林泉水表态。

“这就对了。”和景田说。

“一村人要为一村人着想。”和丙生插话。

“是,我明大理。”林泉水又说。

这时,派人去地里拔牌子的人都背着插的地牌角回来了,一捆一捆都放在了大街上,有不少群众都围着来看热闹了。农会主席和景田开罢会来在大街上,他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先向大家招了招手说:“大家肃静点,肃静点!今天给大家报告一个好消息,就是关于刘冠孺在咱村放租子,管押了大家的土地,贴封了大家的房子,从今天起全都归还给大家,是谁家的地归谁家种,是谁家的屋归谁家住,原物如数归原主。现在就当着大众的面,一把火把插地的牌子全部烧掉,农会专门写了布告。这时,和甲生将堆在一起的牌子点燃了,一股黑烟从地下升上天空。当场有不少人在大街上拍手拥护,高兴的都蹦跳起来了。也有人围着看布告,低声念着心里高兴。大家看罢布告后,你一言,他一语,纷纷赞扬农会真正为农民作主了,又办了一件大好事。和景田等大家看罢公告后,接着向大家说:“我们下一步要搞减租减息运动。今天就算正式开始了,农会这样做,大家不会不拥护的,大家说是不是?”老百姓异口同声:“太拥护了,一万个拥护农会。”

这时,有的人举起两个拳头赞成,有的举出老拇指头赞成。和景田接着讲:“农会受到大家拥护,是农会为农民作了主,替农民办了好事,大家今后有什么事,有什么话要说,或听到什么说法多向农会反映,多与农会取得联系,我们好为大家排忧解难。只要大家与农会是一条心,都站在农会一边,好戏还在后头呢?”

这一行动,影响到全村一些小殷实户,他们看了公告全文后,明白了农会的意图,就是让全村人都有地种,都有饭吃,都能生存下去。再加上大家经常开会受教育,思想也想通了,觉悟也渐渐提高了。散会后,有不少小殷实户秘密联系交换了意见,表示向农会献一点爱心,把自己的土地,挤出一点来让无地种的农民解决自己吃饭的困难。农会很欢迎大家这一行动,接受一户先表扬一户,这样不到三天工夫,就有十一户献出了不少土地和房屋,还有耕牛农具,大大解决了穷人的燃眉之急。这时候河湾村农会按人口平衡分下去了,大部分户都有了点地种,才安住了民心,老百姓有了土地都抓紧起早摸黑忙起了春耕生产,抗日政府还向老百姓发放了种子。

几天后,河湾村农会开会。农会主席和景田主持,区农会主席姬庭祥同志首先讲话。他说:“我这次来河湾村,主要是充分发动群众,搞好减租减息运动,取消高利贷剥削制度。我们搞减租减息又有了新规定,过去执行的是二五减息,分半减息,现在党中央毛主席很关心农民的吃饭问题,又出台了新的规定,以土地产量交租子,凡对租土地三斗以下产量的地,一律规定不交租。三斗至五斗产量的地,每斗产量交一升租,五斗至一石产量的地,每斗产量交一升半租,一石至一石五以上产量的地,每斗产量交二升二合租。凡租有老财的地到秋后一律按这个规定交租子。如若有超过这个标准的,抗日政府一律不允许,轻者进行批评教育,重者一律没收上交公家。咱们开罢会后,让农会把这一政策出榜公布于众。让老百姓人人都知道,做到心中有数。

散会后,农会把这个新规定全文张榜贴在大街上,让老百姓观看,有不少人围着看了后,都感到这个新规定太好了,出台的也太及时了,谁看了谁都高兴,提不出一个不字来,有不少人就在街头纷纷议论起来。和乙生说:“这张布告是抗日政府为老百姓着想的。”

“也对老财有利呀?”和锁生搭着话说。

“这个政策老百姓太拥护了。”贺印生掏心里话。

“说的对,政府为民民必遂。”田南斗说。

“谁看了谁都拥护,人心所归。”和乙生又说。

“就是、就是,”和辛生答腔。

“为啥老百姓拥护抗日政府。因为……”和乙生继续说。

“因为啥?”和辛生打断话问。

“因为抗日政府是为多数穷人着想的。”和乙生回答。

“这张布告贴出国民政府就完蛋了。”贺印生又说。

“没人拥护他,他不完蛋。”和乙生接着说。

说到这里大家都高兴的笑起来了。河湾村通过搞减租减息运动,确确实实为穷人着想办了不少好事,把过去的不合理春天借一斗,秋后还一倍,春天租一亩地,秋后交一石租子高利贷的剥削制度,从此会后统统地废除掉了。这时,农会根据抗日政府下发的减租减息新规定文件通知,还专把白眼狼叫在了农会,村长和广生,民兵队长和甲生都在场。农会主席和景田向他讲了情况,还拿出抗日政府的文件。让白眼狼亲眼看了,他声音很低地说:“抗日政府都出台了文件,我没啥说的了,一切按抗日政府的规定执行吧……(责任编辑:韩玉芳)